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人生 將軍一口咬住她的乳尖沖刺托著嬌乳撞擊嬌吟

06. 以后做我的女人,好不好? 東方少卿把夏七七抱上麥拉倫后,才發現不對勁,他發覺夏七七的身體發燙的更嚴重,嘴里也開始說胡話,他眉頭一皺,立馬上車開往他郊區的別墅。
東方少卿的別墅里跟他辦公室的設計很相近,黑與白兩色交替,獨樹一格的設計,低調奢華卻不庸俗,這樣的別墅很雅致卻還有股難以親近人的味道。
東方少卿把車麥拉倫停在前院,下車立馬抱起夏七七往別墅里走,此時恭迎東方少卿的傭人們都吃驚了,卿少是從不帶任何女人回來他的別墅的,雖然吃驚他們卻什么都不敢說,只是安靜低著頭鞠躬。
「李管家,你在哪,給我出來。」東方少卿大吼,因為他感覺到懷里的人兒體溫越來越高了,這樣對他來說很緊張。
李管家此時從后院跑出來,看見東方少卿懷中的女人,微愣問道:「卿少,有什么事嗎?」
「快點叫白亦來,快!」李管家聽到后,拿起電話打給白亦,白亦是東方少卿的拜把兄弟,小時候就玩在一起,而白亦現在的職業是一名醫生。
東方少卿把夏七七抱去他的房間,把她放在他純黑的大床上,此時夏七七全身上下發燙的更是嚴重,連原本白皙的皮膚都成了淡淡的粉紅色,原本昏迷的她此刻卻張開了眼,「好熱……」東方少卿看見她醒了,跑過去抱住她。
夏七七大大的墨眸里有著一絲絲情慾和一絲絲的嬌媚,小小紅唇微微張開喘著熱氣,她染上淡粉色的手臂環抱住東方少卿的脖子,「好冰,好舒服……」夏七七根本沒有認出東方少卿,她只覺得她前方的是一個大冰塊。
東方少卿面對這樣的投懷送抱吞了一口口水,鼻間之中聞到一股奇異的香氣,似乎是夏七七身體發出來的,而不知道為什么下腹部默默地腫脹了起來,他咬咬薄唇,向著房門外氣急敗壞的道:「白亦是要來了沒啊?」
李管家在一樓大廳就聽見東方少卿的怒吼,此時一臺白色瑪莎拉蒂緩緩地開進來,一名男子從車上走下來,那男子有著一張俊美的臉,俊臉上的有著一雙劍眉搭配著一雙還沒睡飽的桃花眼,桃花眼下有著一顆淚痣,那淚痣使睡眼惺忪的他有著一股妖異的美感,他抓了抓剛睡醒的一頭亂髮,打了個哈欠道:「嗨,李管家,少卿找我有甚么事嗎?我才剛下手術臺在休息欸。」說完后又打了個哈欠。
「白少,卿少在樓上等你,情況似乎很緊急……」李管家有點緊張的說著,但他還沒說樓上還有一名女子。
「李管家,白亦那家伙是要來了沒。」白亦聽見東方少卿的怒吼,就大步邁向二樓。
白亦走到東方少卿的房間,他就看見一個令人血脈噴張的畫面,一名女子身上的衣服破碎不堪,露出一大片淡粉色的皮膚,她的身子偎在東方少卿的懷里,一只手臂緊緊環繞住東方少卿的脖子,一只手正努力解開東方少卿襯衫的扣子,白亦看見這畫面,嘴角泛起邪惡的笑:「不是吧,少卿你找我來觀戰嗎?」
東方少卿深深吸了一口氣,臉黑到不行,咬牙道:「我像這種人嗎?快來幫我看她怎么了。」說完后,白亦才發覺東方少卿懷了女子似乎有點不對勁,他走了過去,聞到了一股味道,便明白了什么。
「她被餵了媚藥,你都這么重口味嗎?」白亦失笑問道,東方少卿聽完后,瞪了一眼白亦,白亦又接著道:「不過,她應該被餵了有一段時間吧,這樣一般的泡冷水應該是沒有用了,還是得要麻煩東方大少,好好替她解熱一下。」
