失戀怎么調整 男女主從小就睡在一起

2-1 你說了什么 我跟王宇皓終于破除了同班魔咒,就連同校也沒有了。
畢業典禮那天,他跟我一起上去拿了縣長獎,在臺上時,他突然轉過頭看向我。
「?」我用眼神示意問他。
可是他沒有說話,只對我露出了一抹燦爛的笑容。
當時舞臺的光束照在我們兩個的身上,我不知道是因為強光還是什么其他的緣故,總覺得臉漸漸灼熱了起來。
畢業典禮的前一刻,我們全班先到班上集合了。
我抬頭望著班牌上大大的『六年四班』四個字,不知怎的,突然有種心口很悶的感覺。
「宇皓跟思涵是我們班上最品學兼優的學生,老師很高興可以帶到你們喔!希望未來,大家都可以以他們為表率,學習他們的精神喔~」老師拿著麥克風對著教室里鬧哄哄的學生們說著。
最后一天了,誰想再聽老師講這些八股的話呀,大家跑來跑去,互相追來追去,還有人偷偷跑去跟喜歡的人告白。
可能是受到日本漫畫的影響,女孩們總是覺得在畢業的那一天告白是一件『不做一定會后悔』的事情。不過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獲得美好的果實,當然那天受到打擊的人也多得要命。
「恭喜妳拿到縣長獎。」在畢業典禮結束,大家準備就地解散的時候,他突然在我身旁這么說著。
「你不也拿到了嗎?」
「是呀,跟妳同班了六年,還拿到同一個獎畢業,真是孽緣啊。」他還忍不住發出嘖嘖嘖的聲音。
我翻翻白眼。
「我才倒楣吧!」我說。
「不過妳真的要去念公立國中嗎?」他疑惑的問著,「我記得妳家境也沒有不好啊?」
「為什么一定要念好學校啊?我覺得我到哪里都可以讀書讀得很好啊!」我插著腰說著。
「真是驕傲啊。」他突然笑了起來。
這時候我才發現,我好少看見他燦爛的笑容。
原來他笑起來這么可愛。
等等……我剛剛是想到『可愛』這兩個字嗎?我一定是用錯詞彙了……
這個惡魔怎么會可愛?
我搖搖頭想把這個念頭甩開,結果他笑得更開心了,大概覺得我又在耍笨吧。
「妳這么笨,以后跟妳同桌的一定很可憐。」他一邊說,一邊伸手把我的瀏海給撥亂。
「哎呀!干嘛啦!」我生氣的把他的手撥掉。
突然間,在這么吵雜的環境里,我聽到媽媽正在喊我的名字。
「欸,我媽在叫我了。」我拎起包包,準備向出口走去。
結果發現我的手臂被輕輕的抓住了。
「我有話想跟妳說。」他收斂起剛剛嬉笑的神情,面容認真了起來。
「你要講什么啊?這么嚴肅很可怕欸。」我也跟著緊張了起來。
「我……」
就在他要準備講話時,一群學生經過我們身邊,不小心撞了他好大一下。
「啊,對不起。」一個男孩子滿臉歉容的把王宇皓拉了起來。
「沒關係。」他微微笑對著對方說著。
「你剛剛要說什么?」在男孩離開我們身邊之后,我問道。
他突然皺起眉頭,露出一臉很為難的表情,「沒什么,只是想祝妳畢業快樂。」
我疑惑的看著他,總覺得他剛剛好像不是要說這句……
「妳媽媽在找妳,妳快去吧。」他對我揮了揮手。
「喔,」我準備轉身離開時,突然想到了什么,又轉了回來,「欸,王宇皓,不要封鎖我的即時通帳號喔!」
「蛤?我又沒加妳。」
「嗯,因為我打算回家之后加你好友,不準拒絕喔!」我露出燦爛的笑容,對他揮手說再見。
原本不愿意加的帳號,如今似乎成了一條絲線,把分岔線兩端的我們,慢慢拉緊了一些。

2-2 即時通帳號 在我小學四年級,爸爸為了工作需求失戀怎么調整 男女主從小就睡在一起,所以終于買下了一臺桌上型電腦。
從那一刻起,那米白色的身影就一直在我眼前晃呀晃的,我總是好奇的想去摸摸它,甚至有股沖動想按下那個開機的按鈕。
但是媽媽一直不肯讓我光明正大的使用它,甚至最后連網路都說不給辦了。
媽媽說,網路會讓我功課變得不好,還會讓我近視,可說是百害無一益。
「思涵妳乖,等妳上了國中,我就讓妳玩電腦!妳先乖乖念書喔!自修寫完了沒有?」媽媽溫柔的語氣中卻帶著一股威脅感,大概也只有我感受得到。
「早就寫完了啦。」我生著悶氣的跑回房間,跳上亂糟糟的床上,躲進溫暖的棉被里。
除了問我自修寫完了沒、這次考試考幾分之外,妳沒有任何想問我的嗎?
