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小葉與老乞丐_老年人胡同采訪

第八章 他追求她(3) 「到了。」谷天齊的訊息傳來。
即使他比他們約定的時間還早到,她也早已經準備好了,這第一次的約會,她其實很緊張,緊張的好像沒談過戀愛一樣。
也許那是因為,她只談過,一次,十四年。這跟她的外貌不成比例的次數,多數人一聽都不信的,但那的確是事實。
戀愛次數本來就不代表甚么,如果一開始就能幸運的遇到那所謂對的人,那何需有第二次、第三次。
當初她自信又驕傲的說法,如今?
她那所謂對的人,諷刺的,早成了別人的老公,或者已是別人孩子的爸。
她朝著谷天齊走去,他正對著她笑,迷人的笑。

宋允潔怔了怔,腦袋里拒絕接受眼前的畫面。
為什么看這種電影?他們第一次約會,看的電影,居然是一部限制級的瘋狂噁心的殺人魔片。光看那張電影海報,就讓宋允潔覺得頭暈不舒服,再看到那部電影的預告片,更讓她覺得噁心想吐。
谷天齊喜歡這種電影?
但她不喜歡這種殺人魔的電影,可當初他問她的時候,她回他甚么了。
"都可以。"
現在,她后悔的想打斷自己的手。
「你喜歡這種電影?」她抗拒的問。
即使她口中沒有說出不喜歡,但他察覺她的不喜歡。
「不想看?」
嗯,這一次她馬上點頭承認。
「想看哪部?」
「那。」她指了指旁邊的海報。那是一部日本卡通片?
這部電影跟原本要看的電影差距相差之大,谷天齊臉上的表情很難形容,震驚?訝異?排斥?討厭?感覺都有那么一點,但又不全然是。
他們沒有看原本預訂好要看的電影,而是改看了那部卡通片。
電影很好看,她喜歡,她偷瞄了隔壁一眼,他應該也喜歡,至少他臉上的肌肉線條比剛剛好多了。
一想到剛剛那一幕,她的唇就向上微揚了起來,當時的她其實很想笑,不過她忍了下來,他傻眼的表情跟她一開始知道要看那部殺人魔片的表情大概一樣,那內心複雜的感覺瞬間無法隱藏的全寫在臉上。
她喝了口飲料,又吃了幾口在她手中的爆米花,輕鬆的,看這部可愛、溫馨又有點好笑的卡通片。
還好看了這部電影。
他也伸手往她那抓了一口爆米花吃,然后喝了口飲料。
她微愣,剛剛谷天齊是喝哪杯飲料?是她才剛剛喝過的那杯?
所以是….呃?她喝錯了?!
她剛剛一直拿著谷天齊的飲料喝,而他竟完全沒有阻止她?
還是他也沒發現?
她順手把手上的爆米花塞進谷天齊懷里,把這罪怪到爆米花身上。
只見他動了動身子,向她輕靠了過來,在她耳旁說,「我不介意。」
這….分明是要讓她沒有臺階下,一股燥熱爬上她的雙頰,幸好這電影院的黑暗,保護了她,讓他看不清現在的她既窘又糗的模樣。
電影散場后,他們一起在百貨公司里逛了下,她陪他順便買些東西。
「嗨!」一個帥氣過頭的男孩,跟她打招呼。
她一臉的你是誰?
認錯人?
「谷天齊的宋小姐。」那張帥氣的臉擺著沒認錯的表情,喊著他所知道的她的稱號。
嗄?這個稱呼?哪聽過?
「談珩禹。」谷天齊的聲音突然響起。
那個帥氣的男孩朝著谷天齊熱情的抱了抱。
「甚么時候回來的?」
「前幾天。」他朝了宋允潔望了望,「不介紹一下。」
看起來他對她比對谷天齊有興趣多了。
「允潔,這是我的好朋友,談珩禹。這是宋允潔。」谷天齊替兩人介紹。
談珩禹露出像陽光男孩的稚氣笑容,伸出手,「妳好。我是天齊的學弟兼損友。」
宋允潔伸手,他突然使力一拉,她猛地往前,幾乎就要栽進他的懷里。
只不過,是撞進谷天齊的懷里。
他像早知道了一樣,半途就截走她。
嘖!女友小葉與老乞丐_老年人胡同采訪
談珩禹雙手投降樣,臉上是無辜的表情。
「一起吃飯?」谷天齊摟著她問著,他似乎沒有要放開她的意思,他的手還自然的摟在她的腰上,他們仍靠得很近很近。
「當然。」
她不習慣的動了動,他故意裝不懂,低頭望向她,「怎么了?」
那個要她怎么說?
她微墊起腳尖,往他耳邊靠,「你可以放開我了。」她提醒他。
哈哈哈,他夸張的大笑了出來,那低沉的笑在她頭頂上泛開,貼近她的胸膛劇烈的起伏著。
這個小女人,真的好可愛。
他聽話得放開她,改牽著她的手,臉上仍揚著笑意。
這景象,有夸張,很夸張,談珩禹搖頭。看這戀愛中男人的模樣,日后肯定是個聽話的妻奴,谷天齊,這次真的栽了。
談珩禹往宋允潔身旁挨了過去,親暱的將手掛了上去,勾住她的脖子,巴結的問,「我們的允潔,想吃甚么?」
這個問題還沒有得到她的答案,他的手猝不及防的被另一只手拿了開,她被拉往谷天齊的另一側。
「我的允潔,想吃甚么?」

