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小說系列2 貞潔美婦淪陷

面對徐初雪突然丟出的問,他腦袋快速運轉,很快從資料庫里拉出訊息,「十多年前獨霸國內毒品黑市的跨國販毒集團首腦,常威?」

「對,看來你很清楚。」她溫柔輕笑,紅唇微啟,就像每回她給他情報時的表情,唯一不同的是,她彎彎的眉眼里歷盡滄桑的疲憊,她繼續說著:「常威原本有四大手下。」

「青龍、白虎、玄武、朱雀。但是十多年前,四大手下同時背叛,死神的黑幫帝國一夕之間瓦解,這五個人也從此人間蒸發,死神據說已死,其他四大手下不知所蹤。」這段是近年黑幫歷史里最顯赫的一段,儘管他未曾有過接觸,卻也在老前輩的閑談中聽過。

「你知道的不少嘛。」徐初雪笑了笑,像是老師那般,走到床邊,拉了張椅子坐下,繼續給他說明:「青龍幫白虎偷渡到金三角后,被死神殺了,玄武和朱雀又聯手殺了死神,吃下死神在國內余下的勢力。」

說到此,徐初雪頓了下,才刻意放慢語速,道:「項隼,莫懸就是玄武,朱萸姐就是朱雀。」

「當初我辦莫懸命案的時候,妳怎么沒說?」為了辦這個驚天大案,他和徐初雪密集往來,也因此,埋下了離婚的導火線,可是,這么重要的情報,當時她竟未透露。

「因為那時候,我對玄武、朱雀是有一些怨的。」徐初雪咬了咬唇。

「為什么妳對『死神』的組織那么清楚?妳和玄武、朱雀又有什么恩怨?」

「我也是死神養大的,青龍是我的雙胞胎哥哥,他的本名是徐少龍,我們都是死神從孤兒院領養回來的。當初,他們決定一起背叛死神,可是最后卻只有我哥哥死了,我怨他們,所以自己出走討生活。」徐初雪給出的答案很震撼,項隼完全沒想到會是這樣的關係。

「玄武是莫懸,朱雀是朱萸,青龍是徐少龍,那白虎呢?」

「白秦朗,他在金三角混得風生水起,我們五個,就他過得最好。」徐初雪笑得蒼涼,也有點妒忌。

不過他不關心白秦朗,他的關注點擺在莫懸、朱萸上,照徐初雪的說法,依此邏輯推敲下去,項隼越想越不對,忽地抬頭問:「所以莫懸命案幕后的主謀是??」

「死神。」

「可他不是死了嗎?」

「他沒死,他只是重傷躲起來了,但因為他的事業版圖全部被吞掉,所以他花了很長的時間才重新站起來,你臥底的方成達販毒集團就是他找上,準備東山再起的地方,卻沒想到被你給滅了,所以后來,他就動了殺莫懸的念頭。」

「妳確定?」

「確定。朱雀姐花了很大的力氣調查莫懸的案子,她買通謝語潔,拜託俞劍鋒帶她進富豪派對,查出當年的犯罪證據。」徐初雪說得斬釘截鐵。

項隼聽到這,就懂了,富豪派對名單和莫懸密室命案的人有高度重疊,謝語潔是混進去接觸這些人的,肯定是后來東窗事發,才被人大量餵毒身亡。

「既然朱萸有證據,為什么不提供給我們?」

「項隼,你自己臥底過不應該問我這個問,你真的認為,警察就是好人,黑道就是壞人?」徐初雪逸出的笑聲特別諷刺,她的表情是笑的,可眼淚卻汩汩流下。

項隼大概知道她想說什么了,可是,真正聽到的時候,他的心還是深受爆擊。

「你們警察里,有死神的人,你說,朱萸姐怎么敢把犯罪證據拿出來?而且沒想到,你們壓下一個莫懸命案,還能再壓下一個謝語潔命案,朱萸姐是逼不得已才這么做。」

徐初雪雖沒明說,但箭靶很明顯,當初兩個案子都是在佟世文擔任刑偵局長任內被壓下的,朱萸就是沖著佟世文而來。

「但染染是無辜的,讓朱萸放了她!」

「佟世文什么都不怕,就一個寶貝女兒,佟汐染是我們最大的籌碼。」

「她不只是佟世文的寶貝女兒,也是我的女人,放了她。」項隼雙目炯炯,堅定地望著她,那兩道眼神和他的話,像兩把利劍,將她刺得體無完膚。

「就因為她是你的女人,我,更不會放了她。」徐初雪紅豔豔的嘴唇笑開了一個令人戰慄的弧度。

「妳??」在這一刻,項隼意識到,她不再是當年他所認識的那個,溫柔善良的俠情女子了。

「佟汐染也該長大了,在這個混亂的世界里,我們都有各自的痛苦,憑什么她可以什么都不知道地活得安逸自在。」

「初雪,她并沒有活得安逸自在,現在的她,失憶了,在我帶給她的傷害里走不出來。」

這些話,徐初雪聽不進去,也不想聽,她只知道,這幾年她愛瘋了項隼,她不甘心了。

「項隼,我受夠過去我的愚蠢與忍讓,我不該把你讓給她的。」她走上前,忽然高舉雙手往他身上插去,項隼毫無防備,眼前一黑,瞬間暈了過去。

「你繼續睡吧。」徐初雪拋去空針管,昂著下巴轉身往外走。

她不要再當那個傻女人徐初雪了,再也不。

 

 

