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電影 女友灌腸拉珠調教小說(獵艷征服

#08-2 我那是眾里尋他千百度的興奮,就想看看哪個和我這么有靈犀,姜安武正好從我身邊走過,給了答案。情欲電影 女友灌腸拉珠調教小說(獵艷征服
「更有那桂林山水,恰似人間仙境──」
我一愣,沒想過他那把嗓子可以把那高亢的女聲重新詮釋得如此出色,忍不住我就爆笑。會在這種地方唱《江山萬里心》的也只有我們倆了。
姜安武回頭一臉莫名其妙。
我笑了半天,差點直不起腰,他也特耐心的看著我,我漸漸停下,突然在注意到我和他之間的距離代表了一段時間的洪荒,站在那一頭的他,是我兩年前曾經見過的。
他轉身又往前走了,這一次我追上去。
在圓形長廊的一端,一位鬍子大叔扎著稻草般蓬亂的馬尾,非常藝術家的模樣,坐在小小的折疊椅上作畫,身邊擺了不少作品。
姜安武蹲下來一張一張仔細端詳,我就在他背后走來走去,不是我不會看畫,是我現在對他比較感興趣。
「宋晶。」他叫我一聲。
嗨,久違的我的名字,你還記得啊。
「是。」我立刻湊過去蹲下,又覺得自己的語氣太恭維太掉價,馬上起身,戴上墨鏡,雙手抱胸后才又說:「怎樣?」
他橫我一眼:「妳高跟鞋很吵,要踏步去別的地方。」
我在他上方作勢要痛揍他。
「妳男朋友是哪個?」他突然問。
我心跳莫名漏了一拍,莫名不踏實,明明早先就在電子信件里和他說過了,當面卻很難開口。
「哪個?」他轉頭看我。
我想他都那么直接了,我怎么可以扭捏?我這人從不扭捏的。
「剛才跟你說話那個。」我小小聲說了,但沒有看他。
他頓了頓,抬頭張望了車賢秀。我本來以為他會批評他幾句,可是他沒有,我覺得挺不是滋味的。
「妳覺得哪張好看?」他又看了看,問。
我立刻撇嘴一笑,還不是要依賴我的品味。
「那邊那張最高法院的。」我掃了一圈后決定。
他卻拿了一張星空的:「好,就這張。」
……要不是他長得比我高不好過肩摔,我絕對不會客氣。
鬍子大叔在一旁等待,姜安武指了指,鬍子大叔先用馬來語說了價錢,姜安武搖頭表示聽不懂,鬍子大叔又用英文說了一次,三十馬幣。
換算臺幣三百塊。
在藝術面前殺價是無恥的事,可是眼看姜安武就要掏錢,再看看那張比A4還小的畫,我忍不住和鬍子大叔殺起價,還好鬍子大叔有良知,減了五塊。
「說好了,二十五塊。」我對姜安武說,挺驕傲的。
他卻白目我,又拿了剛才我說好看的那張塞到我手上:「妳也買。」
我抗議不平:「這樣我殺價還有什么意義?」
他刨我一眼:「我讓妳殺價了?」
鬍子大叔聽不懂中文,就只是在一旁等著收錢,有股觀光地廁所前收費老人家的優秀氣質。
「你這不知感恩的東西。」我只好邊罵邊付了錢。
鬍子大叔收了錢,露出笑容,一種遇知音的滿足,還好不是市儈,我就釋懷了。
接過鬍子大叔用薄薄塑膠袋裝好的畫,我覺得他約莫是眾多夢想奴隸中的一個,連包裝都如此輕率,大抵賺不了幾個錢,他卻愿意縮著風濕痛得膝蓋,屈就那把頂多屁股一半的折疊椅上畫他的畫……好吧,風濕痛開始是我瞎猜,可我感動嘛。
對鬍子大叔比了個讚,我趕上已經走在前頭的姜安武。
「你學過凌波微步還是輕功水上飄,走跟飛一樣。」
經我抱怨,他稍微慢下來:「給我。」
我把畫借他,就想看他后悔的表情,怎么想都是我挑得比較好棒棒。
「拿去,我們交換。」他就是拿走我的,再把他買的給我。
我這是逮到千載難逢的機會,馬上挖苦他:「為什么?是不是覺得我挑得比較好?早要你相信我的眼光,逞什么強。」
姜安武沒說什么,似笑非笑睨我一眼,好像本來就打算這么做。
……是嗎?是這樣嗎?
