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口爆吞精12P_老師讓我脫小內內

CH 0x49 神仙的邀請 外面的人輕輕地跺了一下腳,聲控燈在男人身后頭頂亮起來,勾勒出一個瘦長的人影。白色的襯衫好似反著光,卻并不刺眼,那身影籠罩在一片略顯迷幻的白芒之中,莫名有股子神圣的意味。
該不該開門?
貓眼的位置在他視線之下,他略低了頭,面目半藏匿在劉海和燈光構造的陰影哩,有些變形,很像我飯盒上的那只大頭狗,神圣得有點兒滑稽。
那雙眼睛依舊清澈晶瑩,水波蕩漾著點點散射的光線,被貓眼放大了,讓我有種靈魂都被他直接看透的錯覺,突然混身不自在了起來。
我知道他看不見我,頂多看見貓眼里那一團黑,但還是心虛的挪開了視線。
「噠,噠,噠。」又是三聲,輕輕地,像是怕吵醒了誰。
我秉住呼吸,一動不動,心中暗暗祈禱他會知趣地離開。燈滅了,又被跺腳聲弄亮。我偷偷掃了一眼。他也沒有動,依舊隔著貓眼窺視我的靈魂。
樓道的燈光很快又滅了,我又等了一會,沒有再傳來跺腳聲。
沒有貓眼里透過來的光線,漸漸的,屋里徹底黑了,只有窗口的墻邊有外面霓虹燈靜靜的閃爍。
他肯定是走了。
我敲了敲站的酥麻的腿,想我那碗餅干渣肯定是徹底的涼了,涼得我心底下那個胃都沒食欲了。
我輕輕嘆了一口氣,干脆回屋繼續睡覺去,睡著了就不餓了。
「甜……田全……」門那邊卻突然響起幽幽的呼喚聲。
老一輩人說什麼來著,大晚上有人連名帶姓叫你名字,你若不想被勾了魂那就堅決不能答應。
「開門,好麼?」
他的聲音悶悶的,不知是不是因為隔著一道門的關系,好像帶著一種難以描述的情緒,這樣輕輕地,在黑暗里,莫名的有種蠱惑的意味,讓人無法拒絕。
于是我的三魂之一開了小差兒。
我重重抹了兩把臉,希望不至于面無血色過于慘白可憐,又整理了一下頭發,這才打開門。
防盜門鎖的響聲讓走廊的燈光重又亮起來,唰白的身影筆直筆直地撞進了我的視線。
難道剛才他就這樣一直站在黑暗里?他這一身白,要讓鄰居看見不是會嚇死。
「是你啊。」無比裝傻的一句話。不過很多人開門的時候都會這麼說,完全下意識的。
除此之外,我真不知道該說什麼。
他倒似乎對于在黑暗里吃那麼久閉門羹毫不在意,全然沒有殘留剛才叫我開門時候異樣的情緒,表現得無比自然,整齊雪白的笑容,一如既往地帶著撫慰人心的弧度,「剛才在樓下看到妳廚房亮著燈。」
好一個剛才,顯然我裝傻的水平遠不如他。
我扯著嘴角笑了笑。
「吃飯了沒有?」
我余光瞥了一眼餐桌的方向,想我已經冰涼冰涼的那碗開水泡餅干,但客氣話還是要說:「吃過了。」
他不在乎的歪了歪頭,提起手里幾個超市的大袋子,「介不介意上來再陪我吃點兒?」
他手上甚么時候多了這些東西?我記得從貓眼里沒見著這麼些個吃食。臨時變出來的?
