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貝請乖乖張開腿全文讀_談戀愛不心動但很舒服

原來這就是所謂的意外?!《上》【家暴組】 「修哉~陪人家玩嘛」
棕色長髮盤成的包子頭,大約跟我們年齡差不多的十七歲童顏巨乳的女人正用她龐大的胸器不斷勾引面帶笑容的鹿野,更令木戶看不順眼的還是他們倆個手勾著手像個情侶一般的放閃。
『這家伙絕對開了目欺….心里肯定像個禽獸一樣打算吃掉這個女人…』坐在一旁的木戶就算想無視也無事不了,但是就這樣回房間的話鹿野絕對會對那個女人亂來….當然,這都是謊話。
「小千你穿這么多不熱嗎?」
「那修哉幫人家脫!」
「嘛嘛,我知道了唷」鹿野細心大膽的摸上女人光滑的肌膚,半透明的外套很快就被拖了下來,女人姣好的事業線只剩下像塊一點用都沒有的白色棉T的布料遮掩著
「…………..」
我知道你一定在想這位童顏巨乳的女人到底是誰,沒關係我們把時間倒轉回今天早上就好。
※※※
「又被木戶叫出來買布丁了….真是的,吃太多可是會變胖的呢」不過就算真的變胖鹿野也不會拋下木戶一個人的,這點他本人也知道。
「我想想….木戶最喜歡吃的那家是在~唔!」在鹿野邊想邊走到轉角處的瞬間被一個似乎有點看頭的女人給撞的兩個人同時坐在地面上
「啊,抱歉!」女人轉過身,上身的某部分也跟著動搖了起來
「沒事沒事,話說可愛的小姐你沒事吧?」鹿野伸出手,擺出紳士的動作握起女人的手
「謝謝…..還真帥啊」女人禮貌性的緊握住鹿野的手,順勢被拉了上去
「真是謝謝你的稱讚呢,能被這么美麗的小姐讚美是我的榮幸唷」
「那個!為了表示歉意我請你喝杯什么吧!」
「沒關係的,我不介意,我還有事先走啰」正當鹿野打算轉身離開時衣角明顯被拉住了
「啊咧?」
「不行!我一定要道謝,請讓我一整天跟隨著你吧!」女人很自然的勾住鹿野的手臂,整個身子緊緊貼合在鹿野的身上
「但是我….」
「拜託了!」
「我知道了….」
『木戶要是看到肯定會誤會的吧,不過,這樣反而更好呢』鹿野笑了笑抱持著這種想法在買完東西后帶了這個女人回基地去。
「我回來了~」
「你這個笨蛋叫你去買個東西也這么久!還有…她是誰?!」第一眼看見的不是這個女人的臉龐,而是那讓自己感到卑微的某個部分,以及緊貼在一起的鹿野的手
「這個女孩說今天一整天都要跟著我所以就帶回來啰」
又是這種輕浮的態度,再怎么說因為這種理由就帶個不認識的巨乳女人回家,不管怎么樣都太有問題了吧!
「怎么了嗎?難道木戶在吃醋?」
「才不是!帶就帶啊!」木戶氣沖沖的轉身坐在沙發上用力的捏起一把被她揉爛的報紙假裝正在看報紙,事實上你已經完全拿反了啊,木戶
「話說你叫什么名字啊?」鹿野牽著女人的手一起坐在木戶對面的沙發上面對面傻笑
「我的名字叫嵐岱千,你呢?」
「小千啊~我叫鹿野修哉哦」
「修哉!」
自稱千的女人自主地爬上鹿野的懷里磨蹭,這個舉動看在木戶眼里更是一絲絲糾纏,更夸張的是鹿野竟然雙手抱上千纖細的腰部,兩個人的距離更加貼近
「修哉~陪人家玩嘛」
『這家伙絕對開了目欺….心里肯定像個禽獸一樣打算吃掉這個女人…』坐在一旁的木戶就算想無視也無事不了,但是就這樣回房間的話鹿野絕對會對那個女人亂來….當然,這都是謊話。
「小千你穿這么多不熱嗎?」
「那修哉幫人家脫!」
「嘛嘛,我知道了唷」鹿野細心大膽的摸上女人光滑的肌膚,半透明的外套很快就被拖了下來,女人姣好的事業線只剩下像塊一點用都沒有的白色棉T的布料遮掩著
「好舒服…」
「咳咳…..」
「啊啊,抱歉呢沒看見這里還有人」
什么叫沒看見啊?問題不是這個吧!這里可是別人家啊!
