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交換自拍 男女做爰全過程的視頻

2-11 上輩子的債 「妳都去哪里剪頭髮啊?」我躺在床上,雙腳懸空的踩著空中腳踏車,一邊握著市內電話悶悶不樂的問著。
「啊?我都給我媽剪欸。」筠婷一頭霧水的回答,「妳干嘛?」
「沒有啊,昨天看到一個女孩子來找石斑魚,她頭髮好順好薄好漂亮喔。」我摸了摸我厚重的短髮,突然覺得自己真像個蠢呆的西瓜妹。
那個時候的我們還是有髮禁的,雖然媽媽總是說,比起她們當年必須要剪個什么耳上兩公分好太多太多了,現在只要不要碰到制服后領就好,根本就是學校給的恩賜。
可是我還是覺得剪短的樣子好丑,頭髮還每次都會翹一邊,真的很煩人。
一開始,我以為大家都是這樣的,班上的女生都呈現天下烏鴉一般黑的狀態。就跟媽媽說的一樣,反正國中嘛,唸書都來不及了,還有誰會去管頭髮呢?心無旁騖才能讀好書呀!
直到我看見林凱璇為止。
「一定是林凱璇啦。妳干嘛跟她比,我都覺得她可以當校花了,我們班上一堆男生只要提到林凱璇的名字就會開始傻笑的說~」筠婷樂觀的說著,「但也不是每個男生都會喜歡像林凱璇這一型的啊。」
「怎可能,她根本就是模特兒啊!哪個男生不哈她。」
「妳干嘛那么在意啊?妳喜歡石斑魚嗎?」筠婷竊笑了起來。
「我哪有喜歡他!妳不要亂講!等下被我媽聽到我一定被剝皮。」
「好啦,開玩笑的咩!」筠婷哪壺不開提哪壺,害我都激動的全身發熱了,「阿妳是跟妳上輩子的債主聯絡了沒?」
「誰?」
「王宇皓啊!還有誰?他不是說妳上輩子欠他錢嗎?」
突然我倆沈默了五秒后,一起哄堂大笑了起來。
這樣一件小小的事情,怎么她還記得呢?
我突然覺得好感動,朋友應該就是這樣吧,雖然有時候會覺得她花癡腦包,但是妳提及的一切她卻永遠牢牢記得,把妳放在心里最重要的地方。
「欸,張筠婷,我以后如果嫁不出去的話,跟妳一起去住養老院好不好?」
「妳少屁了,誰要跟你住養老院,我當然要跟我們糾察隊長結婚生一組棒球隊呀!」她又開始做夢了。
我總覺得有天如果張筠婷不再花癡,我生活一定會少了很多樂子。
「而且妳想想,妳怎么會嫁不出去,再怎么慘,妳也可以拜託王宇皓娶妳啊。」筠婷笑得開心。
「我干嘛要嫁給他!」我生氣的大喊一聲。
「你叫那么大聲是要死啰,看來妳老媽真的不在,」筠婷的聲音從遠方傳來,感覺是把話筒瞬間移得很遠,「妳想想看,命運的安排,宿命的牽制,上輩子的債務,多么感人的紅線啊~」
「誰跟妳上輩子的債務啦!!!」我簡直哭笑不得。
「而且我跟妳賭一塊兩毛五,王宇皓一定喜歡妳!現在不喜歡,以前也喜歡。」
「最好是啦,」我突然好想掛她電話,「好吧,就算這樣,那妳干嘛當初還要我幫妳給情書,這樣不是很白目嗎?」
「吼,陳思涵,這么久以前的事情妳怎么還提啊?」張筠婷在電話那頭發出一陣嘖嘖嘖的譴責聲,「我對妳多好啊,我可是當敢死隊,讓妳可以踩著我的尸體向前跟王宇皓告白欸,可惜妳這個笨蛋毫不領情。」
「妳這個花癡鬼最好有這么為我著想啦!」
「妳還真的喜歡王宇皓喔?我還以為妳喜歡李思揚欸!想說妳怎么這么沒眼光。」
「張筠婷!!!!!」我大吼一聲。可惡,最近都快吼到沒聲音了。