老人教育說,吃人嘴短。已是黑暗降臨,無緣無故地就這麼接受他的邀請,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總不大合適。
我正要拒絕,他又補充一句,「有妳喜歡的奶油蛋糕。」
神仙你要逆天啊。
他約人的口氣一向讓人難以拒絕,況且我空空如也的肚子在聽見奶油蛋糕四個字之后,徹底崩潰了。
我低下頭,四處瞅了瞅。出息,我那點兒殘留的出息呢。
目光掃過他手里的袋子,快要被腸胃俘虜的理智做著最后地掙扎。
「可能……不太方便。」
他伸手托起我的下巴,這個動作充滿了曖昧的意味。不過他的動作干凈利落,手指并沒有停留,仿佛只是為了讓我擡頭看他,并沒有其他。他看著我的目光如孩童般清澈見底,讓心存邪念的我慚愧自責。
「放心,不是去我家,我們上天臺。」
胸口用力的「噔噔噔噔~」唱著命運交響。女友口爆吞精12P_老師讓我脫小內內
盛情難卻。尤其當人在跟自己較勁的時候,很容易做出平時不會做的決定。
你們懂的。

CH 0x4A 在頂樓天臺和神仙的幽會 我家距離天臺不過三層樓的距離,神仙提議爬樓梯,我沒有反對。
我搬過來這麼久,還是第一次進樓梯間。雖說從小住六層爬樓應該爬慣了的,九層也沒多出多少。只不過小時候的家屬樓沒有電梯不爬也得爬,有了電梯誰還爬樓。由簡入奢易,由奢入簡難,人的惰性不可忽視。
神仙倒似乎是常鍛煉的,拎著幾個看起來就不輕的大袋子,背影筆直到顯得有些僵硬,兩條長腿飄一樣就蹭蹭往上升。可憐一向缺乏鍛煉又餓了一天的我,強咬著牙跟在他身后一步一步向上挪。
上到頂樓,幾乎把我一口糖精考驗的小牙咬碎。他突然回頭問我:「妳還好吧?」
我擺擺手,不敢開口說話,怕憋著的一口氣散了,就會很沒面子地呼哧呼哧狂喘。
明天早上開始出去跑步吧,我突然決定。
十二樓再往上有個小半層,五六個階梯后有個明顯比正常的門要矮的小門,想來就是通往天臺的,不過有三把大鎖嚴嚴把守著。
我有點兒灰心,爬這麼累再出不去,多憋屈啊,「你有鑰匙麼?」
神仙嘴角微微一勾,話中有話:「開一把鎖,需要一把鑰匙。但有時候,要打開一扇門,卻不一定非要開那些鎖。」
他把幾袋子食物放在一邊,他那觸角一樣的細長手指無比熟練地三兩下摘掉合頁的栓子,直接摘下門板,挪開了天臺的門。
倒不是他真有仙術,手指能當螺絲刀用。工科畢業,機械方面我看得明白,那合頁是早就拆松了的。
夜風吹進樓梯間,打著小旋,撩起他白色的衣擺。他站在門邊沖我伸出手,我下意識地也伸了過去,突然意識到不對,他沒等我猶豫,探身攥住,輕輕一拉,將我拉出那扇小門。
樓梯間閉塞難聞的氣味被丟在腦后,暫且忽略手上瞬間吹散的熱度。外面的空氣談不上清新,深深沈下一口,卻也讓人胸中的重量溶化了些許。頭頂蒼穹在都市的燈光遮蔽下看不到一顆星星。灰暗幽深,宛如固體。
這棟公寓雖然不算高,但畢竟五環以外,遠離市中心,旁邊少有高樓大廈,看得到一角夜景。路燈筆直,車馬長龍,點綴幾戶小商家的閃爍霓虹,也算是賞心悅目。比我站在廚房窄小窗口的視野當然是開闊許多。
夜風吹過,右手的手心微涼,這才發現有些許潮濕,不知是他的還是我的汗。
神仙拎著袋子走向天臺的一個角落,有一塊不知道誰搭在那里的破水泥板,一角的鋼筋還支在外面,怪異地扭曲著。
他把一堆袋子放在臺子旁邊,開始往外掏東西。我跟過去,幫他把啤酒和飲料排成一排。
「有很多人麼?」我看他買了兩打啤酒,七八個小菜,還有一個十二寸的蛋糕。
「妳酒精過敏,還是喝這個吧。」他細心地遞給我一瓶果汁。
我沒有接,而是順手抓了一聽啤酒,「其實那只是不想在外面喝酒的借口。你也知道,喝醉了很麻煩的,尤其是女孩子。」
「既然知道……」他一把將啤酒奪過去,把果汁塞在我手里,「咱們兩個人,至少要有一個是清醒的。」
我楞住,看著他拉開啤酒的拉環,轉身坐在水泥臺上,背對著我看車流。
我又想起他之前評價我的話,我在男人面前還真是不懂得設防。
二十多年來,我身邊只有唐雙他們,說起男女之間的為人處事上,我真的不在行。誰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近豬者肥,近磨者碎,近距離看唐雙談了那麼多年戀愛我是一點兒也沒學會。
頂樓的風吹著神仙的白襯衣,勾勒出他略顯消瘦的身型輪廓。唐雙說錯了,看賈菲衣帶漸寬越發仙風道骨的,我心里一點兒成就感也沒有,里外透著股果汁的酸。
「妳不坐下麼?」他突然開口。
我這才發現自己一直站在那里呆呆地看著他。這都慣出毛病來了,黑暗中的神仙身上總有種讓人挪不開視線的氣息。空靈,神秘,蠱惑,似乎還有些憂郁。我詞匯貧乏,形容不出。
我舔了舔嘴唇,看著臺子上的蛋糕,「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麼?」
