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貝讓我疼你尿出來_談戀愛一個多月叫老婆

貓耳Play game【家暴組,r18慎入!】 「哦哦哦哦哦哦!!!!」
「吵死了!,笨蛋喵!」
「什么什么!?,發生什么…..事了….」
「嗚….喵….」
溫馨小提示:某貓以大量失血送醫不治owo#
「哦哦哦~原來團長桑又誤食mary醬試泡的茶了」桃一臉驚喜萬分的不斷玩弄木戶頭上的貓耳,mary則是事不關己的看著木戶身后那不斷左右擺動的尾巴
「我說你們….喵啊啊!!!」
「果、果咩!!,我不是故意的….」mary因為一時好奇抓了木戶敏感的尾巴引起木戶激烈的反應
「噗哈哈….,木戶又亂喝東西了….不行了…肚子好痛啊哈哈…痛痛痛!」
「這樣不也很好嗎團長桑很可愛哦!」
「如月你阿….喵嗚!!不、不要弄我!」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是真的呢~」鹿野一副像是了解什么似的笑了笑又放下木戶因為驚嚇而豎起的尾巴
「總之….先想辦法把kido變回來吧,不過….mary…」瀨戶搔搔頭看著完全忘記一切都是自己錯的mary不斷盯著木戶
「mary…不要這樣看我阿」
「kido好可愛….」茉莉伸出手摸了摸坐在椅子上木戶的頭
「唔…..」
「不要玩了阿…今天輪到我清洗浴室了」木戶走回房間隨便換件白色襯衫搭上一件小短褲走進了浴室,在木戶清洗浴室的這段期間除了鹿野以外的人都臨時有事而離開了,簡單來說,就是只剩下貓化木戶跟鹿野兩個人在家了啦
「吶~木戶那個午今天的午餐…」鹿野二話不說的拉開浴室的玻璃門,下一秒的畫面絕對能讓他倒地不起
「嗯?……」木戶因為清洗時水一直波及到自己,使得他的有點凌亂的綠色長髮有意無意的遮著她身上那件半透明的襯衫,全身濕淋淋的微微翹起臀部試著剛準備要先洗澡的水溫
「蛤?….欸?!」木戶先是轉頭腦袋當機了幾秒鐘然后開始大叫
「嗚啊!!!大笨蛋給我出去啊!!」只見鹿野像是失了魂一樣慢慢走進木戶直到木戶已經毫無退路后只能膽戰心驚的倒在盛滿洗澡水的浴缸里頭,明知道自己身后已是堅硬的陶瓷磚塊木戶還是努力地往后鉆直到整個人抱著綠色的貓耳全身顫抖著
「吶…..木戶,會怕我嗎?」像是對待驚嚇的小貓一樣溫柔的順著綠色的秀髮輕撫,以沉穩的語氣問候面前這只令人受寵若驚的小貓咪
「咦?….你要干嘛…」稍稍抬起顫抖中的身子,第一眼映入眼簾的不再是那讓人覺得火大的笑容,是眼神帶著無辜又有輕微的悲傷,看的出來,鹿野已經有被拒絕的覺悟了
「我…..我….」
「沒關係的,我知道突然要你跟我做那種事是不可能的」正當鹿野準備起身離去時身后的衣角有點重力
「我….我沒關係…可以的」
「不喜歡就不要勉強自己哦」
「不是的…我是…認真的…」越講越小聲,甚至是講到連自己都連紅的低下頭,那樣讓人憐愛的身子,有點癱軟的尾巴在水里輕輕搖晃,頭上的雙耳更是讓人欲罷不能,鹿野吞了口唾液,內心的慾望已正式擊敗了鹿野的意識
