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柔半夜出去買東西被農民工_邊吸奶邊扎下面很爽

喜歡你喜歡我(十三) 「喂!看夠了沒?從剛才就一直盯著我看,到底在看什么?」一起走出校門時,葉洛齊不悅的對雁琳說。
「我是在看你怎么沒有斷手斷腳,只受那一點點小傷?到底是對方太弱還是你運氣太好?」
雁琳就是這樣,似乎一天不洩葉洛齊的氣,就覺得好像有什么事沒做一樣。
「都不是,是我厲害行不行?」
「厲害,當然厲害。你葉老大一個人對十幾個人,最后搞到骨折住院,這也算厲害嗎?你們男生真的很奇怪耶,什么事都要用暴力解決,而且打架的理由都莫名其妙,就連看不順眼這種歪理由,也可以拿來當做藉口。我看啊!明明就是你們精力太過旺盛,拿打架當發洩,還不如去打球來的有意義多了。」
雁琳說的這件事是國二時發生的,我到現在還記憶猶新。當時的狀況我沒看見,只記得當我到達事發地點時,葉洛齊已經傷痕累累地倒在那,那大概是葉洛齊受傷最嚴重的一次,而且還因為這事差點被逐出校隊。事后我只知道對方是別校的學生,至于原因是什么,我也沒多問了。
「……并不是都沒意義的,那次是為了救人。」半晌,葉洛齊吐出了這句話。
「救人?救誰?」雁琳湊到葉洛齊旁,十足的好奇心。
「妳是不是有什么東西要給我?」他沒回答雁琳的話,轉而問我。
「葉洛齊,你也轉得太明顯了吧!」雁琳不滿地說道。
「他不想說,就別逼他了。」我安撫雁琳后,拿出放在我那很久的巧克力,對葉洛齊說:「上星期就該拿給你,結果你都沒來。這是鍾立淇做的,她要我轉交給你。」
葉洛齊看著巧克力,表情很古怪,不是討厭,也不是喜歡,那表情就跟我小學時看到座位表上葉洛齊的名字一樣的複雜,難以解讀。
「怎么了?」我說。
「沒事。」葉洛齊迅速抽走我手中的巧克力,丟進書包里。
「你還在躲學妹嗎?她似乎很在意。」學妹失落的臉在我腦海中浮現。
「嗯。」
『嗯』是什么意思?是表示他知道了,還是有其他的意思?想繼續問下去,但葉洛齊已經走在我們前面了。
「他怎么了?」雁琳指著前方的葉洛齊。
「我也不知道。」
我和雁琳在后面繼續聊我們的天。葉洛齊一副若有所思樣。
走了一段路后,葉洛齊忽然停下來,好像是被一群人給攔下來了。
我走上前去。
「張席愷?」
張席愷是我們的國中同學,高中轉去唸H高中。H高中的風評并不是很好,以專出流氓為名,而他又恰巧是那群流氓的頭頭。
他和葉洛齊的恩怨自然是從國中開始,其實根本也沒什么過節,就單純的看彼此不順眼。以前還讀同校時,打架免不了,但自從張席愷轉學后,交集變少了,所以相對的,沖突也減少,但也不是完全沒有。
葉洛齊嘴角的傷都還沒好,今天出現在這里,該不會又是要來找麻煩了吧!

喜歡你喜歡我(小柔半夜出去買東西被農民工_邊吸奶邊扎下面很爽十四) 「張席愷,有事嗎?」我上前。
「這不是模範生盛蕓霏嗎?」話語中有著調侃的意味。
「帶這么多人又要去做什么壞事?」我一眼望去,少說也有七、八個小跟班。
「沒啊!只是來跟葉洛齊打個招呼。」
身后的小跟班們笑得詭異。
「是嗎?不是又要做什么見不得人的事了?你的作為我怎么不了解?我勸你虧心事少做點,夜路走多了,總會遇到鬼。」
「靠!敢這樣跟我們老大說話!不想活了妳!」
從張席愷的身后沖出一個人,揮舞著拳頭,往我的方向來。說時遲那時快,身旁的葉洛齊早他一步接住他的拳頭,然后將他往后推去。
「上回的事我都還沒找你算,你現在是什么意思?」葉洛齊走到張席愷面前。
「你說呢?」他大手一揮,身后的七、八個人將我們圍住。
「張席愷,現在我們是在大馬路上,如果我們出事了,你也不能逃過。」我說,想試著阻止他接下來的行為。
「好啊!那我們就來看看我會不會有事?」
張席愷退至圈外,周圍的人越逼越進,我和葉洛齊背靠著背,我知道他并不害怕,但如果葉洛齊跟他們打起來,一旦他有了紀錄后,就別想參加全國運動會,因為了解這個比賽對他的重要性,所以我更不能讓這件事發生,因此我向不遠的雁琳使了個眼色。她接收到我傳遞的訊息,點了點頭。
「你們別亂來喔!我已經報警了,而且我還沒掛掉,所以你們做了什么事,警察都聽得一清二楚。」雁琳為了增加可信度,還拿出手機。
「老大!」圍住我們的那些人一聽,紛紛轉向張席愷,等待指令。
「……下次你就沒這么好運了。我們走!」臨走前,還不忘耍狠。
見他們走遠后,我和雁琳都噓了一口氣。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場景,真是恐怖。」雁琳心有余悸地說道。
「妳沒事吧?」葉洛齊問我。
「沒有。跟你們這些人認識后,我的心臟早就被訓練的很強壯了。」我自嘲。
其實誰遇到這樣的事會不感到害怕的,但就算害怕也不能將軟弱的一面表現出來,那只會讓對方更加放肆。
「對不起。」輕輕的,他說。
「這有什么好對不起的,」我笑了笑:「你也不知道張席愷會在這出現啊。」
他很自責我知道,因為就算他在外惹事,也從不將我牽扯進來。葉洛齊一直認為我和他是不同世界的人,我的世界應該是單純,不該有這些血腥暴力,所以他不會讓我知道這些事,就連受了傷也一定要等癒合到差不多時,才會讓我看見。如果我剛真被揍了,他可能會內疚一輩子。
對于他這樣的保護,我很感動,但是我不想只做那個被保護的人,我也想幫他,只是他的界線太明顯,每當我想伸手時,他總是讓我無從插手。
「如果剛剛雁琳沒有出面阻止的話,你是不是準備跟他們打起來了?」我說。
他沒說話,將臉撇向另一邊。
「我知道要你跟他完全不起沖突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下次又遇到他,能避免,就避免。答應我,好嗎?」我只能這樣的要求,這是我僅有的能保護他的方法。
他依舊不語。
我知道他有聽進去,有聽進就好。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0466.html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