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貝我想要愛你啊痛輕點_請你對我負責txt網盤

37 「把外套穿上好不好﹖」我脫下身上穿的薄外套,披在堂本櫻身上。
走在人潮擁擠的夜市里,我已經發現到有幾道不懷好意的目光投射過來,
想也知道是被堂本櫻的身材給吸引到,這里人那么多,想必什么人都有,
我不敢保證她不會在我不注意的時候被怪人拉走。
「可是很熱﹗」
小姐阿,妳現在還耍什么任性阿…﹖
「拜託啦,很熱的話我等等在請妳吃冰淇淋好不好﹖」我雙手合十誠懇的
說,這招對孩子氣的她應該是有效的。
「真的﹖」
果然動心了。
「嗯﹗」我大力的點頭。
「說話不可以不算話喔﹗」她穿上我的外套并把拉鍊拉上后,還不忘警告我幾句。
要我做什么都好,只要能遮住她胸前那若隱若現的溝就好。
「哪,牽緊一點好不好….﹖」這樣要求讓我有點難為情,可是我怕她走散嘛….
還好她只是笑笑,隨即挽住我的手。
按照約定買了個冰淇淋給她,一邊吃一邊逛,她的腳步卻在一家射擊攤前停了
下來,看她不斷盯著上面獎品區的兔子,大概是很想要吧,我立刻從錢包里掏
出了一百塊給老闆,隨意選了一支槍之后….
連續響起二十次的氣球爆破聲。
「哈﹗」表情有點賤的看著老闆鐵青著臉把兔子遞給我,我轉身又把兔子塞給
堂本櫻。
「給我的﹖」她一臉驚訝的樣子我看了是滿頭疑問,不就是只兔子嗎﹖
「對阿,難道妳不想要﹖」我做出擦眼淚的動作,假裝很難過的樣子。
「要阿,我當然要﹗」她把娃娃緊緊抱在懷里,露出幸福的笑容,還真的跟小孩
子一樣容易滿足阿。
「搶劫﹗﹗」突如其來的尖叫聲吸引了我的注意,轉頭一看只見一個男子手持刀子
不斷亂揮,另一手還抓著一疊刮刮樂。
除了我和堂本櫻以外的人全都往兩邊靠,就怕會被刀子掃到,唉,沒想到居然有人
膽子大到跑來這么多人的地方搶東西,真是不要命了。
「臭小子,讓開﹗」男子直直朝著我沖過來,刀口也對準了我。
但我說什么也不能讓這種敗類得逞,情急之下我把堂本櫻推開,順勢側身閃過男子
刺過來的刀,趁他重心不穩的時候抓住了他拿刀的手臂,狠狠的給了他一個過肩摔。
把掉落地上的刀給踢了個老遠,我把他的雙手壓制在后方,用他的外套把手給綁緊,
確定他不可能逃跑后,我這才把他丟給另一名想出來幫我忙的男子,隨后拉著堂本櫻
的手快速離開夜市。
「為什么要跑﹖」堂本櫻露出不解的表情。
「我不想引人注目,哈哈。」希望剛剛沒有人錄影,我可不想因為這樣而上新聞。
「小悠剛剛真帥﹗」和她走到停車場后我才稍微緩了腳步,停下來后堂本櫻給了我
一個讚,還不斷夸獎我。
「沒有啦,舉手之勞而已。」撇了撇手,被她這么一說我都不好意思了。
「才不呢,是真的很帥氣喔﹗」
「好好好,我認了,先回家吧。」被那男的一亂我都沒心情逛了,反正時間也不早
了,逛了這么久弄得我好累。
「快進去休息吧﹗」到了她們家,看著她昏昏欲睡的表情,我輕拍她的肩膀催促她
幾聲。
「小悠…」
「嗯﹖」
下一秒,她用空著的手勾上我的頸,有股溫熱貼上我的臉頰。
『她…她親我﹗﹖』
「晚安啰。」在我耳邊說了句后她便轉身走回屋里。
真奇怪…沒事干麻親我嘛,不過女生之間這樣好像也挺正常的,我也沒多想,騎上
小黑直接回家。
洗完澡后我打了通電話給堂本曦,得到的回應卻是『您撥的電話未開機』堂本曦的
電話應該不會關機才對阿,是不小心沒電了嗎….