「那….是木戶你自己說寶貝讓我疼你尿出來_談戀愛一個多月叫老婆的哦,可不能反悔呢」低沉的語氣瞬間回到平時那輕浮帶有挑逗的氣息,鹿野抱起躲在角落的木戶讓她坐在自己腿上,以木戶的本性當然是立刻抓緊鹿野胸膛的衣領,鹿野見這反應則是不明意義的笑了笑舔了下唇伸出靈巧的舌頭從木戶的敏感點之一耳朵部分下手,先是歇斯底里的含住耳垂,再來是故意放大水聲舔進木戶的耳輪廓里
「吶,木戶要是叫出來我就住手哦」鬆開被愛撫成桃紅色的右耳,有意無意的拉長耳骨連接舌頭所拉成銀色細絲的,木戶羞得想馬上找個洞鉆進去
「不、不要…..嗚啊…那裏….」隨著木戶的反應愈來愈排斥鹿野就愈興奮,鹿野悄悄的將左手伸進木戶早已溼透的底褲輕輕按壓,右手則是伸進那細緻的背后解開鈕扣,嘴唇整個將木戶的氣息完全只屬于自己
「聽說….貓咪很敏感呢~不過….是哪呢?」稀疏的挑逗一把將木戶推進情慾的火坑,解開鈕扣的手由上往下摸去并抓住木戶敏感的尾巴,嘴唇的目標因此移向她的貓耳朵里開始攪動
「嗚…..哈…哈啊….快住手啊摁…」
「看來差不多了呢」惡意的舔了舔沾滿身下愛人的蜜液伸出濕潤的舌頭一根一根舔舐乾凈,快速拉下拉鍊將自己腫大的下身一口氣直頂木戶的敏感點
「啊啊!!….好…好痛啊…唔…」眼看自己的愛人因刺痛而含淚哭訴,做為深愛她的那個人鹿野當然不忍心,馬上俯下身舔去他的淚水
「再忍一下好嗎?,我要動了哦」
「唔….恩….」因快感不斷地襲來木戶最后還是倒下跟著鹿野一起攀升至情慾的最高點,最后兩人在瘋狂中畫下句點相擁而眠,不知道是不是藥效過了還是怎樣,第二天早晨木戶的貓耳及尾巴徹底消失,不過鹿野倒是意外的失望,還被木戶罰去將昨夜的瘋狂所留下的痕跡全部清洗乾凈

愛的表現【家暴組,r18慎入】 「吶、蕾醬,很舒服吧?」
「才….摁啊….沒有….唔….」
目前處于瘋狂狀態的少年少女為何會如此瘋狂,全都要怪剛才那沒有任何意義的冷戰
「我說蕾醬今天的晚餐是不是太甜了啊」
「哪有阿!,很正常啊」
「老實說,團長桑我也這么覺得….」連味覺最有問題的Momo都察覺了這咖哩有問題
「小蕾是不是把鹽巴跟砂糖混淆了啊?」
「咦…..好像….等等!,沒有!,絕對沒有!」明明就不小心混淆了,但是嘴上卻不斷反駁
「老實說~,木戶一定是搞錯了啦」貓眼男將臉漸漸蹭向木戶的臉頰
「沒有啦!」
「明明就有」
「我說沒有就沒有!!」
這下木戶可火大了,簡直惱羞成怒,用力地拍了一下桌面,
然后氣呼呼地走進房間,關門的力道簡直是要把給撞壞了
「真是的,kano桑干嘛那么故意啊」
「就是阿,這樣團長會很為難耶,誰叫她屬傲嬌…..」
「臭鹿野…..明明就是故意刁難我的!」
「都過兩個小鐘頭了,團長桑還不肯出來耶,會不會在里面悶死啊」
「小桃你太夸張了啦」
「修哉,你去看看小蕾的狀況嘛」
「沒關係的,她晚一點就會自己出來了唷」
心里不知道又再打什么主意,看著他的表情感覺他早就料到這件事的發展了
「死鹿野….還不來找我啊…..」一直躲在門后等待鹿野自己來找他道歉
「時間也不早了,我們要回去了唷,修哉…..」
「我知道啦,蕾醬我會想辦法的~」
「茉莉,我們去睡覺吧」
「恩」
原本熱鬧的基地最后只剩下木戶房間的燈是明亮的,鹿野緩緩走向木戶的房門
