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小醫師 乖握住它自己放進大腿中間

Chapter03:十年之后我們是朋友 陸恩杰穿著剪裁合宜的白色制服襯衫,敞開第一顆鈕扣露出頸部的線條,黑色的頭髮有特別用髮蠟做過造型,胸前別著「畢業生」三個字。很顯然的,今天的主角是他。
「那個……卓允程,我可以跟你拍照嗎?」季琴很快的發現她的目標,并上前搭訕。都最后一天了,錯過了今天以后就再也沒機會見上她的卓允程,理所當然的,她選擇主動出擊,這樣也正好符合她大剌剌、不拘小節的個性。
卓允程大概是被季琴的直率嚇傻了眼,他呆愣著,「喔、好。」驚覺自己的不禮貌,他趕緊點頭。
「卓允程,那你可以靠過來一點嗎?」
「我嗎?好、好。」季琴和卓允程在一旁拍照,彷彿他們身旁都洋溢著甜甜的粉紅色泡沫。
反觀顏依彤。
她只能直盯著陸恩然后屏住呼吸、手心的汗水滴落在地板上蒸發、心臟因為過于緊張而不斷加速使她喘著粗氣,讓她有些難以呼吸。
見她面有難色,季琴停下手邊的動作轉頭問道:「彤彤,妳怎么了?身體不舒服嗎?」
「我沒事。」
「真的嗎?可是我看妳……」
「真的,妳別擔心。」咬著下唇,她努力地克制起自己心跳的不規律。
「快輪到我們班獻花,我要先走了。」在她好不容易才舒緩一點,準備張嘴的同時,沉默已久的陸恩杰卻開口說他要先行離去。
「我……」我還沒跟你拍到照片。顏依彤想說的話還沒開口,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跟卓允程走進禮堂。
錯過了嗎?在最后一天,她還是沒有足夠的勇氣。
溫熱的液體在眼中滾動,她背對著季琴無聲哭泣。她害怕陸恩杰,就這么走了。時間就像一條直線,沒有起點,亦無終點,而他們只能擦身而過。
顏依彤沒有哭太久,是因為陸恩杰曾經說過不喜歡她哭哭啼啼的。
隨著畢業典禮邁入尾聲,會場里全體的畢業生唱誦著畢業歌,氣氛里瀰漫著一股濃厚的哀愁,帶點離情依依、帶點對未來的期待、甚至每個人里都參雜百種不同的心情。
教官將觀禮組的同學領出禮堂外,要他們排好隊形,準備歡送畢業生。顏依彤和季琴刻意挑選一個顯眼的位置,手上的花和卡片被她小心翼翼地呵護在懷中,深怕一不小心,就如玻璃般破碎。
「妳不要怕,我們等一下就直接把東西給陸恩杰。」季琴側著臉朝她提議,但顏依彤卻搖著頭婉拒。
「這樣就沒有拍到照片了。」她希望在最后能和陸恩杰留下一段屬于他們的回憶,是值得被珍藏的。
啪啪啪啪啪──
畢業生隨著掌聲陸續走出,如潮的掌聲如排山倒水傾瀉而來,沒有一刻停歇。她睜大著眼尋找著茫茫人海中的陸恩杰,果然,她一眼就發現他。
陸恩杰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眼神里似乎有著些什么,若有似無的。正當顏依彤以為他們就要這樣遺憾分別時,他卻回過頭道:「等等妳到我們班找我。」
她先是一怔,隨后回應一笑表示同意,心中的浪潮洶涌并不是這一個笑容就足以表達的,而是更多、更多的悸動。
「好了,大家可以回到班上,今天辛苦了。」教官宣布典禮的落成,讓顏依彤鬆了一大口氣,以最快的速度和季琴來到陸恩杰的班級,正好撞見他們一大票人往另一頭的體育館走去。
「他們要去哪里啊?」
顏依彤用著百分之百的語氣說道:「體育館抽菸。」
她跟季琴大約等待了五分鐘,一群人才浩浩蕩蕩地走回來教室。
