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讓多個老男人吃奶_花海孫晴江林

Chapter05-英雄不孤單(5) 我哭了很久,久到我認為淚水早已乾涸,但眼淚依舊像是斷了線的珍珠不停掉落,斷斷續續地將放學后發生的事情告訴于庭,我以為她會罵我無理取鬧,但是沒有,于庭只是淡淡地說:「做得好啊……」
抽了張衛生紙,擤完鼻涕后我下意識地問:「什么?」
「難道妳沒發現嗎?」她輕嘆,「和白振熙交往的這兩年多來,妳從來不曾好好表達過自己心中的想法。雖然今天看似無理取鬧,但是……做得好。」
「一點也不好。」丟掉手中的衛生紙,我坐起身,視線朦朧地盯著被我放在床邊的娃娃,「我好像什么都做不好,即使我很努力,但還是搞砸了。」
「繼續說。」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懷疑他們,這種感覺很怪,但我還是這么做了。緣希她一直都是我的……支柱?我不曉得該怎么形容她。振熙也是,從以前到現在,我們一直很好,從沒吵過架,他很溫柔,總是那么溫柔,我幻想著我們走到永遠的模樣,而我也以為我們可以牽手走到最后,可是……可是現在的我卻不敢這么想。」
僅是一場小到莫名其妙、像爭吵卻又不算的吵架,就能讓我的心跌宕至谷底,惴惴不安……我不敢去想像接下來我和振熙的未來,我們會和先前一樣好嗎?還是會就此尷尬、甚至是避不見面?明天到學校見到他時,我該用哪句話作為我們之間的開場白?我──什么都不知道。
「振熙他明天還會和我說話嗎?」我像是在喃喃自語,忘了電話那端有于庭在聽我說話,她聽見我的害怕以后,輕笑開來:「一定會,妳擔心太多了。」
「那就好……」
「曉妍,但我還是要對妳說一句:妳永遠有資格懷疑站在白振熙身邊的每一個女人,即使那個女人是緣希也一樣。」于庭篤定地說,語氣里絲毫沒有半點懷疑,「因為妳是他的女朋友。不過我認為,現在的白振熙啊……應該不可能會做出任何對不起妳的事情,即使他和緣希一起在假日出門,但充其量也只是朋友。」
「我也是這么盼望的,但……我覺得振熙好像有哪里變了。」況且,我沒有勇氣去放棄我愛他的那顆心。
「變了?那就等『好像』成了事實以后再說吧。」于庭大大地舒口氣,「唉,妳可不可以別這么神經質?雖然是我叫妳去問的啦,只是我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你們明明就沒有怎樣,怎么說的白振熙好像已經劈腿然后你們就要分手了?」
聽聞于庭的話以后,我莞爾一笑,「于庭,我好像從來沒有對妳說過謝謝?」
「嗯?」
「謝謝妳。」于庭常常對我的愛情叨叨唸唸,卻又不離不棄待在我身邊,心底的感激早已滿溢,謝謝這兩個字早已不足以表達我對她的感謝,可除了謝謝我好像又找不到另外的詞語對她說。
「三八。」她失笑,而我知道她的三八其實就是等于,不客氣。

Chapter05-英雄不孤單(6) 那天過后,振熙并沒有如我想像中那般和我避不見面,而是在隔天便找我談談,他說他很抱歉讓我有不安的感覺,而我則是不停地對他說這只是我的無理取鬧,并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們這樣算和好嗎?其實我不知道,但我們的確恢復了和先前一樣的感覺,然而卻不盡相同。
我們看似很好,但其實我們都知道,疙瘩雖然確實淡了,卻依然真切地存在我們心中,彷彿無論如何努力都無法擺脫游移在我們之間的不安。
