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柔和小雪h第一部分_邊吸奶邊扎下面的動作視頻

喜歡你喜歡我(十五) 「小霏,我知道是誰了?」這天中午,雁琳神秘地跑到我旁邊。
「什么誰是誰?」沒頭沒尾的,都不知雁琳在說什么?
「就那個欺負我學妹的人,我知道他是哪班的了。」
最近因為葉洛齊的事,我都沒心思去管別的,沒想到雁琳一下就找出那個人了。
「所以呢?」我繼續吃我的飯。
「所以……等一下吃完飯,可不可以陪我去找他?」
雁琳懇求的眼神,讓我無法拒絕。
「可以是可以,不過找到學長后,然后呢?」總是要先知道她有什么想法,我才好應付等會的場面。
「這個能不能先不說?但我保證,不會太過分。」雁琳舉起手發誓。
「嗯……好吧。」只能相信她了。
吃完飯后,我和雁琳往三年級去,路上還遇到幾位學長姐,在我忙著打招呼時,雁琳忽然拉了我一下。
「在那里。」她用下巴示意方向。
走廊上有幾位學長姐正圍著在聊天。
「哪個?」
「玩球的那個。」
我再次將視線移到那群人身上,而這次的焦點則是在玩球的那位學長。
他穿著體育服,微長的咖啡色頭髮繫成馬尾,那很陽光的感覺跟葉洛齊很像。不管是長相、身材比例,在那群人當中,他算是相當耀眼,難怪學妹會喜歡他,但是從外表看起來,他不像是會說惡毒話的人,只能說人不可貌相。
「走,我們過去。」
雁琳走到那群學長姐面前。她的出現,讓學長姐停止了對談。
「學長,我有個東西想送你。」雁琳的笑容其實只是魔鬼的面具。
在學長還來不及反應前,雁琳從身后拿出杯水,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直接往學長臉上潑去,隨即,驚呼聲四起,包含我的。我沒料到雁琳會這么做,就連她手中的那杯水何時出現的,我也不知道。
「清醒了沒?什么叫做神智不清?什么是回家照鏡子看看?我看你才需要好好的審視自己。不要以為你有一張還可以看的臉,就自以為是的認為全世界的女生都應該為你傾倒,我看你啊,還差的遠呢!再加上你那個糟到不行的個性,我想你到現在應該都交不到一個女朋友吧!」
「學妹……」學長不知是被說的啞口無言,還是無從反駁。
「怎樣?你是不是覺得我說得對極了!所以,回去好好反省,說不定還有機會。至于我學妹,你也不用去跟她道歉了,我想她看到你只會更傷心吧!」
學長依舊無語,周圍的人也是一片安靜,大概是被雁琳的一席話給嚇的。
「就這樣,我說完了。」
雁琳轉身,拉著我往樓下走去。到了二樓,她突然笑了出來。
「真是暢快,學長被我罵得一愣一愣的,總算是幫學妹吐了一口氣。」
「只怕學長記恨,妳就慘了。」總覺得事情不會這么簡單的結束。
「管他的小柔和小雪h第一部分_邊吸奶邊扎下面的動作視頻,如果真有什么事,到時再說。」雁琳不在乎說道。
當然最好什么事也沒有。

喜歡你喜歡我(十六) 最近的日子過得特別快,也許是因為太過充實的關係;葉洛齊的事、雁琳的事、班上的事、社團的事,滿滿地塞滿我的生活……對了!還有一個人,那個神秘的人,在這段日子里總會不經意想起。
我們會再見面。這樣的預感越來越強烈。
「今天不知怎么搞的,眼皮一直跳。」我揉揉眼皮。
「也許是好事將近,從開學后,似乎都沒什么令人高興的事。」雁琳回答道。
「對啊。不過現在學妹的事解決了,葉洛齊也沒再遇到麻煩,總算都告一段落,希望能一直持續到期末。」我是真的如此希望。
「對了,新來的美術老師今天是不是會去你們社團?」
「嗯,所以我現在要先去教室準備。」我抱起一疊早準備好的美術展資料,起身。
「我也該去排球場了。」
和雁琳互道再見后,我朝反方向去。
來到美術教室,已經有人在里面了。
他背對著門,低著頭,正在看上星期我放在桌上的社員們的畫。
「對不起,請問你是新來的美術老師嗎?」我問道。
他沒有隨即回應我,而是緩緩地抬起頭,轉過身。
我的預感準嗎?
我想,是的。
「藍拓宇,我的名字。希望接下來的日子,我們能相處的融洽。」
上課后,老師簡短的作了自我介紹,當我聽見那名字時,訝異不已,因為那正是『等待』那幅畫作的作者。竟然有這么巧的事!即使是此刻,我都還覺得有些不可置信。
「盛同學,」他掃視所有的人,然后停在我身上:「以后還請多多指教。」
我回以微笑。原來我們早就注定要認識了。
新來的老師有多受歡迎,這可以從都下了課,但大家還是圍在老師身旁可知。
「好了好了,各位同學若還有問題留到下次上課再問吧!」老師起身。
雖然依依不捨,但老師都這么說了,大家也只能遵從。
等大家離開后,我拿社團日誌給老師簽名。
「沒想到來代課的老師是你。」難怪今天眼皮一直跳,原來是這件好事。
「那妳應該也不知道二年級的美術課也是我帶的。」他說,在本子上簽下名字。
「我們班女生可高興了。」不難想社團的事會在班上重演一次。我繼續說道:「前陣子我去了大學的美術展,有看到老師的作品。」
「是嗎?」老師看起來似乎很開心。
「只是我一直有個疑問,畫里的人在等待什么?」
「希望。」
「希望?」
「日落雖然代表一天的結束,但對我來說,日落卻也是另一個新的開始,我們不能預測每天會有怎樣的事發生,所以在一天結束時,更要抱著一個希望來等待、迎接明天的到來。我比較喜歡當個積極樂觀的人。」說著,老師自己笑了起來。
「原來是這樣。」難怪每回遇見老師,心情都不自覺得好了起來,原來是被感染了他的好心情。
「一起走吧。」
我闔上社團日誌,和老師一起走出教室。才剛關上門,就聽到雁琳邊喊著「慘了慘了!」,邊朝我跑來。
「小霏……啊……老師好。」這時雁琳才看見老師在旁邊。
老師朝雁琳點個頭:「我先走了,教室再麻煩妳鎖。」
老師都已消失于走廊的盡頭,雁琳的視線卻還沒收回。
「那是新來的美術老師?」雁琳問。
「對啊!」
「真是年輕又帥氣。」
「妳該不會只是來稱讚我們老師的吧,剛剛聽妳說什么慘了?怎么了?」
被我這么一提醒,雁琳才回過神:「啊!是葉洛齊啦!他看到這期新聞社的刊物上放了你們上回遇到張席愷的照片,然后跑到新聞社……」
雁琳話還未說完,我已猜出七八分,先去新聞社再說!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0467.html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