「危機處理行動編組」成員輪番休息,只留資訊組的人員在行動指揮中心繼續監控,等待歹徒主動聯繫,過了徹夜未眠的一晚,大家都累得不得了,精神一片萎靡,突然間,斷訊多時的監控畫面閃了兩閃,竟恢復連線。

「學長、學長!是佟小姐!」其中一個組員一手拍醒身旁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的學長,一手指著螢幕哇哇大叫。

「這是什么東西??」監控人員紛紛看向螢幕畫面,都懵了。

佩戴在佟汐染身上的密錄器傳回來的畫面卻是她本人的身影,她被綁在椅子上,嘴上貼了封箱膠帶,一臉驚恐注視著正前方。

鏡頭是對著鏡子拍攝,因此佟汐染可以清楚看到自己被五花大綁的模樣,她肯定嚇壞了。

只聽資訊組組長慌忙大喊:「快、快通報!」原本還昏昏欲睡的組員們,瞬間全數警醒,一片死寂的行動指揮中心乒乒乓乓動了起來,充滿了電話聲及雜沓的腳步聲,沒一會兒,秦城和危機處理編組的各組組長都急忙趕到,手里還抓著手機講個不停。

「報告局長,是!佟小姐現在在線上??」秦城臉色鐵青,想來又被局長臭罵了一頓,「是,現在被歹徒控制。」

「報、報告大座,秘密通訊器恢復通聯了。」秦城和局長通完電話后,資訊組組長立馬報告。

只見螢幕上除了佟汐染之外,還出現了另一個戴著化妝舞會半臉面具的女人。

「聲音調到最大!」秦城下令。

窸窸窣窣的雜訊由大轉小,總算能將對方傳過來的聲音聽清楚。

「看到了嗎?佟汐染在我手上。」她面無表情對著鏡子說道,表現得十分冷靜,秦城心里一落,不自覺皺起眉頭。

他接過下屬遞過來的麥克風,率先上陣和匪徒對話:「我是刑偵局偵查大隊大隊長秦城,妳是誰?想要什么?」

「找佟世文來,他會知道我是誰,想要什么。」戴面具的女人蠕動嘴唇,聲音不帶感情,若非她轉身喝了一口水,大家幾乎都要以為她是個機器人。

「項隼呢?」秦城再問。

「放心,他很安全。」

聽到這句話,畫面里的佟汐染很明顯地下意識轉頭,似乎急著想找項隼,戴面具的女人也不阻止,就由著佟汐染左看右看。

感覺她對待肉票并不粗暴,關押她的房間看上去甚至乾凈舒適,鏡子反射出的壁面上還有一幅掛畫,角落種著半人高的植栽。

「除了佟前局長,妳還有什么要求嗎?」

戴面具的女人忖了忖,悠悠的張口:「還有,程君臨。」

聽到這個名字,秦城和幾個小組的組長彼此互看,一臉莫名又有點擔心。

程君臨是刑偵局的法律顧問,朱萸指名要他做什么?

「我要他,當我的辯護律師。」面具下的唇瓣,勾起一抹詭異的弧度。

「這我不能程律師決定,我請他一併過來,妳直接跟他談。」

「行。還有,我不喜歡鏡頭一直開著,用秘密通訊器溝通效果也很差,等佟世文準備好,讓他打視訊電話過來吧,秦城大隊長。」戴面具的女人搖了搖手上那支包著漂亮手機殼,明顯是佟汐染的手機。

「好,我們馬上聯絡他。」秦城表面安撫,私下給身邊的人打暗號,要他們利用佟汐染的手機來定位,沒想到,馬上被看穿。

「喔,對了,就算你們查到我的定位,談判期間只要有人靠近我這里,我會馬上殺了她。」她拿出一把槍,抵住佟汐染的腦袋,她看著鏡中的自己,瞪大的驚恐雙眼淚水沒停過。

「不要傷害她!」秦城大驚。

「只要你們好好合作,我不會傷害任何人。」戴面具的女人說完,畫面便啪地消失,回到黑屏狀態。

「可惡!」秦城兀自握拳輕擊桌面,側頭問:「姚小,有掌握到綁匪是誰嗎?」

「朱萸,星戀模特兒經紀公司掛名的負責人。」姚乾坤立刻把手中早已備好的資料交給秦城。

「她什么來歷?」秦城皺眉,接過資料翻了兩下,對這個在調查蓮坊恐嚇案時,完全沒出現過的人物,感到無比陌生。

此前,這箇中的推敲是項隼和姚乾坤私下進行,因為沒有證據,他們尚未陳報,秦城自是不知道。

「她是密室命案被害人莫懸的遺孀。」

秦城聞言,臉色大變。

刑警生涯二十年,他交手過各式各樣的歹徒,這種的最棘手。

無所畏懼的亡命之徒,沒有什么可失去,極度冷靜理智,在乎的人都已經不在了,沒有親情攻勢的談判切入點,難度要更加提高。

他轉頭立馬詢問擔任攻堅組組長的特勤隊隊長:「嚴恆,我們不能一直處于被動狀態,這樣不利談判,你認為該如何做?」

「攻堅是必然,但不能正面進行,佟小姐會有危險。」

「嗯,沒錯,但,何時能攻堅?」

「既然佟小姐的秘密通訊器尚能運作,如果項隼沒受到太大的襲擊,照理說,也應該還能對外通訊,他一定會跟我們聯繫,到時我們能里應外合,就是攻堅的時機。」嚴恆評估了一下,審慎表示意見。

「好,先將佟小姐的手機定位,把她所在的位址輸入系統操作。」秦城交代資訊組,「另外,架好設備,通知佟前局長,準備與歹徒進行談判。」

部署完畢后,也只能等待。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9983.html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