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怪故事 幸福花開日本AV一邊做一邊噴奶

三十六章、灰 三十六章、灰
冰炎忽然有些緊張,為了那個曾對他伸出顫抖的手的精靈。
「學長和黑館住戶幾乎都動身去尋找賽塔的下落,只有我和一位黑袍留守,礙于身分的關係,我們比較不適合參與白色種族和黑色種族之間的紛爭。」褚冥漾的口氣依舊柔和,卻也微微加快了速度。
褚冥樣張了張口,有些艱難地吐出了下一句話。
「但就在那個時候,賽塔回來了。」
墨眸上方籠罩一片濃重的陰影,他深呼吸著,強迫自己面對接下來熟悉的只要一閉上眼就會看見的景象。
──「賽塔?」他記得自己看見那件破爛不堪的白衣出現在房中時有多么驚嚇,他甚至不敢上前確認那頭金髮下還有沒有氣息。
然而他并沒有太多時間害怕,下一秒奴勒麗已經砸碎大門沖了進來,搶在他之前把躺在陽臺上的賽塔抱進房內。
「怎么回事?」女人臉上浮現少有的嚴肅,雙手快速的在精靈身上移動,一層暖黃色的光霧緩緩浮現,圍繞著賽塔。
「我一回到房間就──」
褚冥漾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黑館外震耳欲聾的爆炸聲打斷。
「該死。」奴勒麗低聲咒罵,隨即彎腰拿起地上的大槌,「我會弄個東西在這里守著你和賽塔,再我沒回來之前都不要離開房間半步。」
「還有,趕快打電話叫冰炎他們回來。」
惡魔說著,另一手從空氣中拉出三只兩公尺高的黑色雙頭怪,分別在門口和窗畔以及床邊駐守。
在紅髮消失的瞬間,褚冥漾才發現自己拉著賽塔衣角的手正在顫抖。
褚冥樣的腦袋空白了幾秒,他慌亂地摸索出手機,按下熟悉的號碼,將冰涼緊緊貼在耳旁,努力鎮定下來。
『干嘛?』
『學、學長……』
片刻之間的驚慌失措忽然化成溫熱涌上了眼眶。
電話那頭愣了愣,立刻判斷出情勢,『褚,冷靜下來,慢慢告訴我學院那邊的情況,我現在立刻回去。』
褚冥漾伸手抹去不停掉下的淚水,一手抓緊冰炎的聲音,一手拉著賽塔的衣角,『賽塔不知道被誰送了回來,現在待在我的房間,奴勒麗為他做完簡單的檢查之后就去應付黑館外──』
一抹藍影猛然梗住褚冥漾還沒有說完的話。
微卷的髮絲被風揚起,安地爾笑著,站在不知何時倒臥在地的雙頭怪之上,「該結束啰。」
『安地爾──』話筒里傳出冰炎憤怒卻無能為力的吼叫。
但褚冥漾已無暇回應。
「米納斯。」他顫抖著,將手中的掌心雷對準前一日還談笑風生的好友。
心中空洞的可怕,有破口正在把所有喜怒哀樂的反應給吸走,只留下無限的迷惘。
「槍口是不是要換個方向呢?」安地爾見狀,輕笑出聲。
褚冥樣緊緊握著手槍,扣下扳機,不想去理會他將要吐出的話語。
「是誰放任我將連結點設下,讓我能夠順利地找出不被黑館結界彈出的方式入侵?」
「是誰的愚蠢善良讓我能夠順利帶走耶呂想要的精靈?」
『匡噹。』金屬悄然從已被汗水浸濕的掌心中滑落,手機在地板轉了幾圈,冰炎的叫喊逐漸微弱。
忘了多久以前,他也是這樣一個人傻傻地相信了安地爾,一個人傻傻的踩進他布好的局。
時間帶走了傷痛,而后,他重蹈覆轍。
右手抖得幾乎要將手中的掌心雷給摔下,他忽然不知道自己應該將槍口對準誰。
如同安地爾所說的,這一切到底是誰鑄成的?
