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股抬起來 亂倫大雜燴老王的退休生活

Chapter04:天涯何處無芳草 顏依彤下了廣播,如往常一樣,來到知名連鎖數字咖啡廳。她不需要點餐,小玫自動替她送上巧克力牛奶。
「依彤姐姐,我剛剛在店里有聽到妳的廣播喔!」小玫看見依彤的到來,迫不及待想上前分享她聽完廣播的心得,「我覺得結尾說的超好,我們都不能忘了自己。可是我覺得阿凱的前女友既然都選擇別人了,那他就放下嘛,女朋友再找一個就有了呀!人家說,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枝花,是不是呀?」
小玫眨著天真無邪的眼眸,似乎是希望她能夠認同這個答案,但顏依彤卻在心里默默嘆息,「小玫,那是因為妳還沒經歷過分手。」
「唔,是這樣嗎?」
「是啊,妳知道嗎,有些人不一是最好、最適合我們的,但他卻成為妳最不想失去的……」顏依彤放眼眼桌上的巧克力牛奶,指著它說:「就像這個巧克力牛奶好了,它在你們店里那么多飲料當中不一定是最好喝的,但對我來說,是我最喜歡的。這樣的意思妳懂嗎?」
「不一定是最好……可是最喜歡……」小玫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哈哈!」看她那認真思索的模樣,顏依彤笑了出來。是她太過認真了,竟然跟一個高中小女生講這種抽象的愛情道理,「小玫,妳的客人來啰,是不是該去招呼客人了?」
「哇,對!依彤姐姐,那我先去忙啦。」她一溜煙跑到柜臺,換上職業笑容對著客人問:「您好,歡迎光臨,請問今天需要點些什么?」
小玫走后,她將視線專注在巧克力牛奶上頭,喝了口,使她開心地瞇起眼。每次喝到巧克力牛奶都會讓她有種幸福的感覺,也許……就像他在身邊一樣。
還沒交男朋友以前,她跟小玫有著一樣的想法,覺得分手沒什么大不了的,最多,痛痛快快哭一場,隔天醒來還是一條好漢,生活還不是這樣過;可是遇見陸恩杰之后,面對他的離開,卻讓她痛苦的不能自己。還記得剛分手那時,路上隨便一首情歌也能讓她流淚,深深唱進心坎里。
顏依彤專注地喝著巧克力牛奶。
原本陷入沉思的她,突然感覺到一道怪異的目光。
那個男人,獨自坐在座位上,和她相隔幾個距離,桌上放著一杯剛送上的飲料,他的五官和尋常人無異,但真正令她感到怪異的,是他那猶如在靜待獵物的目光,帶著些許保留,卻又閃爍著渴望,當她抬起頭來時,那道視線就會閃避開來,彷彿深怕從眼中透露出來的訊息會被人察覺。
偶爾他會露出帶點害羞、侷促卻又詭譎的笑容,那樣反覆因思緒而交錯的複雜表情,令顏依彤感到隱隱不安。除此之外,他以顫抖的手持握手機,那后置鏡的方向,似乎正對著她。
顏依彤瞇了瞇眼,正想確認那名男子是否在偷拍,電話聲就阻斷了她的思緒。
「喂?」
「是我。」
「陸恩杰?」電話那頭,是一道無論過了多久,她都不會忘記的聲音。
「嗯。」
「你、你……你怎么有我的電話?」
「妳的人事資料上有寫。」
「這……這樣你也不能打給我啊!」她急急忙忙地說,說完卻又有點后悔這樣告訴他,又改口,「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有事,再打給我嘛。」
「我有事,妳在哪?」
「我在……」
她還沒說完,就被他的聲音打斷:「……不用說了,我知道妳在哪。」
講完電話,她看過去,那個男人的手機已經收起。無從確認,顏依彤決定不移有她的將剛剛的疑慮全部擱下。這才想起,陸恩杰到底知不知道她在哪里?雖然有一丁點的小雀躍,因為她竟然不用開口,對方就知道她在哪里,卻也讓她滿懷緊張地向玻璃窗外不停查看,但四處張望都不見他的身影。
這才驚覺到,他該不會是騙她的吧?

