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美女 被男朋友扒衣捏奶頭自述潮噴好爽動態圖

Chapter 2. 小狗阿吉(3) ﹡﹡﹡
「妳們家有沒有養狗?」推開剩下不到幾口的野菜咖哩飯,我放下湯匙,拿起紙巾按了按唇角,順道喝了口檸檬水。
聽見我突然的提問,其他三人愣了愣。
「狗?」
「對啊。」我朝著沛蕓翻白眼,對她驚訝的語氣很不屑,「狗,又稱犬,哺乳動物,狼的近親,聽說是人類最好的朋友。狗,妳對這種動物有印象嗎?」
「我知道啦,妳很煩欸!」沛蕓氣急敗壞地揍我一拳,不是我夸張,這女人手勁真的亂大一把,痛得我回敬她好幾下。
打鬧好一陣,最后是家榕先受不了,出言止住了我們的戰爭。
「我媽對狗毛過敏。」等到餐桌回歸安靜之后,小蜻蜓聳聳肩說道,「以前有親戚想分我們一只長毛臘腸,結果我媽當天噴嚏打到她頭都暈了,只好送回去不養了。」
「這么嚴重?」我咋舌。
「那我家對阿姨來說是禁區。」家榕喝了口附餐飲料,「因為院子大,我爸養了三只米克斯,成天家里家外跑個不停,機車踏板上都是狗毛,而且最近可能還會再多養一只。」
「蛤,好好喔!我家的人都是貓派,只有我是犬派。」沛蕓哭喪著臉,提起上次她到收容所做義工的事,「我本來想領養狗狗回家,結果電話才講到一半就被罵到臭頭,我姊說我存心要謀殺她的小公主,我多冤啊!」
這、這也不能怪沛蕓姊姊啦……畢竟她對愛貓的一片丹心有目共睹,她的臉書上全是貓咪的日常生活,美容保養、有機零食不用說,她甚至會用貓咪語氣發布動態,主人當得比寵物還沒存在感。
「不過妳問這個干么?」小蜻蜓把話題轉回到我身上,「妳家有養狗嗎?」
「有啊……」話才說完,我搖了搖頭,「其實也不算,牠是流浪狗,平常都在社區出沒,附近鄰居看牠乖巧,每天都會送剩菜剩飯給牠吃。幾年下來,雖然沒人帶回家養,可牠不知不覺也變成我們社區的一份子。」
「感覺好溫馨哦!」
「喜歡的話,妳也可以來我們社區住啊,」看沛蕓一臉羨慕,我面不改色地提議,「阿吉家旁邊還有位置。」
「阿吉?誰啊?」
「那只狗。」
三秒之后,餐桌上再次出現許沛蕓的怒吼。
我一邊笑著抵擋沛蕓的攻擊、一邊建議她可以多帶一些狗罐頭當見面禮……雖然我一直都猜不準阿吉那只淡定狗的心理,但大多數的狗狗對于食物通常是很欣然接受的吧?
小狗阿吉。
我的腦海里忽然充滿了關于牠的回憶。
或許是沒來由的情緒使然,回到租屋處洗過澡后,我播了通電話回臺中的家,想問問阿吉最近過得好不好、附近的小朋友有沒有亂餵牠吃不該吃的東西……唉,明明阿吉一點也不愛我,我干么這么惦記牠?
「──什么小狗阿吉,是老狗阿吉吧?」二哥嘲諷的語氣從手機傳出來,「難得打電話回家,居然是問阿吉的事。姓于的,妳有沒有良心?」
「姓于的,你才沒良心!上次不曉得是誰把我忘在大賣場,某人騎到家了才發現可愛的妹妹沒坐上車……」
「且慢、且慢,這位沒良心小姐,妳都不知道哥哥我多有愛,我擔心妳心情不好,擔心妳為什么突然不講話,有良心的哥哥──也就是我本人──為了逗妳開心,一路上一直跟空氣對話耶!我看路人都以為我是神經病吧?」
「你、活、該!」想像那幅畫面,我不小心笑出來。
「還笑!果真沒良心──噯,哥,等一下,我還沒罵夠……」
二哥的聲音遠離話筒,下一刻,另一道低沉的嗓音隨之響起。
「換人了。」
「大哥!」聽見熟悉的聲音,我喜出望外,嘴角失控地上揚,「你怎么在家?什么時候回來的?我上星期回家沒看到你,媽說你臨時到美國出差,害我好失望喔……」
「今天下午剛到。」大哥的聲音帶笑,后方不時傳來二哥吵死人的叫喊,「珊珊,妳是不是說過喜歡吉爾德利的海鹽巧克力?」
「對啊?」
「我有買回來哦。」
呆住三秒,我直接尖叫,「──于仲,我最愛你了!」
「妳這星期會回家嗎?沒有的話,要不要大哥寄宅急便到宿舍?」
「不用這么麻煩啦……」我說著,腦海忽然閃過同個屋檐下的三個女人,「呃,如果大哥不嫌麻煩的話,可以幫我寄上來嗎?我想給室友吃吃看。」
「當然好。」
「耶,謝謝大哥!」大哥果然最疼我了,呵呵呵。
「客氣什么?」大哥低笑,說他明天就會寄巧克力上來,「對了,妳剛剛是不是跟于季說到阿吉的事,阿吉怎么了嗎?」
對喔,阿吉,差點都給忘了。
「我只是突然想到牠啊,不知道牠過得好不好……都是于季啦,混淆焦點、公交美女 被男朋友扒衣捏奶頭自述潮噴好爽動態圖模糊話題!」仗著二哥聽不見通話內容,我趁機跟大哥說壞話,「不過,大哥,你最近看到阿吉是什么時候啊?」
