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與帥哥 寶貝我想讓你含著我花語

第29章-娘子,妳也太遲鈍了 一連幾日,宮中都在忙著籌備皇帝壽辰的宴會,皇后簡直忙得焦頭爛額,偏生那楚貴妃還在跟皇上夜夜笙歌,差點沒氣死皇后。
而后宮妃嬪們也忙著準備表演活動,但有一個宮除外。
日上三竿,清弦宮內,鄭美人、樺美人及傾雪正悠然自得的享用膳食,好似外界的一切都與她們無關。
「哎呦,真是愁死我了,非得要搞什么表演不可,就不能好好坐著吃飯嗎?」樺美人用筷子戳了戳碗里的宮保雞丁,哀怨的說。
「盡說些沒用的。」鄭美人嘆息道。
「不過朱充媛也真拚命啊,大清早的就開始練舞了。」樺美人呵呵笑著。
「是啊,也該好好想想咱們自個兒的了。」鄭美人又嘆了口氣,放下筷子說。
「做什么還不都是給楚貴妃做陪襯。」樺美人說。
「妹妹,妳可想好了?」鄭美人扭頭看向傾雪問道。
「還未呢。」傾雪搖頭淡笑著說。
樺美人見狀說道:「據說這次同往年一樣盡是歌舞,唯一不同的是楚貴妃要表演舞劍。」
傾雪挑起了秀眉,對楚妍的舞劍極感興趣。要知道楚妍將門出身,那舞劍定是比尋常女子要來的精彩。
「對了姐姐,要不妳展示妳的畫作吧,姐姐的畫功可屬一流呢。」樺美人提議道。
「這好!就這么辦吧。」鄭美人笑道。
「至于我嘛……還是彈琵琶吧。」樺美人說著,夾了塊豆腐,一口咬下。
「妹妹也早些決定吧。」鄭美人同傾雪說道。
「嗯,知道了。」傾雪頷首,飲盡最后一口雞湯。
***
月明星稀,玄北的夜晚較赤南多了些許涼意,傾雪吹熄蠟燭后便合衣就寢。
「……!」
睡著睡著,只覺一只溫熱的大掌摸上了自己的腰際。
傾雪累得不行,連眼睛都懶得眨一下,嚶嚀著說:「不要臉的,把你的髒手拿開。」
蕭天城眉宇一挑,抱得更緊了,說:「我不。」
是可忍孰不可忍,傾雪猛地一腳踹向了男人的小腹。
蕭天城眼角一抽,好氣又好笑的看著傾雪,而后者則是逕自拉過被褥睡覺去了。
「要是不想變成熊貓就給我安分點。」傾雪說著,抓起一個枕頭就朝蕭天城扔去。
蕭天城單手接過枕頭,在手上又捏又揉的,他走到床沿坐下,伸手撫了撫傾雪的臉頰,笑道:「妳可知赤南那邊派了誰來?」
傾雪微微睜開眼,饒有趣味的問:「……誰啊?」
「宮雪華。」蕭天城說。
突然,傾雪一個翻身坐起,眼睛都雪亮了,對此蕭天城不悅的挑了挑眉。
「真的?」傾雪不確定的問。
「假的。」蕭天城嬉皮笑臉的回答。
傾雪就像四川變臉般的突地沉下臉,拉過被褥繼續睡覺,不理會某男。
蕭天城簡直哭笑不得,他輕嘆口氣說:「不就開個玩笑,至于嘛……是宮雪華無誤,開心了吧?」
等傾雪轉身看去的時候,蕭天城已經賭氣的走到了屏風后邊,也不知道在搗鼓什么。
傾雪盯著因月光而倒映在屏風上的人影,若有所思的瞇起了眼睛。
不一會兒,蕭天城嗤笑的聲音便傳了出來:「娘子,妳也太遲鈍了。」
傾雪略挑起眉,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盤腿坐在床上,等著某男從屏風后出來。
但是真等到人出來時,她卻驚呆了。
只見蕭天城手上抓著兩只被掌風打死的毒蛇走出來,接著將蛇扔在地上,優雅的拍了拍手,像是在拍掉什么髒東西一樣。
「那是……」傾雪瞇起眼,面色瞬間轉為冷凝。這皇宮不可能會出現毒蛇,而且還是一次兩條,一看便知是有人刻意為之,但外頭有落雁把守,誰能在落雁眼下闖入這清弦宮呢?
