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色 偏偏喜歡你撕咬吸吮她粉紅的奶頭

Chapter.14 在哪 (3) 我只是不懂為什么明明他當初也是不想離開我,卻在離開我以后又選擇第二次離開我。
或許在我自己想像中我們若是再次遇見,他應該坦然地面對我,從容不迫地走向我,微笑對我說:「好久不見」,而非這次這樣,匆匆逃離,就連多看我一眼,他好像也不肯。
我想是我自己抱了太過于期盼的寄望在他的身上,才會讓真的遇見了以后不想去面對這份殘破不堪的現實。
我說,只要他出現,我就會回答他當年的疑惑。
但是我卻連開口的機會,他都不愿意給我。
我只想知道,吳禹你到底去哪了?
是不是還沒有原諒我兩年前的倔強和任性,因為我跟你賭氣了,所以你也就跟著賭氣了,避不見面。
「周語晴,你上了大學,卻沒有開心過。」孟孟回到宿舍,第一個動作是打開燈,我想她習慣了我總是待在床上什么也沒有做,連天黑了都不想去開燈。
「有。」我回應,緩緩起身拿起錢包,「妳要吃什么,我去買吧。」大約也是晚餐時間了,我這么提問,語氣平淡。
「妳可不可以不要把自己關在房間里,這樣悶會悶壞。」她無奈地看著我,眼神透露出一些擔心,我故作爽朗地笑了幾聲:「不要把我當成失戀的人好不好,我只不過懶得出門而已。」
「如果妳真的沒有失戀我就當作妳沒失戀,但事實完全相反。」孟孟碎念了幾句,就好像在繞口令一樣地說了這串話。
我有些鼻酸,又不禁笑了幾聲,「這哪是失戀啊,這才不叫失戀好嗎。」
孟孟看我這個樣子是又要哭了,她只裝作沒事地推推我,「那妳快去買東西吃,想吃什么就買什么,我都可以。」
配合她的裝傻,我也跟著裝傻,出門呼吸一番新鮮空氣說不定能讓我心里的難過更減淡一些。
我走在街上,看著路邊的招牌個個都是鮮豔繽紛,但怎么看就是不知道到底買什么回去才好。
什么都不想吃,雖然肚子也會餓,但是就是什么都讓我感覺不想下嚥。
我大概是又挑食了。
讓我很無解的是為什么這一刻我又想起了吳禹的早餐,印象中我都還記得吳禹做的早餐那味道是什么樣子,但時間過久了,我好像有點搞不懂到底吃過這么多種早餐裏頭的哪一份,是他親手做的味道。
可是這一刻,我真的好想他。
連我都想吐槽自己的思緒亂得跟什么一樣,只是想念就是這么無可救藥的事,儘管亂得可以,還是忍不住去想念,等到真的發現事情不對勁了,才會想要把自己打醒,但是卻再也醒不來。
我覺得我就是這個樣子。
我不停地去想起他,告訴自己這很正常,也以為自己這是釋懷的過程之一,但是到我真的回過神了,又發現自己的想念一發不可收拾,我怎么釋懷,只會越來越發想他。
我沒想到我居然可以這么戲劇化地在路邊落淚。
這明明該是偶像劇里才會有的橋段,能不能最近不要讓我這么有種悲劇女主角的感覺?悲劇女主角就連狼狽都很有造型,但我一狼狽起來真的不是普通丑啊。
難為情的是有人走了過來,拿一包面紙給我,對著我溫柔地說:「小姐沒事吧?」
我抬頭,是個女孩,我苦笑搖搖頭,接下她的面紙,「沒事,謝謝妳。」
她點了點頭以后就轉身跑掉了,唉,人間處處有溫情。
我卻又想起每當吳禹看見我哭了,就會把我抱著。
我能不能就不要這么想他。
只要想起他,我就不像周語晴了。
而我卻仍然不停地再用過去和現在做比較,吳禹走得這么不留情,留下的就只有那片段的回憶,就是那片段的回憶,多么細緻,連我都沒注意到,它們早就在我身上刻滿了大大小小的痕跡。
想了想,又讓我更心疼的是吳禹會不會也像我一樣這么難受。
但我怎么都沒辦法評斷是與否。
因為從始至終,就只有吳禹能看穿我,我既無法看穿他,又好奇他內心的想法,才會把自己弄得這么難堪。
更何況,他現在也不在我身邊,我連問出口的權利都沒有。
我緩緩踏進某間牛肉麵店,算了,現在想什么都沒有用處,重要的是先買東西回去給孟孟吃。

Chapter.14 在哪 (4) 我吸吸鼻涕向老闆點了兩碗麵,老闆看了我一眼,「妹妹,妳怎么了?」
我還以為我的眼睛已經不紅了,想不到還是我就是色 偏偏喜歡你撕咬吸吮她粉紅的奶頭能讓人看得出來嗎?