「難道沒有其他辦法嗎?」東方少卿問道,他不想趁夏七七神智不清的時候奪走她的身子。
白亦摸了一下夏七七的額頭,夏七七感覺到額頭冰冰的,便放開了東方少卿,直接就想奔到白亦的懷里,「好冰喔……」東方少卿看見這一幕,立馬把夏七七奪回來,一張臉就跟怨婦一樣,彷彿好像白亦搶走了他的東西,白亦看見后趕緊拿開了他的手。
「是她撲上來的。」白亦解釋道,看了夏七七一眼正經地道:「不過最好是快點替她解熱,她的體溫已經非常高了,若不幫她解熱,她會暴斃而死。」
東方少卿聽完后眉毛皺了皺,非常猶豫,白亦見他猶豫了,又提醒了一次:「會暴斃喔,那我就先出去了,她的性命就在你手上了。」白亦就走出房間,還貼心地幫東方少卿關上房門。
白亦走下樓,李管家走了上來像是要問些什么,白亦見他如此,便道:「沒事沒事,幫我拿張毯子吧,我今天睡大廳,以防萬一有什么事。」
「怎么能讓白少睡一樓呢,我馬上叫人準備二樓的客房。」
「欸,不用了,我睡一樓就好。」白亦心想,他可不想聽著呻吟聲睡覺呢。
此時房間里瀰漫著一股奇異的香味,夏七七的臉很痛苦,不斷在東方少卿懷里扭動著,她覺得身上好熱好熱,好像快爆炸了。
東方少卿看著她痛苦的表情,心里的猶豫馬上瓦解,他貼近夏七七的耳邊,「我可以幫妳,那以后成為我的女人,好不好?」
這樣的乞求,這樣富有磁性的聲音,夏七七只覺得說這句話的聲音很熟悉,讓她莫名有安全感,她不由自主的點點頭,「好。」
東方少卿聽完后,滿足的笑了,他毫不猶豫的罩住了她的唇,夏七七只覺得整個人癱軟無力軟綿綿的。
夏七七的嘴唇真的很軟,一股奇異的香氣,瞬間讓東方少卿彷彿被吸去了魂而不能自已,而夏七七被他吻的七葷八素,手臂攀上東方少卿的脖子,主動回應他的吻。
東方少卿把夏七七放在床上,輕輕解開下她身上的破衣,瞬間夏七七絕美的身子乍現在東方少卿的眼里,他輕輕吻著夏七七的脖子一路向下,夏七七只覺得東方少卿吻過的地方都好像放了冰塊一樣,讓她無限上癮。
東方少卿解開了夏七七的內衣,含住那嬌美渾圓的頂端,啃咬拉扯,在被吻上的那一刻,夏七七像是被觸電到身體不斷發抖,接著東方少卿又往下吻,不知何時夏七七身上的衣物都被丟在地上,東方少卿輕輕掰開夏七七的雙腿,毫無防備的秘地展現在東方少卿眼里。
東方少卿吻住了夏七七的秘地,他的薄唇像是帶了火一樣,夏七七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一般,渾身上下的血液開始倒流,原本發燙的身體更像是被火燒過一樣,難受傳奇人生 將軍一口咬住她的乳尖沖刺托著嬌乳撞擊嬌吟的不得了,全身上下癱軟,根本使不上力氣。
「嗯、嗯嗯……」瑣碎的呻吟從夏七七口中一聲一聲發出,東方少卿聽見夏七七嬌媚的聲音,心情非常愉悅,又更加努力地撩撥夏七七身體的火。
突然之間一陣陣快感鋪天蓋地的沖向夏七七,一股暖流緩緩從秘地流出,這樣陌生的感覺,讓夏七七不由自主夾住腿。
東方少卿起身,滿意的看夏七七反應,解開自己身上的束縛,露出了魁梧的身材,讓自己的堅硬挺住夏七七柔軟又溢著暖流的秘地,東方少卿舒服地低吟的一聲,順勢得挺入,在那一刻夏七七不禁了皺眉眼角的淚水留下,即使身上有媚藥的輔助也壓不住那樣的疼痛,夏七七下意識掙扎了起來,東方少卿抱住了夏七七,耳邊輕哄:「等等就不痛了。」
