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貝讓我放里面好不好公_調教 囊袋 肌肉

無題。【家暴組】 被記憶串連在一起的愛情里含有他與她的感情,而這份被添滿的色彩都將只屬于我們。
※※※
「最近天氣真差啊,好不容易才從考試中解脫的,真煩呢」鹿野伸了個懶腰俯身躺臥在自家客廳的沙發上。
「真的那么煩就出去散散心啊」
「嘛嘛,一個出去多無聊不是嗎,木戶一起去吧?」
「哈?我才不要」木戶脫下圍裙一如既往的坐在鹿野的對面,這次,她拿起一本過去的相簿。
「是以前的照片啊,還真懷念呢」靠到木戶的身旁,一張張的回憶浮現在眼前。
不管是在鹿野生日那天大家一起拍的相片、
還是為了慶祝momo順利發出第一張專輯的慶功照,
一張一張,全都是大家一起擁有的回憶。
「都沒有我跟木戶的呢,我們都準備要結婚了怎么還是沒有單獨照呢~」
沒錯,前陣子木戶跟鹿野才互相坦白了真心,與其說是互相,
還不如說是木戶不久前坦承自己對鹿野的感情,畢竟鹿野可是很早就說過了。
「因為我不想跟你這個笨蛋拍啊」
「真過分呢,都幾年了對我的態度一直都沒變呢」
「你沒資格說我啊變態」
「是是是~我可是控木戶蕾的變態哦」
「笨蛋。」
和往常一樣,總是兩個人又吵又鬧,這點,始終都沒有改變呢。
「吶、」
「干嘛?」
「再過幾天,我們就是正式夫妻了呢」
「喔….恩….」木戶低下頭羞紅著,而鹿野也是一如往常的伸出手抱著木戶。
「蕾一直都很害羞啊,其實對我可以坦白一點的不是嗎?」
鹿野抬起頭眺望著窗外的天空,一片漆黑,沒有色澤。
「……….因為我」
「噓。」
鹿野把食指放在木戶的雙唇上,默默閉上眼回想當時不斷被木戶拒絕的自己,
雖然當時心里很難過,不過木戶只是不肯把心里話說出來而已,
這一點,鹿野非常肯定。
※※※
十歲那年在孤兒院偷偷許下的承諾,到現在還是持續守著。
「鹿野,以后總有一天會跟你分開的吧」
「欸?為什么啊蕾醬!」
「因為等有人想收養我們其中一個不就會分開嗎?」
「才不會呢,我不會讓它發生的!」
「鹿野是個騙子啊,不能相信」
「但是我只對蕾誠實而已哦,因為我是屬于蕾的嘛」
「………是嗎」你笑了,默默地笑了。
不知道是奇蹟還是什么,最后我們還是一起在楯山家被收養了,
那幾年我過得很開心,也因為有你,我多了幾分安全感。
八年多了,已經準備踏上比十八歲更加成熟的十九歲那專屬的階梯,
而我們,也是時候往更深的關係去了吧。
這幾年天天笑著口口聲聲說愛你,不過還是被你當作玩笑話蒙混過去了,
什么時候呢,才能認真的對著你說「我喜歡你」呢?
「木戶,嫁給我好不好?」
「不要跟我開玩笑了!我們才剛滿十八歲啊….」
「那就明年?」
「不好!」
「木戶好小氣哦,明明不想跟我分開不是嗎?」
「閉嘴啦!!」
于是真的到了十九歲…..
「如果說喜歡你,你相信嗎?」鹿野手里藏著一個黑色的方形盒問道。
「不相信。」
「十九歲了,還是老樣子啊」
「是嗎,我倒不這么覺得」
不知不覺,木戶成熟了許多呢,雖然說某個部分依舊持續在平坦,
不過這樣靜靜的在你身邊陪著你,似乎也不壞呢。
「鹿野….」
「嗯?」
「你喜歡我…嗎?」
就是這一瞬間,我知道,你坦白了你的真心。
十九歲年末,我,再過不久就要結婚了。
※※※
紅色的長毯,眾人的歡呼,你我的身影,訴說著長久以來的故事。
「蕾,緊張嗎?」鹿野轉過身挽住少女,不,是女人的。
「還好…..」
「總覺得還真是不可思議啊,我們就這么簡單的,踏入紅地毯了」現在想起以前的經歷,鹿也不禁感到欣慰了起來。
「修哉….」
「什么事?蕾。」
「我會讓你幸福的….」
「什么啊….這句話不是應該由我來說嗎?」兩個人互相對視了幾秒后便不約而同地笑了。
正因為喜歡,所以才會有所羈絆。
這是我從中學到的道理。

幻想理論【鹿野戲份,微雙K】 在現實,無論什么都只是虛假的,在名為今夜的街道上繼續奔馳著,
毫無意義的追逐,那場被世人所拋棄的,虛空的幻想。
「快點!病人心跳逐漸停止!快點啊!」現實。
「你這個笨蛋還不趕快過來!」虛幻。
「準備進行電擊,不能再拖了!」現實。
「修哉….我喜歡你。」虛…不對,這才是我想要的結局。不是假的,不是!
