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汐染的額頭-《巨星之路》連載

這人,簡直莫名其妙啊。

「我對你一點印象都沒有,跟你重什么新?開什么始?」佟汐染往后躺靠在沙發椅背上,雙手撐在身側,拉開彼此的距離,「而且說什么換我追回妳,好像之前是我死纏爛打把你追到手似的,我有必要嗎?」她越說越激動,最后閉著眼幾乎是吼著。

「妳的確是死纏爛打把我追到手。」項隼欺身而上,她一睜眼,便見到他烏沉的雙眸近在咫尺,當下面上一紅,忙別過臉,他的氣息還噴薄在耳畔間,低語:「我也只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無賴。」她雙手用力往前將他推開,心跳得飛快,腦中突然有什么東西一閃而過,啪地在腦仁間劃過一道閃電似的白光。

「啊??」她忍不住扶著額頭,發出了細碎的呼聲。

「怎么了?」項隼被她的樣子嚇到,忙扶住她的雙肩,低頭細細審視。

「不知道,頭好痛,大概是后遺癥,之前偶爾也會這樣,休息一下就沒事了。」幸而那疼痛很短暫,她很快睜眼,甩甩頭,呼了口氣,恢復正常。

「不然,妳到房里躺一下,不是說拍戲拍了一天一夜,肯定是太累的關係。」項隼也不顧她愿不愿意,話一說完便直接將佟汐染打橫抱起。

「喂,誰要睡你家,送我回去!」佟汐染搥打他,卻止不了項隼的腳步。

「這也是妳家,妳看看房間被妳搞成這樣,不睡一下,對得起我一個睡在蕾絲房里的大男人嗎?」

佟汐染這才留意到,這個家,太女生氣了,的確一點也不像一個男人的屋子。

項隼一腳踢開房門,映入眼簾的是天花板垂下來的水晶吊燈,和四柱大床上方的蕾絲床罩。

的確是她會搞的風格。

她驚呆了。

「你居然,放任我讓你睡在這樣的公主房間里?」項隼將她放在柔軟的大床上時,佟汐染翻身坐起,又仔細看了一圈臥房里的擺設,深覺不可思議。

項隼聞言,像是想起什么似地眼神一滯,很快恢復如常,只是半垂眼目,搖頭輕笑道:「是啊,我也覺得自己寵妳寵得太過,這要傳出去,我項隼的臉面往哪擱?可看看妳是怎么回報我的?」

佟汐染這是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離婚之后,你怎么也沒改裝?」她以前到底在想什么,居然讓丈夫睡在這樣的房間里。

「離婚后我馬上就出國,現在也才剛回國沒多久,還沒空弄。」項隼將童話公主般的臥房環顧了一圈,心里滑過一絲絲暖意,臉上線條不知不覺也柔和不少。

不過,現在好像也不急了。

「所以,你就繼續睡在這個房間里?」佟汐染受不了了,瞪大雙眸,抱著肚子在床上笑得滾來滾去。

「當然沒有,我睡別間房。」心里才剛滑過的暖流,倏忽間降到了冰點,項隼這次真的覺得自己男性的自尊受到傷害,他背過身,走到窗邊一張小桌子邊抽出便條紙,上頭留下自己的手機號碼,恢復冷然,道:「好了,妳睡一覺吧,我先回辦公室,等妳休息夠了再打電話給我。」

哎呀,不高興了?

「知道了。好啦,我姑且相信你是好人。」佟汐染躺正,對著他的高大寬闊的背影說。

喀啦。

項隼將門闔上之后,四周再度陷入安靜,房里淡淡的梔子花香,有種莫名的熟悉感,佟汐染忽覺一陣睡意襲來,不知不覺沉沉睡去。

 

佟汐染一愣,因為雙手突來的暖熱,她感到一股熱氣竄上腦門,兩頰這會都燙得不成樣,想掙脫卻被牢牢扯住,隨即有些慍怒,「你怎么可以偷聽我講電話!」

「我耳朵很靈,不小心就聽到了。」項隼撇撇嘴,輕描淡寫道。

「我跟誰約會不關你的事吧。」項隼的態度徹底惹怒她,她翻眼瞪他,任性起來,「即便我相信了你是我前夫又怎樣,就是前夫嘛,我跟誰約會要你管。」

「程君臨現在是妳男朋友?」項隼不理會她的撒蠻,微使勁,兩人距離更近了,佟汐染的額頭幾乎碰上了他的胸膛,他開門見山問。

她別過臉,抿著唇不說話。

「回答我。」項隼再沒耐心,鬆開一只捋住她細腕的手,扳過她的下巴,硬逼著她仰頭面對他。

「對。」她不是很甘愿,說得勉強。

「怎么在一起的?」項隼覺得自己的心臟被人擰了一把,有點痛,但還能忍受。

「不知道,我記不得了。」

「那妳怎么會認為程君臨是妳男朋友?」項隼覺得荒謬。

「是他們告訴我,大家都這么說,程君臨的表現,也的確像是我男朋友。」在項隼灼灼目光的注視下,佟汐染忽而覺得莫名心虛。

「嘖,這些人真是??」項隼撇頭啐了聲,又問:「那妳對他有感覺嗎?」

「我正在努力想起。」她知道自己認識程君臨,但卻沒有和他談過戀愛的印象。

意外之后,經過一年的休養,佟汐染腦部的傷基本上已經復原得差不多,功能也完全不受影響,但畢竟記憶是很個人的,她罹患的心因性失憶癥,連醫生都掌握不了,所以如果有人刻意提供錯誤記憶,她也只會以為是自己忘記,根本無從判斷真假。

「妳要知道,感覺這種事,即便記憶不在,也是不會忘的,那是本能。」項隼忽而放開捋住她的手,轉扣住她的腰,另只手捧住她的后腦勺,傾身低頭,動作快的,佟汐染連躲都來不及,氣息便噴在了她臉上,差一點唇就要碰上她的。

心如擂鼓般咚咚作響,那聲音大得彷彿有個環繞音響在耳邊放送,心跳也快到幾乎要從猴頭蹦出來,一時間忘了呼吸,屏息數秒。

就在她以為要發生什么事時,整個人一鬆,項隼已經放開她,向后退出一個安全的距離。

「染染,妳記得我的。」項隼滿意地笑了笑,「即便全世界的人都說妳和我一點關係也沒有,也掩蓋不了我們曾經相愛的事實。」他明確感受到佟汐染的心跳以及她臉上的潮紅,說明了,感覺記憶扎扎實實地,仍遺留在她體內。

「你??流氓、混蛋!」佟汐染無法阻止自己的臉蛋如火燒般的熱燙。

「妳自己判斷吧,我敢說,程君臨絕對不是妳的男朋友。」

「他是不是我失憶前的男友還輪不到你來下結論!」佟汐染惱羞成怒,只能捏緊自己的手提包,對他咒罵,接著扭頭倉皇離去,嘴上兀自嚷著:「別跟過來,我自己走!」

砰地一聲,門被人重重闔上。

「沒跟,慢走。」項隼也真沒追上,留在原地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在門后,勾唇露出得逞的微笑,賊賊的。

今天就到這里,適可而止吧,再下去,佟大小姐怕是要惱羞成怒,不計形象從貓咪變小虎,咬得他血肉模糊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9929.html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