東方少卿自己也很痛苦,不過他看見夏七七的淚水,他的心更痛。
東方少卿緩緩地動了起來,也不知道是身體作用還是剛剛那句話的原因,夏七七的眉頭舒展,一聲聲柔媚的呻吟越來越大聲,沒過多久兩個人都到了愉悅的頂端,夏七七一身汗水的趴在東方少卿的胸前雙眼閉著睡著了,東方少卿摸摸夏七七的臉,像是自言自語地道:「溫度退了不少,很好。」
他輕擁住夏七七,雙眼一閉,滿足的道:「記得以后妳就是我的女人了。」睡夢中的夏七七聽到這句話,嘴角微微上揚了。

07. 以后只準妳看我的身體。 陽光透過純白的紗簾,為房間添加了淡淡光暈,一切朦朧的近乎像是在不真實的世界里。
一名女子躺在一張黑色的大床上,陽光在她精緻的小臉蛋上灑了點點金粉,長而捲的睫毛下是一雙熟睡的美眸,一張小嘴輕微張開發出舒服的呼嚕聲,這樣的畫面看起來既安靜又唯美,讓人看著屏氣的離不開眼。
因為生理時鐘的關係,夏七七醒了,她張了張沉重的眼皮,反覆幾次才逐漸適應房里的光線,此時她眼里看出去的世界才從模糊慢慢變得清楚。
夏七七起身坐了起來,一張小臉蛋還殘留著睡眼惺忪,她輕輕一動純白的蠶絲被就這樣掉落在腰間,胸前的風光與一大片美背頓時曝光在空氣之中,此時的她才發覺她根本什么都沒穿,她根本沒有裸睡的習慣阿,她緊張拉扯棉被遮好,看了看四周圍,自言自語道:「這是哪?」這樣大的房間根本不是她家的小破屋啊。
這時她聽到了浴室里有水聲,瞬間昨晚的事一股腦兒砸入她腦中,不過她只記得前半段,后半段的事她全部就像被剪片一樣,什么都不記得了,夏七七的小臉瞬間慘白,不是吧?她……跟那個猥瑣的王老闆發生關係了嗎?一想到這些夏七七的淚水就滑落下來,她咬咬紅唇,士可殺不可辱,即使那個猥瑣男佔了她便宜,她也要咬下他一塊肉這樣才痛快。
夏七七伸手拿了掉在地上的白襯衫,套上后,站起身不過一站起身腿馬上就軟了,她明顯感受到腰間的痠麻感,她手扶著腰間,忍著痠麻感又重新站了起來。
這時夏七七聽見浴室門把轉開的聲音,正要上前狠狠打這猥瑣男時,眼前的畫面卻讓她停住動作,目不轉睛紅了臉蛋。
從浴室里走出了一個男人,他上半身完全赤裸,下身僅用一條浴巾圍著,挺拔的身材,寬大的肩膀,勁瘦的腰際,八塊肌隱隱約約透漏著強而有力,往某些角度看過去還能看見性感的人魚線,偶而還有水珠順著他完美的身材滑落下去,而男子的五官極為深邃俊美妖異,一雙幽暗的冰眸異常透亮,鼻樑挺直,緋色的薄唇微抿著,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這樣的畫面讓人看了不禁口乾舌燥。
而出現在東方少卿前的畫面是,一名女子穿著寬大的純白襯衫直垂到屁股,露出一雙白皙的美腿,該遮的若影若現,沒遮的倒是展露無疑,而女子臉蛋上的眼眸里透出了一絲迷茫和一絲不知所措,更多的是嬌羞,雙頰紅的都能滴出水滴,一張小嘴微張,感覺吃驚的不得了,這畫面在男人眼中是活生生的美感沖擊。
「怎么?看妳還有活力蹦蹦跳,昨天還沒滿足妳嗎?」東方少卿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說著。
而原本愣住的夏七七聽到東方少卿的聲音才拉回思緒,呆呆地道:「好帥喔。」
