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鶴堂周九良同人文_被男朋友扒衣捏奶頭

第八章 回家的路(三) 回宿舍的路上,江浩介真的遇見了穆可欣。
她穿著醫師短袍,低著頭,步伐沉重地走回宿舍。
兩人一前一后,沿著這條林蔭小道走。天已經黑了,兩旁的路燈昏黃,江浩介不知該不該叫她,跟著走了一陣,穆可欣卻忽然回頭。
「學長,原來是你。」不知為什么,穆可欣的笑容十分勉強。「我還以為是變態跟蹤狂~」說話的內容和她的表情完全不搭,又想用輕快的語句掩飾內心的低落。
「可欣,妳怎么那么晚?」浩介看看錶,「都快七點半了,神經外科不是準時五點半下班嗎?」
「我去病歷室補病歷….」穆可欣繼續向前走,江浩介走在她身邊,裝做是隨口問起:「那妳..在神外過得還好嗎?」
穆可欣忽然快步向前,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好像在逃避甚么。
「可欣!」穆可欣步伐更大、更急。
直到一盞壞掉的路燈,這里是這條路特別黑的一段。在醫院和宿舍中間,兩旁是鐵絲圍成的籬笆,前面是宿舍的花圃。
四周一片黑暗,穆可欣停了下來,身軀微微顫抖。
江浩介趕上她。「可欣,妳怎么了?」
穆可欣聲音怪怪的,「學長,肩膀借我一下。」
浩介還沒意會過來,穆可欣已靠上他肩膀放聲大哭。
「嗚哇….嗚嗚….」
在四面無光的黑暗里,她只是哭,只是流淚,只是啜泣。
淚水,濕潤了浩介的上衣,滲透入他的胸膛。
好冰、好冷,好滑、好難過。
她哭得好悽慘。
是誰?誰欺負了她?
江浩介不由自主慢慢伸手,滑過她背脊,抱起,相擁。她的體溫在他懷里,她的哭泣也被他溫暖包覆。江浩介擁抱她,想分享溫暖,想保護她。可是她哭得好酸,哭得好苦,使他就算是問發生甚么事都不忍心。
江浩介可以感覺到心跳漸漸加快,即使他認為逾越了學長學妹的分際,他能做的也只有如此。在這種時刻陪在她身邊,付出,傾聽。即使四周是那么黑,那么靜,他再聽不到其他聲音,只聽見淚水流動的聲音。
不知過了多久,穆可欣像是力氣終于放盡,整個哭倒在浩介懷里。
江浩介伸手拭去她殘留在臉頰的淚水,手指輕輕拂過,專注得像是在雕刻一件石膏作品。
她的臉蛋好美。
「浩介學長,對不起。」穆可欣拿面紙擦乾眼淚,掙脫浩介的懷抱。「我好多了,謝謝你。」
「你要不要….我們一起吃個飯,換換心情。這附近有一家很好吃的義大利麵,走路就可以到了。」
「嗯!」穆可欣點點頭,很感激浩介沒有問她為甚么哭。
浩介帶她走回頭路,邁出醫院大門,越過馬路,到對面一處靜謐的巷口。整個漆成黃色,裝飾得很有地中海風格的餐廳。
江浩介推開門,對服務生說:「兩位有位子嗎?」
很不幸的,吳巧伊三人組居然在里面。他們看到江浩介,再看到尾隨的穆可欣,眼睛都發直了。只有吳巧伊一臉你看吧我完全沒說錯的表情。
江浩介也看到他們了。這時候再出去反而顯得不自然,索性跟服務生要了個比較偏僻的角落,不至于需要跟他們三個大眼瞪小眼。
「我要青醬松子麵,可欣妳要吃甚么?」
「培根辣椒麵好了。」
點完菜,服務生還特地送上小蠟燭。
穆可欣笑著說:「還蠻有氣氛的,可惜我沒打扮過,眼睛又哭得這么腫。」
浩介說:「那也就是說,妳還欠我一頓。下次再吃飯呢,至少要穿得像去聯誼一樣漂亮。」
「學長還記得啊!」
「當然啦!妳很少穿成那樣嘛!結果卻是為了別的男人。」江浩介取笑穆可欣。
「學長….,我后來沒有再去聯誼,也沒有再相親了。」
「那..那個竹科的何姓工程師呢?」江浩介完全不孟鶴堂周九良同人文_被男朋友扒衣捏奶頭孟鶴堂周九良同人文_被男朋友扒衣捏奶頭放過任何漏洞。