雖說阿吉在社區花園有個固定睡覺的地方,但牠終究是流浪狗,很愛亂跑,三天兩頭沒回來是常事,像我上次回臺中就沒見到牠。
「今天才看到而已。」
「牠看起來怎樣?」我的語氣出乎意料地急切,老實說,我也不懂我干么突然這么想阿吉,以前都不會這樣的……
「看起來怎樣啊……」大哥被我一問,沉吟了半晌,「嗯,阿吉不就是那樣嗎?明明是一只狗卻跩跩地不搭理人;給牠飯也是要吃不吃,吃了也是一副勉強賞光的樣子;想跟牠玩,牠還不屑地跟你玩。說真的,我還沒見過像阿吉一樣冷漠的──」
聽著,我突然想到什么,驚訝地摀住了嘴巴。
「天哪……」
「珊珊?怎么了嗎?」
「沒、沒事,我沒事!」心下一慌,我連忙扯了別的話題帶過。
幾分鐘之后,掛上與大哥的通話,我無力地倒向床鋪,瞪著天花板,腦中除了小狗阿吉的冷淡眼神,還有另外一個身影默默地出現,用著相同的冷漠目光靜靜地瞅著我……
方哲宇。
方哲宇和阿吉根本一模一樣。

Chapter 2. 小狗阿吉(4) ﹡﹡﹡
不用問也知道,被別人說你和一只狗很像的話,無論是再樂觀、再正面的人也絕對開心不起來,更何況是看來一點也不歡樂,甚至有點陰沉沉的方哲宇。所以,我并不打算跟方哲宇說阿吉的事──
「方哲宇,我們社區有一只狗叫阿吉……」喔,我這壞嘴!
好險,方哲宇沒打算理我。
又過了兩個星期,每到〈音樂賞析〉這門課,我都會拋棄向來最喜愛的倒數第三排、靠近后門座位,熱臉貼冷屁股地坐到方哲宇隔壁。
有點奇怪,是吧?
但要是將我看似反常的行為拿來和我與阿吉的日常互動相對照,一切又會變得合情合理──
方哲宇對我來說就是阿吉。
不瞞您說,我對阿吉就是如此死纏爛打,不管牠再怎么不理睬我、再怎么撇過頭、再怎么閉上眼睛,試圖眼不見為凈,這些都阻饒不了我想要「干擾」牠的慾望……二哥于季說我有病,但我真的很想看阿吉對我搖尾巴。
無奈的是,有句話是這么說的,「狗眼看人低」,阿吉是狗,我是人,我一直都被牠看得很低……
阿吉到現在都不怎么喜歡我。
「方哲宇,你記不記得上個星期──」
噓!
他用眼神警告我閉嘴,我只得悻悻然地坐好。
今天的課程延續上週未完的日治時期,講到歌手純純與作曲家鄧雨賢的曖昧情愫,老師配合音樂劇片段講解臺灣當時的唱片產業,我沒在聽,只顧看著明明已婚,卻還是用一首〈四月望雨〉和純純互訴情意的鄧雨賢。
儘管演員的歌聲再好,我心底一點感動也沒有。
「花心。」我忍不住嗤聲。
方哲宇看了我一眼,這回換我不搭理他。
本來就是嘛……目光緊鎖在投影螢幕上,不知不覺投入了情緒,明知故事的時空背景與現在的觀念不同,看見元配孤單等著忙碌丈夫回家的獨角戲,我依然忍不住紅了眼眶,深深吸了口氣,試著不要讓人發現我的眼淚。
燈亮了,故事暫停,我低頭抹掉頰上的濕意,模糊的畫面停在戰爭爆發的時刻,耳邊聽見老師的解說,說明臺灣音樂的發展歷史,腦海閃過了某些畫面,我的思緒停在適才的劇情不斷打轉。
我知道,大時代的動亂造成了情感的顛沛流離,愛與不愛沒有一定的道理,可是我就是不懂為何人們無法堅守一份純粹的感情……堅貞不渝,是我所嚮往的愛情。
「妳……」
難得方哲宇先開口了,飽含哭音的嗓子卻害得我不想回應。
「……干么?」聲音小得差點連我自己都聽不見。
他默默將面紙放到我的桌上。
我怔了好一會兒,才取出面紙按去眼角的淚痕,小心翼翼地避開眼線,以免破壞我費盡心思化好的妝容。
「他們沒在一起。」
「什么?」
「鄧雨賢最后還是跟元配在一起。」
方哲宇沒有看我,只是一個勁地整理桌面上的紙張,好像那些白紙有惹到他似的,我看得出來他在轉移尷尬,因為他光是同一疊資料就弄了三次……啊,現在是第四次了。
「你看過了?」我問,起伏的情緒恢復了正常。
「嗯。」
「是喔……」
「雖說是歷史改編的音樂劇,但其中不曉得參雜了多少旁人的穿鑿附會,說不定他們根本沒有感情牽扯。」嘴上說著狀似安慰的話語,方哲宇的眼神始終沒轉向我,「……如果妳想知道結局的話,可以跟老師借影片回去看。」
話音方落,老師正好宣布下課。
身旁的同學陸續走出教室,方哲宇也不例外,他這次沒有再找老師討論事情,頭也不回地離開,而我不知道哪來的沖動,居然跟了上去。
但我沒有叫住他,就是跟著。
跟蹤狂的跟。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839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