聽見這句話的東方少卿,嘴角微勾,瞬間靠近夏七七,強有力得長臂,攬住了夏七七纖細的腰肢,一手勾起夏七七的下巴,愉悅的道:「妳似乎對我的身材,很滿意?」
夏七七雙眸瞪得大大的,看著東方少卿放大十倍的俊顏,吞了吞口水點頭道:「滿意。」嫩白的手還在東方少卿面前比了一個讚,拜託她不只滿意是超滿意。
東方少卿看著這個純真不做作又老實的女孩,心里不禁失笑了起來,真可愛呀!看來她說話都是不經腦袋的,這樣也好,他身邊才不需要那些只會討好的女人。
夏七七看見是東方少卿其實心里很雀躍,好險不是那個猥瑣的王老闆,否則她真的要跳窗自殺了,她的手輕輕撫上東方少卿的俊顏,愣道:「我可以摸嗎?」
東方少卿一愣,他有點搞不清楚夏七七想摸什么,便問道:「妳想摸什么?」
夏七七跳開東方少卿的懷抱,指著他的腹肌,大喊道:「你的腹肌啊。」
夏七七看著東方少卿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一臉期望嘟著小嘴小小聲道:「我可以摸嗎?我都沒有摸過,我想摸摸看。」東方少卿看見她期望的樣子,頭不由自主的點了。
夏七七看見東方少卿答應后,奔到他面前,微蹲。
此時她臉上早就沒有嬌羞,剩下的都是興奮,她伸出潔白如青蔥的手指輕輕滑過東方少卿的腹肌,小小的指尖有如帶了電一樣,每撫上一下,東方少卿的身子就顫抖一下。
「好硬喔。」夏七七一臉不解的道,而東方少卿低下頭看見夏七七的小臉,一雙大大的墨眸還帶著許多的純潔與好奇,這樣圣潔的女子,不禁讓他有想要把她弄髒的感覺,東方少卿抓住了夏七七的手,正要說話時,卻看見夏七七一臉驚恐。
夏七七看見東方少卿用浴巾遮住的部位,微微攏起,而且越來越高,她嚇的道:「你生病了嗎?它自己站起來。」
東方少卿看她驚恐的模樣只覺得一頓好笑,把她擁在懷里,道:「它平時是不會站起來的。」聽完這句話的夏七七,更是緊張了,平時不站起來,那不就代表他的身體不好嗎?
她拉著東方少卿的手,往外走,一臉正經的道:「走,我們去看醫生。」
東方少卿輕拉住她,道:「你要我穿這樣去?何況妳只穿著一件襯衫是想去哪,以后穿這樣只能給我看。」
夏七七看看兩人的身上,的確穿這樣太曝露,「那你換好衣服,等等我們去看醫生,不過我的衣服呢。」
東方少卿早就幫她準備好了,指了指旁邊桌子:「在那。」
夏七七順勢看過去,急急忙忙的跑過去拿起衣服,她看見東方少卿沒有動作,生氣的道:「快換啊,不然等等更嚴重怎么辦。」
頓時東方少卿思考了剛剛夏七七所說過的每句話,才發現原來這只小白兔根本沒看過男人的身體,也不知道男人的生理反應,這樣的結論讓他很滿意,他抬腿邁向夏七七,貼著她的耳際輕道:「你是不是沒看過男人的身體?」夏七七一愣,他怎么知道她沒看過男人的身體,她只說過她沒摸過腹肌而已啊。
東方少卿抓起夏七七的一縷髮絲,憐愛的輕道:「沒看過沒關係,以后只準妳看我的身體,不許看別人的。」這樣的一句話既霸道又讓人無法拒絕,夏七七這只小白兔默默地又被東方少卿馴服了。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843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