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貝躺好腿打開_諶子言許默小說460

楔子。焦糖瑪奇朵 你知道天王星嗎?
很多人說它看起來很冰冷,然而它其實是將熱度都包覆在最里層的行星喔。
──對了。
就像我認識的一個人一樣,看似冷漠,卻其實比任何人都還要溫柔。
──李又寧
「叮噹叮噹……」
風鈴清脆的聲響在夏日的午后很清晰,像窗邊他的背影,靜謐、清冷、寂寞。
招牌上秀氣的字體清晰寫著店名──「寧夜」。像是它的名字一樣,寧靜得像某個夏日的溫柔夜晚,連風的聲音都變得好靜心。
我沒有出聲,只是靜靜地站在門口看著他、就像是第一次遇見他的那個下雨天,被雨聲沖刷的那個狼狽夜晚。
不過他,應該已經忘了吧。
其實就算忘了也沒關係的。因為那已是我心中,最溫柔、最寶貴的回憶……
店內的氣氛顯得安靜異常,似乎是察覺到門鈴聲響起,他有些不耐煩地從角落的寶貝躺好腿打開_諶子言許默小說460位置起了身,扒了扒頭髮,漠然的表情和以往如出一轍。
「請問需要什么……」
「一杯焦糖瑪奇朵、糖要特別多。」
我微笑看著他的表情頃刻從淡漠變成了震驚,瞠大的雙目不知道是代表著不敢置信、又或者是凝滯的激動。
「妳……」
踏步走上前去,我再忍不住心里的激動,大大地伸手抱住他,正好堵住了他嘴里想說的所有話。因為身高差的關係,貼近的距離正好能聽見他胸口砰咚有力的心跳聲,還有熟悉的溫暖味道。
──以及同樣滿溢的思念。
「旻佑學長,我回來了。」
感受他伸手回應了我的擁抱,我輕聲開口,說。
我回來了。
我的、天王星。

第一章。溫柔(1) 一直都覺得,自己大概是這世界上最沒資格活著的人。
可是那個突然闖入生命里的奇怪女生,卻對我說了那么一句話──
「我覺得學長,是個很溫柔的人啊。」
那是第一次,有人對我說,我是溫柔的。
──蕭旻佑
印象中,第一次遇見她,大概就是在那個午后。
對四季基本沒什么概念,但因為印象里那時天氣很冷,所以還依稀記得……那時候,似乎是冬天。
「同學,不可以在這里睡覺喔!」
那是一個女生的聲音,清亮又纖弱,估計是個一年級的學妹。
我閉著眼睛,雙手負在腦后,沒有一點要理她的意思。
反正久了,她就會自己離開了吧?
「那個……同、同學?」沒想到她又不氣餒地對我叫了聲,還不怕死的伸手輕搖了搖我手臂,大概是真的以為我睡著了。「不可以在這里睡覺喔,會著涼……」
會不會著涼跟妳有關嗎?
「吵死了。」開口,我不耐煩地睜開了眼睛看她。
好像是嚇了一跳,那女生抓著我的手臂有些畏縮地頓了一頓。
我瞥了眼她制服口袋上的年級槓、嗯,果然是學妹。
「對、對不起!」她愣了幾秒,然后是慌慌張張地放開了我,「但但但是、頂樓是禁止進入的……」
聞言,我抬起眉毛看了她一眼。禁止進入?那妳在這里干什么?
「那個、我是被分派到這里的外掃……」大概是看出了我的疑惑,她忙不迭又開口解釋,一副怯怯懦懦的模樣。
「喔。」對她那副懦懦怕怕的模樣感到厭煩,不耐地單應了一個字,我再度閉上眼睛。
干我屁事。
「呃,同學……」
「我是妳學長。」被她實在煩得受不了,我皺了皺眉頭,有點受不了了。這學妹真的是有夠纏人!
不過……想想,大概是因為,她還沒聽說過那些傳言的關係吧。
聞言,她愣愣地看了看自己胸前的繡件,又看了看我空白的口袋,眨眨眼睛,好像才終于明白自己誤會了什么。「對……對不起!因為學長你沒有繡件,所以我才以為……」
以為我跟妳一樣是剛進來的白目新生?我在心里有點無奈地嘆了口氣。果然是還不知道那些事情的人啊!
支起身體,我沒理會她就逕自站了起來,并隨手帶起身旁空無一物的裝飾用書包。
反正也快放學了,被這學妹吵得我也實在睡不著覺,乾脆直接翹課吧。
「啊!學長你要走了?」幾秒才反應過來地叫了一聲,她似乎又被我嚇了一跳,還蹲在原地不知道該怎么反應的樣子。
我滿臉奇怪地低頭看她。「不是妳叫我走的?」
聞言,她窘迫地跟著起身,拿起了擱在一旁地掃把和坌斗,尷尬地笑了一笑。「好像是那樣沒有錯的樣子……」然后伸手拍了拍裙子上的灰塵。
奇怪的學妹。
無法理解她的來意,隨意地看了她一眼,我在心里下了這個定論。
她的頭髮長到胸口,身高只到我下巴,眼睛大大的,樣子還挺清秀,一看就知道是個乖乖牌。我看見剛剛被她頭髮遮住的繡件露了出來,上頭端正的繡著她的名字──李又寧。
倒是個挺像她的名字。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0027.html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