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愛高朝視頻 男朋友邊摸邊吃奶邊做

4-11 說有事找我難道是藉口! 果然不出我所料,在我還沒抵達神秘D棟之前,就已經被何姿羽抓到了。
她今天綁著側放的公主頭,小馬尾上還有一個粉紅色緞面的蝴蝶結,配著她的制服,感覺格外有氣質……只要她開口不說話的話。
「妳干嘛偷偷來找我哥?」她雙手叉腰扁著嘴堵住我的去路,一臉鄙夷的看著我。
我還以為前兩天我們一起手勾手回家,是她對我釋放善意的象徵呢。看來一切都是我的幻覺啊。
「我才沒有偷偷來找妳哥!是妳哥叫我來找他的!」我雖然一開始被她的氣勢震懾住,但最后還是有恢復理智,決定對這妞兒更加強勢一些。
她聽到這句話,先是有些質疑,然后似乎有點受到打擊,之后用更高分貝的聲音說著:「妳騙人!像你們這種瘋女人只會一直纏著我哥!妳們都不懂他有多煩!妳們送的糖果餅乾禮物全都被他丟掉了!」
呃,什么妳哥丟的,我看八成是被妳給丟了吧。
「嗯。好。我知道了。」我對她點點頭表示了解,然后緩步從她身邊晃過去。
「什么、什么,妳無視我?」何姿羽感覺有點惱怒,一把抓住我的手臂,當我正要回頭的時候,看見何安杰正站在她的身后。
我對何安杰聳了聳肩,表示我的無奈。
「何姿羽,夠了。」他輕輕地把何姿羽的手給撥掉了。
只見何姿羽滿臉脹紅,一副快哭的樣子。干什么啊,你們可是有血緣的,這樣戀兄真的好嗎?
「我不管你了,」何姿羽用力對著他哥哥大吼,還順便用力跺了地板一腳,「先是林凱璇,現在是這個女的,你的眼光真的好差好差啊!不管你了,我要走了。」
說完這句話之后,女孩就離開了這條走廊,而她心愛的哥哥并沒有追上去,反而是嘆了一口氣之后,轉向準備回去練習教室。
「嘿,」我輕輕拉住他的袖口,「你不是找我?有什么事情?」
「謝謝妳,妳已經完成了這項任務。」
「呃?」
他對我輕輕的欠了身,然后繼續向前走去。
我腦中許多畫面不停重複播送,最后停留在何安杰說的那句「謝謝妳,妳已經完成了這項任務」,接著,我好像了解了什么端倪。
「你……等等、等等,你該不會是想讓我當作你妹的擋箭牌吧?」我難以置信地問著。
他沒有回應我,只是繼續往前走。
「欸欸欸,你這樣超沒禮貌欸,我還真不知道你是這種人!」我不停纏著他,好像不問出個明確的答覆就不甘心一樣。
「我……」當他終于打算開金口回應我的時候,我卻發現有人在遠方大叫了他的名字。
啊,是石斑魚!
「啊,陳思涵,妳也在這里啊?」他驚訝的說著。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他就不叫我吳郭魚了,反而都直接叫我全名,而他的小跟班們也都跟著他一起改叫我的名字。
「啊,啊!」我一直到這一聲驚呼才發現林凱璇也在他們的身后,只是被高大的石斑魚遮住了而已,「你們該不會是在約會吧?」
「才、才沒……」
「是的,我跟陳思涵約在這里見面的。你們來干嘛。」我話都還沒說完,何安杰突然接了口。
什么!什么、什么、什么!
他剛剛說了什么來著?他有聽懂林凱璇在問什么嗎?
林凱璇是說「約會」耶!他說「是的」干什么啊!
「我們剛剛想說晚上有童軍的餐會,想來邀你一起去參加,看來是不需要啦!」可愛乙同學一邊竊笑一邊回應著。
「小杰,你是在開玩笑吧?」石斑魚認真的問著。
「我才沒開玩笑呢。」
他才剛說完這句話,趁我還來不及反抗之時,何安杰就用力的牽起了我的手。

4-12 那雙黑色帆布鞋的主人! 我又再度把自己關在廁所里,只是這次已經不在是國小的女廁,而是那神秘的D棟里的女生廁所。而外面等待我出去的人,也不是王宇皓跟班上的同學,而是沉默以對的何安杰。
我只是不停的大哭,哭了再哭,關起的廁所就像是我的私人領域,再也沒有人可以越過這扇門看到我哭花的面容。
「對不起。」從遠方終于傳來聲音。看來他還沒走呢。
「我死也不會原諒你!」我嘶吼的說著,連嗓音都分岔了。
「對不起嘛,不過妳反應這么大干什么啊?」
「什么我反應大!你為什么要擅自牽我的手啊!你說啊!你說啊!」
「所以就跟你道歉了嘛,而且已經七點了,妳爸媽不會擔心妳嗎?」
什么!七點了?