第九章 曖昧不明時(1) 谷天齊牽她,她會心跳加速,不聽話的小鹿亂撞。
那是愛嗎?
他盯著她看時,她通常會緊張,那是愛?
那微微砰然….是愛?
那微微悸動….是愛?
她無法判斷自己的心…
這些都是甚么時候開始的?
不忙的時候,他通常會開車送她上下班,他會買早餐給她,然后她會在車上吃掉他替她準備的早餐,下班的時候,他們也會一起吃晚餐,然后他再送她回家。
在非週末的假日里,他們大多數是這樣。
他們幾乎天天見面,聊生活的日常,聊公司的事,還有谷天玥跟方澤奎的事。
他不時會傳訊息給她,都是一些簡單、無關緊要的話語。
像是天氣熱。下雨。今天忙。塞車。開會。
還有我想妳。
她多數會回覆,只是多是貼圖。因為這樣的訊息,太難回了。
像現在她又收到了他的訊息,「彩虹。」
她回給他的還是那張笑臉。那張她最常回的笑臉。
週末他們會約會,他會約她,她也會答應,他們的約會多是些靜態的活動,吃飯、看電影、喝咖啡、看展等等,偶爾他也會帶她去郊外走走。
他最多只會牽她的手,從一開始到現在,而她的順其自然,也包括這個牽手。
他牽她,她沒拒絕。
這樣的順其自然。
他們的距離慢慢的越來越近,她跟他越來越熟,她知道了他某些小習慣,譬如,他牽她的手剛牽住的那一刻,他一定會緊握一下,然后再鬆開。
譬如,
他喜歡黑咖啡,每天至少一杯。
他會抽煙,但不在她面前抽。
他喜歡恐怖片,排斥看女孩子都愛看的愛情電影。
他除了吃海鮮過敏,其它的都吃,完全不挑食。
他唯二從事的運動就是打籃球,再來就是家里的健身器材。
他喜歡她扎起馬尾的樣子。
他比較喜歡她穿裙子的時候。
他唯一會啰嗦的一點就是她喜歡偶爾來上一杯這件事。
而她也越來越不怕他,這個人嚴肅的只有那張臉,她抓住了他的弱點,其實他很容易妥協,只要她想做的事,她不費吹灰之力,就能讓他點頭答應。
當她驕傲的跟谷天玥分享這個新發現時。
「妥協?」谷天玥的語氣里那高幾度的音調表現了那是多么不可思議,妥協,這兩個字甚么時候出現在谷天齊的字典里了?
「不可能!谷天齊怎么可能妥協?!」
這話?
「他通常不妥協,只會妥、當、處、理。」谷天玥哼了哼,那妥當處理四個字,特別頓了頓咬字特別清晰。
他的妥協,是例外。
而那例外,只有她。

他們正一起晚餐,今天他們一起到那間她們最愛的居酒屋去,這里的東西好吃又便宜,老闆又帥,她好陣子沒來了。
她順口的點了一瓶清酒。
點了才往谷天齊那瞄了瞄,看他臉色,「只喝一點。」
他沒說話。
她酒量不好,卻老愛喝一杯,這倒底是從甚么時候養成的習慣,她也不清楚,莫名其妙就成了這副德性,想當初,她也是滴酒不沾的好女孩,她想這或許就是長大。
長大等于喝酒?所有的壞事,好像都跟長大有關,因為長大而變成理當可以做的壞事,還真不少。
她有點小醉,但她真的沒喝多少,就如同她說的,她只喝一點,只是這么一點,她就不勝酒力了。
她家就在附近,他牽著她散步走回家。
這回家的路,不長,就短短的幾分鐘。但她走的搖搖晃晃,還說自己沒醉。
他笑了笑,這臺詞他不是第一次聽她說,他們的開始,大概也是從這里開始吧,同樣是她喝醉,同樣是他送她回家,差別的是上次她醉的不省人事是他扛著她,而現在是他牽著她,差別的是當時的心跟現在的心。
轉進巷子里,在那昏暗的街燈下,她那微酡紅的臉,那張粉紅的小嘴,顯得可口。
他想吻她,很想。
他貼近她,他的臉面對著她,隔不到幾公分的距離。
她的小嘴自動湊向前,直接往他的臉上印了上去。她倒先吻了他。
她的唇忽地往他的臉上印了下,孩子氣的。然后微笑的跟他說謝謝,謝謝他每天請她吃早餐,還有晚餐。
然后他也謝謝她,往她臉上回親了一口,謝謝她每天陪他吃早餐,還有晚餐。
她又往他臉上親了下,謝謝他。
他也往她臉上再親了下,一樣謝她。
像游戲似的,她親了他,一下又一下。
他不甘示弱的,也親了她,一次又一次。
這樣看來,偶爾喝醉酒好像也是挺不錯的一件事。他的嘴角微揚。
然后,
他吻了她。
在她意識模糊不清的時候。
他的唇印上了她的唇,輕輕的,舔舐著那甜美的芳香,帶著微微清酒的味道。慢慢的,親吻著她。
她瞠著眼,看著他吻她,然后學他,回應他。
他惡作劇的輕噬了一口她的唇瓣。
她也跟著輕咬了口。
呵。
他不反對她喝酒。
但她只能在他在的時候喝。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858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