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多男辣文 跳跳蛋塞美女下面視頻

{番外} 范衍柔篇-1- 「屠至淵?」范衍柔喃喃的念著這個名字,只覺得耳熟,不知道哪聽過。
「你怎么會忘了至淵?」范振毅覺得不可思議,記憶里小時候的范衍柔和屠至淵關係還不錯,五歲的差距讓屠至淵總像哥哥一樣的照顧范衍柔,但看樣子范衍柔的腦袋里似乎沒有他。
「聽說五年前他在臺灣開了公司,我居然直到前陣子才從別人嘴里聽說,真是對不起屠老大,至淵又忙,到處飛來飛去,一直沒機會約他見面,剛好他這星期有空,我約他一起吃個飯。」
「嗯。」干嘛跟她解釋這么多呢?
「一起去吧,他還提起妳呢?」
「爸,你們去就好了。」范衍柔壓根沒記得甚么屠至淵,而且她也沒興趣,「生意上的事我不想去。」
「是多年老朋友的兒子,也是妳的老朋友。」
范衍柔輕蹙著眉,他爸又打著甚么鬼主意?這該不會又是一場掛羊頭賣狗肉的假老朋友之名行相親之實的鴻門宴吧?
「爸,我不想相親。」范衍柔直接了當的拒絕,這陣子她相親相怕了。
「誰說要相親了,人家至淵搞不好早有女朋友了,哪還輪得到妳啊。」雖然他也覺得至淵不錯,但他們家衍柔恐怕是配不上人家。
「衍柔,至淵的父母跟我們是早年的好朋友,后來移居新加坡,才漸漸少了連繫。」黃堯真回想,「我記得小時候你跟至淵還蠻好的呀。」
「老朋友的兒子來臺灣,我怎么能不聞不問,總要關心一下,請人家吃個飯。」范振毅接著說。
「知道了,知道了。」范衍柔哪禁得起老爸和老媽兩人聯手游說她。
* * *
「媽,你們在哪?我在飯店的餐廳了。」
「不來了?是甚么意思?」范衍柔大皺眉,「老爸身體不舒服那就改天啊…甚么不好意思…我又不認識他…我才不要…噢…媽….」
范衍柔瞪著被掛斷的電話,她連屠至淵長甚么樣都不知道,怎么跟他吃飯。一想到等一下的尷尬場面….不如,就溜了吧。反正他們誰也不認識誰。
她的腳步跟腦袋意見一致的從餐廳門口往電梯方向移動。幸好她來的早,僥倖躲過一劫的笑容不自覺的在她臉上泛開。好險。
電梯門一開啟,里面的男人,與她四目相對,她收起滿臉的笑意輕點了頭,往里面跨了進去。電梯一路往下直至地下3樓停車場,她自逕走向她的車,打開車門的同時,電梯里的男人也跟著她一起上了她的車,坐上她的副駕駛座。
她傻眼了,她從沒特別注意人身安全這種事,更何況是在大飯店里的地下室停車場。
「你…你干嘛?」范衍柔僵住。她該怎么辦?她可沒有隨身攜帶什么防狼噴霧器或者是電擊棒之類的東西。
「不是要請我吃飯?」屠至淵挑高眉。
「誰要請你吃飯?」鬼扯啥?
「我想我應該沒有認錯人吧,范衍柔…」她果然早忘了他。
這人該不會是…「屠…」
「走吧…」他不忘拉了安全帶扣上。
「是我爸要請你,不是我…」這屠至淵也太沒禮貌了,怎么能沒經過她的同意,一聲不響就坐上她的車,剛剛她嚇得差點去掉半條命。
手機鈴聲忽地響起….那是她非常喜歡的一首法文歌….
屠至淵看了手機一眼,勾著唇似笑非笑的把他的手機遞給她,「你爸…」
范衍柔搖頭,她才不要接。
屠至淵把手機接了起來,「伯父,是,衍柔啊….」他瞄了她一眼,「我們正在一起…好的…謝謝伯父….」
一掛斷電話,范衍柔馬上問,「我爸說了甚么?」
「他說他今天身體不適,不能過來,由妳代表出席,請我吃好料的。」
唉,果然是躲不過的災難。她在內心哀聲嘆氣。
也罷。
「你想吃甚么?」
「就去"小間"吧。」
小間?
范衍柔瞪著他,那是一間非常小間的燒鳥居酒屋,就叫"小間",位在小巷子里,沒甚么名氣,幾乎只有熟客才會去的地方。那也是她喜歡的地方,算是她的秘密基地,連樓英載都不知道。而她也沒有帶任何人去過那里。
這人….
「你也知道?」他應該算外國人吧,竟然知道默默無名的"小間"?
「去過幾次…」
還去過幾次?
她這才仔細的瞧清楚屠至淵的長相,他們碰過面嗎?長成這副人模人樣,還穿成這樣的人,如果他們有碰過面,她應該會記得,即使只是驚鴻一瞥。
「你的品味很奇特…」
「怎么說?」
「"小間",很冷門….」
「可是好吃不是嗎?尤其是老闆的獨門醬汁….」
嗯哼…算這家伙識貨….
一想到那好吃的串燒,范衍柔原本不餓的肚子也餓了起來。
「你的手機鈴聲也很特別…..」世上有這么巧的事嗎?陌生的男人用她最喜歡的一首冷門歌當手機鈴聲,還和她一樣喜歡同一間冷門的燒鳥店?或許,這些通通只是巧合,世上無奇不有的事多的是,更何況只是一首音樂、一間店,「我們就去"小間",出發。」
所有的巧合,只是巧合。

{番外} 范衍柔篇-2- 「老闆,我又來了。」范衍柔笑嘻嘻的跟小間老闆打招呼。
年輕老闆靦腆的笑了笑,并朝跟在她身后的屠至淵點點頭,他不太會應付熱情又美麗的小姐。
范衍柔自動的往最靠近內側的吧臺位置坐,那是她的老位子。屠至淵跟著坐上她身旁的位置。
「想吃什么就點吧。」
屠至淵拿起菜單,果真一點也不客氣的點了起來,有的兩份,有的一份,還點了2杯啤酒。
范衍柔滿臉吃驚模樣,因為她還沒開口,這個陌生人已經把她想吃的、想點的全點了。他是她肚裏的蛔蟲嗎?還是他有超能力,能聽見她心里的聲音?