我是家里的獨生女,但卻沒有得到萬人疼愛的福利,相反的,我父母反而對我頗為嚴厲。
爸爸或許比較好些,但是我見到他的時間實在太過短暫──起床時,爸爸已經上班去了;準備睡覺時,爸爸還沒回來。
他就跟時下許多的爸爸一樣,跟孩子幾乎沒有互動,是一個努力讓家里不愁吃穿的狩獵者角色,他們唯一的目標只有負責賺錢養活一家人。
當時總覺得爸爸就像是個神秘客,神出鬼沒的,就連假日有時都不見蹤影。
而我的媽媽是一位標準的「賢慧的長媳」,所有的家事都難不倒她,甚至什么菜餚也幾乎都會煮,面對所有親戚朋友,我的媽媽是溫柔又善解人意的陳家大嫂,而我相信媽媽也很努力在扮好這個角色,唯獨的缺憾是,她唯一的孩子「陳思涵」并不是個男孩子。
如果我是個男孩子,像王宇皓一樣,又會讀書又聽話,是不是一切就會變得更好一些呢?如果我是個男孩子,像王宇皓一樣,那媽媽是不是就會把我送去學鋼琴,帶我去唸私立中學呢?
一切的疑惑,我始終都沒有問出口。或許是畏懼著,如果說出口,是否會得到與所盼望的相悖離的答覆?
人在成長的過程中,或許也變得畏懼了許多呢。
「欸欸欸,我拿到石斑魚的即時通啰!」暑假時,筠婷興奮的打電話給我。
「啊?他怎么會給妳?」我一邊摸著已經被剪短的頭髮,心不在焉的回應著。
「因為我請我認識的一個女童軍幫忙的呀!叫做林凱璇,她人超好的唷!」筠婷嘰哩呱啦的說著。
「喔~那他答應妳的好友邀請了嗎?」
「還沒耶,不過我是剛剛才加的,說不定他家沒電腦。」
「是喔。」我一直在想石斑魚會不會感覺很困擾,被一個不認識的花癡給苦苦糾纏。
卻不知怎的,映入腦海的卻是洗手檯前那個突然講臺語的陽光男孩。這么帥的男生,他為什么會這么臺……
「欸欸欸,我問妳!妳有加王宇皓嗎?」她突然問道。
在小六生日的那天,筠婷不知道從哪里弄來了王宇皓的即時通帳號,雖然當時我很想在她面前撕毀隨風吹,不過基于這是她送給我的生日禮物,我只好姑且眼一閉、牙一咬的勉強收下。
「我為什么要加他。」我翻了翻白眼,雖然她看不到。
「我好奇嘛!妳沒加喔?我花很多時間才弄到的欸,他可不輕易讓別人知道他的帳號說。」
「妳要專心喜歡石斑魚呀!別這樣三心二意的,會遭天打雷霹的呀!」
「吼,妳很夸張欸……啊妳都不害怕王宇皓去別的學校被漂亮女生拐走喔!」她嘻嘻笑著說著。
「什么拐走,妳少夸張了,」我把室內電話換到另外一只耳朵聽,「而且就算被拐走干我什么事情啊!」
「妳老是這樣講,嘻嘻嘻嘻嘻嘻!」接下來就聽到一陣不懷好意的竊笑聲。
「不講了啦!等一下我媽回來發現我在講電話一定把我剝皮!再見!」我隨便敷衍了筠婷,然后把電話給掛了。
回到書桌前打開了國一的自修本,內心卻充滿了許多的想法,零零碎碎的,說也說不清。
于是我把右邊柜子的第一層抽屜拉開,翻出里面的一個小小的鐵盒,里面放著許多不同大小的紙條,都是我跟朋友互傳的記憶。
然后我打開了其中一張米白色的橫條紙張。
上面是一串的英文跟數字:a22830291,旁邊署名:王宇皓。
真不知道當時張筠婷是怎么弄到這個帳號的,哎,不是說好要加的嗎?可是真的要加嗎?
我撐著臉望著紙條皺起眉頭發起呆。
此時真希望紙條會開口跟我說話呀!至少也幫我指點一下迷津嘛!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639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