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貝趴下我要從后面_談戀愛男人吸奶

《番外》坐船…記?【全員向】 作者聲明:我絕對不會說是我太懶才改了一點##(遭打
于是這不明文章我真的不知道是在干嘛了## 然后先聲明一下船=小型游輪。
「哦哦哦!團長桑是說我們要出國了嗎!」
「什么出國….只是做個船來回一趟罷了」
「話說KIDO怎么突然要坐船?」
「這個啊….說來話長….」
木戶嘆了長長一口氣,拉起衛衣上的帽子準備敘說今早發生的事,而其他人呢?
當然是準備好爆米花跟可樂伸牌的可樂在一旁等著說故事啦。
※※※
「今天晚餐要吃什么啊…月底要省著點用了」正發揮著母性的本能,木戶一路上都沒找到什么特價商品好當作今天晚餐的食材
「來哦!最后打折的新鮮商品特價中!」
就在不遠處,一家超市的門口明顯有一窩蜂的媽媽戰隊,不,是家庭主婦在外爭的你死我活。
你說木戶也會這么無聊沖去搶嗎?恭喜,你答對了。
不過木戶倒是開了外掛直接開著目隱大膽的走進人群內快速搶到不少新鮮食材,
帶著稍稍得意的笑容走向收銀臺結帳。
「等、一、下!….哈…哈啊….」一只不纖細也不粗糙的手掌筆直的抓緊了木戶手里的食材大吼著。
「你、你誰啊?!」
「拜託你把這些讓給我吧….我…哈….很需要!」慢慢抬起黑色的長髮,是一個大概二十歲出頭的大學少女喘著氣要求木戶把剛搶到不久的食材讓給她
「等等,我根本沒理由要給你吧」
「我用這個跟你換!拜託你了!」少女從口袋掏出十二張不明的門票交給木戶,又剛好趁著木戶還在整理思緒的瞬間搶走了她手里的東西,等木戶回過神也已經看不見少女的蹤影了。
「事情就是這樣…可惡啊,還好我還沒結帳…」原來木戶你不甘心的是這個嗎?!
「還真是莫名其妙的女人啊,不過主人有懼高癥吧!」ENE挑出了站在一旁一副快要失魂的伸太郎真正擔心的毛病
「咦?伸太郎君原來有懼高癥嗎?」文乃拍了拍伸太郎的肩膀卻反而火上加油,伸太郎已經倒在地上口吐白沫了
「這家伙會不會太夸張了啊…總之,我是不會去的!」
「團長桑!這么好的機會怎么可以不去呢!」
「小如月醬別擔心啦,KIDO其實也是怕坐船才….唔!」
系統提醒:鹿野修哉玩家嘴里遭人塞進不明黑色毛襪。
「在講就殺了你哦!」
「Seto,船是什么?」
「船嗎?這么說起來Marry你也沒見過呢」瀨戶像是抱起自家女兒般的將茉莉抱起放在自己的肩上。
「KIDO…」KONOHA嘴里含著烤肉串口齒不清的拉著木戶的衣角。
「是要去哪里?」
看來Konoha問了個好問題呢!就是啊!木戶連看都沒看居然就把票拿回來了呢。
「我也不知道啊…如月,看一下吧」
「了解!」桃把桌上的門票拿起來看了不到幾分鐘,嘴角便逐漸露出不明的笑容。
「怎么?有問題嗎」
「團長桑!」
「摁…什么?」
「這個,下午四點就要出發了!」
「「咦欸?!!」」
「團長桑,上面寫著去了還有贈送免費高級布丁哦,你會去的吧?」
「所以蕾醬還是非去不可呢~」
「我不要!」
「別任性了!,各位快收拾好行李吧!」鹿野拖著木戶的手對著全員下達指令,只見所有人老早就以光速打包好了行李。
「真快呢….」
「鹿野你給我放手!!」
以下畫面乖孩子還是眼不見為凈吧←俗稱血腥家暴時間。
※※※
「我為什么要來啊….」木戶呆滯的站在一旁的柜臺看著除了被圍巾綁到快沒魂魄的伸太郎以外,興奮的辦理手續的大家。
「木戶!這邊這邊哦」鹿野對著木戶招手指向一大面的玻璃窗后放的巨大白色物體。
「主人呢?」
「老哥嗎?剛剛看見文乃姊先拉著圍巾男拖進船里了哦」
「總之,我們終于要坐船了呢!」
「總覺得有不祥的預感啊….」
最后還是被面帶不明笑意的鹿野以公主抱的方式抱進了船艙最后方的位置,
至于目隱團之后又會在船艙里頭發生什么大小事呢?這又是另一回事了。
-待續-

徹海寧靜【家暴組】 童話世界里的完美,假如轉換成現實,最終肯定會寶貝趴下我要從后面_談戀愛男人吸奶被改寫成那樣的悲劇吧。
「木戶,我來看你啰。」鹿野打開了白色的房門,第一映入眼簾的是臉色蒼白的少女。