「你…該不會…」范衍柔懷疑。
「沒錯。」
范衍柔聞言倒抽一口氣,瞠著眼看他。這驚嚇頗大。
「怎么可能?我沒那么厲害,還有超能力。」屠至淵皺眉,語氣訕笑,這丫頭在想什么?她的腦袋瓜只能想到這些嗎?不是肚子里的蛔蟲?就是超能力?他伸手往她的額頭輕輕的彈了一下,「傻瓜!」
范衍柔想抗議,她才不是傻瓜,卻不知道怎么反駁,那一秒她確實以為他有超能力,甚至那么相信。
她有點懊惱自己的一切全被這個陌生男人看透,連她腦袋里想甚么?都無所遁形的被他猜個正著,沒有半分點的誤差。這種好像被人扒光看的囧況,她非常不適應。
她舉起剛送到眼前的啤酒,大口的喝了一口,接著又喝了一口,冰涼又順口的金黃色液體滑順的溜過她的喉嚨。啊,好喝。
她正想再喝一口,被他伸手制止,從她口中、手中輕易的奪走那一大杯的啤酒。
「你干嘛?」她眉眼怒瞠。她才喝兩口。
「沒吃東西,這樣喝酒,妳想喝醉嗎?」
噢,她不過是喝了幾口啤酒,他就給她臉色看,一臉像是她想故意喝醉賴給他負責一樣。搞甚么?好歹她也算是個美女,多少男人想討她歡心都沒機會,這男人居然怕她給他惹麻煩?!
她也是有脾氣的,而且很大,「拿來。」她都幾歲人了,喝個酒還要像剛滿十八歲的青年一樣被嘮叨,很扯好嗎?
「妳會醉。」他蹙著眉。這丫頭聽不懂人話嗎?
「我喝醉,是我的事。你不用管我,我也不用你管。」她才覺得他煩,啰哩八嗦,「吼,干嘛這么婆婆媽媽的。」她拿起桌上他的啤酒大口喝了起來。
「妳….」
「放心,我不會醉,絕對不會給你惹麻煩。」她笑咪咪的保證,又喝了一口啤酒,一臉滿足。他也太小看她了。
他拿起烤好的豬肉串,往她的嘴塞。她的保證既沒有說服力,也沒有公信力,他根本不相信。
「超…級好吃的,老闆。」她大喊,用著極度夸張的語氣稱讚。
「那妳多吃點…」他又塞了一串雞肉串進她的嘴里。
「你爸跟我爸是老朋友,所以我們也算老朋友吧?」她邊吃邊說。
這丫頭剛剛還一副跟他毫無關係的態度,現在又變成老朋友了?
「聽我爸說…小時候我們的關係很好….」范衍柔往他那靠一點,「既然這樣,屠大哥,你幫幫我吧,嗯…」
屠大哥?
「我爸好像很認同你,你說的話對他一定很有影響力。」
哦?他挑著眉。
「是真的,他一直夸你,說你人聰明,能力又強,把事業經營的有聲有色….」天啊,要吹捧一個人還真不簡單呀。呼。
然后?
「屠大哥你有女朋友嗎?」范衍柔嗓音軟軟的,問的親切。
「沒有。」
「那你介意以相親的方式認識女孩子嗎?」范衍柔又問。
屠至淵略皺著眉頭,這丫頭到底要干麻?
「是吧,人跟人之間的緣份是強求不來的,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是你的跑也跑不掉,你說是不是?」
所以?
「你可以跟我爸稍微的溝通一下嗎?」范衍柔雙手合十輕靠在唇上,「我真的不想再相親了!」如果他可以幫她搞定這件事,那就真的是太好了。呵。
「這樣我有甚么好處?」
她怔怔的看著他那一張────生意人的嘴臉。好處?
「我請你吃飯….」她心虛的拿出她的好處。他應該甚么都不缺吧,她能給他甚么好處?
然而那張聽到她提出的好處卻無動于衷的臉….她肯定他一定在內心OS,白目的女人,或者愚蠢的女人之類的話。可惡!
「要不,你說說看你想要的好處,只要你說的出來,我做得到,我都能答應你。」果然是賠錢的生意沒人做。
「當我在臺灣時,有需要妳的地方,妳必須隨傳隨到。」
隨傳隨到?哇塞,這么好賺,果然是奸商,奸商。這分明只要他動動嘴,甚至花不到他半分力氣的事,卻要她付出高額的代價,這獲利率也太高了吧。
「如果我剛好有事呢?」怎么可能隨叩隨到?他當她是什么?Pizza Hut?
「妳可以提出。」
提出?這簡單的兩個字怎么突然艱深難懂了起來。
「我必須確保我的權益。」
這么慎重…該不會等一下還要簽合約吧?
「如果妳同意,星期一來我辦公室,我會準備一份合約,確保我們雙方的權利。」
「有必要這么….」也好,他們之間不套交情,這樣公事公辦反而好,「好。」
「那么…一女多男辣文 跳跳蛋塞美女下面視頻預祝我們合作愉快。」屠至淵舉起啤酒杯。
一聲清脆啤酒杯的碰撞聲,「合作愉快。」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675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