「沒事的……」左手一熱,有溫度輕輕代替了手機填滿他空虛的掌心。
褚冥漾猛然回頭,對上了那雙溫和通透的綠眸。
「我…是白袍見證人…在此見證……你們過往的交集……無論他如何扭曲事實……我都能見證……向神發誓……你與我們的立場……」
「我相信你……」賽塔吃力的抬起手臂,拍了拍褚冥漾的手背,勾起一抹微笑。
他的聲音很輕很柔,無力的就像隨時會消逝,卻又堅定的讓褚冥漾恢復握緊武志怪故事 幸福花開日本AV一邊做一邊噴奶器的力氣。
他還是不知所措,但至少,他現在站在這里。
他的任務是保護躺在自己身后的那位精靈。──

眼前的畫面一暗,宿舍、精靈和鬼族手下全都消失無蹤。
冰炎有些不適應的眨了眨眼睛。
身旁,褚冥漾略帶歉意的微笑,「第一次接收他人的記憶會覺得有點頭暈,希望你還能接受。」
「如果可以,我真的很想把所有關于他的事一點也不漏的告訴你。」
冰炎一楞,收回自己太過唐突的心悶,點了點頭,「嗯,還可以。」
「如果把你很吵的心聲去掉會更好。」
「呵。」褚冥漾笑了,沒有掩去哀傷和落寞,放任眼中的陰影持續擴大。
冰炎閉起了眼,靜靜等待有關那個他不想看見卻想要多了解的精靈出現在眼前。
矛盾的疼痛。
──「褚。」冰炎抓住褚冥漾的手,站在隊伍的最末端,「你聽我說。」
「不要。」
他不知道哪來的勇氣,硬生生拒絕了學長難得的請託。
不是命令,而是請他聆聽。
但他不敢,因為是這樣,所以他不敢。
學長已經趕了回來,就站在他身旁。
安因也跟著回來,將賽塔身上的傷口處理過后,帶著他到安全的地方休息。
所有黑袍都回來了,就在他的眼前,排成一列,肅殺之氣震的他站不住腳。
不只這樣,就連那群蠢蠢欲動的野心也再度回來挑戰世界。
是的,一切都回來了,包括他以為自己已經遺忘的恐懼。
「等一下你跟著千冬歲他們走,不要靠近我和夏歲,也不要管安地爾那個廢物說什么,看到他開槍就對了。」
褚冥漾緊緊握住身邊那人冰涼的手掌,使勁全力抓住,沒有搖頭也沒有點頭,只是看著他熟悉的側臉,喃喃的喚著,「學長……」
冰炎輕輕回握住兀自顫抖的小掌,繞到褚冥漾身后,伸出手將他攬入懷中。
「我知道你有實力能夠和我并肩作戰,但我更希望你安全的待在我的身后被我保護著。」他低下頭,靠在褚冥漾耳邊低聲道,「你的安全,是我的責任。」
聽著那一下一下強而有力的心跳聲,褚冥漾莫名地感到心慌。

他搖了搖頭,甩去滿腦子灰暗的思緒,轉過頭去深深望入紅眸當中,「那你要回來,一定要。」
冰炎一楞,嘴角勾起淺淺的弧度,「好。」
「你保證?」
「我保證。」他揉了揉眼皮底下墨黑的短髮,猛然彎下腰,輕啄有些蒼白的他的臉頰,「不要小看精靈的戰斗力。」
「跟蟑螂一樣。」一旁的紫袍冷笑著補充。
「啊、夏碎學長。」褚冥漾一驚,連忙摀住自己的臉頰,從冰炎懷中鉆出,「你、你你你怎么也在這里?」
「你今天可真快。」冰炎不悅了冷哼一聲,安撫的摸了摸褚冥漾的頭。
