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獵人16 男朋友解開我罩罩吸奶

4-9 傳說中的雙胞胎兄妹! 「嗚哇!」我忍不住大叫了一聲。
這聲大叫好像也讓那個貼近我的女孩子嚇了一跳,也跟著我倒退了幾步。或許也是因為這聲大叫,讓教室里面的人都注意到我們這里了。
那個女孩子看起來相當氣質,有雙漂亮的大眼睛,一頭烏黑又直又長的頭髮垂在胸口,瀏海處還了一個小蝴蝶結髮夾。
是私立女校的學生啊,真是羨慕,制服這么漂亮,還能留長頭髮。看著看著,不禁有點羨慕。
「哇!是姿羽!」大家紛紛跑了出來,繞著那個漂亮女生嘰嘰喳喳的。看來那個女孩子跟這個樂隊的人感情還不錯的樣子。
「妳干什么又來啊?」突然間,何安杰出現在門口,一臉老大不高興的樣子。
「因為想你啊!」那個女生臉不紅氣不喘的說出這句話,差點害我被口水嗆死。
何安杰那個白眼好像是翻到不能再翻了,然后心煩意亂的撥著他那本來就蓬鬆的要命的頭髮。
「何安杰,你干嘛不請姿羽進去坐啊?難不成你忍心讓她一直在外面等你團練完嗎?」一個拿著長笛的女孩子嘻嘻笑著說著。
「好啦,妳要進來就進來,想出去就出去,妳爽就好。」何安杰一臉臭到不能再臭的說完這句話,然后轉身就要走進教室。
我第一次看見這樣的何安杰,那樣的焦慮、煩悶又暴躁,跟他平常那副一派輕鬆總愛跟著石斑魚一起打哈哈的樂觀男孩形象可說是大相逕庭。
我看著他要走進去的身影,忍不住一個箭步走了過去,然后快速拉住他的手臂。他一開始似乎以為是那位「姿羽」,所以轉過頭來好像準備又要講個幾句,直到發現是我之后,他似乎有些吃驚。
「陳思涵,妳來這干嘛?」他驚訝的問著。
此時空氣彷彿凝結了,大家也都不說話,包括那位拎著皮製書包的姿羽小姐。
我突然腦中一片空白……呃,對,我來這里干什么?欸?
正當我百般思索、腦中跑出許多幻燈片的時候,那個清脆的聲音突然打破了沉默。
「咳,那個,可以放手了嗎?」何姿羽似乎相當不高興。
從以前我一直對「哥哥」有一種莫名的幻想,或許是因為自己是獨生女,唯一的一個遠親表哥顏值直逼哥吉拉程度,又三百年才見一次面,所以對電視、小說跟漫畫里那個對妹妹無微不至的疼惜、保護到不能再保護的兄長貼心形象,可說是充滿了幻想與期待,總是內心埋怨著爸媽為什么不幫我生一個哥哥?
如今這個幻想,再認識了何氏兄妹之后,就徹底的幻滅了。
何安杰跟何姿羽是異卵雙生的雙胞胎兄妹,可能是異卵的關係,長相并不是很類似,個性上來說也有些許的差距。
但很奇妙的是,兩個人都有一種神祕的氣場,即使他們站在一群人的中間,你依舊可以很快的發現他們的存在。
在那個「握手臂事件」發生之后,何姿羽把何安杰給拉到走廊上不停逼問他我的「真實身分」,不知道實情的人還以為她是何安杰的女朋友哩!而何安杰只是一臉像是放棄掙扎,兩眼無神的望向已經看不見陽光的天空。
「何姿羽超級兄控啊!妳最好不要太靠近何安杰,這可是我們給妳的忠告。」剛剛那個吹長笛的女孩子拿著她的笛子像個老頭子一樣的對我說著。
「別看何姿羽長得這么漂亮可愛,她可是腹黑的很呢!之前樂團里暗戀她哥哥的人,全部都被她用各種手段逼走了。」隔壁那個打小鼓的男孩子推推眼鏡跟著答腔。
「那她為什么不跟她哥念同一所中學?」我忍不住發問。
「她想啊!」不知從哪里跑來的小提琴手突然拿著她的弓指著我,用很戲劇化的表情回答我的問題,「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她的這些搞小手段的程度,根本就看不到何安杰的車尾燈呢!」

4-10 來找我一下! 一定是林凱璇或石斑魚對我的詛咒,所以我才會跟這對兄妹一起放學。