這種感覺,很累。
「學姊,我可以問妳個問題嗎?」趙子勛突然打斷我,不等我回答,他又說:「緣希她后來怎么了?我的意思是,妳們后來還有再見面嗎?」
「沒有。」我搖頭,笑了笑,「后來不曉得怎么回事,我和緣希兩人就不曾再見過面。但正確來說,應該是我刻意避開她。」
「為什么?」
「因為那時候我知道緣希喜歡他呀。」我站起身,并走向廚房再沖泡一杯咖啡給趙子勛,「雖然我一直拒絕承認這項事實,但某次緣希親自告訴我她對振熙的感受以后,我便再也無法欺騙自己,也有點不曉得該如何面對她。」
「所以,緣希真的是你們分手的原因?」他轉過頭來,朝我問了聲。
「我以為是,但其實不是。又或者是說,不全然是。」瞥見他眼底的疑惑,我便繼續解釋:「緣希和振熙并沒有在一起。」
「什、什么?」
「驚訝吧?我當時知道時也是這種反應。」我聳肩,又走回沙發上窩著,外頭的冷風打在窗戶上劈啪作響,「可我不曉得為什么,所有的一切我都不知道原因。」
「后來呢?」他放輕聲音,柔聲問道,而我們的對話也再次回到十年前,那個回不去的夏夜。
時間過得很快,不知不覺我們也成了坐在禮堂內即將解脫的畢業生。學校畢業典禮的時間是訂在下午,所以班上的人便決定謝師宴接續在畢業典禮后。
謝師宴的地點決定在街上的一間燒烤店,我、振熙、于庭以及平時與振熙關係較好的三個男生坐在同一桌。滿桌新鮮的食材,振熙一一將海鮮、蔬菜、肉片等放在網架上,并用夾子挾了一盒剛烤好的蛤蠣給我。
「謝謝,你要吃嗎?」我用筷子挾了蛤蠣并送至他嘴邊,然而振熙卻有些神不守舍,似乎沒聽見我對他說的話,「振熙?」
「……嗯?」半晌,振熙緩緩回過神,遲疑幾秒后才輕輕咬下蛤蠣。
「白振熙,你今天怎么了啊?」于庭見狀,忍不住發問,而于庭的問題其實老早我就想問了。
可是我沒問。
「沒事啦。妳要不要吃點什么?」
因為我知道他又會以沒事來搪塞我的擔憂。
「于庭,妳要不要吃蛤蠣?還蠻好吃的欸。」然后我選擇替振熙化解尷尬。
老實說,振熙失魂的模樣已經持續了好一陣子,他常在我話說到一半時發楞,我不曉得他怎么了,每當對上這樣子的他,我總能從他失神的眼眸中找到氾濫的憂愁,很濃很濃,心卻也很痛很痛。
我不曉得該怎么樣才能讓他對我說出他心中所有的煩憂,也不知道要怎么樣才能讓他的溫柔里少一點陌生。
我們以前不會這樣的。
「那個……」于庭突如其來的聲音打斷我的思緒,「因為我明天就要出國了,還有點東西沒整理完,所以可能要先走。」
「咦?這么快!」我驚訝地望向她,所有不捨一股腦兒地全竄上腦門,「于庭……」
「唉,曉妍,妳別這么看我,我會想哭的。」于庭的眼眶微微泛紅,隨后噗哧一笑,「干嘛呀,我還是會和妳保持聯絡。那各位,我先走一步啦,你們要吃飽一點喔。」
她向大家道別以后,便匆匆地搭上她爸爸早已停在外頭的車,速速趕回家。
這頓謝師宴在歡樂的氣氛下也漸漸走向尾聲,老師對我們道些祝福后也開車先行離席,眾人各自懷著不捨的情緒一一走向回家的道路,而振熙則是在離開以前留我下來。
可是,臉色好像不太自然。
我們兩人沿著昏暗的街道漫無目的走著,因為發現他的不對勁我更是不敢說話,眼皮狂跳、心跳不規律的律動,就連呼吸也跟著急促了起來。
就這樣沉寂多時,夜晚的寂靜放大了無邊的緊張,我不自在地捉緊裙襬,總覺得好像有什么正要──
「曉妍。」
發生。
「嗯?」我綻開一抹我自認為燦爛的笑容,「怎么了?」
「妳覺得……」振熙沒有看我,而是凝望前方轉角的昏黃街燈,「我們可以一直這樣走下去嗎?」
