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老婦 寶貝屁股翹起來浪一點(光年之外

第十章、心結 第十章、心結
「喵喵。」褚冥漾帶著笑叫住友人,「冰炎不是學長。」
「妳這樣他會覺得不被尊重的。」
「啊……冰炎對不起。」米可蕥的臉微微泛紅,手指捲著雙馬尾的尾巴,「喵喵一定會記得,不會再犯了。」
「嗯。」冰炎隨意的點頭,拿起手邊不知何時被加滿水的杯子再次將里面的液體喝乾。
他只是想找點事做來掩飾自己的不悅。
要是平時,他一定會毫不猶豫起身離開,但在這個場合,他沒有辦法。
他不想留下爛攤子給那個不太擅長交際的男孩收拾。
「吶、冰炎要和家人聯絡嗎?」褚冥漾出聲打破了稍微沉寂的氣氛,他的手指輕輕敲打著桌緣,「我們今天已經請原世界的高中以學校培訓交換學生為由,告知你的家人你不會回家,但若你不想留在這里,我們也可以馬上送你回去。」
冰炎抬眼,看著褚冥漾,搖了搖頭,「不用,他們知道就好。」
「褚,要不要讓冰炎多留幾天?」夏碎看了褚冥漾一眼,不著痕跡地朝他眨了眨眼,「明天剛好是春季的開始,按照慣例會有一連串的活動,就當作是補償今天對他的誤會如何?」
「董事們明天也會來學園主持開春祭典。」千冬歲接著夏碎的話說。
聞言,褚冥漾的臉色一凜,卻沒有多說什么。
「總而言之,明天會有很多好吃好玩的,冰炎一定要留下來參加喔!」碧綠色的大眼帶著滿滿的期待看向冰炎,「喵喵會做很多好吃的點心補償冰炎的。」
「飯糰。」萊恩一秒接著點菜。
「如果你不愿意也沒有關係,我們不會勉強你。」見冰炎沒有出聲,阿斯利安笑著提出另一個方向的選擇。
冰炎一個轉頭,看見夏碎的無聲地朝他做唇形,『三天。』
他看見褚冥漾握住筷子的手微微顫抖著,指節也因過度用力而泛白。
他想問問他怎么了,他想想問問他的看法,他只在意他的反應,可那人卻始終低著頭撥弄盤子里的花生。
若無其事地壓抑著什么。
他不想馬上做出決定,卻被夏碎和阿斯利安灼熱的眼神弄得心煩氣躁。
「我留。」最后,他迎上夏碎深沉的目光,點頭。
話一出口,身旁的人影隨即站起身,雙手緊緊抓著桌緣,往后退了兩步,身后的椅子因為他的動作倒地,發出巨大的聲響。
「怎么了?」阿斯利安跟著站起,伸手想扶住褚冥漾,卻被他微微側身閃過。
「沒有,我只是突然想到有一件很重要的事還沒有做,我先回黑館了。」褚冥漾沒有看向任何人,低著頭快速丟下移動符,消失在眾人面前。
連一個多余的字也沒有說。
「我跟過去看看。」銀光一閃,阿斯利安也跟著離開。
「既然漾漾有事,那么我們就先走吧。」千冬歲看著友人消失的方向皺了皺眉,臉色有些複雜,但還是拉著米可蕥和萊恩離開餐廳。
「哥──」在離開之前,紅眸盯著自家兄弟,欲言又止。
但銀光率先吞沒了他想說的話。
「他怎么了?」冰炎還楞著,無法從一瞬間的變化中回過神來。
是他害的那個人連一秒都不想多待嗎?
「不是你的錯。」夏碎低著頭,陰影蓋著他的臉,讓冰炎看不清楚他的表情,「是我們太心急了。」
「他不希望我留下。」冰炎皺眉,說出他看到的。
夏碎搖了搖頭,「不,他很希望你留下,不然也不會這么快就帶你去拜訪賽塔了。」
「那他為什么一聽到我的回答就走?」
冰炎微微向前傾,急著想聽到答案。
令他心安的答案。
「他只是在氣我們,卻不好當面表達出來。」夏碎垂在身旁的手握成拳狀,又慢慢鬆開,「他氣我和阿利學長逼你逼得太緊,一搭一唱要你趕快做出決定。」
「他想找機會私下勸退你,或是不讓你參加春季祭典的。」
就像是憋得太痛苦似的,夏碎一口氣說出了許多。
不管冰炎聽不聽得懂。
「他想保護你,他想保護每一個長得跟冰炎一樣的人,卻一再的被欺騙、被利用。」
「他什么時候可以清醒一點?」
「我不會害他,也不需要他保護。」冰炎有些強硬地打斷夏碎一連串的傾吐。
「對,我知道你不會,我知道你不是鬼族的人。」夏碎猛地抬起頭,「我就是確信你不會傷害他,才會希望三位董事見你。」
「你的長相、姓名、年齡的疑點,只有那三位能找出解答。」
「如果今天他們的出現會帶給你威脅,我就不會冒著這個風險,讓他們看見你。」
「那他為什么不希望那三位董事見我?」
「因為他害怕一切有關于冰炎的事扯上董事。」
夏碎把臉埋在掌心內,「冰炎死了,但他一直覺得只要三位董事不那么做,冰炎就還有回來的希望。」
冰炎的呼吸一滯,他忽然不想再聽下去。
褚不是說,那個精靈還會再回來嗎?

