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撞得你舒不舒服_車輪滾滾電影在線觀看

Chapter 8_愛情的暴風雨,是你。(4) Chapter 8_愛情的暴風雨,是你。(4)
拍攝后。
一整天的拍攝,我累癱在車里。抬手瞄了手錶一眼,零晨,十二點三十四分。今天也只吃了一個飯團,餓死我了。
因為無聊,我便開始滑手機。打開臉書,滑到某娛樂新聞的粉專,好奇看一下是不是會有關于我們的資訊。點進去,果然有。
而且主角,是我。

「女演員黃心瑩,于一天前在某海灘跟一名男子擁吻!」

下方還附有我跟混蛋的照片。他臉上涂了馬賽克,那人拍到我的臉很小,照片模糊到勉強可以看到我漂亮的眼耳口鼻。
我冷笑。
至少這則新聞是小妖精撞得你舒不舒服_車輪滾滾電影在線觀看真的。
如果那記者是站在那距離拍的,那么他肯定有看到游子龍。可是為甚么他們不是說「女演員黃心瑩,于一天前在某海灘,跟大勢演員游子龍擁吻!」,而是跟「一名男子」呢?
原因很簡單——因為怕粉絲會直線下降。
「啊啊,當藝人還真辛苦。」我嘆氣。
正當我想就這樣睡在車里時,車門突然被拉開,我瞬間睜開眼睛,因為他突如其來的登場而嚇到半死。
我扶住額,白了面前的人一眼,「嘉明啊。進來前要先敲門。」
「抱歉,我買東西給妳吃了喔。」他晃了晃手上的袋子。「猜猜是甚么?」
食物的味道填滿了整個車廂,我咽了一口唾沫,毫不猶豫地搶走他手上的袋子,一打開就看到我最愛的咖、喱、飯!
「嗚哇,沒有你我真不知道要怎么活下去啊。」我吃著飯,說話的時候也噴了很多飯到他臉上。
「……」他無奈地抹走,「今天導演都讚我們喔,說演得不錯。」
說到演技,我又想起剛剛cut了后……他跟混蛋的那場對視。我停下手上的動作,抬起眸,瞄了他漂亮的側臉一眼。
「欸,你跟游子龍有仇嗎?是不是演對手戲演到上身了啊?」
「為甚么這樣說?」他喝了一口可樂問。
我挑起眉,「今天的拍攝,還記得我們三人都出現的那幕嘛?哥哥出現后的那后你們不是有場對視嗎?導演都叫cut了,可是你們兩個都還不肯『回來』。害我那時候不知所措。」
聽完我說的話,嘉明先是一愣,然后失笑,「有嗎?可能是因為傳說中的職業病吧。說起來,妳現在跟他怎樣了?」
「誰?」
「游子龍。」
「喔。」我吃完一口飯,然后用面紙抹走嘴角上的飯粒,滿不在乎的說:「就跟以前一樣啊。甚么都沒變。」
嘉明嘴抽了抽,「是喔?那就好。」
嗯?哪里好?
我抬起頭,他眼里帶著笑意。