一條巷子這么狹小,他們兩個硬是要站在我的兩側,讓我們三個人猶如一座銅墻鐵壁,阻擋了這條巷子的道路。
「呃,你們走前面好了,我跟著你們后面走。」我放慢步調,偷偷想移到后方。
沒想到卻被何姿羽用力的拉了過來,她用林凱璇對付石斑魚的方式,把我的手臂緊緊的拴住,我感覺自己就像是個被螺帽困住的小小螺絲釘。
「想逃?」她身高與我相仿,但是總是喜歡刻意使用由下朝上的眼神,配合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格外惹人憐愛,殺傷力破表。
「我只是還不想這么年輕就被車子撞死啊……」真是欲哭無淚。
然而不管何姿羽說了多少話,做了多少怪事,站在一旁的何安杰,始終一句話也沒有說,只安靜的背著他的大提琴,走在我們的身邊。
「欸,陳思涵,妳最近好像都很無聊?平常假日都沒出去玩?」
隔天的中午,當我準備打開我的便當盒開始吃飯時,何安杰突然說了這一句。
「沒什么事情啊,假日溫習完作業就幾乎沒事了。」
說完這句話城市獵人16 男朋友解開我罩罩吸奶之后,我開始思索我最近為什么會這么悠閑……最近也不太跟筠婷出去玩,她也沒有再跑來我們班上找我,想必是跟學長打得火熱,我也不想去打攪他們。
石斑魚最近為了校慶要表演童軍旗舞,也常常下課就不見人影,上課有時候還會偷打瞌睡,不過老師總是對他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這是一種人帥真好的概念嗎?
至于我前世的債主王宇皓,則是在那次爭吵之后,就慢慢淡出了我的世界──即時通不上線,那次在7-11看見他與夏孟婷的身影后,也就再也沒有出現再度的巧遇,他本人也沒有透過任何方式與我聯繫。
有時候真是覺得人與人之間的牽絆實在非常奇妙,有的時候以為自己跟某個人或許有著極接近的距離,甚至再靠近一步,就可以進階成為更親密的關係,但是這個牽絆卻又何等的脆弱,只要有一方製造了裂痕,這個破洞就會讓彼此失去原先的平衡,直到摔得遍體麟傷。
有時候真的很想親口問問你:「你還在生我的氣嗎?」
可惜我完全沒有勇氣聽到你的答覆。
「如果有空也出去玩一玩吧。」何安杰恣意打開麵包的塑膠袋,再從提袋里拿出一罐保久乳。
「咦?」
「咦什么?」
「呃,就、就覺得驚訝。」
「干嘛驚訝,是妳太宅吧,妳這樣老是一直唸書唸下去,一定會變成小瓜呆。」
「為什么是小瓜呆……」
「我不知道,我隨便講的。」然后他不繼續說這個話題,就逕自的吃著他的午餐了。
這么高大的身體,竟然只吃這么一點點東西,我到現在還是覺得相當難以理解。
「你只吃這一點東西不餓嗎?」我指著他的那塊克林姆麵包。
「我是少量多餐。」他煞有其事的說著。
「少量多餐?」
「因為我不喜歡一次吃太多東西,分批吃對消化比較好。」不是這樣的吧……
「可是你這樣不會比較健康啊!你都吃麵包這些東西欸。如果覺得麻煩,就吃中央餐廚不就好了。」
班上也有很多同學是定學校的餐廚,中午打鐘之前,飯菜就會送到教室的邊門,每周會輪幾位同學當打菜的負責人,只是媽媽總是嫌那些菜比較油膩,總是希望我帶飯去蒸。雖然我本人覺得蒸出來的飯菜其實都有些走味,但又不好忤逆媽媽的意思,做人真是困難啊!
「我不是嫌麻煩,」何安杰很迅速的把他的午餐吃完了,然后準備起身去丟垃圾,看來等一下又要跟石斑魚他們去學校各地溜搭消化食物了,「但這不是重點,陳思涵,妳今天放學之后來D棟找我一下。」
不等我反應過來,他已經跟著石斑魚同黨那幾個人勾肩搭背的離開教室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644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