「但是我們都知道精靈一旦受到汙染,就再也回不去了。」
「所以三位董事就決定把冰炎還沒有完全散去的魂魄拿來修補校園。」
「精靈的潔凈是能唯一能完整把鬼族特意為他留下的黑暗侵蝕給填補完整的方式。況且他的靈魂早就無法回歸主神的懷抱,而他也同意這么做。」
「但褚他無法釋懷。」夏碎瞇起眼,紫眸中流竄著淡淡的心疼,「就算他知道不是董事們的錯,他還是沒有辦法接受董事們就這樣粉碎他的幻想。」
「這就是為什么,他抗拒讓你見到那三位董事的原因。」
冰炎發現,自己好像逐漸明白這兩人之間的差別。
不知道是不是冰炎的錯覺,他總覺得,夏碎和褚對于那個逝去的精靈都有一樣深刻的情感,但兩者卻是完全不相同的情緒。
如果硬要分清楚,一個是懷念,一個卻是執著。
兩人紛紛沉默,并肩而坐,都沒有說話。
冰炎知道,夏碎是再給自己沉澱的時間。
良久,他將所有資訊消化后,開口,「為什么突然跟我說這么多?」
「你不是才說你沒有義務把冰炎個人的隱私告訴我嗎?」
「褚的心結,只有你可以解。」

十一章、同床共枕的前戲 十一章、同床共枕的前戲
「又是因為臉嗎?」冰炎皺起眉,對這個老套的理由感到厭煩。
他想當的不是那個冰炎的影子,是另外一個與精靈完全無關的冰炎。
尤其是在褚的心里。
「別老是往負面想,你和冰炎長的一模一樣是你的優勢。」
已經整理好自己情緒的夏碎好性感老婦 寶貝屁股翹起來浪一點(光年之外整以暇地看著眼前一臉糾結的冰炎。
反正有些話早說晚說冰炎都是會知道的,不如由他來提個開頭,也好讓這個看起來動心想留下的家伙有點準備。
「最重要的是,你今晚要和褚──」夏碎故意停下,享受對面那人銳利的眼神,「同、床、共、枕不是嗎?」
「這跟那個有什么關係?」冰炎反問。
「嘖,冰炎還真不有趣。」他當然沒有錯過紫眸一閃而過的可惜,「我還以為你會害羞的芳心大亂,就忘了自己要問什么。」
「藥師寺夏碎。」
他完全不懂為什么夏碎可以前一刻還沉浸在過去的哀傷,下一秒就立刻變了一副嘴臉,滿臉腹黑的調侃自己和褚。
「好好好,別生氣,我說就是了。」夏碎攤手,「你的臉是一個原因,更重要的是,你是唯一一個不是鬼族的人。」
又是臉、又是鬼族,又是這些他早就聽膩的藉口,冰炎瞇起眼,有些不耐。
「打個比方來說,假如你女朋友是個名人,但有天她死了,你這輩子都不可能在見到她,可是卻還是常會在報章雜誌上面看到關于緬懷她的報導,三不五時還會有人在她的忌日扮成她的樣子來唬弄你,你不會覺得心情很差嗎?」
「這時候突然出現了一個跟你女朋友長的一模一樣連脾氣都一樣差的人,你不會把這當作上天賜給你的機會,一個新生的奇蹟嗎?」
「你有辦法不把她和你女朋友聯想在一起,產生想要保護她,想要她留下的心情嗎?」
在聽見藥師寺夏碎連續三個非常討人厭的疑問句后,冰炎已經放棄和他正常溝通了。
為什么這個人不是陷入自己的哀傷中無法溝通,就是沉浸在自己的假設世界中放棄治療?
「你這樣還捨得怪罪褚把你和冰炎扯在一起嗎?」
「這時候你就應該發揮無限大愛,把相同的長相當作優勢來化解褚心中的結,之后和褚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啊!」
冰炎一個用力,擠得手中的玻璃杯發出詭異的哀號聲。
但他沒有理會。
起身,他默默地離開。
他不希望別人誤會他跟這個神經病認識。
「等等。」看著冰炎認真的快速離開,夏碎連忙起身跟到他身旁,「你都沒有什么疑問想要我替你解答的嗎?」
紅眼轉頭,瞪了不停說話的夏碎一眼。
「就算有,我也不想問你。」
他有,他有滿肚子的疑問,但他完全不想詢問這個成事不足鬧事有余的人。
為什么他會把褚對那個精靈的感情,比喻成他和他的女朋友?