「木戶?還好嗎」鹿野急忙的上前觀察木戶的狀況,心跳正在逐漸衰落當中的,那倉促且微弱的喘氣聲….最后的那份心
「還在嗎?」
※※※
一年前,木戶染上不明的病變,至今都只能躺在病床上看著外頭的海浪拍打,
據醫生解釋,這可能是新一種的病毒,目前還在持續尋找抗體當中,
至于為什么會選擇在靠近海邊的醫院完全是依照木戶的要求抉擇的。
「蕾醬,身體還好嗎?」
「恩….還可以。」她虛弱的爬起身子坐立在白色的病床上。
「不要急著爬起來啊,要是受傷怎么辦」
「又不是骨折,緊張什么啊」木戶嘆了口氣,卻露出了十分關愛的笑容。
「蕾…..」
「鹿野…..如果我們從來不認識就好了。」木戶轉過頭看著外頭的海風,墨綠色的髮絲隨著風輕輕的飄逸著。
「你再說甚么啊,要是沒有認識蕾的話…」
「因為這樣,當我離開時就不會這么難過了吧。」
「蕾你不會死的!絕對。」
茶色的雙瞳逐漸染上醒目的赤色,我看的出來,你在說謊。
假如當初我們互不相識,那當生命都到結尾時,這個世界就會少了一份嚎啕。
※※※
「鹿野,以后不要再來看我了。」某一天的下午,你這樣對我說道。
「為什么….蕾」
「拜託你以后都不要再來了!」
「我不要!」
我握緊了手,堅持不要答應她的請求,你要甚么都好,就是不要離開我。
其實我知道,蕾已經活不過幾天了,
正因為如此,所以才不想離開你,想要好好把握最后和你再一起的日子。
「出去透透氣吧?好嗎?」看著她的情緒慢慢平穩了不少,我提出了這個提議。
「……….也好。」我扶起了木戶纖細的身子,將她從令人厭惡的病房中推出。
晴空萬里的海灘,刺眼的陽光,像這樣一起出來的機會也不多了。
「抱歉,剛對你大吼。」 她沮喪的低下頭,我知道你很后悔吧。
「沒事, 我不在意。」
「我要是走了,你還會繼續對周圍的人說謊吧?」
「嘛….我只想對蕾誠實而已。」
「笨蛋。」
「我不想面對現實了…很累…」
是啊,我也很累,每天活在隨時都有可能失去妳的日子里,
即使在怎么告訴自己、安慰自己,最后都只是白費力氣,
如果現實跟虛幻互相對調的話,我想,可能會更美好。
「蕾就這么不相信自己能活下去嗎?」我轉過頭看著坐在輪椅上的木戶,
那漆黑的雙珠綻放出的光彩,海浪一波波照耀之下,水藍色的光澤深深烙印在我的記憶中,
想去觸碰,那雙眼。
「不知道。」她伸出修長的食指將墨綠色的長髮撥到耳背后,默默扶著輪椅的把手想站起身。
「別起來啊,快做好。」
我想阻止她,但是她卻以眼神告訴我「別管我」,
或許只是想靠自己,不想依靠別人,蕾本來就是這樣的人,
從來不指望任何人的幫忙,任何事都覺得自己一個人就做得到,
就算明知道這是不可能的,而我也只是一直擔任在一旁輔助著她,
看著她、保護她而不受傷,因為她的心,就像未經加工過的寶石一樣脆弱。
她一步一步的向前走,雖然離海面只有兩步的距離,但是對于那已失去知覺的雙腳來說,
每一步都很珍貴,搖搖晃晃的,我深怕著她下一秒會發生什么無法挽回的事,
直到那白皙的雙腳踏上水藍色的海水我才鬆了口氣。
「好冰。」看著她越走越深我就越緊張,我上前抱著她纖細的腰際,感受那份溫暖。
「笨蛋!重死了快放開!」她用力地揮舞著雙手,接著水面發出巨大的聲響,我回過神才發現我跟她已經倒在水中了,還好水不算深,我很快就把蕾給拉了起來。
「咳咳….」
「對不起,蕾你沒事吧?」
「怎么可能沒事啊」
「抱歉…..」
「算了,回去吧。」
※※※
某月某日的下午,我接到了來自院方的電話,
那時我才正準備把蕾吩咐要帶的布丁也一起帶去時發生的。
「蕾!」
「這位先生你要找誰?」
「木戶蕾!在這病房的木戶蕾!」
「是嗎…來不及了,木戶蕾小姐目前正要被推離手術室。」
數日后,我在桌上發現一張那天木戶寫的紙條:
「笨蛋,你太慢了。」淚水流了下來,滴落在白色的紙張上。
- 那悸動 還在心底涌起浪花慫恿著我回頭。
-完-
*
對不起寫壞了QAQ我已經快崩潰了….可恨的作文我要燒了你!(逃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0026.html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