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房姿勢圖 護士病房奶水乳汁揉捏花醫

番外·寵物飼養(二十三) 第二天早上,游戲難得地被人從床上挖起——要知道他一般都是睡到自然醒的——然后盛裝打扮了一下,就被阿圖姆抱小孩似地抱著帶出了房間。
雖然穿衣的過程很折騰,但因為還沒有完全睡醒的緣故,即使被人帶出了房間,游戲也依然是迷迷糊糊地,趴在阿圖姆肩膀上的一路上,眼睛已經打架了好幾次,眼看著沒幾分鐘又要睡會去了。
“先別睡,今天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宣布。”
阿圖姆輕輕地拍了拍游戲的后背,而后者在聽到這句話之后只是迷迷糊糊地想到“原來是有重要的事要宣布啊……”,然后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
當游戲以掛著的方式被阿圖姆帶到議事廳的時候,因為早會時間而習慣性集合的大臣們已經在里面等待已久。當他們看著他們的王抱著人就這么理所當然地走進來時,早就知道王的寢宮里面有這么一個人存在的大臣們都不約而同地露出了了然的神情。
雖然養男寵并不是一件多么光彩的事,但既然是王喜歡的人,再加上那名男寵從進來王宮至今的表現都還算安分守己,光是能讓那位喜怒無常的王能每天都保持好心情就已經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了,所以眾位大臣對于這名被養在后宮的少年,非常難得地居然沒有多少人會感到反感。
因為以前在做決斗王的時候就經常被人圍觀,所以游戲對于被人打量圍觀這種事,也算是習以為常。為此,當他被人安置在王座旁邊的位置上時,他除了有種“一大早就開會做國王果然不是那么好過”的想法之外,就真的什么感覺都沒有了。
而他的這一表現,在眾位大臣眼中,順理成章地被評價為膽識過人。
于是,大家對他的印象分就更好了。
“今天我有一件事要宣布。”
安置好游戲之后,阿圖姆坐到王座上,語調平順地對著站立在眼前的眾位大臣說道。
“關于這個王位繼承人的問題,我將會從賽特神官的子裔中選出。”
“……”
“……”
“……”
“……”
阿圖姆聲音落下的下一秒,原本還有點小動靜的議事廳頓時就安靜了下來。
“……”
原本還在揉眼睛的游戲頓時就頓住不動了。
他覺得自己應該還沒有睡醒,所以還在做夢。
為什么他突然能聽懂另一個我說的話了?而且“把王位傳給賽特的兒子”這到底是幾個意思?
游戲覺得他需要靜一靜,而且最重要的是,在這種時候這種場合,他要是貿然開口的話絕對會引來那些大臣的側目。
正當游戲打算努力聽清阿圖姆后面的解釋的時候,他發現,他又進入聽天書模式了= =。
“這并不是什么值得大驚小怪的事。賽特本來就是王室血脈,由他的后人繼承王位本身就是合情合理的事。至于琪莎拉,雖然她身份低微,但她體內的精靈卻是難得的白色巨龍,其力量僅次于三幻神。這樣的魔力再加上王家的血統,其后裔不覺得很值得期待嗎?我覺得這是一個不錯的決定。”
阿圖姆雙手搭在扶手上,一派閑情暇意的表情說道。
“可是王,這不合規矩。神官按照古禮,是不能娶妻生子的。從他們接下神官一職開始,他們就已經把一生奉獻給了神,所以……這……”
在靜默了數秒之后,臉色各異的大臣們在推拒了一會之后終于推出了一個代表,顫顫巍巍地把他們的想法說了出來。
雖說神官結婚并不是沒有先例,但他們的王阿圖姆王現在還年輕,實在沒有必要去想這種事。而且最讓人感到奇怪的是,王為什么不從自己的子裔中選出繼承人而要從賽特神官的后裔中選呢?雖然現在還沒有適合的王后人選,但不代表以后就不會有啊!