隔天堂本曦的反應變得好奇怪,跟她打招呼她把我當空氣,跟她講話不是不理我就
是直接走掉,真是的,討厭我也該有個理由吧,怎么可以無緣無故的就…..
「曦,妳到底怎么了嘛﹖」我拉著她的衣角,不讓她有機會走開。
「上班時間不能談私事吧﹖」她面無表情的說。
「可是…」
不等我講完,她直接甩開我的手,轉身走掉。
雖然不知道她是什么原因而討厭我,但她似乎忘了我可是會每天不要臉的到她們家
報到,到時候她不理我都不行﹗
下班后她居然躲開我,選擇走路回家,我見了則是拿了包包跟上去,把車鑰匙丟給
宥婷。
「喂﹗小悠﹗」宥婷大喊著。
「對不起啦,我有事,妳先開回去吧﹗」
「小悠,今天怎么比較早﹖」走進她們家,最先聽見的是堂本櫻的疑問。
眼見堂本曦就要往樓上走,我只好趕緊先簡單回應「這我等一下在跟妳解釋。」
在堂本曦要關上門的前一刻擠進房間里,我無心觀賞她房里的擺設,最重要的是先
把事情問清楚。
「到底為什么要這樣對我不理不採的﹖」憋了一整天的火氣我也忍不下去了,口氣
是有點不悅。
「被美女親,妳很開心對吧﹖」
「什么﹖」被誰親﹖我一時腦筋轉不過來。
「妳們昨天在樓下,我都看見了。」她的語氣一樣冰冷。
「既然妳都看見了,那也應該要知道不是我主動的阿。」
「我怎么知道,也許妳就喜歡別人主動。」她撇過頭。
怎么可以這樣…難道她不知道這話從她口中說出我的心有多痛嗎…﹖
「妳這是在懷疑我對妳的感情嗎﹖」我哽咽著聲音。
「就一個吻,一個連唇都沒碰到的吻,這么簡單就毀掉妳對我的信任了嗎﹖」
我沒想到她是這么不信任我,跟我相處了這么久又不是不清楚我的個性,就算我
平常會開開玩笑好了,我不會去找其他女人,更不會背著她跟別人亂來,我是很
專情的﹗然而她卻連個解釋的機會都沒給我就對我生氣。
她平常要吃醋或是整我什么的我都無所謂,至少我知道她是愛我的,但是現在這
種情況我該說什么,說她無理取鬧嗎﹖一件小事居然可以跟我鬧成這樣,我很好
奇她昨天到底看成了什么。
她抬起頭,嘴巴開闔了幾次,可是不管她現在說什么我都不想聽。
「我從來就不相信我們之間的感情有這么脆弱﹗」我幾乎是失控的大吼出聲,帶著
淚水奪門而出。
* * *
「曦…其實我,早就知道妳們的關係了。」姊在小悠走后,進了我的房間,有些愧疚
的說。
「什么時候﹖」我們明明隱藏得很好的…
「我回來當天,妳們在外面….」
「嗯…」淡淡的點了頭。
「對不起,昨天那是我…一時情不自禁才會…」
「我知道了…」壓抑很久的淚水就這樣濕了臉龐,是我誤會小悠了,還說出這么讓她
傷心的話。
現在才來懊悔有什么用,傷害都已經造成了….
