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代5重生時代預告_邊吸奶邊扎下面很爽口述

喜歡你喜歡我(五) 到了泳池,大門是緊閉的,表示校隊已經結束訓練,卻不見葉洛齊蹤影。正納悶時,他躡手躡腳地走到我身邊,嚇了我一跳。
「干嘛躲……」
話都還沒說完,葉洛齊就抓起我的手,狂奔起來。
我們一路從泳池穿過操場、穿堂、國中部,最后停在車棚。
我靠著墻,彎著腰,不斷地喘氣。葉洛齊走過來、拍拍我的背:
「沒事吧?」
「就算要運動,也不用……跑這么遠吧!」
我做了幾次深呼吸,調整紊亂的氣息。待喘息稍停歇后,又問:
「發生什么事了?」
「躲人。」
「教官嗎?」我自然反應地問道。
葉洛齊搖頭:「學妹。」
「學妹?」是哪個學妹讓他這么害怕?我想了一下,腦中浮出一個人名。「是她嗎?」
葉洛齊點點頭。
「那……好自為之啰!這我就幫不上忙了。」感情這種事,第三者能說什么呢?
「不幫忙?」
「不是不幫,只是……」說話的同時,眼角的余光看到學妹正往這邊走來,我轉口道:「你要不要先走?」
葉洛齊順著我的視線看去,咒罵了一聲后,丟下一句「校門口見」,又跑走了。我只好又一個人慢慢踱步到校門口。
「小霏。」先看見我的雁琳,跑上前來。
「等很久了嗎?」我問。
「剛到。」雁琳說著,視線卻像是在尋找什么?
「在看什么?」
「那個不良少年呢?妳不是去找他?」
「妳說葉洛齊啊,他去避難了。妳啊,不要老是不良少年的叫他,小心被他聽到。」
「他本來就是……」
「就是什么?」葉洛齊的聲音忽然從我們身后冒出。
「哇!不良少年出現了。」雁琳趕緊將我拉到她的另一邊,嘴里還故意嚷嚷著:「我們小霏還是別靠你太近,免得被帶壞。」
「陳雁琳,妳少在那里挑撥。」
「我是在陳述事實。」雁琳還一副認真樣。
「好了啦!」我失笑道:「你們從國中到現在,一見面就斗嘴,不累啊!」
雁琳朝葉洛齊做了個鬼臉,葉洛齊乾脆視而不見地撇過臉。
「學妹人呢?」我問。
「走了。」
「有遇上……」
「等等,你們口中的學妹,該不會是學校那個超有錢董事的女兒、學生會長的妹妹鍾立淇吧?」我話還說著,雁琳忍不住插嘴。
「就是她。」我幫葉洛齊回答了雁琳的問題。
「沒想到葉洛齊的魅力這么大,我記得學妹國中時就喜歡葉洛齊了,現在還為了他直升高中,追到這里。」說著,雁琳轉向葉洛齊:「不過我很好奇,難道你都不動心嗎?有個人對你這樣死心塌地,而且又是董事的女兒耶,人家說娶個有錢的老婆,可以少奮斗三十年,這是多難得的機會,可是你卻一點都不懂得把握。難道說……你有喜歡的人?」
雁琳好奇地等著葉洛齊的答案,我也看向他。
「……妳管太多了吧。」葉洛齊逕自往前走去。
「我猜他肯定是有。」雁琳悄聲在我耳邊咕噥。
我只是笑笑。因為認識他這么久,我還從未見過他跟哪個女生比較好,或是聽說他喜歡哪個女生?所以,這是一個未知答案。
「那我往那邊走啰,今天要繞去書局買個東西。」雁琳指著反方向。
「這樣啊,那明天見。」我說。
「不良少年再見!」雁琳朝葉洛齊的背影喊了聲,然后帶著惡作劇般的笑容離開。
我跟上葉洛齊,將手中的筆記本給他。
「謝啦。」他接過本子,放入書包。
雖然很短暫,但在剛剛的瞬間,我的腦中閃過在路上遇見的那個人的影像。

喜歡你喜歡我(六) 以往一放學,不到幾分鐘,教室和走廊就會變得空蕩蕩,但今天的走廊上卻擠滿了人。
收拾好書包的雁琳晃到我身旁,一雙眼還好奇的直往外瞧。
「外面鬧哄哄的,不知發生什么事?等會去看看。」雁琳興致勃勃地說道。
「雁琳,妳待在排球社真是埋沒了妳的才能。」我揹起書包,往門口走去。
「為什么?」
「妳的好奇心這么旺盛,很適合新聞社耶。不如社團換到新聞社,怎樣?」
學校的新聞社是個地下社團,專門揭發一些不為人知的新聞,說穿了,就是一些八卦、小道新聞。一年級時,雁琳就曾上過他們的頭條新聞,內容報導雁琳和幾位學妹私密甚交,有不可告人的秘密等等之類的。雖然之后新聞社有為那些不實的報導向雁琳道歉,但還是讓雁琳氣得差點沒把新聞社給拆了。
「盛蕓霏,妳別再提新聞社了。」雁琳皺起眉頭,露出厭惡的神情。
「還氣啊!都過這么久了,說不定大家都忘了。」
八卦這種東西只是一時的熱潮,維持不了多久,一段時間過后,很快就會被新的事物給取代。如果有人再提起,大家的心里也只剩下像『都幾百年前的事還拿出來說』類似的獨白。
「可是我還記得啊,所以別再跟我提到新聞社的事。」
但顯然,對當事者來說,它永遠都不會被取代。
「我知道了。」
「不過話說回來,」很快的,雁琳馬上又因那些反常的人潮給轉移了注意力,「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怎么這么多人?」
「我也不知道。」
走出教室時,我感覺到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是錯覺嗎?
「盛蕓霏。」人群中出小時代5重生時代預告_邊吸奶邊扎下面很爽口述現了一個聲音,卻不見其人。
「誰啊?搞什么神秘?」雁琳在我耳邊說道。
我聳聳肩。
此時,眼前的人潮自動分成了兩邊,讓出了中間的走道。
「嗨,盛蕓霏。」
有個人來到我的面前。定睛一看,原來是我們的學生會長,鍾立新。前幾天看到他還是很運動的打扮,今天又換了新髮型和新造型,難怪我一時之間認不出來。
「嗨,手下敗降。」會這么稱呼他是因為我每次考試名次都在他之上。
「下次我一定會贏妳的。」
陳腔的話,我已聽到不想聽了。
「我拭目以待。」這是我一貫的回答。「找我有什么事嗎?」
「晚上我家有一場派對,我想邀請妳做我的舞伴。」
當他句點一落,周圍的驚嘆聲四起。
我當然了解他們在驚訝什么,如果是個正常女生聽到學生會長要邀她做舞伴,她也會訝異,相信全校百分之九十八的女生都會同意我所說的。因為邀請的對象不是別人而是女生心目中的白馬王子。
但是對我來說,他不是我心中的白馬王子,而我也不想做他的公主。
「對不起,我……」
「我就知道妳擔心沒禮服,」我的話還沒說完,他就擅自幫我接了下去,「所以我早就幫妳準備好了。」說著,他身旁的人拿出了個盒子,打開盒子后,里面是一件鵝黃色的小洋裝。
「這件衣服是我親自挑的,我想應該很適合妳。」鍾立新得意的像是在向我邀功。
「呃……我不是擔心沒衣服,我剛想說的是我可能無法答應。」
此話一出,耳語又開始了。
對啊!誰會笨到拒絕王子的邀約,那是所有女生夢寐以求的事,但我竟然拒絕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0463.html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