「既然不是外頭進來的,那就只能是里面的了。」蕭天城翻身上床,抱著傾雪躺下。
傾雪并不在意他過度親暱的動作,而是思考著他方才所說的話。
良久,她瞇起眼道:「徐芊卉。」
要說為什么不懷疑鄭美人和樺美人,那是因為她早就派落雁盯緊了她們,她一直都相信一個道理,那就是:害自己重傷的,往往都是最親近的人。正因為相信才會毫無防備,也才會傷得體無完膚……就像她和穆攸離。
那時他們迎來了勝利,他邀她一聚,說是為了慶功,她毫無猶豫的答應了。
從來都未施粉黛的她,那天細心的打扮了一下午,現在想想根本是蠢透了……滿心歡喜的赴約,相信他會封自己為他唯一的皇后……可卻失去了雙眼……失去了一直以來的信仰……
時間久了,就算心再痛,眼淚也流不出了。
偏偏在她最脆弱的時候,一只大掌覆上了她的眼,讓她猛地回過神來。
蕭天城將嘴湊近她的耳邊,用略為沙啞的嗓音低聲說道:「睡吧,雪兒。」
那聲音就像是有一股魔力般讓人安心,讓她不知不覺的閉上了眼睛,進入夢鄉。
仔細的端詳著懷里人兒的睡顏,蕭天城輕柔的用手一下又一下的撫著她的髮,每一下都溫柔至極。
蕭天城眼神微黯,他沒有忽略她剛才的不安和傷感,男人的直覺告訴他,他很嫉妒那個讓她念念不忘的男人,不管那男人對她做過什么,他都嫉妒得想死,若可以,他恨不得一劍砍了那人!
女人熟睡的面容安詳姣好,粉嫩的唇嬌嫩欲滴,似乎在等著他採摘,身上獨有的香氣充斥著他的鼻,佔據了他的嗅覺與思維。
他悄悄的將臉湊近,性感的薄唇覆上了她柔軟的唇。
在那一剎那間!他好像被電到似的彈開。
片刻后,他又再次的進攻,這一次,蜻蜓點水成了纏綿婉轉,令他無法自拔。
「唔嗯……」
像是在趕蚊子般,傾雪皺著眉,揮過去就是一巴掌。
「啪!」
面對臉頰上突如其來的疼痛,蕭天城的俊臉頓時懵逼了。
他緊緊的抱住傾雪,將一只腿壓在她的腳上,防止她在睡夢中張牙舞爪。
蕭天城懊惱的皺起眉,究竟是何時開始眼里都只剩下她了?是在戰場上看見她威武的英姿?還是在意識到她是女扮男裝時?又或者是在營帳時,她一而再的頂撞,讓他興味濃厚?還是說,是在她換上女裝的那一刻開始?
他不清楚……
這還是頭一次,頭一次他困惑了……
明明不需要讓她入宮,那么多此一舉的……
可為什么用一年之約留下了她?
他必須用這一年的時間搞清楚,他對她究竟是什么感覺……
「本王絕對不可能愛上妳,宋傾雪。」

第30章-梧棲宮里的太后 翌日,當傾雪醒來時發現蕭天城早已離去多時,床的另一側空蕩蕩的,也已經變得冰冷。
「美人。」落雁推門而入,手上端著洗漱用的水盆及毛巾。
「落雁,等會兒隨我去找小海子。」傾雪淡淡的說。
小海子正是選秀時的那位戲子,是太后眼前的紅人,話說回來,太后名叫李穆裴,據說在前朝是位很有手段的妃子,后因蕭慕羽登基為帝,這才成了太后,李家也因此爬上了高位。
「美人找小海子所謂何事?」落雁難得的多問了一句。昨日夜里,王爺派人來通知她要好好照顧這位顧雪,要是出了事兒讓她提頭來見,可見這顧雪對王爺來說極重要。可是她又不懂了,既然重要為何送來宮中?不過她也不必想太多,主子的思想豈是她這等下人能夠揣測的?