Chapter04:天涯何處無芳草 陸恩杰本想直接問她在哪里,但從晴天出來后不久,便看見那間連鎖咖啡廳,他毫不猶豫地掛上電話,因為他猜想,她應該在那里。果不其然,他在路口不遠處,就看見那熟悉的身影,正盯著手機發呆,讓他不自覺踩著愉悅的步伐,勾起唇角的笑。
「您好,歡迎光臨,請問需要點些什么?」走進咖啡廳,店員親切地詢問。他先向柜臺點了杯巧克力牛奶,接著無聲地靠近她。
拉開椅子,他說:「顏依彤。」
顏依彤回神,看見陸恩杰那高大的身影正準備拉開椅子坐下,她連忙制止道:「欸,你、你要坐這里?」
「如果妳不想被騷擾,妳最好讓我坐在這。」不顧她的反對,陸恩杰一屁股自在的坐下,雙眼注視著她,再掃過隔壁那名男子,冷冷地瞪了他一眼,只見對方默默離開。
奇怪的男子離開后,顏依彤在心里偷偷鬆口氣。這才將所有的目光轉移回他的身上,幾日不見他,他的面容似乎越發消瘦、眼下的黑眼圈又深了些。她關心的問:「你……你很累嗎?」
「是有點。」他揉著發疼的太陽穴,面露疲倦,「最近都在熟悉公司近幾年來的營運狀況,發現有幾個時段是比較多人收聽的,之后打算做個調整,畢竟早上的廣播時段不太理想。」
「那你不要調整我喔!」語落的下一秒,顏依彤發現這個請求聽起來,好像參雜了私人關係,馬上改口,「我的意思是我還滿喜歡我自己那個時段的,所以……可以的話盡量不要。」
「再說。」
「喔,好啦。」
在他們一陣沉默后,小玫也在這時送上他的餐點,「您好,您的巧克力牛奶。」她瞧著陸恩杰許久,發現他有張好看的臉龐,那張臉不科學的就像她在看的少女漫畫那樣,活生生像從里頭走出來的美少男。
「小玫,妳在看什么?」顏依彤問。
「啊!」小玫突然笑得一臉曖昧,「依彤姐姐,這個帥哥哥……是妳男朋友嗎?妳們好配喔!」
聽她這么說,讓顏依彤差點把剛喝下去的巧克力牛奶一口噴出來,「咳咳!咳咳……不、他不是我男朋友啦,只是我老闆,我們沒有任何關係。」
「哦──不過如果老闆單身,依彤姐姐妳還是有機會的,要加油喔!」小玫暗示般地朝她擠眉弄眼,笑得如花燦爛,才滿意的離去。如果依彤姐姐真的跟這位帥哥哥在一起,啊、那畫面一定很美。
這尷尬的話題讓顏依彤紅了耳根子,巴不得趕緊轉移話題:「你找我有什么事嗎?」
「這個是要給妳的。」他拿了張大紅色的卡片出來,上頭燙金的花紋更顯得喜氣洋洋,卡片的封面上還畫了一個女孩和男孩。
為了確認自己的雙眼,她戰戰兢兢地問:「……這是?」
不會的。她在心里這么安慰著,并不希望聽到心中所想的那個答案。
他的唇輕吐出兩個字:「喜帖。」
須臾間,顏依彤抬起頭來靜靜凝視著他,彷彿想將他的模樣深刻印入腦海,這就是世界上最靠近的距離了吧?坐在他的面前,化為滄海一粟他們,是那么的靠近,卻什么也不能說、不能做,只能凝望。
陸恩杰看她那副表情,大概猜到她是不是誤會了些什么,于是開口:「打開來看看。」
有那么一瞬間,她幾乎要從椅子上跳起來,忿忿地指著他罵:你他媽的真的很殘忍,眼看著你要結婚還不夠,竟然還要她打開來看喜帖里那個不是印著自己名字的新娘欄。
但卻在打開喜帖的那一刻,她很慶幸她忍了下來。再三反覆確認新并沒有看錯新娘欄位的名字,顏依彤才稍微放鬆緊蹙著的眉頭。
「許……許娜?」她語帶驚訝。
「嗯。」
「她跟以迪要結婚了?你怎么會知道?連我這個好閨蜜都不知道了,你竟然還收到她的喜帖,這是對的嗎?」
許娜是一位珠寶設計師,獲獎無數;她的老公安以迪則是全國珠寶設計大賽的評審之一,因許娜不服氣當時名次的判決而不斷上訴,他們屁股抬起來 亂倫大雜燴老王的退休生活可以說是標準的不打不相識。同時,她也是顏依彤高中時期的好摯友,她跟許娜、季琴,她們三個在高中的時候還被稱作「最美三朵鮮花」。
「前幾天在開會的時候遇到她的。我說我現在是妳的上司,她就託我把喜帖給妳。」他淡淡地描述了一下遇到許娜那天的情形。
「呼──原來是這樣啊。」害她差點以為是陸恩杰要結婚了。
他挑起眉來,勾起四十五度唇角,「妳很緊張?」
「我?呵呵呵呵……」被看穿的心思讓顏依彤開始傻笑帶過,「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很緊張嘛,你要結婚我是有什么好緊張的。」
「妳以為我要結婚?」陸恩杰擒著嘴角的笑意,瞇起眼反問她。
「沒有。」很好,她現在只想咬斷自己的舌頭。
「妳有,我聽到了。」
「哎呀,隨便啦!」顏依彤雙手一攤,為了避免他追問的更深,只好先下手為強,「你就算要結婚我也不會去的。」
「是嗎?」他的笑意很深,深得令人抓不透那抹笑的意思,「那也要看一下到時候我的新娘是誰吧。」
陸恩杰很是擔心,他要娶她成為新娘話,但新娘到時卻不肯出席婚禮,那他該怎么辦才好。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720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