「我的家屬比較配合,兩個吻就解決了。」
「哼。」冰炎自知理虧,沒有多說什么,放開褚冥漾的手,走到夏碎身邊。
回頭,紅眸難得寫滿溫柔,「褚,自己小心。」
「嗯,學長也是。」褚冥漾大力的點頭,努力睜著眼,把逐漸淹沒在人群中的黑袍盡力收進眼底。
冰炎走的不快,甚至像是刻意放慢腳步,想慢一些離開褚冥漾似的。
直到人群的盡頭。
冰炎率先越過了紫袍圍成的保護墻,和身旁耀眼的友人,一同走進戰場。
追隨的目標消失了,眼前只剩喧鬧的人群和戰火蔓延的緊繃。
一滴溫熱滑出眼眶。
明明什么也沒有發生,他卻覺得,那會是他最后一次看見學長的背影。──


三十七章、Do you ever shine *全回憶篇,第三人稱褚冥漾視角,延續上篇結尾記憶。
三十七章、Do you ever shine
眼前猛然閃過熟悉的白衣金髮,褚冥漾伸手揉了揉眼睛,揮去滿眼的淚水,還沒有看清楚那人是誰,雙腳已經自動往那人離開的方向追去。
「賽塔?」他試探性地喊了一聲,但并沒有期待那人會回應。
只不過,身后的怒吼讓褚冥漾一秒確定他的身分。
「賽塔蘿琳!你給我站住!」一向以溫和著稱的黑袍天使此刻正怒氣沖沖的拿起長刀往褚冥漾的方向奔來。
聞言,精靈迅速奔跑的腳步一個踉蹌,微微偏了偏頭,似是想要回首,卻又沒有動作,只有雙腳的速度依舊不減,持續奔至人群的盡頭。
看著賽塔前進的路線,褚冥漾只覺得耳邊聽見了理智線斷裂的聲音。
這位剛從敵營回來的大哥該不會是想要穿過人墻一起加入戰斗吧?
眼看精靈和紫袍人墻之間的距離已經剩下不到十步,褚冥漾無奈地抬起右手,揚聲再喚了一次他的名字,「賽塔。」
精靈依舊沒有停。
回頭,褚冥漾發現安因距離自己和賽塔還有一段距離,而在暫時沒有辦法使用移動法陣的大型結界當中,天使的腳步和飛行速度應該都無法在幾秒內上前將精靈帶回。
沒有時間再猶豫,他抱著必死的決心朝前方扯開嗓子大喊,「攔住那個白袍。」
「不準讓他通過紫袍防御區!」
再抬頭,褚冥漾看見白袍精靈身邊出現和夏碎同一個等級的黑氣。
他已經完全不敢想像混戰結束后回到宿舍該怎么面對管理員了。
管他的,瘋也就瘋這么一次。
這樣自我催眠后,褚冥漾低下頭,輕聲和幻武交代了一句,隨即瞄準精靈飛揚的髮絲射出一顆子彈。
「米納斯,拖住賽塔。」
扣下扳機后,褚冥漾轉頭,有些抱歉的朝身旁一名白袍笑了笑,「頭借我用一下。」
「您、您是說我的頭?」被點名的白袍錯愕傻傻重複了一次。
褚冥漾微笑,不等白袍反應過來就勾住他的肩膀,一個用力,整個人跳起,一只腳踩住白袍手持的盾牌,一只腳借力踏上白袍的頭頂。
「風捲成型。」他輕語,猛然一躍,朝著正在掙脫水網的賽塔撲去。
腳下暴漲的狂風撐起了他的衣物,飛揚的紫袍在清一色白袍和藍袍的后勤團隊中格外顯眼。
更何況,還是飛在空中的紫袍。
媽的,到底是誰騙他這招用起來很帥的?
要是沒有算準距離提前或是延后落地都會糗到火星去啊!