「姊…我想自己一個人靜一靜。」
直到房間只剩我一人之后我才拿起手機,撥了小悠的號碼,她卻怎么樣都不接電話,
情急之下我只好打給宥婷。
「嘿~」
「宥婷,小悠有沒有在妳那﹖」我有些心急的劈頭就問。
「她不是應該在妳那嗎﹖」
沒有在家,那她會跑去哪里…﹖
「我、我跟她吵架了…」還是因為我的一時任性。
「我有她的消息會立刻打給妳。」
「好,謝謝。」說完我便掛了電話,無力的跌坐在地上,環抱著膝,臉埋進膝間放聲
哭泣著。
* * *
離開堂本曦家后我只是漫無目的的走著,我不知道我該去哪里,回家也不是,回去找她
也不是,最后來到了公園,只有幾個出來運動的大嬸和小孩以外幾乎沒什么人,我隨意
找了張椅子坐下。
腦海里不斷重複撥放著她對我說的話,如果只是吃醋那這次也未免太過火了,自從跟她
交往后我幾乎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她身上,難道她都感受不到嗎﹖
她對我不理不採我還無所謂,但她怎么可以懷疑我的感情﹖
漆黑的天空唰一聲的降下了大雨,路人是跑的跑,撐傘的撐傘,我卻只是靜靜的坐在這,
放任斗大的雨滴無情的打在我身上,也許現在讓我冷靜點也是好事。

38 這場大雨沒有緩和的趨勢,甚至還越下越猛,我待在雨中起碼也有半個小時了吧,
我的身體我很清楚,風吹雨淋的,明天肯定離不開床,既然都注定這樣了,那在外
頭待久一點又何妨﹖
「哥哥…」
我隱隱約約感覺到有人在拉我的褲子,抬頭一看才發現有個撐著傘的小女孩站在我
面前,叫我哥哥。
「哥哥為什么要淋雨﹖」那女孩用天真的眼神看著我,似乎不在乎眼前的我是不是
壞人。
「沒什么。」我給她一個微笑,要她別在意。
「那小娜的雨傘給妳好不好﹖媽媽說淋雨會生病的。」
會生病…居然連個小孩都比我還要懂得照顧自己的身體,女孩的話瞬間點醒了我,
怎么可以因為一時不愉快就自暴自棄呢。
「不用了,妳還是快點回去媽媽身邊吧。」
「嗯,那小娜先走了,哥哥再見。」那女孩揮揮手,和我道別后便往另一個方向跑去。
我看我也得快點回家才行。
「妳到底跑去哪了﹖為什么淋雨回來﹖還有為什么會跟她吵架﹖」一進門宥婷就跑到
我面前,東問西問的。
接過雨柔遞給我的毛巾,我露出苦笑說﹕「我現在不想談這個。」
我想回房。
「段千悠妳到底對她做了什么﹖」宥婷一把把我給拉回來,語氣兇狠的問我。
「我…」
「妳知道她今天打電話給我的時候哭得多傷心嗎﹖」她打斷我,接著又說一連串彷彿
都是我的錯的話。
「說話阿﹗為什么不說話﹖」她用力拉扯我的手臂。
居然連她都不相信我….
「好,都是我的錯,是我這個混帳傷了她的心,這樣高興了沒﹖」崩潰似的吼完后我
轉身進了房間,氣憤的用力把門關上。
從濕了大半的背包里翻出手機,將近二十通的未接來電,光是堂本曦打來的就有十來
通,盯著手機看了許久,她又打來了,可是我現在好亂好亂,根本不想聽見她的聲音
,于是索性把手機關機,丟在床上。
隔天就如我預期的,頭痛欲裂、全身無力,只能攤在床上。
「小悠,是我。」伴隨著敲門聲,雨柔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門沒鎖。」我朝門外喊,撐起自己的身子靠在床頭。
「昨天…到底發生什么事﹖」雨柔坐在床邊,擔心全寫在臉上。
我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全說了出來,真是越說越覺得自己委屈。
「對不起…」聽完我的話,雨柔一臉愧疚樣。
「為什么道歉﹖這又不是妳的錯。」
