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李不哭_邊吸奶邊扎下面很爽自述

喜歡你喜歡我(七) 「為什么?」
「我晚上有約了。」
此時的我只想趕快離開這里,因為我很清楚一旦和他扯上了關係,麻煩的、八卦的,通通會纏上我。我不怕麻煩,只是沒必要把自己推入深淵中。
「有什么事是比我的事還重要?」鍾立新不死心地問道。
「總之,今天不行。」我也不死心的堅持我的答案。
眼見周圍的人越來越多。要不是礙于形象,我早就轉身離開,哪還有耐心在這跟他耗!
「那我去幫妳把約給退了。告訴我,對方是誰?」
「他……」他是誰?連我都不知道,這是我隨口掰的藉口,我哪知道是誰?
「是誰?」他又問了一次。
周圍的聲音靜了下來,大家似乎也想知道到底是誰能讓我捨棄當會長舞伴的機會?是誰讓我一再地拒絕鍾立新?大家猜測著,好奇著。
當氣氛緊繃到一觸就會隨時爆發時,一個低沉的聲音出現:
「是我。」
所有人都往同一個方向望去,包括我。
「葉洛齊?」
顯然葉洛齊的出現并不在鍾立新的計畫中。
「是我約她的。怎樣?」葉洛齊來到我的身邊,挑釁地看著鍾立新。就像心靈會相通般,當我有難時,他總會適時地出現。
「你不要以為我妹喜歡你,我就不敢對你怎樣?」
「那我現在就要帶走盛蕓霏,你想怎樣?」
葉洛齊最讓人感到恐怖的地方不是他威脅人的話,而是他說話的語氣。不像其他人靠說話大聲來狀聲勢,他那不帶任何感情,平淡音調的說話方式,因為讓人摸不著他的情緒起伏,所以更讓人感到害怕。
「葉洛齊,你別太過份!」
我輕拉葉洛齊的衣服,示意他不要跟跟鍾立新起沖突,畢竟他手中握有的權力很大,和他有過節,吃虧的還是我們。葉洛齊睨了鍾立新一眼后,拉起我的手、轉身,在眾目睽睽下離去。
「你怎么知道我在那?」到了樓梯轉角處后,我問道。
「在樓上看到你們班前面都是人,所以瞄了一眼,才發現妳被鍾立新纏住了。」
「好險你來了,不然我都不知該怎么收尾?」我慶幸地說道。
這時,雁琳忽然從我們身后冒出,還重重拍了一下葉洛齊的背:「做得好!」
「陳雁琳,妳嚇人啊!」葉洛齊轉身說道。
「你們剛剛沒看到鍾立新的表情,氣得咧!真是大快人心,像他們這種富家子弟,老喜歡指使別人,還以為每個人都要照他的話去做,以為全世界就只有他的事最重要。不給他點釘子碰,還以為所有人都會順從他。葉洛齊,沒想到你不良少年的身分還滿好用的嘛!」雁琳滔滔不絕地發表她的言論。
葉洛齊扯了扯嘴角:「這是稱讚嗎?」
「你說呢?不過,鍾立新早就看你不順眼了,你剛剛這樣跟他嗆,他會不會新仇加舊恨,把你從校隊名單中刷掉。」
「我想還不至于,畢竟校隊的人選不是他想刪就刪的。」我說。
「對了,我剛看到人群中有幾個是新聞社的人,不知道他們會不會把剛才的事拿去當下期頭條?小霏和鍾立新都算是學校的風云人物,再加上葉洛齊……炒作新聞的可能性一定很高。」雁琳繼續說道。
「不會吧……」這是我最不想發生的事,光是用想的我都頭皮發麻了。
「不要想太多,」葉洛齊拍拍我的頭:「有什么事我幫妳頂著。」
「也對,只要葉洛齊去威脅一下,新聞社的那些人就嚇得什么都不敢做了。」雁琳附和道。
是啊!有葉洛齊保護我,我還有什么好怕的。

喜歡你喜歡我(九) 「各位同學,從下星期開始老師因為待產的關係,所以向學校請了兩個月的假。這兩個月的社團將由實習老師代課。」社團結束時,老師發布了這項消息。
「老師要請兩個月啊?」
「實習老師是男的還是女的?」
「人好不好?」
「老師回來還會繼續帶我們嗎?」
老師話才剛說完,社員們一個問題接著一個問題問。
「還會不會繼續帶社團,可能要等我回學校后,視狀況決定。至于代課老師,他是男老師,人很好相處,我想你們都會喜歡這個新老師的。以后上課要乖乖聽老師的話,知道嗎?」或許是要當媽媽的關係,老師把我們當作小小孩一樣的叮嚀著,「還有,蕓霏,期末的聯校美術展今年在我們學校辦,新老師對學校的作業流程還不太清楚,這部分要多幫老師的忙。」
「好,我知道了。」
「那就這樣。大家下課吧!」
老師一踏出教室,大家又開始討論起新老師的事,在一旁整理社團日誌的我,也被感染了這份莫名的期待。
寫完日誌后,我巡好門窗、揹起書包,準備離開時,發現后門站著一個女生。
「學姊。」
我沒看清楚她是誰,但柔柔軟軟的聲音,讓我想起一個人。
「鍾立淇?」我走向前。
「學姊記得我?」甜美的聲音中帶了些高興。
「嗯。」不久之前才剛見過,怎會不記得?
「學姊等一下會遇到阿齊學長嗎?」
「呃……不一定耶,怎么了?」我是有跟葉洛齊約一起回家,但還是先聽聽鍾立淇有什么事。
「這是今天上家政課做的巧克力。」她從書包里拿出二個包裝精美的袋子,「一袋給學姊,一袋是阿齊學長的。」
「謝謝。」我接過。
「因為最近都找不到學長,所以就來請學姊幫忙。」
雖然刻意隱藏,但我還是聽到了立淇話語中的失望。
「我想他最近可能在忙吧,如果我遇到他,我會轉交給他的。謝謝妳的巧克力!」面對鍾立淇這樣的學妹,實在不忍心看到她傷心難過。
「謝謝學姊。」
她真的是個很單純的女生,一下子笑容又爬上了她的臉。實在很難將立淇跟鍾立新聯想在一起,照理說兄妹的個性應該是差不多的。但為什么哥哥會霸道到讓人討厭,妹妹卻是個讓人無法討厭的可愛女生?
「對了,學姊,我哥上星期是不是有來找過妳?」
「嗯。」託他的福,最近走在校園里被人指指點點、三天兩頭被不明人士關照。
「我哥平常處事冷靜,但一遇到喜歡的人,就變得很沖動,常因此嚇跑了他喜歡的女生。所以如果有冒犯的地方,請學姊多多包涵。」
「嚇跑?會嗎?我看全校的女生主動接近他都來不及了,怎會嚇跑?」我笑說。
「是嗎?那學姊呢?」
「我只當他是課業上的競爭對手。」我的話說得很明,相信鍾小李不哭_邊吸奶邊扎下面很爽自述立淇也聽得很清楚。
她沒再說什么,只是笑了笑。
「學姊,我該走了。那巧克力就麻煩了!」
學妹離去,我反身鎖門,然后執行她交代的任務。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0464.html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