“你說的是普通的神官,能使用神器的神官本來就是后來選出來的,之所以會冠以神官之名也不過是因為這樣更符合神器使用者的身份而已。再說了,除了賽特之外,我想不出更好的人選了,誰叫我的結婚對象無法生育,所以你們也只能接受這個現實。”
說著,阿圖姆已有所知地看了看坐在他身旁一臉茫然的某人,然后轉頭對著大臣們略為嘲諷地笑了笑。
“而且,我覺得你們可能產生了某種誤會。我說出來并不是為了征求你們的意見,我只是把我的決定說出來而已,并沒打算為此而與你們商量什么。”
他是埃及的王,他有權決定任何事情,而他,同樣有權把自己的任何決定付諸行動,誰也不能違逆他。
同房姿勢圖 護士病房奶水乳汁揉捏花醫可是王……”
“有意見的人可以向我提出挑戰,贏了我你就能提出反對意見。”
阿圖姆所說的挑戰,是指利用魔物所進行的對決。而眾所周知的是,埃及的法老王一直都是黑暗游戲的主宰者,就算是六名神官合力也不見得能取得完勝。
于是,王位繼承人的選定這件事,就這么被阿圖姆獨斷獨行地決定了下來。
而作為主角之一的賽特及其另外五位神官,則是從頭到尾都沒有過任何表態。雖然這件事看似來得突然,但從西蒙神官的只言片語中早就知道王對那名少年到底是怎么一個態度的神官們來說,這真的不是什么不可預見的事。
反正只要是能讓他們的王高興的事,他們都不會反對。
而同樣是話題主角之一的游戲,則是從頭到尾都是一臉茫然的表情。
因為聽不懂,所以阿圖姆后面到底又說了些什么,那些大臣們看著他的表情又為什么會變來變去,他就真的是不知道了。
雖然問阿圖姆就能知道答案,但一向敏銳的危機意識告訴他,這種時候他還是別開口比較好。
+++++++++++++++++++++
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下一章《寵物飼養》完結
其實還有番外的,不過只打算做本子福利,所以就不放上網了

番外·寵物飼養(全篇完) “既然沒人有意見,那今天的事就到這裏。接下來有什么事,你們讓神官們處理就好,至于賽特和琪莎拉的婚禮,我建議你們及早準備。我可不想看到有人以各種各樣的理由拖著然后一直擱置著不去處理。”
一如以往我行我素地把話說完就算的阿圖姆在把麻煩事情都丟給神官們去處理之后,又再次抱著游戲,走出了議事廳。
“其實……我可以自己走。”
有人帶路的情況之下是不會迷路的,而且他有手有腳,還不至于到出入都需要人抱著的程度。
游戲試著小小地反抗了一下,然后被阿圖姆直接無視了。
“……”
他想起了他們房間里面那只貓,總習慣掛在他身上讓人抱。但游戲很清楚,他在物種分類上,絕對不是貓科動物。
就在游戲想再表示自己絕對不會走丟的時候,身后突然傳來了一把略為急切的聲音。
“法老王,請等一等,法老王!”
阿圖姆停下腳步回頭看向那名從議事廳追出來的老人,或許是千年之眼取代了他的另一只眼睛的緣故,在幾名神官之中,也只有這位老人的面容看起來略為恐怖。
游戲在看到那張臉的一瞬間突然神經繃緊了一下,察覺到他的變化的阿圖姆抬手拍了拍他的后背,示意他別太緊張。而對于身后追上來的人,他就仿佛是早就預料到了般,一點都不覺得意外。
“法老王,請,請恕臣下斗膽問一句,剛才王您的意思,難道是——”
老人在停下來之后用力地喘了一口氣,在聲音終于不再激動得開不了口之后他才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疑問問出口。
“阿克納帝,你向千年神器許的愿望,我只能幫你實現一半。雖然無法讓賽特繼承王位,但讓他的子裔繼承,應該也算是完成了你的心愿了吧。至于你當年許下的愿望以及你的身份,反正現在也只有我一個知道,至于西蒙那邊,只要你做好你的本分工作,他是不會說什么的……這樣,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阿克納帝想要知道什么,阿圖姆并不需要他全部說出口也能猜出來。
這個人作為他父王的弟弟確實為這個國家奉獻了許多,雖然他的愿望威脅到了他坐著的那個位置,但這個人的功勞,同樣是不可忽視的。他阿圖姆雖不是一個和善的人,但為了埃及的穩固,他不介意給對方許下這樣的未來。
“……非,非常感謝您的仁慈,吾王。”
沒想到自己當年私心許下的愿望居然會被對方知道,更沒想到在知道之后居然沒有得到責備,反而是自己的那點貪婪最后以那樣的方式得到了寬恕。雖然與自己當年所希望的有所出入,但那樣的未來,無疑讓阿克納帝更為感激。
雖然賽特最后沒有坐上王座,但身為神官的他卻得到了結婚的特權,并且得到王之許諾讓其子裔擁有王位繼承權。
這樣的結果,儘管不算完滿,但這樣,他卻已經滿足了。
送走了阿克納帝之后,阿圖姆繼續抱著游戲回到他們寢宮的花園。
“剛才那個……就是黑暗大神官嗎?”