真蠢,這大概會是我這輩子最蠢的事了。
小時候哭著出門大概就只有早上被媽媽罵而已,路上的人看到也不會多說什么,頂多就是問「妹妹妳怎么了?是不是受傷。」,但現在呢,哭成這樣,別人只會想著這成何體統。
我低頭,苦笑了幾聲,沒有回答。
「妹妹,妳是不是失戀了,阿伯跟妳說啦,年紀輕輕,以后會有更好的啊!」他邊煮麵,邊擔心地對著我說。
一邊聽他說,我又開始哭了,知不知道其實當人正在哭的時候,安慰了他,他會哭得更慘。
「妹妹妳條件很好,妳不用怕找不到男朋友吼對不對。」他手忙腳亂地煮著麵,還要切小菜,嘴巴不停地在安慰我,「拒絕妳的人吼,一定是個爛人啦!」
嗚嗚,可是我沒被拒絕呀!
「他不是爛人啦……」這點我非得幫吳禹澄清一下不可,真要說爛人的話,大概是我吧……怪我不該鬧脾氣的。
「吼妹妹,都這個時候妳還幫她說話,妳真的是太傻了啦!」老闆氣得把要洗的盤子往水槽里丟,我也不曉得他在氣什么,但吳禹就真不是爛人嘛!
「妳吼,我今天心情不好都妳這個小妹妹害的,我不想算妳錢了!」他把我的麵裝起來,放進塑膠提袋里遞給我,我還是掏出錢給他了,但他卻一手推掉:「我很忙,不想收,等妳心情好了再來吃,我再跟妳收。」
我啜泣著把錢給收進口袋,「謝謝。」
「不要哭,哭了不好看,快回家吃飯吧。」老闆故作不耐煩地打發我走開了,我踏著沉重的步伐走在路上,就感覺腳上好像綁了十公斤的鉛塊一樣寸步難行。
一邊哭,又忘了戴眼鏡真的很難受,模糊中的模糊。
算了,反正我是走在人行道上,不會有多危險,就又開始踢石頭了。
手機鈴聲無預警地響起,我揉揉眼把淚水抹掉,瞇起眼,是孟孟打來的。
「喂,妳在哪?」她的口氣有些急促,大概是我拖了太久,她不耐煩了。
「我快到了,對不起,我找店找太久了。」我把自己的哽咽努力往下壓,回答她。
她靜了一下,我好像有聽到她輕輕嘆了口氣,「沒事,妳慢慢來,我以為妳出了什么意外。」
我不禁破涕而笑,「能有什么意外,等我。」說完這些話,我把電話給掛了,加快腳步只趕著回到回到宿舍,也不曉得孟孟到底餓了多久,但是我想還是別讓她餓得太久才好,不然她的學長又要在視訊里問她是不是瘦了,有沒有好好吃飯,這些話總是讓我有些愧疚,好像是我沒有照顧好她似的。
走沒幾步,我感受到一股拉力把我往旁邊拉,不是吧,這什么展開,我剛剛才說能有什么意外的是吧,該不會這就是所謂的莫非定律?
不是呀,我還想回家吃飯,我很餓。
下一秒,有輛機車從我旁邊擦了過去,如果我沒有閃開,或許會真的怎么了也說不定。
這同時,有道聲音從我頭頂傳來。
我不會認不出來的一道聲音。
「妳怎么還是一樣不怕死。」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808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