我沒來得及問,車賢秀追上我們,遞了臺相機給姜安武,讓他幫我們照一張,他配合的拍了,拍完就走出圓形長廊。
果然是腿長了不起,我望塵莫及。

#08-3 宋宓從小就不像我們家的氣質。
基本上宋家的風氣就是猶如天鵝劃水,不為人知的勤勉踏實,堂堂正正的風靡萬千。
這些特質在宋宓身上始終不見蹤影,她是個內向安靜的人,比起外出,她更喜歡獨自待在一個房間里,拿著小小的素描本涂涂畫畫。
與我是不是親姊姊無關,宋宓的畫是真材實料有內容的,而且也寫了一手纖細女性化的字,我挺以她為榮,我覺得這個妹妹值得投資,將來我最多成為出名的律師,她卻可能成為當代藝術家。
這位未來的大藝術家,在我經歷整天的景點參觀回房后,正在進行繪畫創作。
我把一袋零食飲料擱她面前:「沒事了?」
宋宓不耐煩地瞄了我一眼,我就當作她已經可以活蹦亂跳,開始整理帶回來的東西。
「那是什么?」她忽然問。
我正好拿著姜安武硬塞給我那張星空的畫:「這個?」
宋宓用「妳能不能別說廢話」的眼神瞅我,我覺得她在人情世故這方面需要再教育,卻還是跟她解釋了一回,也許我將來不考律師也能當老師。
宋宓已經拿走畫仔細端詳,真是個愛藝術的孩子。
我把東西排滿桌就去沖涼,大約半小時后出來,她還捧著那幅畫,我暗自琢磨難道大叔將來可能成名,剛才不該看輕他?
宋宓依依不捨把目光移開抬頭望我,到底是親妹妹,只消一眼,我就明白她眼中唐突的要求,她想要那張畫。
可是……我不想給。如果是我親自挑的那張,或許我就大方地給了,誰叫這張是姜安武硬塞給我的,我是怕將來他哪天想跟我切八段,老死不相往來的時候會不要臉的跟我討回去……所以才不能給她。
于是我裝不懂她的意思。
鞋子不算,我認為女人最重要的東西就是香水,其次是口紅。
有一個人和我有同感,她叫Coco Chanel。曾經有個女孩問她:「應該把香水噴在哪里?」,她這么回答:「在妳想要被親吻的地方。」
要不是她早我一百多年出生,這句話就會是我的名言,對此我常是很惋惜的。
至于口紅呢,妳說它那么多顏色都跟彩虹一樣漂亮了,尤其是散發香氣的,我就是會忍不住湊過去試色。
稍微修改我的好朋友Coco的話:「一個女人如果不用口紅,那她沒有未來。」
我這會兒就在為我的未來盤算。
在吉隆坡的最后一晚,說好要去亞羅夜市吃燒烤,可是宋宓有反覆中暑的跡象,出不了門,作為一個輕微妹控的姊姊,我決定放棄燒烤,叫客房服務,還好車賢秀夠機靈,說要留下來陪我,所以我們決定到飯店餐廳用餐。
我挑了最適合餐廳風格的口紅顏色,仔細抹上。
「妳以為自己是大明星嗎?那么紅的顏色妳敢用,我就不跟妳做同桌吃飯。」
我從鏡子里看著宋宓,她靠著枕頭躺在床上,大腿還擱了不離身的素描簿,牛仔褲和T恤都寬大得不合理,但我沒有說她憑什么插手我的時尚,我只是乖乖的換了一個顏色。
為了要讓因為畫的事在跟我賭氣的她,樂意愿意和我吃飯,我已經哄了兩個小時了。
我打算問她要不要換一件衣服時,門鈴響了,我起身,透過貓眼,確認來人,優雅的開門。
車賢秀看到我眼睛一亮的表情,使我不自覺把下巴抬得高了些,驕傲了些。
「不是約七點半?現在才六點四十分啊。」我連語氣都輕輕的,符合我一身打扮。
他先在我臉頰親了一下,接著說:「時間到了妳們先去,我和杰克他們去一個地方,晚點再去找妳。」
杰克,這是一個多么老梗的名字,鐵達尼號的男主也這個名字,魔豆的男孩也是,正好約了車賢秀EX的那個白目也是。
我深呼吸,笑得很血腥殘忍:「去吧。」
車賢秀勾起半邊嘴角,笑容一貫充滿自信的惡劣,他知道我在生氣,他也知道我曉得他要和誰去,可是他不會對我解釋,我常覺得他就喜歡這種被愛比愛別人多的感覺。
他說:「我會在主餐前回來。」
「不回來也沒關係。」我別開臉,看向遠方,主要是看電梯的方向示意。
「我會回來。」車賢秀戳了戳我高高盤起的漂亮髮髻。
我清楚明白這才不是承諾,只是順口說說,所以我就伸手戳著他的額頭,把他推開。
「走,快滾。」
他手環上我那尺寸沒變過半分的腰,又要親過來,我向來對這種「好狗狗、表現的好就有零食吃」的鼓勵舉動深惡痛絕。
「你要是敢親我,我就把你過肩摔。」
車賢秀從來不是會聽別人說話的人,大概是真的怕我過肩摔他,所以只是抱一抱,在我摸上他的手臂時,乖乖彈開,做出投降的動作,笑嘻嘻走了。
做為一個鏗鏘的女性,我拍拍被碰過的地方,一臉不屑。
「宋晶。」
讓人叫了聲,我回頭懷疑地瞪從隔壁房探頭的姜安武:「你偷聽?」
他一臉「妳腦子有洞,要不要補起來」的表情:「妳妹妹問我要不要和妳們一起去吃晚餐。」
「也是,以你的英文程度就算聽到了,應該也聽不懂。」我喃喃。
「妳到底說什么?吃是不吃?」
我眉毛一抬:「當然吃,走,你也一起。」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810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