「哦──恩杰,來找你的喔!」大伙兒一塊在一旁起鬨,使顏依彤的臉蛋染上層層紅云。她和陸恩杰在一起過的事情,傳遍了整個學校,沒有人不知道的。
沒辦法,人就是這樣八卦,一點點雞毛蒜皮的小事也要鬧得像世界末日一樣,而她和陸恩杰的分手原因,甚至引起眾多不同的版本、不同的說法。
但其實,原因很簡單,就是當時的不適合。
「可以、可以拍照嗎?」顏依彤鼓起勇氣這么問他,眼神卻不敢直視。
「叫她拍就好了。」他的目光看向季琴。
陸恩杰不知道他這樣的舉動,總讓顏依彤覺得他有種想快點結束掉這一切的感覺。
但其實,他只是面對她會不自覺感到害羞。
「你們……」季琴面有難色,因為她知道彤彤等這一刻,等很久了。
「不要啦!你先跟我拍一張,拜託……你都要畢業了……」不知道哪來的勇氣,顏依彤竟開口向他反駁,大概是讓她吃了熊心豹子膽才敢這么做吧。
「好吧。」陸恩杰允諾后,她拿起相機和他自拍一張,兩人還因為過近的距離使心跳加速得厲害。第二張照片就交給都稱自己是「神攝手」的季琴來幫忙拍攝。
有好幾百天的日子她不曾如此近距離的靠近他。
「這個……是要給你的。」顏依彤遞上事先準備好的紅玫瑰和親筆寫的卡片給他。
在他接過東西后,時間宛如停止的機器,好久無法運轉,他們莫約定隔了十幾秒的對望,顏依彤才輕扯嘴角:「畢業快樂。」
語落,陸恩杰臨走前回眸露出久違的笑靨,接著豎起大拇指。顏依彤知道這樣的他,已經心領了她的好意。
鳳凰花開的季節不是分離,而是為了造就下一次的相遇。
在記憶里走一回后,她回神說道:「我還是沒有辦法忘記當年那個畢業典禮。」
「我知道那對妳來說是個多么難忘的回憶。」季琴喝了一口巧克力牛奶潤潤喉,「因為我陪妳經歷過,所以才更明白妳有多么捨不得放下。」
她沒有說話,只是看著季琴手上的巧克力牛奶,說:「不如,妳那巧克力牛奶讓我喝一口看看?」
「好啊!我覺得很好喝唷!」
顏依彤喝了口巧克力牛奶,難以言喻的滋味讓她鎖緊柳眉,「啊、這個好難喝,太苦了,又沒什么味道……」
「咦,會嗎?」季琴納悶,再次喝了口像是為了確認味道,然后歪著頭說:「可是我真的覺得很好喝耶!甜度剛好、又濃又香,是我喝過最好喝的巧克力牛奶!還是彤彤妳要再喝一次試試看?」
她搖搖頭,用一種不知名的情緒望著季琴,淡淡地開口:「其實……我也不知道怎么樣的巧克力牛奶才算好喝。這是我第一次喝到其他種的,可是喝習慣了原來的味道,接觸到不同口味時,也沒辦法喜歡了……」
季琴這才聽懂她的意思,原來她是把巧克力牛奶比喻成陸恩杰。
是想告訴她,她思守了他十年,再次接觸到其他對象時,也會變得索然無味,因為這十年來她的記憶里就只有那個人的影子,從來沒有過別人。
最后,顏依彤苦笑:「……可是誰也不能永遠只活在回憶里吧。」

Chapter04:天涯何處無芳草 顏依彤本以為和陸恩杰相逢后,她在晴天的日子大概要天翻地覆了,殊不知,卻在意料之外平靜,除了陸恩杰新上任那一天有些風風火火,之后的日子,大家開始習慣起這個新老闆的作風,而她也慢慢適應他們在同一間公司的生活。
她仍然做著主播的工作,并沒有因為他的上任而改變了什么。平常陸恩杰也不會來打擾她,應該是說,從關東煮那天后,他們就沒再有過私人接觸。而這樣的相處模式,反而讓她有點猶豫著要不要去關心他,只是每想到現在的身份,她總是會暗自打消這個念頭。