如果他沒有記錯,剛才那張臉無疑就是黑暗大神官的臉,當年在記憶世界里差點害得他們全軍覆沒的罪魁禍首,游戲覺得,他這輩子想要忘記都很難。
“那只是一個可憐人而已。雖然對王座產生邪念并不是一件值得表揚的事,但那種想法以他的身份來說也不是不能理解的。他只是想要他的兒子能活得更好,而現在,他也算是得償所愿了,所以以后的黑暗大神官也不會出現。”
因不當的愿望而產生的邪念最后召喚出了邪神,雖然造成的結果不可挽回,但追根到底,那個人也不過是一個可憐的受害者而已。
而阿圖姆許給他的未來,無疑驅散了他心中的邪念。
只要人心得到滿足,那邪神就不會被召喚出來。
他想要的,不過是這樣一個結果而已。
“順便說一下,當年神器製造時的慘劇也被我處理好了。雖然最后這些東西還是被製造了出來,但犧牲,我已經盡量降到最低,所以巴庫拉,你也不用擔心他會跑出來復仇。”
阿圖姆沒有告訴游戲的其實還有一件事,當年為了拖住巴庫拉不讓他有心思產生某些不好的念頭從而召喚出邪惡的精靈,他還特地從茫茫人海中找出了貘良的前世。然后當兩個樣子相似的人相遇之后……可想而知,他們想不在意對方都不可能。
雖然巴庫拉沒有得到千年智慧輪,也沒有三千年后與別人共存一個身體的記憶,但某些牽絆,卻是從很久之前就已經注定剪不斷的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真是太好了!”
一確定自己擔心的事不會再發生之后,游戲頓時就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那是他到這里之后最在意的事,同時也是他最擔心的事。
雖然這些事情與他并沒有多大關係,但早已把阿圖姆當成是另一個自己的游戲,早就已經把發生在阿圖姆身上的事都當成是自己的事了。當得知阿圖姆在未來再也不會因為那些威脅而死去時,游戲真的是比誰都要感到高興。
“咦?等等,這不對啊!那你為什么還要把王位傳給賽特的孩子?你之后不用死的話,那王位也應該是傳給你以后的孩子才對,怎么突然就變成是傳給賽特的孩子了?”
只要阿圖姆不死,那這個埃及王的位置就依然是由他來坐,而之后要繼承他位置的,也應該是他的孩子才對,沒道理要把這個王位傳給別人。
感動了一會之后,游戲這才后知后覺地想起剛才阿圖姆所下的某個決定。
那對于整個埃及來說,已經等同于改朝換代的大事了。
阿圖姆沒有立刻回答他,而是把人帶到花園之后把人放在石凳上。此刻在這里除了他們之外并沒有別人在,而清晨的陽光從葡萄藤的架子上穿透下來,讓原本就寧靜的花園顯得更為祥和。
游戲不明所以地看著阿圖姆居高臨下地看著自己,明明對方還什么都沒有說,他卻莫名地有股奇怪的焦躁感。
是說,另一個我你臉上的笑容有點陰險哦……
看著那個越來越不懷好意的笑容,游戲頓時有種想要逃跑的沖動。
只是在他有所行動之前,阿圖姆卻執起了他的左手。
“那是因為……我的結婚對象無法生孩子,所以我只能從別人手中領養一個過來做自己的王位繼承人了。”
說著,一個吻也輕輕地落在游戲左手的無名指指背上。
“所以,你什么時候才答應要嫁給我?”
“……………………………………咦?!”
游戲覺得,他們的關係貌似是越來越奇怪了。
而且誰能告訴他,他們到底是從什么時候開始變成這種關係了的他怎么不知道?!
于是在以后很長的一段時間里面,這個問題困擾了游戲很久,很久……
——《寵物飼養》全篇完——
++++++++++++++++++
這文終于完結了嗚嗚嗚嗚嗚怎么感覺這么不容易啊TAT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733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