「也已經沒有在聯絡了啦!」
「這樣才乖!」江浩介問:「那妳現在..既不聯誼也不相親,是有甚么打算?」
「沒有打算,就工作啊!我把人生賣給工作了。」穆可欣語重心長的說:「現在忙得不得了。要跟刀,要顧病人,每個月還要值十班,哪有時間去認識男人。」
神經外科的值班與急診不同,基本上如果當天值班,早上七點去醫院開始一天的工作,接著繼續下午五點半開始值班,直到隔天早上七點繼續上隔天的班。也就是說一次值班就要留在醫院連續工作三十五到三十六小時,值班時夜間偶爾可以休息,但如果病人有狀況也必須常常徹夜不眠,平均值班睡眠時間不到三小時。
這樣的值班一個月必須來十次,至于補病歷準備報告等責任型雜務必須使用自己額外的時間來做。
「這樣不行!這樣妳會嫁不出去!」江浩介笑著說。
這邊江浩介和穆可欣吃飯聊天,那邊蘇世維和周宏文豎直了耳朵偷聽。
吳巧伊向來是個驕傲的公主,是大家忙著討好的主角。跟你們出來用餐是給你們面子,你們不說點趣事炒熱氣氛也就算了,居然把焦點放在別人身上。吳巧伊覺得無趣極了,跟蘇世維和周宏文吵說好無聊她要馬上離開。
兩人只好依順她,正要過去結帳。吳巧伊居然大喇喇過來江浩介這邊,「學長請客!」又奶又嗲,向江浩介撒嬌。
江浩介微笑說:「不行!我沒有隨便請客的習慣。」擺明直接拒絕。
吳巧伊自討沒趣,臉上青一陣白一陣,好像受到天大的委屈,竟然含著淚水沖了出去。
蘇世維和周宏文面面相覷,拿出錢包幫她付了帳。兩人同時有了體悟,看來這個公主不太好侍候。氣氛也被她弄得很尷尬,兩人只好連聲對浩介說對不起。
「沒關係啦!你們保重。」江浩介意有所指的微笑。
難兄難弟抓頭搔耳,竟然勾肩搭背起來,兩人相約回宿舍繼續喝一杯。

第八章 回家的路(四) 穆可欣說:「學長,你真的傷到巧伊了。」
「哪有….!」浩介笑著否認:「吳巧伊這種人自信滿滿,這種事情八成不出三天就忘了。就算請她吃飯,她也會覺得應該的。這種人我從小看到大,妳就別替她們擔心了。」江浩介指的是趙家媞,穆可欣不認識趙家媞,自然聽得一頭霧水。「倒是妳自己的事,真的就這樣?」
「學長….其實….,我現在真的不太相信男人,就算真的嫁不掉也沒關係啦!」
「嗯,那個王八蛋又做了甚么好事?」
「王八蛋?!」穆可欣笑了,瞬即明白浩介指的是張君海。「是啊!真的是王八蛋,我居然和這樣一個人談了四年戀愛。」
「妳說過,他對妳好的時候也不錯嘛!」
「可是….我到今天才知道。原來去年..他來這里的外科短期實習的時候,已經在這里交了個女朋友。他沒有告訴我,一直偷偷摸摸跟她交往。」
浩介吃了口松子麵,問她:「是護士嗎?」
「是呀!還是神經外科的,他過來這邊以后,就跟她同居了。我卻還一直想挽回他….。男人真的會那么狠心,那么殘酷….,我不敢再相信男人了。」不小心又掉下一滴眼淚,連忙拿面紙來擦。「我想,他對我說的分手理由全是假的。我實在不應該當真。」
江浩介說:「可欣,他不值得妳這樣對他,不要再折磨自己了。」
「嗯,這是最后一次,我以后不會再為他哭了。學長,謝謝你肯聽我說這些….。對了,還沒問你,那件糾紛最后怎樣了?」
浩介說:「已經達成和解了,當然要負擔部分的賠償金。家屬沒有堅持告訴,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這樣啊!」穆可欣說:「是學長把我從這件糾紛的絕望深淵拯救出來,為了表達我的感激,這頓飯我請學長好了。」
浩介正色說:「不好!我不隨便給人請客的。」
穆可欣愣住,今天學長怎么固執起來,一抬頭,隨即發現江浩介笑著看她。方才領悟….