木戶一氣之下把手上的報紙撕成碎片扔在地板上。
「木戶?」
「沒什么,不要管我」木戶走回廚房想喝杯水好讓自己正定點
「奏效了呢…..」鹿野的嘴角莫名的上揚了起來
「修哉」千搖了搖鹿野的手
「嗯?」
「我喜歡你」簡單明了的四個字,千很理所當然的說了出來
「我也喜歡你唷」
「吶!」千把鹿野的手拉住,自己的身體向后倒,目前呈現出就像是鹿野自己撲倒千一樣的曖昧動作,這下木戶剛好從廚房走了出來
「鹿…?!」
「啊哈哈…..」雖然早發現千的舉動是沖著自己來的,可是還真的沒想到她會這么做啊。
「你這個大變態!!」這次木戶沒有沖上前打人,反而是沖回自己房間猛烈的關上房門,尷尬的氣氛里只有房門很大聲的被上鎖的聲音
原本只不過是運氣好碰上千剛好可以帶回去刺激一下經常口是心非的木戶,看來這次真的過火了呢。鹿野修哉這樣想著,推開了黏在自己身上的千
「修哉?」
「抱歉吶,騙了你」
「咦?!」
「在怎么說,才剛認識不到幾個小時就突然告白也太奇怪了吧」
「呿…..還以為這次能勾到不錯的男人呢」女人站起身很快的離開了基地
果然是個有心機的怪女人啊,不過呢,至少讓鹿野有機可趁了啊。
※※※
「木戶!」鹿野站在外頭敲著房門
「你走開!」
「別生氣嘛,只是開個玩笑而已」
「我不相信你說的話!」
「別這樣嘛…..是真的很喜歡妳哦,所以才跟你開個玩笑」
「鹿野說的話都不能信!」
「我請木戶吃甜的當作謝罪好嗎?」
木戶就是木戶,聽見布丁兩個字就乖乖開了房門出來,想不到鹿野卻趁機撲倒木戶并鎖上房門。
「鹿野?!放手啊!不是說要給我布丁的嘛!」
「木戶果然很可愛呢,這么容易就上當了」鹿野輕咬了木戶的耳垂引來一陣輕微的嬌喘
「嗚….快給我把東西交出來!」
「交出來?我這不是正要給你嗎」
「你這個大騙子!」
「我是說要給你啊,我指的不是這個甜的唷,是更好吃的呢」還在木戶身上四處游走的左手慢慢往上移去輕輕的揉捏著
「哈啊….不要….住手….」
「不要住手?當然沒問題」
舔上木戶的鎖骨,身下的少女的確有了微微的顫抖,鹿野舔了舔下唇抱著少女到床邊,
突然間的意外,這句話還真中肯呢。

酒響叮噹【家暴組】 在暗色系的空間里,橙色的燈光輕輕的照耀下,
茶色的髮絲與來路不明的各種色澤近距離的接觸著,
俗稱的「品酒」成了撫媚女人的最佳方法。
「親愛的小姐,我啊,果然還是最喜歡您的味道了。」
少年靈活的手指順著女人的曲線緩緩順流而下,停留在那祕密的禁地徘徊著,
上頭那淫斐的水聲,兩個人的熱情共舞所拉起的誘人銀絲,帶著絲絲的酒氣,
所有被看上的獵物都將深深陷入這令人畏懼卻又無法自拔的陷阱中。
「我的小姐,您的時間也差不多了哦。」
少年帶著虛假的笑容站在門口對著剛結束瘋狂的獵物揮之而去。
「嘛嘛、又是這種低俗廉價的氣息啊….」
少年聳了聳肩,對于這種已經嘗過不知道多少次的氣味感到相當厭煩,
這些被當作品酒工具的女人喝的東西總是沒一個讓少年感到興奮,
雖然說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服侍她們了,不過做久了還是會累的啊。
「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真是刺鼻的女人味….」
少年帶著無所謂的表情轉過身,下一秒,一個令眾人為之一亮的驚呼聲便陣陣從耳旁傳來。
身穿酒紅色低胸長裙的少女從高級的黑色禮車內走了出來,
雪白的肌膚更是襯托出了少女原有的氣質,那冰冷的雙瞳,高翹的睫毛,
以及黛綠色的長髮隨著夜風吹拂著,擁有女人才有的香氣就好像跟著風吹了過來似的,
一種讓人欲罷不能的、獨特的氣味。
「休息什么的…取消吧。」少年見眼前的情形立刻中止了原本的計畫,嘴角不自覺的上揚了起來,就這樣大膽的走向少女的身旁。
「這位美麗的小姐,來到本館有什么事嗎?」
少年露出了招牌的燦爛笑寶貝請乖乖張開腿全文讀_談戀愛不心動但很舒服容,但是少女不像一般的女人一樣會為了這種假惺惺的笑容而驚叫,反
而無視了少年并直直走進地下室的酒館內。
「這樣啊…有得玩了呢」少年乖乖的跟著少女的腳步,一同走回了酒館內的吧臺。
「我說這位先生,可以請你不要跟著我嗎?」
少女停下了腳步,而少年也緊緊地跟在身后停下了腳步,臉上依舊掛著笑容,只是目光逐漸被少女赤裸又精緻的后背給吸引住。
「抱歉呢,因為太漂亮就…..」
「請不要對我說這種虛偽的謊言。」語畢。兩人沉默了幾秒,少女又回過頭遠離了少年幾步。
「我說的,可是真心話哦?」少年走快步走進了少女的身后,一邊欣賞著那美麗的背脊。
