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貝讓我放里面一夜_調教 三角木馬 走繩結

虛空【KANO、KIDO、AYANO、SINTRO】 「我可以,喜歡你嗎?」
在我們之間,還有一條,看不見的禁忌。
※※※
十五歲那年前,我還抱持一顆期待的心,一直期盼某一天能牽著她的手,走上紅毯。
「真是的,伸太郎君每次說話都是這副德性,這樣對貴音學姊很不禮貌的哦」
「隨便啦,反正我本來就是這樣」男孩手里抱著一個裝有魚類模型的透明塑膠盒。
「啊咧?伸太郎君手上那個是什么呢,真壯觀啊!」
「這個啊,沒什么,你要就拿去吧」男孩走向前直接把東西交給了戴著紅圍巾的少女。
「真、真的可以嗎?」
「無所謂,原本是要拿回去給我妹的,不過拿著回去也麻煩」
一個很草率的理由,另一個單純的歡喜,這一點,伸太郎你,一定沒察覺吧。
「你這家伙真奇怪呢,竟然喜歡這種東西」男孩莫名的露出微笑了。
「因為這是你第一次,送我的禮物啊。」
「是嗎。對了,等一下一起回去吧?」
「啊啊,抱歉,我跟我弟弟他們還有約」
「好吧,明天見」
語畢。男孩轉過身離開了現場,只剩下還呆站在原地默默自喜的少女。
「姐?姐~」
「嗚哇!!」一直躲在墻壁后目睹這一切的貓眼男孩突然從少女身后冒出,嚇得女孩立刻退后兩大步差點摔倒至地。
「什么嘛…原來是修哉啊」
「對不起…我不知道姊姊會被我嚇到」
「沒關係的,我沒事啦」女孩對著鹿野笑了笑。
「吶吶,剛剛那個男生是姊姊的什么人?」
「就只是一個很好的朋友而已啦!不是我的什么人…
「朋友啊…..」男孩瞇著眼盯著滿臉通紅的女孩。
真的只是朋友嗎?真的不是姊姊喜歡的人嗎? 男孩的心中充滿了疑問。
因為我,是喜歡姊姊的。 因此,不可以讓姐姐被搶走。
「別說這個了!蕾呢?」
「蕾嘛~剛剛在半路上走散了,現在正在找她呢」男孩無奈的攤開雙手嘆氣。
「找蕾啊….這個時候才開始找嗎…」
「放心啦,她肯定又跑到附近無人的角落偷偷的哭呢」
「如果是在附近就好了,畢竟那孩子比幸助還要難找….」
文乃帶著失落的心情別過頭,在鹿野眼里,
姊姊的難過就等同于自己,所以絕對不能讓姐姐難過。
「姐姐先回去看著幸助吧,我去找蕾」鹿野丟下這句話回過頭繼續去找木戶的蹤影。
其實,鹿野不是因為真的擔心木戶的安危才去找的吧? 而是為了姊姊才去找的呢。
※※※
無人的走廊上,隨著外頭的朝陽逐漸日落,只剩下一名十五歲的少女躲在角落哭泣。
「我才不是鬼啊….而且不小心使用能力也不能全怪我啊….」
「鹿野這個笨蛋….」
滴?答?滴?答。
鐘擺輕輕的擺蕩著,一切都安靜的令人感到不安。
「鹿野這家伙….什么時候才要過來找我啊」木戶一個人閉上因為哭泣而疲憊的雙眼。
晚上八點二十四分。
「可惡啊,走廊的電源開關到底在哪里,什么都看不清楚了」鹿野在一片漆黑的走道上尋找木戶的身影,突然間背寶貝讓我放里面一夜_調教 三角木馬 走繩結后傳來冰冷的雙手抓住自己肩膀的氣息。
「啊!!!」
「你這個笨蛋,啊什么啊!」
「木戶?都幾點了你知道我找你找的很辛苦嗎?」
「對不起嘛….還不是鹿野你自己太慢….」
「算了….走吧,回去了」
鹿野牽起木戶的手回去。一路上木戶都一直悄悄的看著鹿野的臉,
而鹿野則是滿腦子都想著姊姊因為木戶而難過的樣子。
『姊姊…..』
『鹿野…..』
※※※