「我生日。」他淡淡答道。
「生日不用回去你……媽媽……那里?」他突然回頭看我,害得我舌頭瞬間打結。
他一揚脖子,把剩下的啤酒灌下肚。我盯著他脖子上那可愛的亞當小蘋果靈巧地上下滑動,真想摸摸。
「啪」一聲,嚇了我一跳。臺子上的空啤酒罐子晃了晃,倒下,滾了出去。
「本來約好了馬克他們,結果一個一個都放了我鴿子。有異性沒人性的。」
我不厚道了,難得看神仙這樣一副被拋棄的小狗般哀怨的樣子,我竟然一掃憋了一天的郁悶和剛剛的謹慎小心,有點兒想樂。
我打開蛋糕,插上蠟燭,從塑料袋里掏出一個還沒開包裝的打火機,因為有風,打了好幾下才把蠟燭點亮。然后擰開果汁,舉起來對神仙說:「沒關系,你還有我。祝你生日快樂。」
蠟燭的光亮在他的眸子里閃爍跳動著,讓我有絲絲的緊張。他擡手又拿了一罐啤酒,和我的果汁向碰,「謝謝。」然后低頭吹熄了蠟燭,拔掉丟在一邊。
「你不許愿麼?」我看著他從蛋糕盒子邊翻出塑料刀,毫不憐惜地把中間的奶油花切成兩半。
他把切好的蛋糕挑進紙盤子里遞給我,「妳不是餓了麼。」
臉蛋兒有些發燙。原來他以為我這麼積極祝他生日快樂是為了早一分鐘吃到蛋糕。害我自作多情地以為他剛才看我的眼神有什麼別的意思。
我竟然有些委屈,但對于送到了嘴邊的甜品,我完全沒有抵抗力地接了過來。
新鮮奶油的甜蜜在舌尖慢慢化開,胸口的那團阻塞似乎也跟著變淡了,我心滿意足地閉上眼睛,輕嘆了一口氣。
「小時候每年生日都會許愿。」他咽下一口啤酒,「可從來也沒實現過。」
「就算不會實現,總要許一個吧。至少給自己點兒念相。」
他用那一雙水樣清澈的眸子看著我,「妳呢?就算知道不會實現,還是會許麼?」
我不敢與他對視,視線飄向遠處的燈火,「我已經忘記從幾歲生日懂得要許愿的了。開始的時候,總是許一些很夸張的愿望,例如希望有一個哥哥,或者爸媽能帶我去迪斯尼。許了幾年,開始懂得不能妄想太多,于是就開始許一些簡單的愿望,例如攢錢換一輛新的腳踏車,或者期末考試能進前十名之類的。」
「這些愿望就算不許,也都是可以通過自己努力就能實現的啊。」
「那倒也是。」
「有些愿望,卻是怎麼努力也實現不了的。」
兩人之間一陣沈默。
「還記得黨老師麼?」他突然問。
「當然記得。小學時候的班主任。」
「我那時候還小,只記得她很年輕,比咱們也就大個8,9歲。好像是師範剛畢業就來帶咱們班的。」
「是啊,下雪天不上課帶咱們在操場上打雪仗。印象里她很漂亮,班里很多男生喜歡她。」
「可惜我只在她班上上了一年。」
「呵呵,難道你當年也暗戀她?」
他看我的眼神又深沈了下來。我真想抽自己個嘴巴子,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倒說不上暗戀。」他深吸了一口氣,看著手里的啤酒,「只是那個時候覺得,女人就應該是她那個樣子的。長發,中等身材,略顯圓潤,想事情的時候表情有點兒呆,笑起來的時候又有點兒甜。無論發生什麼事情,總是表現的那麼淡定……美麗,又有智慧……」
我的娘哦,神仙又看著我了,眼睛像面鏡子反射著夜里的各種光線,對著我,唰~唰唰唰~地射過來。我能不能找個地方把自己藏起來,你說這水泥板子下面怎麼樣……
我是不是有點兒自作多情,怎么覺得他好像不單單是在說黨老師呢。我就不信他六七歲的時候能對自己的老師有如此的評價。
「……我可能也要去當老師了。」他幽幽地說。
「啊?」
「回美國去,我爸執教的faculty需要人。」
「那你媽呢?」我想起那個老城區小院子哩,用一雙細長手指的手推著自己輪椅的女人。
他沈默了一會兒,生硬地轉了話題,「我記得小時候有一次妳爬樹,被一個個子挺高的女生抱上去,結果下不來了,然后急得直哭。最后一撒手,滑下來把肚子上劃破好幾道。」
「有這事兒麼?我怎麼不記得。」
「怎麼沒有。我還記得有一次班里倒數第一的那個男生欺負妳,妳一腳踹人家命根子上,他爸還找到學校,說以后他兒子有什麼問題妳要負責。」
「喂,我小時候有那麼彪悍麼?」
「還有妳當過一個月的小組長,有人沒寫作業,妳收不齊,就哭了……」
我們之間有什麼偷偷地破了口子,對話就這樣如溪水一般流淌起來,帶著小時候已經模糊退色的記憶,仿佛要沖走一些什麼。
學校門口的蘋果樹,前院門口的石頭滑梯,臂力很好才能攀上去的天臺,教學樓后面挨著附屬醫院的矮墻,一下雨就漏水的房頂……
神仙的記性的確好,真不知道對于我們兩個來說,這是好事還是壞事。
我所知道的是,他可能要走了,我莫名有點兒悲傷。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8564.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