——那就好。

我愣著,他忽然又轉過頭來,嘴唇剛好貼上我的鼻尖,心彷彿漏了一拍,正想退后離開,可是他竟然抓起我的手,然后笑了笑。
「心瑩,妳剛剛說的話是真心嗎?」
「哪、哪句?」我的臉漸漸燒紅。
「『沒有你,我真不知道要怎么活下去。』妳說的這句。」男孩把唇移到我通紅的臉頰,但沒貼上來。「欸,是真心嗎?」
我渾身一僵,完全無法反抗。
這時候,我身后車門又被另一個人拉開,背一時失去依靠的我快速往下跌,幸好面前的嘉明及時伸手摟住我的腰,然后把我拉進他懷里。
他抬頭怒瞪了開門的人,一臉不肖地說:「怎么又是你這混帳?」
我轉頭看到底是誰,看到是游子龍時我鬆了一口氣,「欸,你、你干嘛突然開門啊?我都快跌死了。」
「我猜到他會抱住妳。」他淡定地回答。
靠。這家伙還是跟以前一樣我行我素啊。
「妳有看到那則新聞吧?現在停車場外都圍著記者了。」他又說。
「哪則?」我鬆開了嘉明,故作甚么都不知道。
「別說謊。」游子龍轉身坐上他自己的車,然后開了后車門。「來,他們已經認得妳的車了。不想死就過來。」
我喔了一聲,正想把腿伸出去時,身后的男生冷笑,「所以,他就是妳的緋聞男友?又是他嗎?」
……甚么?
動作一滯,我瞪大著美瞳,轉過身看到他臉上的表情,我瞬間無話可說——嘉明他的眼神太過空洞,雖然是看著我,但一點起伏都沒有,彷彿是宇宙的黑暗。這跟當年的游子龍有點像。
「去吧。」他笑著,可這笑容只令我的心糾在一起。
那時候,我還沒明白他那句的意思。
還沒反應過來,游子龍已經把我拉上他的車里。我先拉好車上的簾子,再躲在他的座椅后,整個在地上縮成一團,避免一會兒出停車場時記者會看到我的模樣。
他也戴上了口罩,戴上了黑色的棒球帽。這樣一看完全看不出他是游子龍。他問了我準備好沒,我簡短地回了他一句。然后他就駛出去了。
幸好,有保安阻止了那些記者,令他們無法靠近我們的車子。
當離遠他們了,我跨到游子龍旁邊的副駕駛座。因為天已黑,現在是幾乎看不清我們的臉,再加上混蛋駕車的速度快,所以不用擔會被人像上次那樣偷拍。
紅燈時,身旁的人脫了口罩,一只手握著方向盤,另一只覆上我大腿上的手。我因為他的舉動而嚇到,抬眸對上他的眼睛,他淺笑。
「有我在,妳甚么事都不用怕。」
喔對,二十四小時。「說得自己那么偉大干嘛?」
「因為真的是啊。」游子龍笑了一聲。
我也笑了。
片刻,綠燈亮起來時,他的神情變得復雜,有時候我會看到他的嘴在動,似乎想要說甚么。他開口閉口N次了。于是我終于忍不住問:
「你有話快說。」
男孩的漸漸變紅,一直回避著我的視線,「……今天睡我的房間還是妳的?」
「蛤?」我一臉無語,「是指你睡你的,還是你睡我的?」對于聽到自己的這個問題后,我的臉瞬間炸紅了。
黃心瑩,妳知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說甚么啊?!
游子龍乾咳兩聲,「妳的吧。」
我抬起另一只手摀住通紅的臉,明明昨晚已經有一起睡了,以前都晚晚一起睡,現在成年了才開始害羞。救命啊。
抵達學校,他先把車停在大門前,然后他紅著臉說要去買東西。于是我獨自一人前往男宿舍大樓。
夜風襲來,我抖著雙腿,正當走到宿舍樓前,發現保安不在,我又拿出秋小姐給我的專屬出入卡。
嘟一聲,自動門旁的那扇門才剛被我推開,下一秒,又被身后的人往后拉。
甚么惡作劇?
心里懷著期待,可我一抬起頭,男人的影子映在自動門上。我的笑容僵住,他單手用力將我扳向他,趁我還沒看清他的臉時,一低頭就封住我的嘴唇。

Chapter 8_愛情的暴風雨,是你。(5) 偷偷更新了ww

Chapter 8_愛情的暴風雨,是你。(5)
其實前陣子,我已經知道他對我有其他的想法。
混蛋說要當我保標前的週二。
那一晚,剛好下課時,只有我一個人待在教室里。那時天已深,游子龍跟嘉明早就回房間睡覺休息了。
「這么晚還待在這干嘛?」聲音從門外響起。
只見那男人跟往常一樣手拿著劍道竹刀,身穿運動套裝,我停下手上的動作,抬頭喊了他一聲——「老師好。」
因為我坐在山頂,所以打招呼時要提高聲線。
那時候我還沒開始懷疑他的。只把他當成普通的老師看待——但他不是。
我低頭繼續做作業,發覺老師不但沒有離開,反而走上樓梯接近我。「妳知道女孩子自己一人待在這里很危險嗎?」
我抬起羽睫,看到他在上下打量我的全身,我不禁關上筆記本,開始收拾東西。「是喔?那我現在要走了。」
站起來,我特地走到他的反方向走下樓梯,快要走到門時,他還是站在我的座位,男人開口叫住我。
「要是再有下一次,我就不客氣了。」
雷光一閃,雖然只有一瞬間,但我隱約有看到他嘴角上的笑意,于是我也強硬地擠出平常的笑容,「謝謝老師的提醒。」
所以那之后在衛生間的門前,再次碰上他我會變那么害怕就是這原因。
沒想到那么快就來了。