寶貝我想要愛你啊痛輕點_請你對我負責txt網盤寶貝我想要愛你啊痛輕點_請你對我負責txt網盤「昨晚宥婷…」
「她的脾氣本來就比較沖,我不怪她。」說完后我感覺一陣暈眩…
「我不太舒服,我想休息一下。」躺平后我拉起被子包住自己,閉上眼睛,再次進入
睡眠。
「妳怎么會來﹖」站在床邊的堂本曦證明我聽見的開門聲不是幻聽,不過她來做什么
,不是在生我的氣嗎﹖
t
「是我誤會妳了,對不起,妳不要生氣好不好﹖」她說,看她雙眼紅腫的樣子想必昨
天也哭了挺長一段時間吧,看了我都心疼了。
「我本來就沒有在生氣,只是很難過而已。」用了不少力氣坐起身,將她擁入懷,在
她耳邊柔聲說﹕「我跟她真的沒什么,不要在懷疑我了,好不好﹖」
她在我懷里點了頭,我把臉埋進她的頸間,貪婪的吸取她的芬芳。
她突然拉開我們倆的距離,驚訝的說﹕「妳的身體,怎么這么燙﹖」
「我…」如果我說昨天淋了一個小時的雨,她一定會發飆的…
「是不是昨天跑去淋雨了﹖」她嘆了口氣。
「嗯….」
沒想到她不氣我,只是默默拿起一旁的藥局袋子。
「雨柔打電話跟我說妳不舒服,我就猜到妳會跑去淋雨了,妳又不喜歡去醫院,所以
只好買了感冒藥。」
「哦。」我偷偷的吐了舌,居然行為模式都被她摸得一清二楚。
吃過藥后在藥效還沒發作前我的頭還是很暈,而且出汗弄得我身體黏黏的,頗不舒服。
「曦….」
「躺好。」她把我壓回床上。
「我想洗澡…」因為身體虛弱我只能小聲的說。
「可是妳現在有力氣嗎﹖」
「妳扶我阿~」我嘻皮笑臉的,偶爾耍個無賴好像也不錯。
「乖,等我一下。」輕撫我的髮絲,在我唇上落下一吻后她轉身走向衣柜,翻出我的
上衣,然后又走進浴室拿了條沾濕的毛巾出來。
當我還在好奇她想做什么,她回到我身旁,紅著臉說﹕「我先幫妳擦一下。」
我是不在乎坦承相見這類事啦(只要不被吃掉就好)眼看難得可以整她,機不可失,
怎么能不好好玩一下﹖
「可是我沒力氣…」看出她正在等著我脫下自己的衣服,我裝作無力樣癱在床上。
幫我脫吧,小姐。
上半身赤裸后,好吧…連我也有點害羞了,不過我都已經把堂本曦給看光光了,
自己犧牲一點色相也是應該的,可是我說堂本曦妳可不可以不要光明正大的用有
色的眼光看著我阿﹖
「有什么好看的﹖」打趣的看著她一臉不自在的樣子,我胸部不大是事實,老媽
什么都生給我了就是沒給我胸部。
「怎么會沒有什么好看的,其實小悠身材很好的嘛。」她用來幫我擦拭的手刻意
的劃過我的側腰,害我忍不住輕顫了下。
我覺得我的處境好像越來越危險了。
「話說妳那天到底看到什么﹖」問這個問題算是替自己解答也是為了分散她的注意
力吧,瞧她一臉想把我吃下肚的樣子,可怕呀。
「我想因該是角度的關係,我以為,妳們在接吻….」她越說越心虛,不過當天堂本
櫻那個吻的確距離唇只有兩三公分的距離而已。
「我沒有,以后也不會有,這樣妳懂嗎﹖」我要她知道我心里只有她一個。
「嗯。」 簡單的回應,但我能看見她眼里的信任,這樣就足夠了。
擦完身體之后,我沒有立刻穿上衣服,而是沒好氣的對堂本曦說﹕
「妳可以控制一下妳邪惡的思想嗎﹖」
「嘿嘿…」
「對了,我可沒說要原諒妳。」套上T恤,我說。
我的話換來她一陣錯愕,整個人像定格一樣。
趁她的淚水還沒涌出之前我早一步將她撲捯在床上。
「我要妳,陪我睡覺。」藥效發作后睡意是越來越明顯了,我的眼皮也開始變得沉
重,有好長一段時間沒有抱著她入睡了,我要她現在好好彌補我﹗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995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