「壽宴的表演我已經有些頭緒了,想請他幫忙。」傾雪說道。
「奴婢知道了。」落雁頷首,轉身拿衣服替傾雪更衣。
***
皇宮里有個叫做長樂閣的地方,是給宮廷樂師、舞姬及戲子住的,地方不大,卻人滿為患。
傾雪領著落雁進去,不一會兒就被一個舞姬攔下。
「不知這位是哪個宮的娘娘?前方實在是不便讓您進去,還請見諒。」到底是在宮中的人,那舞姬極為美女與帥哥 寶貝我想讓你含著我花語客氣的說。
「這位是顧美人,來找小海子的。」落雁上前說。
「找海爺?」那舞姬一愣,皺眉道:「可太后一會兒要看戲,海爺正忙呢。」
「如此便不為難妳了。」傾雪淺笑著說。
正欲離去,卻聽見身后東西被撞倒的聲音,接著便是一個妝畫一半的人快步沖了出來,攔下了傾雪。
「哎、哎呦……不知顧美人大駕光臨,還請多多包涵。」此人正是小海子,他臉上一半白、一半黑的,看就知道妝沒畫完。
「是我唐突了,不知你在忙。」傾雪禮貌的笑著說。
「不忙不忙!請問……顧美人之所以來長樂閣,所謂何事?」小海子諂媚的問。自從傾雪上次作了那首秋華散,他現在可愛她愛極了,這不,等下還要給太后表演那剛完成的戲呢。
「相信你也知道壽辰的事,此番前來是要找你合作的。」傾雪說道。
一聽到要合作,小海子都來了勁兒,忙問道:「怎么個合作法?還請顧美人明示。」
「我昨夜想到了個故事,也想試試與以往不同的表演方式,想借用你的舞者與樂師。」
聞言,小海子眼睛一亮,那句與以往不同的表演方式讓他大大的起了興趣,他連聲笑道:「那有什么問題!只要顧美人開口,小的一定照辦。」
「那便多謝了。」傾雪莞爾一笑道。
「對了!」小海子用力的敲了下自己的腦袋,看著傾雪道:「小的正要去太后宮里表演您的那首秋華散,若不介意還請來觀賞吧。」
太后?傾雪思索了下,欣然答應:「如此便有勞了。」
太后住在梧棲宮,離妃嬪們的住所有些距離,平時除了給太后演戲的戲班子,倒也很少人過去。要知道太后是有脾氣的,不僅拒絕了后宮妃嬪的請安,甚至連皇上都拿他這個親娘沒輒。
跟著小海子進了梧棲宮,那里的小宮女們看到傾雪皆是好奇的望著,畢竟她們這兒已經許久沒人來了。
「太后,小海子來給您表演了。」小海子朝門內笑著說。
「進來吧。」頗具威嚴的中年婦女嗓音響起,門也被緩緩的打開了。
「請吧。」一個嚴肅的老嬤嬤低眉垂眼的說。
梧棲宮不如其他宮殿來的富麗堂皇,而是純樸的,是一種樸實的美。
主位上,一個身穿金色宮裝的婦人正支著頭打盹小憩,看上去不茍言笑的,很是嚴謹。
太后微微張開了眼,慵懶的語氣中加重了力道,她說:「小海子,膽子越來越大了嘛,竟帶了個小丫頭來哀家的梧棲宮,打什么主意呢?」
小海子一聽不僅不畏懼,甚至嬉皮笑臉的說:「太后,這位是顧美人,小的上次跟您提過的。」
「喔?」太后端了端身子,用一雙銳利的眸子掃過傾雪,說:「妳便是顧雪?」
「回太后,正是。」傾雪不卑不亢的頷首回答,臉上淡淡的,沒有諂媚的笑容,更沒有畏懼的緊張。
「哀家已經聽小海子朗誦過了妳的秋華散,當真是妙極了。」太后邊說邊用長而華麗的護甲敲打著椅子的手把,發出規律的響聲。
「太后夸讚了。」傾雪簡單的回答,并沒有多說什么。
諂媚?畏懼?她不屑。有事沒事的找話題聊?她沒那閑功夫。她看得出來這太后并沒有要與她多說的意思,無意義的攀談只會惹人生厭。
「這丫頭倒有幾分意思……所以呢?帶來看成果的?」太后看向了小海子問。
「正如您所言,小的當初便邀請顧美人前來欣賞的,詩詞畢竟是出自于她,有什么不足還可以請教請教。」小海子高興的說。
「如此便罷。鶉蓆,賜座。」太后說。
「是的,太后。」那位嚴肅的老嬤嬤恭敬的頷首,用眼神示意了小宮女搬上椅子。
宮女們面面相覷,這還是頭一回有妃嬪來這梧棲宮沒被太后給攆出去,真是厲害了,這位顧美人。
傾雪禮貌的謝過了太后,便靜靜的坐在位子上,等待戲曲的開始。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688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