「陳思涵!妳又給我偷講電話!這個死孩子,給我出來!」房門外突然傳出一聲咆嘯。
完了,又沒發現媽媽回來了,都是妳害的,臭筠婷。

2-12 與她的日記 「我快被妳看出洞來了。」石斑魚嘆了一口氣,蓋上筆記本認真的看向我說著,「說吧,陳大小姐,請問有何貴干?」
「沒貴干。」我手拿著格子圍巾托著腮呆呆望著他。
「那干嘛一直看我?」
「想說為什么你女朋友那么漂亮啊。」
他皺著眉頭像是在思考什么事情,然后突然恍然大悟的說:「凱璇喔?」
「不然是誰?獅子甲嗎?」我翻了一個白眼。
石斑魚又開心的笑了起來,然后用大大的手抹了抹我的臉,這個對付他可愛乙同學的招數,一樣也弄得我哇哇大叫。
「妳干嘛突然稱讚起凱璇?而且我再說一次,凱璇不是我女朋友啦。」他認真的豎起食指糾正我。
「那你干嘛跟她交換日記?」我歪頭問著。
石斑魚愣了一下,然后指了指他桌上的米白色筆記本,接著會心一笑。
夫妻交換自拍 男女做爰全過程的視頻因為凱璇很無聊呀,最近迷上一個卡通,男女主角都會寫交換日記,她就一直纏著我說也要跟我寫,可是我每天都覺得很苦惱欸,又沒發生什么大事是要寫什么東西?」他大嘆了一口氣,然后繼續打開筆記本以便「完成本日作業」。
天啊,還真的是交換日記耶!
昨天跟筠婷說到這件事情,她充分懷疑是傳說中的璇跟石斑魚在偷偷交換日記。
『石斑魚怎么可能跟女生交換日記啦!』我打下這幾句話。
『妳又知道了,妳家石斑魚跟凱璇可說是無話不談的好朋友耶!』
『他說他們只是青梅竹馬而已啦。』
『怎可能,妳當每個異性朋友都跟妳還有王宇皓一樣無趣嗎?』這句話好有即視感,感覺張筠婷就在我的面前講這句話,還多嘆口氣怨孩子不成材的樣子。
『什么碗糕啦!!!!』
回到家后,一想到昨天跟筠婷的對話,就讓我覺得有種心口很悶的感覺。
最近真容易心情不好啊,難道是因為年紀大了嗎?
『當然是因為妳喜歡石斑魚啊!』當我把感覺跟筠婷分享時,她卻用這「超張筠婷」的答案回答我。
『怎么可能!拜託我才認識石斑魚不到一個學期欸。』
『愛情是不分時間季節的,妳懂嗎?』
『抱歉我不懂。』
『不管啦,我跟妳說,男生不可能會跟不喜歡的女生寫交換日記啦,那個東西對男生來說麻煩死了,怎么可能做。』
感覺怎么好像有點道理?
『是嗎?!』
『當然是,不然你現在去敲隔壁棚亮燈的那位王先生愿不愿意跟妳交換日記。』
『啥?』
『妳可以不要耍笨嗎?還是妳已經完全移情別戀忘記妳的舊情人?欠人家錢不能這樣啊!』
『我沒欠他錢!!!!』這個欠債梗到底可以用多久!
『那妳問他啊~反正妳又不是每天都會看到他,試試看啊!』她挑釁的建議道。
在筠婷的持續鼓吹下,我用滑鼠游標對準了王宇皓的名字,輕輕按了兩下。
此時我發現自己竟然開始焦躁的抖起腳來,搞什么啊!
『欸,在嗎?』我找了一個最簡單的招呼語。
『蠢瓜,干嘛?』
他竟然馬上回覆了我。而他的回覆,還真是不失他白目的性格。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640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