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下長椅》一根不起眼的長椅 看遍人間百態

一部幾乎沒有文字的漫畫,看上去會有多好?沒有對話,沒有前言,沒有后記,沒有背景介紹,沒有創造性的談話。只有幾個簡單的詞,中文翻譯在書的頁腳上以腳注的形式標明。這幅漫畫的主角是一棵樹和一張木長凳。也許在公園,也許在街上。各種各樣的人來來去去。

嘻哈青年在這里聚會聊天,男男女女在這里交談、看信,牙牙學語的嬰孩在這里邁出了人生的第一個腳步。

很奇怪,只用了一兩小時就看完這本無字漫畫的我,卻對書中一個個路人的形象難以忘懷。

他們有上班族,有少男少女,有玩滑板的少年,有老夫老妻,有油漆工、有流浪漢,有市政警察,有賣藝者,有閱讀者,有跑步青年……他們行色各異。與這把長椅產生了各式各樣的交集。

那對少男少女,是漫畫里最先出現的角色。男孩用一把小刻刀,努力地在長椅上刻下他和女孩的名字首字母與愛心圖標。以這種幼稚、淺顯、天真而真誠的方式表達的他對女孩的“愛”。男孩猛然用力一劃,小刀迅猛地在男孩手指上割下深深的口子,一時間血流如注。男孩女孩慌忙離開。留下幾乎刻完的名稱印記,永遠地留在了長椅上。此后,雖然再無那個印記的特寫,但在中景畫面上,讀者依舊能夠時刻看到模糊的痕跡。

上班族只顧匆匆前行,無視長椅;

跑步青年把長椅當做鍛煉中途的一個休息點。會在這里休息一下,伸展腿腳,然后向前方繼續跑去;

賣藝者總是帶著一把尤克里里,在長椅獨自彈唱。人來人往,沒有人往他放在地上的空杯子投過一分錢;

有一個老婦人,常常來這里讀一本好像永遠都讀不完的小說。每次都被坐在旁邊的人干擾,心神不安;

滑板少年只把滑板當成一個可玩耍的路障。他飛速地劃上長椅靠背,漂亮地順其滑下,瀟灑離去。或許擦劃掉很多木屑、油漆;

油漆工時不時來檢查一下長椅,若發現掉漆則用速干漆仔細粉刷。盡職盡責地做著維護工作;

流浪漢打算將長椅當做晚上的過夜床鋪。然而市政警察總是來“干擾”他的美夢。時不時將他呵斥走,并開具一張他永遠也不會去交的罰款單;

有一個穿著講究、手捧鮮花的男子,總是來到長椅處,好像在等他的心上人。但每次都孤獨地失望而歸。

有一對老人,總是相依來到這里,坐下,拿出一塊蛋糕。老爺爺用一把小刀將蛋糕一分為二,給老奶奶一塊。他們相視而笑,吃完蛋糕后再一起攙扶走開。無比幸福而恬淡。

哦對了,還有一只狗。每次悠閑地路過長椅,都要在長椅左前方的椅子腿處撒泡尿。再悠閑地離開。

春去冬來,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這些角色如跑馬燈一般,來到樹下這把長椅處,再離開。這把長椅,映襯出他們的人生。這里只是他們人生中一個轉瞬即逝的驛站。讀者像見到老朋友一般,逐漸對他們產生親切感。

然而,故事遠遠沒有這么平淡。很多細膩而動人的畫面讓讀者感慨萬千。

有一天,從不正演看長椅一眼的上班族突然停下腳步。他做出了令人錯愕的舉動,扔掉手里的公文包,脫掉鞋襪,在長椅上舒舒服服地休息;

有一天,賣藝者還是沒有收到一分錢。突然有個人加入了他,在他的音樂中放聲歌唱,一展歌喉。奔放的嗓音逐漸吸引了越來越多的路人前來圍觀、叫好。而放在地上的空杯子,不一會就盆滿缽滿;

老爺爺獨自來到長椅。他拿出蛋糕,用小刀切了一半,放在了長椅上,隨后又默默離去;

手捧鮮花的男子,在又一次失望后,隨手把鮮花送給了同坐長椅的陌生女子。他們下次路過長椅時,甜蜜地依偎在一起;

市政警察退休了,他無比落寞地坐在長椅上發呆,好像不知道該干什么。當他看到流浪漢來到長椅處時,一反常態地沒有趕他走。反而呵斥要驅趕流浪漢的年輕市政警察。這一次,他終于可以和流浪漢好好聊一聊;

油漆工在領導、專家的指揮下,搬來一把新的椅子。這種椅子沒有靠背,中間用十字形鐵架隔開,人不能躺在上面;

流浪漢看到新長椅,無奈走開。老婦人看到新長椅,倔強地搬來一把小凳子坐在旁邊,繼續閱讀那本看不完的小說;

而那只狗路過新長椅,停都沒停,徑直走開。

那把原來的長椅,被棄置于倉庫。不知道多少年過去了,它再度重見天日的時候,已經被扔在了跳蚤市場。一個路人經過時,被它吸引,買走了它。這個路人是誰呢?他正是此前出現過的角色。或許機智的你已經猜出。你能在書的結尾找到答案。

這也是這把長椅最好的歸宿。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9991.html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