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岸》踏上未知的土地愛上它吧 因為抵岸之處便為家

接觸從意義上是孩子們的書時,對我來說,就像發現一個大寶礦,覆蓋著閃閃發光的寶物,這也想要,那個也想要的,貪婪的買書。說是留給下一代都是買書的借口罷了。誰能預測那些小家伙以后的閱讀品味呢?但有一本我將莊嚴地遞給他,然后和他一起閱讀。
  
  合上陳志勇的《抵岸》,我長吁了一口氣,冬季的雨夜中,這本厚厚的無字書,給了我最溫暖的擁抱,所謂照亮了前方的道路,大抵如此吧。書里沒有陳一貫追求的絢麗色彩,都是泛著老照片式的灰黃色。對,照片,就是照片,書里那一頁一頁圖畫就如一幀一幀定格的圖像,切下的時間碎片。故事從一位父親揮別妻女抵達新城市開始,他由排斥、恐懼到適應、熱愛,最終接來家人扎根于此。這不僅僅是一個有關移民的故事,這是所有離鄉者共同的故事。陳大概是以這種方式向自己那位從印尼移民至澳洲的父親致敬,可我在其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我自然不是什么移民,但對于現在所在的這座城市也算是個外來人口,所以不需要任何文字注解,我便能理解書中為何始終色調灰暗,也能體味為何他設計的那些蒸汽朋克式的建筑、人物都如此冰冷可怖——在一個初來乍到者的眼中,陌生的城市就是這樣褪去所有色彩,一片黯淡;高大的建筑物就如鋼鐵怪獸般冷漠,拒人千里之外。那時候我常常覺得這城市簡直大的沒邊兒,嘶吼著呼嘯而過,我縮成越來越小的一團,拖著灰色的影子踽踽而行。當看著華燈初上時別家窗戶透出的光,浮現在腦中的常是在爸媽身邊的時光,這個時間我已該坐在桌邊了吧;掛上打給奶奶的電話,我都要好一會才能回過神來;覺得這兒的飯菜口味淡,覺得這兒方言聽不懂……
  后來,和書里那位先生一樣,漸漸地我也發現了這座城市的可愛,慢慢地也跟上了它的節奏,春去秋來間,和它之間的羈絆越來越深。等到了第五個年頭,我就在這座大大的城里,建起了自己小小的家。
  可是,總有什么始終縈繞在心上,鄉愁真的濃的化不開。你不知道它潛伏在身體哪個地方,也許在洗熱水澡時,也許在聽到一段熟悉的旋律時,突然就相遇了,你再鼓勵自己堅強也無用,只有將一雙眼睛交付,獨自垂淚。但讀完這書后,它突然開始在我心里漸漸消融漸漸釋然,我仿佛聽到書里傳出了歌聲,唱著不要再執著地分清此岸與彼岸,不要再不斷回望來路害怕忘了家,不要再把這座城市假象為敵人,因為你已經站到了這里。是啊,我要做的是全部的接納,而不是反復拿昨天和今天比較,不斷地用昨天去抗衡今天。
  
  日本圖畫書之父松居直說,圖畫書就像是幸福的種子,種在他們幼小的心中,自會發芽開花。所以我一定要把這本書一頁一頁講給他聽,不單是想讓他知道,他的媽媽也曾跨過萬水千山獨自抵岸,更是想告訴他,開啟未知的世界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可怕那么難。我想他長大后也會遠行,甚或是和我一樣,為了理想抑或愛情離開故鄉,到達一座新的城市。我希望那時他能想起這個故事,能懂得當雙腳已經踏上某片土地時,就把心打開吧,交付吧,像愛故鄉一樣去愛這座新城吧,抵岸之處便為家。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9986.html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