「你是在學我?」
「是啊!感覺怎么樣?」
「不好!一點都不好。」穆可欣微微一笑。「滿心好意被一座墻彈了回來。」
江浩介拿起帳單,「既然妳明白,這頓就給我請吧!」
穆可欣抬頭凝望著他,說不出拒絕的話。江浩介微煦的溫柔穿透內心,好不容易武裝起來的冰凍鎧甲,因久違的溫暖而慢慢剝落。
回到宿舍,江浩介把手機開機,發現來自趙家媞的多通未接來電。他決定在回撥之前,先跟趙伯軒探聽消息。
「浩介哥,這么晚了找我何事?」趙伯軒大不正經接起電話。
「家媞打了很多通電話找我,你知不知道她有甚么事?」
「這個喔!還會有甚么事,過幾天八月二十日不是她生日嗎?要找你出來慶生,聽說她已經計畫了一大堆節目,打算把寶貴的第一次獻給你。」就一個哥哥而言,趙伯軒真的很惡劣。
「不過我那幾天要上班,沒空幫她慶生。你幫我跟她講一下。」
「誰理你!你自己搞定她。」趙伯軒聲音突然變小。「告訴你一個消息,不要說兄弟不夠義氣。你學妹今天心情八成很糟,趕快過去安慰安慰。學妹一定會愛死你….。」
「已經哭過一場了啦!」江浩介淡淡嘆了口氣。
「動作這么快!」這下換趙伯軒錯愕了。「唉!跟你說….我們家那個張君海真的不是東西,今天我跟學妹去查房,親眼目睹他跟新女友在樓梯間熱情擁吻,火辣到我鼻血都快噴出來。學妹看起來超可憐,我都想過去給她惜惜!..我可是看在我們兄弟分上才忍住的喔!」
浩介威脅他:「你敢給我動手動腳,我就給你爆頭!」
「不、不要爆頭,人家我開腦的還給我爆頭很難看捏….。」趙伯軒開玩笑的說:「學妹已經哭過一場了喔!那浩介哥有沒有把肩膀借給人家哭….?」
江浩介在電話那頭說不出話。趙伯軒一拍腿,大叫:「靠夭,被我說中了喔!那我看我們家媞真的沒戲唱了。」
趙伯軒那頭遠遠傳來家媞的聲音。「哥,你說甚么我沒戲唱….。」
趙伯軒把手機丟給家媞,「不敢不敢,你浩介哥來電,聽不聽?」
江浩介來不及阻止,家媞已抱著手機說了起來。「浩介哥,你整晚手機都沒開機,到哪里去了?」
「我跟一個學妹吃飯….。」江浩介如實以告,猶如他料中的,趙家媞根本沒想要仔細聽。「那你二十號一定要空下來跟我慶生….」
「那天喔….我要上班,應該沒辦法。」
「那提早呢?提早幾天也可以,你應該不會整個月都在上班吧!」趙家媞超有毅力窮追不捨。
「是啊!不在上班,就是在弄科里的東西,還要準備考試。這個月完全沒有空。」江浩介來個抵死不從。
「好啦好啦!那我再想想辦法,你以后不可以不接我電話喔!」這句話當然也不用等江浩介回答,答案一定是肯定的,趙家媞不接受其他可能。
只見她放下手機,踢了趙伯軒一腳。「浩介哥說他這個月都沒空….怎么可能?!我看你也是總醫師就這么閑,他一定是有了別的女人。」
「甚么我很閑?!」趙伯軒怒了,「我也很忙好不好?」
「不管啦!我命令你明天到急診去把浩介哥的班表拿過來,他一定有女人,我要去突襲檢查。」
「女人喔….嘻嘻!」趙伯軒不懷好意的笑,實在超想告訴趙家媞。
趙家媞臉色大變,問他:「浩介哥真的有女朋友?哥~快告訴我,快告訴我….。」
「不是女朋友啦!」趙伯軒說:「不過妳要答應我,幫我倒一個月的垃圾,我才愿意跟妳分享這個小秘密。」他實在忍不住了,等不及看家媞的反應。
「好啦!」趙家媞不甘不愿,「快說!!」
趙伯軒把穆可欣的事全盤托出,趙家媞臉色越來越難看,緊緊握住拳頭。「我一定、一定要去搞破壞!」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9655.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