「煩死了….再不滾開下場就自己看著辦。」
少女再次停下身,頭也不回的對著后方的笑面貓表示自己已經容忍不下去了。
「是打算叫警衛什么來的….唔哦!」
不等少年把話說完,少女立刻拉起了鑲滿黑色半透明蕾絲的裙襬,伸出纖細的大腿直接往少年身上踹過去,而少年則是當場倒地痛苦的呻吟著。
「警衛?我才不需要這種沒有用的后盾。」少女邁開了腳步,從酒館的大門走了出去。
當眾人圍觀起來看著腹部被打傷的少年臥躺在地時,少年突然又像是毫髮無傷地站起身。
「雖然很痛,不過等一下我一定會加倍奉還的,木戶蕾小姐。」
少年裂嘴一笑,撿起地上掉落的心型墜子跟著少女剛剛離開的路線跟上。
※※※
「真想趕快結束這場鬧劇啊….」月色高掛的夜晚,
少女一個人靜坐在整棟大樓最高層的頂樓----空中花園,凝視著被黑夜所壟罩的夜景。
「吶,打完人就直接落跑這種行為可是很不禮貌的哦。」
后方突然傳來了門被打開,又被關上而上鎖的聲音,不用想也知道,肯定又是剛剛那個男人吧。
「還沒死啊,我說你難道就是大家所稱"打不死的蟑螂"嗎?」
少女撐著細緻的下顎在頂樓花園角落所擺放的桌椅上玩弄著花花草草。
「可能真的是吧?話說這么美麗的小姐一個人坐在這里難道是被排斥了嗎」
少年拉開了少女身旁的椅子并雙手托著下巴看著少女清秀的五官。
「如果你來只是想說這個,那就快滾吧。」
「啊啦,一個淑女說滾這種詞是很不雅觀的哦?」
「不要管我。」
「這樣吧,既然小姐你這么無聊,那我我們來玩個小游戲吧?」
「我拒絕。」
「木戶蕾小姐,你不知道拒絕別人的好意也是很缺德的嗎?」
「你怎么會知道我名字?」少女挺起身子看著少年。
「算是個意外的發展吧?這個。」少年從口袋里掏出一個紫色的心型透明墜子在少女面前晃過來晃過去,臉上還面帶著狡猾的笑容。
「你!」少女一看到似乎對自己很重要的東西便站起身拍起桌來。
「先別急著生氣啊,難道不怕這東西會發生什么事嗎?」少年將墜子移到一旁毫無阻擋物遮擋的墻面,用眼神意識著什么,少女只能依照少年的意思坐回椅子上。
「先說,我的名字叫鹿野修哉,接下來這個游戲很簡單。」
自稱鹿野修哉的少年不知道從哪里拿出了一瓶裝有寶石般紫紅色液體的酒罐。
「想必你都知道我要說些什么了吧,不過這可不是這么簡單的事情哦?」
鹿野專業式的打開了瓶口的軟木塞,開啟瓶口的瞬間四周立刻布滿了紅酒的香氣。
「你到底想怎么樣?」
「喝了它,這樣就還你啰?」
「哈?」不明白鹿野的用意,木戶還是死不肯聽鹿野的話。
「你不是想要回這個嗎?」鹿野直戳中了木戶的重點,木戶雖然很不安心,但是還是一口氣喝了半罐下去。
「哈…哈啊…這樣行了吧!快還我!」
木戶伸出手硬是想把東西拿回,卻很不巧被鹿野抓住了自己手臂,直接被拉進他的懷里。
「你在干嘛啊?!」
「沒什么哦,只是順便連剛剛被打的份跟你要回來而已。」
鹿野直接吻上木戶因為剛才嘴邊還殘留液體而水潤的雙唇,
兩個人交合的氣息再加上紅酒的點綴更是令鹿野無法就此放手,
而木戶再努力想要吸到一點空氣也做不到,只見手腳逐漸癱軟的狀態下,
鹿野雙手環抱住木戶纖細的腰際,就是為了防止她跌下去。
「哈啊!你以為你在干什么啊!」木戶用力的抹去嘴邊的銀絲吼道。
「看來是第一次啊….技術還不是很純熟呢」鹿野笑著回應憤怒的木戶。
「你、你知不知道那是我的初吻啊!」
「這樣啊,那么這樣就由我來負起全部的責任吧?」
雖然鹿野外表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實際上他已經徹底打從心底為木戶感到瘋狂了。
「嗚哇!!這樣我…我就嫁不出去了啦!」木戶紅著臉像個小孩子般大叫。
「噗….原本還以為蕾你是個很冷漠但是很帥的那型….原來是傲嬌啊。」
「笑什么笑啊!還有不準你叫我的名字!」
「是是是、鹿野蕾小姐。」鹿野走上前一把以公主抱的方式抱起木戶。
「你又想怎樣啦!放我下來!」
「別亂動啊,你在動下去的話我可不能保證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哦?」
在鹿野似真似假的威嚇下木戶還是被鹿野給抱走了,
該怎么說呢,才認識幾個小時就展開這種發展還真是不可思議呢,
不過也因為這樣,未來的路才更讓人期待不是嗎?
-完-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0025.html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