記憶中的那個笑容,逐漸朦朧不清,身體….好沉重。
※※※
「蕾…..」
男孩躺臥在白色的病床上,發紫的唇瓣、虛弱的喘著一絲絲的氧氣喊著那本來就不存在于這世上的名字。
「鹿野先生又再叫那個不存在的人嗎?」穿著一身白的護士小姐帶著一疊資料走了進來。
「等一下要去做這星期的檢查啰,先起來吧」
「…….」她將我從床上慢慢扶起至會發出吱吱聲的破舊輪椅上。
又要去那令人厭惡的房間里了嗎,我討厭那間充滿濃密又刺鼻的酒精味,
也討厭只有灰白相間的水泥墻布置,沒有色彩,沒有快樂,
我也非常討厭負責治療我自閉癥的那位醫生,他總是否定我的思想,
像是「你說的木戶蕾跟目隱團都是不存在的人」、「你所想的那個世界都是假的」。
「又見面了啊,這周情況還好嗎?不會又在做白日夢了吧」
「………」
「真是….自閉的情況還是沒好轉啊你」
醫生沒有再多說些什么,只是將一包這星期的藥交給護士,然后離開了房間。
在我眼里,大家都是真的,只有這個世界,才是假的。
※※※
我回到病床上,閉上了雙眼,目隱團的大家又回到了我的身邊有說有笑,
而我只是一臉滿足的趴在柔軟的沙發上看著木戶做飯的背影。
「鹿野,你又想干嘛?」她沒有回頭,卻憑著氣息就感受到我偷偷接近她的舉動。
「啊哈哈~又被蕾醬發現了呢」這次我沒有收手,直接抱上了木戶的腰際。
「笨蛋!要是被看到怎么辦啊!」木戶羞澀的掙扎著,不過我的力道卻一絲絲的加重。
「吶,蕾醬你…..不是假的吧」
「哈?」
「你不是我自己渴望愛情而幻想出來的對吧!」
「你到底再說什么鬼話啊….」
她轉過身,似乎察覺了我的不對勁,而木戶只是靜靜的抱著我,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是真的吧….不是假的…..」
※※※
心在晃動著,正在搖曳著,像是快要崩潰般的嚎啕著。
好害怕等我張開雙眼后你們又會消失在我面前,到底哪個才是現實….
有蕾的地方才是真的嗎?又或著是什么?
「鹿野先生,吃藥的時間到了哦」真的很煩呢….又被打斷了。
「……….」
「這樣一直不說話是不好的哦,趕快吃完藥再休息吧」
「……….」
「不然這樣吧,我先跟你說幾句我在一本書里讀到的東西給你聽聽看,不管你愿不愿意聽」
我沒有以言語回應,不過護士小姐還是說了她在書本里所讀到的東西。
"在虛擬的世界里,一切的一切都像是某種裝置模擬出來的空想世界,
雖然一直活在假想的世界里的確不是什么好事,但是往好的方面想,
讓這些一直以來都活在這種世界的人們能活在虛幻里的快樂、體會夢境的美好也未必是壞。
因為你在虛幻的世界里體會到了比在現實世界里的人一輩子都感受不到的快樂,
在現實,人要經歷工作的勞累和殘酷的社會所發展而出的磨練,
而你自己本身卻什么也不必做,只需要享受這如煙似霧的情景就好,
相反的,想融入到殘忍的現實社會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我不懂,為什么要告訴我這些,我一臉茫然的看著護士小姐,
但是她只有以微笑呼應我,把藥丸磨製而成的白色粉末包裝遺留在桌上,就離開了。
你想告訴我什么?與其繼續逃避這現實,還不如順自己的意走向另一個世界嗎?
我吞了口唾液,想了很久,最終,我只想清楚了一件事。
假如有蕾你們在的那個世界,真的只是我渴望擁有友情和愛情而虛構出來的,也罷。
即使這樣,對我來說,這自稱現實的世界不過就是個毫無意義的空間,
有蕾和目隱團的大家那個世界,才是真正的屬于我的地方。
※※※
「喂,鹿野!」每次閉上眼,木戶你都會出現呢。
「木戶怎么了嗎?」
「你什么時候才會永遠陪在我身邊啊?」
我僵持了許久,最后還是只能以傻笑蒙混過去。
「總覺得鹿野你好像是跟我們完全不一樣的世界啊….」寶貝讓我放里面好不好公_調教 囊袋 肌肉木戶低下頭看了我一眼。
「是嗎…..我也這么想過呢….」
一直等你們總有一天會從我的架空世界里出來找我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但是如果我自己去找你們呢…..一定可以吧。
心中莫名燃起了這個念頭,睜開雙眼后從抽屜里拿出了一把紅色的剪刀,
毫不猶豫的對準了自己的太陽穴。
再等我一下就好,我馬上…..就能永遠和你們在一起了。
再一下子就好…….。
「我馬上去找你們。」
下一秒,冰冷的手術臺上只剩下一具無機的空殼,伴隨著儀器所發出的聲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現實,終了。
※※※
「「歡迎回來,鹿野!」」
重新睜開了雙眼,這次我又回到了你們身邊,只不過是來到了比生前還要遙遠的世界。
「恩,我回來了!」
-完-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0022.html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