為什么夏碎會說,他要和褚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又為什么這些不符合邏輯的話從夏碎嘴里說出,卻令他感覺那么真實。
就好像本該如此一樣。
「就這樣把問題都吞下肚,今晚和褚的獨處時間,會很難熬喔。」
「不用你費心。」
夏碎只是笑,笑著丟下移動符,刺目的微笑在在一片銀光之中依舊顯眼。

看著眼前厚實的大門,冰炎第一次產生了想要逃跑的念頭。
和夏碎進行完那場奇妙的對談后,他就不知道該用什么樣的心情面對褚了。
他怕自己一見到他就會忍不住把滿腹的疑惑都問出口。
可是他又不希望在褚面前提起那個會令他難過的精靈。
他到底應該要怎么做?
他還在想著,門卻忽然打開,一頭棕髮率先映入他的眼簾,接著是阿斯利安整個人走出來。
阿斯利安走得很匆忙,神色也算不上太愉快,就連不小心擦撞到冰炎也沒有發覺,自顧自地消失在走廊盡頭。
「你回來了啊。」轉頭,褚冥漾的聲音出現在耳邊。
偏嬌小的男孩手中拿著電玩遙控器斜倚在門邊。
「怎么和夏碎學長在餐廳留那么久,是還沒吃飽嗎?」他笑著,心情看起來沒有半分不悅。
「誰叫你突然走掉。」他看著他,無法控制地脫口而出。
「啊、冰炎生氣了嗎?」黑髮男孩愣了愣,搔著頭,有些不好意思地朝他道歉,「對不起喔,我那時候沒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緒,一時不知道該怎么辦,所以就先回來黑館了。」
「下次再補你一頓正式的晚餐,我絕對不會中途跑掉,可以吧?」
「只有我們兩個。」
一想到今天夏碎的笑臉和意有所指的眼神,冰炎就覺得自己已經吃不下飯了。
「咦?」褚冥漾呆滯了兩秒,「原來我比夏碎學長他們更有吸引力嗎哈哈哈哈哈哈。」
下一秒,冰炎立刻回給他一個看見白癡的眼神。
「讓我開心一下也不行。」小狗扁了扁嘴。
「誰叫你的笑臉那么蠢。」看見那因自己而鼓起的臉頰,冰炎的唇角微微上揚了幾分。
他忍不住伸手捏住那偏白的雙頰,向外拉長。
「啊唔、尼乾麻啦,會透欸。」小狗有些驚慌,黑眸試著透出殺氣瞪他,卻徒勞無功。
沾染了點水氣的黑眼看起來就像在向他求饒。
冰炎的雙手毫不心軟的拉著那麻糬般的臉頰,「胖。」
「尼說什抹!」褚冥漾一秒露出天崩地裂的表情,「偶最近已經粉少吃甜點惹,怎抹口能會胖!」
「你晚餐的時候不是才吃了一個都是加滿奶油糖霜的提拉米蘇?」
「那格不算,那素阿利學長說口以粗的。」
「吃了就是會胖。」
「我已經三天沒有粗換了,粗一格是會怎樣?」褚冥漾不服氣的瞪大眼睛。
「三天沒有吃飯?」冰炎瞇眼。
「啊嘶……」小狗的眼神閃了閃,露出作賊心虛的表情,躲開冰炎關注的視線,「我主是開格玩笑。」
「三天沒有吃飯又剛從醫療班逃跑,晚餐還只吃了一個沒有營養的蛋糕就溜回黑館。」冰炎加重了蹂躪他臉蛋的力道,「你是把自己當成鋼鐵人了嗎?」
「嘿嘿嘿……」褚冥漾乾笑著,不敢出聲。
「搞什么。」看著他雙眼下積的厚厚兩圈黑以及他手上拿著的遙控器,冰炎冷笑,「該不會是為了打電動不吃不睡三天吧?」
「才不素!」小狗哀嚎,堅決否認,「偶三天都被困在醫療班,無聊到快花轟了。」
三天都困在醫療班?他的身體有這么差嗎?
冰炎一時接不上話,只覺得這只不把自己身體當一回事的小狗令他一肚子無名火卻沒地方釋放。
他卻不知道要用什么立場來關心他。
甚至不知道為什么他會待在醫療班。
冰炎一步一步逼近褚冥漾,而他也一步一步配合著冰炎的腳步往后退。
終于,小狗的腳抵到了床沿,發現自己無路可退,討饒,「如狗沒事,偶要睡惹。」
「先吃飯再說。」冰炎鬆開手,拎起小狗的領子。
「呼呼呼──」褚冥漾一臉哀怨的揉著自己的臉頰,毫無選擇權的被抓出房間。
看來,這個同床共枕的夜晚,除了會被先前的疑問給困擾,還會被這只笨狗無意間透漏的更多疑點給一起淹沒。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8118.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