我一直以為,姊姊你喜歡的人,不是那個死童貞,可是,我錯了。
「伸太郎君,我喜歡你!」
「文乃?!什、什么啊!」
「伸太郎君難道不喜歡我?…..」
「不…..其實我….我也是啦!」
「最喜歡了呢,伸太郎君」
還是第一次看見姊姊笑的這么燦爛呢。
這可能,就是為什么姊姊一直注意不到我的關係吧。
因為我,沒有那個能力讓姊姊笑的這么開心。
「我可以,繼續喜歡姐姐你嗎。」鹿野站在文乃和伸太郎的面前問道。
※※※
今天早上,鹿野跟姐姐告白了。我一直以為,鹿野你喜歡的那個人不是姊姊,而是我。
「鹿野,你喜歡姊姊對嗎?」
「恩,木戶不也是嗎?」
「我是指另外一種」
「………」
「我可以,喜歡你嗎?」
他戴著著虛偽的笑容,拒絕我了。
那條線,永遠也跨不出去了吧。
-完-

血色驚魂【家暴組+不明人物】 ※后半血腥,不適者誤入。
本篇主角非完全kano、kido,接受者請往下拉。
我是一只泰迪熊,一只為了被人愛戴的娃娃,將失落的空殼填滿溫暖的熊娃娃,
曾經盼望被人疼愛的布偶,曾經盼望被人抱在懷里,讓人露出幸福笑容的娃娃,
現在,我是一只,被玩壞而成詛咒的…..洩憤品。
磨損的布料上沾著帶有腥味的紅色液體,朦朧的黑色雙眼呆滯的坐在原地嘲笑著,
茶髮少年那失去軀體的雙珠所沾滿的血絲,以及少女掉落在地一條條被四分五裂的神經。
「人心殲滅的瞬間,自我也消逝殆盡。」這就是在說你們哦。
※※※
「吶,你倒是說話啊,到底為什么…木戶注意的那個人不是我呢?」男孩睜大眼用剪刀來回貫穿手里本身就是無機物的玩偶。
「又掉了嗎…..眼珠子。」男孩撿起地上娃娃掉落的雙眼,再一次將鋒利的刀尖落在娃娃的身上。
『為什么你不讓那個女生親自體驗看看你的痛苦呢?因為不敢嗎?』
「鹿野!還不趕快出來吃飯!」
「啊…..我知道了唷」甩開手里的布偶,少年站起身走到浴室稍微清洗了因為太激動而不小心劃傷自己的血跡。
『為什么要對著那個女生這么溫柔的笑呢,對我卻是這種待遇….』
『雖然我不像人一樣會有疼痛的感覺….但是我也想,被人好好的疼愛。』
『既然如此…..那就互相殘殺吧。』
這些,來自一只殘破不堪的熊布偶"它"的心聲。
※※※
「蕾~今天吃什么呢?」
「你不會自己看嗎禿子。」
「真是冷淡啊….」虛偽的笑容下藏有少年不屑的面容。
難道就不能對我在溫柔點嗎,吶、如果能讓你多注意我就好了。
『人類,真的就像是打也打不死的蟑螂一樣…..死纏爛打』
這是被遺留在房門邊緣的黑色塑膠眼珠子被眼前事物所反射出的畫面。
逐漸的,鹿野的視線和布偶掉落的眼珠剛好對上,只見茶色的雙瞳有了變異,
朦朧、像是被不明的物件給沖昏了理智。
吃過飯后,鹿野跟木戶好不容易才躲過如月桃硬是想把大家拖出去玩的點子,
兩個人單獨在客廳各做各的,真要說起來,其實只有木戶一個人各做各的,
鹿野還是笑著坐在木戶身邊盯著她看。
「我說鹿野你!….」鹿野把木戶給撲倒在地,嘴角的弧度更是讓木戶難以捉摸。
「這既不是憎恨,也不是厭倦,更不是討厭,而是喜歡…..」
「蕾,你說,你這輩子只愛過我一個人對不對?」
眼前的少年已經不是以前她所認識的鹿野修哉了,這樣的力道,這樣的眼神,絕對不是他。
「你到底再說什么啊,還不趕快給我放手!」想掙脫也掙脫不了,全身上下都被鹿野給制伏在他身下。
「嘛….還是不回答我嗎?要給點懲罰哦」
銳利的刀尖一起一落,少女白皙的身軀被少年踐踏的無法形容,
現在這樣可以說是生不如死吧?