此時此刻,我正被他胡亂的吻著,摸著。
不要。

——有我在,妳甚么事都不用怕。

我好怕。
男人的暴舌闖入我口中,把我的哭聲和求救全數吞入。周圍黑得甚么都看不清,這里剛好是監視器的死角。
沒有人會來救我的。
「黃心瑩,想不到妳挺會接吻的啊。」面前的人奸笑。
聽到這聲音,我立刻用盡全力甩開眼上的手,他揚起嘴角,映入眼簾的是他肌肉、運動外套——是大、猩、猩。
「老師……別……」我被他強吻到喘不過氣來,明知道自己的力氣比不上他的,可我還是不停嘗試著掙扎,試圖逃開他的魔掌。
車駛來的聲音從遠處響起,大猩猩嘖了聲,用力抓起我的手往大樓進去,他愈走愈遠,完完全全與其他學生的房間不同方向。直到他去了寫著他自己名字的房間停下——
我終于明白他要做甚么了。
正想轉身跑,我又被他推進房間里,一跌就跌到他的床上,我去到床頭開始用力揮腿,「別、別過來!」
他兩手分別抓住我亂動的腳,然后他壞壞地笑,「乖乖地,給我吧。」
不要。
我不要。
為甚么是我?
「為甚么啊!」我喊得快要破嗓子,「為甚么偏偏是我啊!到底為甚么又會他媽的是我啊?!」我又沒做錯甚么……
現在我怎么喊都不會嘈醒其他人的。這人的房間跟他們的距離太遠了。
身上的男人甩了我一巴掌,「閉嘴!還不是因為妳老爸叫我!」
聽到這句,我瞬間停止了哭泣,抬手摀住眼,我自嘲的笑了起來,「哈哈……又是他嗎……」又是爸爸,是嗎?

——這三年間,妳應該賺得不少錢吧?瑩瑩。

大猩猩繼續撫我的肌膚,我繼續如瘋子般笑著。他的唾沫落到我的腿上,我感到噁心,很想就這樣在這里吐。
「那男人,想要多少?我給。」我說,語氣沒有起伏。
「喔?妳這不孝女不認他是妳爸爸了嗎?」他笑著,「總有一天他就會帶妳走的,趁妳走前,要好好品嚐妳這極品啊……」
然后,他一下子就撕開我的衣服,我閉著眼,甚么力氣都沒有……
「怎么啦黃心瑩,不反抗了啊?老實待著不就好了嘛。」大猩猩爬到我臉前,伸出舌頭舔走我眼角下——不停流下來的眼淚。

——我怕這次,會發生更嚴重的事。

發生了。
比三年前的更嚴重了。
正當他開始解褲子時,我又說:「林老師,我們來做交易好不好?」
「妳還有心情做交易啊?來,說吧。」他一件件脫去我們身上的衣物。
我無情地勾起嘴角,「完事后,可以替我殺了我爸爸嗎?」
身上的男人停下動作,瞪大眼睛,「甚么?妳瘋了嗎?」
「對。瘋了。」我冷笑了一聲,「那男人死了后,老師您就可以入牢,入了牢后——就可以跟著他入地獄。」

啪!

手又一次重重地落在我臉上,大猩猩氣得雙眼通紅,「臭三八!」
好痛。
他突然站起來,從自己的衣柜上拿了一樣小小的正方形物體,正當他轉過來時——我把自己一早抬起的椅子用力敲到他頭上!
「你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我看著倒在地上的男人,給了他一個諷刺的笑容。
大猩猩暈倒后,我拿出從剛剛就響過不停的手機,見到是游子龍打給我時,我放心的笑,接起電話,我的第一句是——
「我被污染了喔。」我強忍著顫抖的聲音。
要告訴他嗎?
不,都說了。憑這句,憑他那智慧——應該明白是甚么意思的。
聽到車停下來的聲音,我又說:「骯髒的我,你敢喜歡嗎?」
全身都被大猩猩摸過一遍了,即使他再怎么喜歡我,總有一天,也會放棄的。天下所有男人愛心身都乾凈的女人,而不是面美身髒的女人。
雖然我們倆隔著電話,但我彷彿可以看到他那雙為我而通紅的眼睛,聽到是為了找我而變得急促的喘息。
「混蛋,不要見我。好嗎?」我的眼淚順著我閉上眼睛時流下來,「我啊,從一開始就被注定當悲劇的女主角,而不是愛情喜劇的女主角啊。」
電話另一頭的人始終沒有半點回應。
「臭混蛋,怎么一直不回答我?」我乾笑。
我裸著身子,完全沒有要再次穿上衣服的想法——直到門被一個人用力撞開,我的銅體就這樣露在他眼前。
在我,深愛的人前。

「對不起。」我說,又一道眼淚劃落我的臉。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0371.html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