墻上時間的指針慢慢走到「4」這個數字,顏依彤帶著準備好的手稿,已蓄勢待發的坐在廣播椅上,給了少軒一個暗示,清了清喉嚨:「各位聽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聽下午四點的『真愛時間』。我是彤彤,今天又要和大家在空中來分享愛情啰!」
「今天,彤彤想在這里問問所有聽眾朋友,大家要花多少的時間,才能忘記那個我們在心里曾經很喜歡過的那個人?我們先來聽一首好聽的歌曲,歡迎大家等等打電話進來分享。」
任少軒播出他和彤彤事先討論好的歌曲,隨后他看著她放鬆的側臉,淺淺笑了一下。每次在廣播前一天他和依彤都會討論好今天的流程,而他自己也會被她準備的講稿內容吸引,像是今天關于「忘記」的這個主題,讓他也不禁想,如果有一天,他不得已要忘記她……大概他會很捨不得的吧。
顏依彤隨著歌曲進入到她的情緒當中,雖然人說時間會沖淡一切,但她就是不行,她總認為她對陸恩杰的那份相思不能忘,因為一但忘記,在他們之間似乎就沒有什么能夠被紀念的了。
一首歌的時間結束,也讓她從中抽離,恢復原有的專業,湊近麥克風,說:「你好,我是彤彤,請問怎么稱呼你呢?」
「彤彤妳好,我、我是阿凱……」對方是個男子,聽得出來他的聲音有些緊張。
「阿凱你好,今天想跟大家分享什么樣的故事呢?」
「那個,我、我、我……」雖然看不見對方,但顏依彤感覺到對方的呼吸相當急促,還有著倒抽鼻涕的聲音,果不其然,「哇嗚嗚……」
他哭了。
這不是她第一次碰上奇怪的Call in,卻是她第一次遇上在現場連線里放聲大哭的聽眾。她怕少軒切斷電話,于是向他搖頭。
「阿凱,想必你這么難過,一定是遇上什么讓你傷心的事情吧?不如你說出來,讓彤彤想辦法幫你解決,好嗎?」
阿凱整理好呼吸,哀傷的說道:「我……我的前女友明天就要跟別人結婚了,可是我放不下她,我跟她在一起的時候真的很開心……真的,她現在要結婚我覺得很痛苦,我不知道該怎么辦……我還能挽回她嗎?」
「阿凱,其實我們在成長的路上都曾經因為失去了某個東西、某個人而感到很難過,但當你的前女友選擇別人時,那就是她的決定了,我們不能去破壞。也許這樣說很不對,但如果沒有辦法祝福,那我們也不要勉強自己,不需要讓自己看起來很偉大,因為感情就是這樣自私,她自私的選擇別人,而你自私的想要留住她……」
其實有那一瞬間,顏依彤是不知道該怎么開口回答阿凱的問題,因為如果是她,她根本沒辦法眼看著他娶了別人,卻還要大方祝福,甚至無法想像如果那天的到來,她會是怎樣的。
「那……那我現在能干嘛?」
「就盡情的難過吧,但當難過結束后,我們還是要收拾起心情,好好的向前山村小醫師 乖握住它自己放進大腿中間走,把那個人,永遠、永遠的放在心里懷念就好。」
「謝謝彤彤……我、我會盡力的。」
后續又聽了幾則分享,直到任少軒切斷電話,她才為今天的廣播收尾:「謝謝各位聽眾收聽今天的『真愛時間』,也許時間能讓我們遺忘,卻也有人,不論時間如何推動,都忘不了對方,但無論是忘記與不忘記,我們都不要忘了自己。我是彤彤,我們下次再見。」
或許,忘記與忘不記,這都是人們的決定,并不是時間的魔力。時間可以沖淡很多事,包括人,但那些忘不掉的,往往不是因為時間無法治癒,而是刻劃在心里刻度的深淺,讓人不想遺去。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7205.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