「什、什么意思?」嘴邊沒了笑意,而我動彈不得,「我不懂。」
「嗯……上了大學以后,我們真的能有把握一直在一起嗎?」他的語調間有著顫抖,振熙的雙拳緊緊攢住,隨后又無力地鬆開,「遠距離戀愛、我……」
「振熙,你怎么了?」雙脣微微發顫,我錯愕地拉起他的手,我不明白他怎么會突然說這些莫名其妙的話,「之前放榜時,我們不就討論過這問題了嗎?」
「但我現在卻感到一片茫然。」
「你可以不要這么自私嗎?」緊抿下唇,我忍了許久的不安終于爆發,雙眼籠罩單薄的水氣,深呼吸,我才又對他說:「這不是問題,你和我知道這都不是問題,距離算什么呀?你總信誓旦旦對我說沒事的,可現在卻又不是這么回事,振熙,我──」
「對不起,曉妍。」他的眸子帶有閃閃淚光,唇邊依舊是溫柔的笑,振熙不理會我所說的一切,兀自說道:「上大學以后,妳要好好照顧自己,天氣冷了要多加衣服,還有啊、冰的東西別吃那么多,那對身體不好。」
「你、你在說什么……」我瞠視著他,心底的不安感隨之強烈,「振熙,別說了。」
「然后,女孩子在外面要注意安全,不要亂跑喔。」
「你怎么、怎么突然說這些呢?」我歇斯底里地來回踱步,「振熙,我──」緣希的笑容頓好想讓多個老男人吃奶_花海孫晴江林時在我腦中綻放,伴隨著振熙的笑聲,「難、難道是因為緣希嗎?」
「不是,不完全是。」他痛苦地別開視線,解釋:「可妳要相信,我和緣希之間什么都沒有。」
「既然什么都沒有那就別離開我啊!」我急了,音調也跟著上揚,雙拳緊握后又鬆了開來,我撐起一道笑容,幾近卑微地道:「……我不能沒有你。」
然而他什么話也沒說,只是維持一道極淺的弧度良久,我們相互凝視,從彼此濕潤的眼眸看見對方憔悴的身影,但淚水卻倔強地不肯從眼里滑落。
「你還記得我們最一開始在一起的樣子嗎?那時候的我們笑得很美,一點雜質也沒有,而我們也這么走到了現在,這樣的我們有什么分開不可的理由?」我激動地握住他的雙手,即使難受還是不停地繼續說:「振熙,我不要和你分手,我不敢想像沒有你的日子……求求你,不要和我分手好不好?」
「曉妍,我還沒說到分手這兩個字,妳就這樣了……」他溫柔地捧住我的臉,紅著眼眶說:「那我真的說出口后,妳──」
「不要!」我奮力搖頭,拒絕聽見他所說的一切,「是因為上次我懷疑你和緣希有什么嗎?對、對不起,我錯了,你不要……不要離開我好不好?」
振熙他在一旁靜靜地聆聽,可捧著我臉的那雙手早已在不知不覺中放下,他一步又一步地往后退開,很慢、很慢,卻讓我動彈不得。
「曉妍,對不起,再見。」他勾起難看的笑,狠下心來轉過身背對我,無論我再怎么喊叫,也喚不回他的一瞬回眸。
我心急地伸出雙手,迎來的卻只剩下滿滿的空蕩,夏天的涼風吹來煞是舒爽,卻讓人打了個冷顫,慌張地不知所措。
振熙憔悴的身影被月光拉的好長,他的腳步逐漸加快,我透著模糊的視線望向他,儼然瞧見他顫抖的背影。
他、哭了嗎?
無力地跌坐在人行道上,我想沖上前,要他留下來,可是我沒辦法,我站不起來,我連挽留他的力氣都失去,我──
我怎么這么沒用?
『希望妳能每天像個小太陽一樣的笑著。』
也許就是因為兩年多前的這句話,才讓我即使到了最后,依舊像個白癡一樣朝他的背影笑著,可是那心如刀割的痛,仍舊讓我凝滯在眼眶中許久的眼淚,在他轉身的那一剎那,傾洩而出。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9207.html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