「快點回答我的問題唷,不然我可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
「………」
「沒辦法啰,是蕾你逼我的唷」語畢。
少年鬆開神經系統已經麻痺到動彈不得的少女的身體,
鹿野從木製的抽屜里拿出好幾把銀色的小刀、甚至是手術用刀都有。
「不、不要啊!」被沉重的手銬死死的綁在床邊,
少女現在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眼前精神早已崩裂的男孩面帶裂嘴的笑容往自己身上撲來。
「哈啊!鹿野….住手….」
少年在少女身上來回又進又出,用血淋淋的刀刃不斷刺穿少女接近胸口的心臟處。
『一定很開心吧,對吧,捨棄對那個女孩的真心,一次擁有她的全部不是更好嗎?』
一個完全不了解人心的布偶,失去原本被製造出的意義,
"帶給人們幸福的泰迪熊"這句話,就像是煙霧一般瞬間消失。
「啊!!!」
「你放心,我保證很快你就會適應了」
少年毫無猶豫的把刀尖落在少女頭頂上,腦袋的正中央留出大量的鮮血,
還帶有微微的白色液體,一個接著一個,將還在跳動的器官抽離身體。
發誓將少女完全獨有,不管是身體還是心理都要完全屬于自己。
「這可是蕾你自己逼我這么做的,不是嗎?」
「鹿野修哉你簡直是瘋了!」
「瘋?你現在才知道嗎,我愛你愛到瘋了呢」
「你不是我認識的那個鹿野修哉,你只不過是個瘋子!」
「不是?我一直都是那個被你當作朋友般看待的鹿野修哉呀」
「你….」
木戶趁鹿野不注意,拿起放置在一旁的另一把小刀筆直的刺向鹿野的正腹部。
「……蕾,你看!你看啊,是鮮血哦!」
他用手沾了沾不斷流洩而出的鮮血往少女嘴里塞進去攪拌,臉上不時露出病態般的笑容
「嗚…..嗚….」
這次木戶就像是被鹿野傳染一般,拿起手里的刀直接剁下他放在自己嘴里手指,
他沒有叫出來,沒有說任何話,反而笑的更加詭異。
「吶吶,蕾,我們來互相殘殺吧?」
「什么?!」
『對….就是這樣!我就是想看到你們兩個互相殺死對方啊!』
被波及到的布偶上,殘破的布料上沾上了來自兩個人的鮮血,
還是第一次因為人類感到興奮啊!繼續殺吧!
「它」嚮往的不再是被人抱在懷里疼愛,而是看見刀鋒貫穿肉體的景象。
「蕾,打賭吧?輸的那個人要成為贏家的標本,這提議很好吧?」
充滿血水手指肆意的扭動,看到就反胃的、那不堪入耳的模樣,
少女稍微扭了扭頭呈現四十五度角的沉浸在血沫大肆噴張的肉體里,
少女完全失去理智的拿出一把銀色的金屬刀往鹿野心臟刺下,
一次又一次的血沫在空中飛灑著。
「我贏了,是吧?」
平靜的抱著無聲無息的少年他的空殼,原本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很可惜,
少年突然睜開充滿血絲的雙眼用雙手氾濫的挖出少女的雙眼,
不忘用刀跟著刺穿少女的身軀,直到兩個人同時斷了氣,
只剩下剛經歷完一場血氣風波的兩具尸體,以及看得正精彩卻突然結束而感到失望的布偶。
※※※
『人心殲滅的瞬間,自我也消逝殆盡。就是在說你們人類呢?』
『今后,我還要,看到更多更多這種,美景。』
露出沾有血跡的棉花,布偶緩緩站起,掰著腳爬入另一間房間,
只為了看見更多自相殘殺的畫面。
-完-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0021.html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