我緊張的看著手腕,卻發現今天忘記帶那只慣用的電子錶。
「現在七點幾分?」我緊張的問著。
「我不知道,我沒有帶錶的習慣,我剛剛是聽鐘聲判斷的,大概是七點四十了吧?」
「死定了!」我快速的解開女廁的鎖,不顧一切的狂奔出去,然而這個沖勁卻被一堵人墻給擋住了。
「你干嘛!」我生氣的仰頭看著他大叫。
「我良心建議……妳擦一下妳的臉再出去會比較好一點……」他平靜的說著。
在我終于把哭花的臉整理過之后,快速的跑向校門口,只是不知從哪時開始,身后再度出現了腳步聲。
「你干嘛跟在我身后?」我忿忿不平的問著。
「我哪有跟著妳,這也是我回家的路!」何安杰一邊背著他的大提琴,一邊跟在我后頭跑著。
雖然看起來很重,但是他的腳步好像依舊非常輕盈,是背習慣了嗎?
「那你干嘛跟著我一起跑?你可以慢慢走啊。」
「是妳跑得太慢好嗎?」他一直在后頭跟著我,僅僅維持著三大步的距離。
我對他做了一個鬼臉,然后維持一定速度的狂奔出去。
今天媽媽去板橋的阿姨家看她剛滿月的兒子,昨天有說會稍微晚一點到家,要我回家先自己熱飯菜來吃。如果我可以趕在八點之前回去,說不定可以在媽媽回到家之前先抵達家門一步!
現在到底已經幾點了?沒有錶的狀態令我相當焦躁,雖然有點不情愿,但終究還是把書包里那用手機套包起來的尊貴手錶掏了出來,卻一個手滑,不小心掉到紅磚地板上,還順勢翻了兩圈。
「啊。」我跟眼前的男孩子都發出了驚呼聲。
該死,這熟悉的聲音……
我卻不敢抬起頭證實眼前的人是誰,只定格在原處,望著那只漂亮的手錶及那雙黑色的帆布鞋。
「陳思涵,妳怎么了?」坐愛高朝視頻 男朋友邊摸邊吃奶邊做何安杰終于追了上來,然后一臉狐疑的看著我。
「喔、喔,沒什么。」我像是從夢中甦醒過來一般,快速的把手錶撿了起來,然后回過頭看向何安杰笑了一下,「走吧。」
「嘖嘖,講的一副我們是約好要一起回家一樣。」何安杰調整了一下他的背帶,然后往前繼續走去。
我不敢看向黑布鞋的主人,只好逃避跟著何安杰往前走。
「那個。」突然間,那個男孩子叫住了我。
我沒有回頭,反而是何安杰回頭看了他一眼,「叫我嗎?怎么了?」
「……沒什么。」
「喔,是認錯人了嗎?哈哈,不要緊的。」怎么,何安杰果然跟他妹妹是雙胞胎,連雙面人的性格都如出一轍,剛剛怎么樣的腹黑,現在對陌生人又這么親切。
「我們快走吧,我趕時間呢!」我窘迫的拉著何安杰的袖口,敦促他快點閃人,不要再跟路邊的人搭話。
「就叫妳快點走了,妳還在那邊東摸西摸,怪誰啊!」何安杰一副很冤枉的樣子,「好啦,走吧,話說我有騎腳踏車來耶,要順道載妳回去嗎?」
聽到這句話,我不禁吞了吞口水,感覺有點擔憂,希望身后那個人已經離開了。
「干嘛啊,又不會對妳怎樣,手都牽過了,別太計較嘛!哈哈,好啦,開玩笑的啦,不要打我啦。快點回家不也很好?那我先去前面牽車,妳在這里等我一下。」何安杰在我的暴拳下溜走,然后逕自走到前面腳踏車群里了。
「陳思涵,妳這樣是在躲我嗎?」
沒想到身后的人還沒走。
「我沒有躲你啊,你在想什么呢。哈哈哈。」連我自己都覺得笑得很乾。
「那妳為什么都不敢看我。」
「我沒有啊。」雖然話是這么說,但我還是沒有勇氣轉身過去看他。
此時他卻伸手拉住我的右肩膀,把我硬是轉了過去,「妳還在生我的氣嗎?」
「我……」我沒有在生你的氣,我是在生我自己的氣。
「陳思涵,走啰,快來不及了啦!」此時,何安杰的聲音從遠方傳了過來。
我回頭望了他一眼,肩膀上的手就消失了。
「去吧,那是妳的男朋友嗎?很高也很帥喔!」王宇皓帶著笑意看著我,我總覺得這個客套的笑容把我跟他的距離頓時拉的好遠好遠,我從來沒有看過他對我這么笑過。
「嗯。」為什么我不解釋?該死,我應該要解釋啊!
「那,我走了。」他轉身要準備離開,卻又好像想到了什么,「啊,對了,那手錶真的很適合妳,希望妳能把它戴起來喔,手錶不戴是會壞的。」
「喔……」
「掰掰。」他對我揮了揮手,然后轉身離開。
我一直看著漸漸離去的背影發著呆,直到何安杰開始大叫我的名字。
這時候我才發現我又開始哭了。真是止不住這該死的眼淚啊。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644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