幸好,等到精靈察覺上空有黑影接近并且想要閃避時,褚冥漾已經措手不及的撞上了他。
他張手,抱住精靈,轉身用背部抵住地面,減緩沖擊的力道。
「咳咳……」肺部的空氣一時全被擠壓出來,再加上吃了滿口沙,褚冥漾覺得自己在窒息邊緣看見了久違的阿嬤在招手。
在喘息的片刻,他聽見賽塔哀傷的嘆息飄過耳邊,他忽然覺得自己有些對不起精靈,卻又知道自己沒有做錯。
「冰炎殿下轉移了我的傷勢。」猛的,賽塔停下了反抗的舉動,輕聲開口,「他將我體內那股不明的因素取走了。」
褚冥漾一楞,巴住賽塔的手不由自主顫抖起來,「嗯?」
「我是來將殿下帶離前線的,再不然,也能暫時把那股力量轉回我這里。」賽塔的聲音很輕很柔,卻藏不住語氣中的憂心。
「請放心,我現在很好。并不是每個人都像殿下如此自負,把精靈之身當作百毒不侵的機器在運作。」
「學長……」褚冥漾閃過一瞬的茫然和恐懼,抱住賽塔的手緩緩鬆開,卻遲疑的繼續趴在地上沒有起身。
學長很重要,賽塔也很重要,他不能這么沒有原則,一聽見學長有事,就放任賽塔闖入前線。
可是、可是那個人是學長啊。
賽塔微微笑起,半是欣慰,半是憂傷。
精靈拍了拍他的手臂,翻身站起,朝他伸出手,「走吧。」
褚冥漾顫抖著,緊緊咬著下唇,堅定地回握住那只手,「拜託,答應我,你一定會和我還有學長一起平安的走回來這里。」
「如果撐不下去,請一定要告訴我。」
「這次,讓我保護你。」
「好。」賽塔點頭,簡單的一個字,卻讓褚冥漾覺得比什么都重要。
他沒有辦法再接受有失去任何一人的可能。
在安因的怒吼和長刀抵達紫袍防御區的前一刻,賽塔拉著褚冥漾的手,穿過了人群。
「抱歉。」略帶歉疚的,精靈朝天使勾起一抹微笑。
隨即,兩人轉頭面對刀光劍影。
一出結界,迎面而來的強大威壓就震的褚冥漾有些喘不過氣來,他皺起眉,拍了拍手腕上的老頭公,「麻煩你了。」

一旁,賽塔雙手環著胸,輕聲吟唱著褚冥漾聽不懂的語言。
隨著旋律落下,一圈草藤圍繞著賽塔形成屏障,將試圖貼近精靈的中階鬼族困住,逼在無法碰觸到精靈的位置。
然而結界中心的賽塔臉色并不是很好,眼所及之所有生命都正在流失,他并不想挽救那些應當離開的鬼族,只是古老種族的精靈不能殺害生命,現在這種戰爭的場面多少會引起不適。
褚冥漾也察覺了這點,快速扣下扳機,射出一連串四散的偵查水珠,「米納斯,帶我們找到學長的所在位置。」
不到半秒,所有的水珠通通飛回褚冥漾的掌心。
『冰炎殿下的氣息被刻意掩蓋了。』米納斯回報,『鬼族的氣息遍地都是,我無法找出殿下在哪一個結界當中。』
「嗯。」褚冥漾沉默,面色有些沉重。
「賽塔,米納斯找不出學長的位置,所以我們可能得強行闖入戰斗當中了。」他握著掌心雷,快步走到精靈身旁,「能夠把學長困在結界里的一定是貴族甚至是王族鬼族,你準備好了嗎?」
「好。」賽塔點了點頭,看著褚冥漾的眼神有些複雜,「請小心。」
褚冥漾一楞,有些錯愕的回頭望著賽塔。
精靈的笑容溫和的讓他有些想要掉淚,「一定會成功的,我以精靈之名祝福你。」

「沒有人比你更適合啟動這個陣法了。」
黑眸一亮,褚冥漾臉上泛起兩抹紅暈。
「嗯,一定。」
褚冥漾熟練的將掌心雷轉換為小刀,往手腕劃下。
沾染了鮮血的刀面開始發光,透著淡淡銀光的血絲沿著刀身蜿蜒出華麗的咒術。
「我會找到你,以我對你的心意,以及你回應我的全部作為媒介。」他開口,輕輕呢喃著,毫無修飾,卻格外真實,「讓我們,到你的身邊。」
「拜託你了,亞。」
如果心能說話,那就是咒語般的言。
他一直一直一直把這句話當作學長送他最重要的禮物。
因為他知道,他的心,有無人能敵的強大力量。
他的心,會說話。
褚冥漾開始發光,搶眼卻溫潤的湛藍光芒暖的發燙,就連靠在褚冥漾背后的賽塔也隱約覺得自己的心溫熱了起來。
亞那的孩子很幸福呢。
冰牙族精靈三王子的導師,輕輕笑起。
最終,光芒滿溢,一抹銀爆出,兩人消失無蹤。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813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