「木戶,開門好嗎?」
「……….」木戶乖乖地把門打開,頭低低的,從鹿野的視線還能看見嘴巴的弧度要笑不笑的
「蕾醬,我來跟你道歉啰~」
「……那…那個….我….對不起!」木戶很不自然的說了道歉,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
「你不用…跟我道歉!,你希望我怎么補償你」
「嘛….那木戶~」
鹿野立刻撲到木戶,將她以公主抱的方式抱到床上
「咦?!,你、你要干嘛?!」
「當然是要補償我啊~」鹿野這樣說,接著把木戶外面的紫色連帽衣脫掉
「….唔嗯…..」
鹿野把里面衣服的拉鍊拉下,舌頭貼上誘人的鎖骨,舌頭不斷的來回舔拭,使得木戶叫了出來
「放輕鬆唷」鹿野把舌頭的目標移置木戶小巧玲瓏的嘴唇上,不停的攪動,因為太過刺激讓部份
的唾液流了下來,鹿野的手當然也沒有閑得發慌,緩緩將左手探進少女的衣里,感覺到身上緊緊的束縛被瞬間解了下來,少女不自覺的扭動了一下,讓內衣自動脫落
「蕾醬你好自動唷~」鹿野將手掌放肆的擺在少女小小乳房上盡情的柔蹭
「輕….輕一點啦,好痛哦….」就因為這句充滿誘人色氣的話語激起了鹿野內心的慾望
「….蕾醬太犯規了啦」
鹿野直接最后遮住少女上身的衣服脫去,將少女粉嫩的櫻桃整個含在嘴里不停吸吮,舌頭在頂端不停挑逗
「咿啊!!……不要…..」眼眶泛著淚水不停地大喊「不要、不要」,愈是大聲叫喊少年愈是瘋狂
「蕾醬,這樣我會心疼的,拜託你放輕鬆好嗎?」鹿野把聲音降低,眼神悲哀的看著少女
「….嗯…..」少女受不了少年的懇求,只好乖乖地配合
少年笑了一下,用唇吻遍少女的全身,雙手緩緩摸向大腿內側
「不、不要!,快住手啊」少女開始激動了起來,少年沒說話,再次吻住少女的雙唇使她平靜下來
,雙手脫下褲擺,用食指順著穴口的方向滑過,隔著一層薄博的布料卻還是能感受到布料早已溼透了
「蕾醬你看,都是濕透了耶~」鹿野俐落的卸下少女最后的防備,將手指輕輕的觸碰,無數晶亮的液體流漏了出來
「…..啊…..嗯……」鹿野把頭栽進出口,伸出靈巧的舌頭在洞口不停的攪動
「啊!!!!…..不要…..啊…..」少女開始不停的扭動腰部,少年則是雙手輔助少女的腰圍
「蕾醬不要這么激動嘛~」
少年將手指一根一根配合少女的律動插進
「啊!!!!….好痛….嗚…..」少年伸出舌頭舔掉少女因為疼痛而流出的淚水
「乖,沒事的」
「修….修哉…..」
少年覺得少女已經適應了,把濕潤的手指抽出,把自己的分身叫了出來,直頂少女的極限
「嘶…..啊啊!….」少女開始不再感覺疼痛,很舒服,不討厭的這種想法一一浮現在少女腦海里
「很舒服對吧?」汗水順著姣好的線條留下,少女的視線一切模糊
「晚安,蕾w」
少年吻了一下少女,跟著少女沉沉睡去
「……..鹿野修哉」
「姆…..蕾醬早安w」少年迷迷糊糊的揉了下眼睛,接著很作死的飛了出去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0024.html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