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柔性歡日記第二部分_邊吸奶邊愛愛好爽

喜歡你喜歡我(十七) 打開新聞社的門,葉洛齊正拉起一個人的衣領。
「葉洛齊。」我沖上前去,隔開他和新聞社的人。
「妳怎么來了?」葉洛齊蹙起眉頭。
「當然是來阻止你,你有沒有想過這一拳你打了,固然可以發洩心中的怒火,但是接踵而來的是記過。不要告訴我你不在乎,就算不在意,你也要想想一直保你的教練,你今天還能待在校隊,不都是教練的保證嗎?學校破例讓你入校隊,唯一的條件就是不能被記過。如果記過了,你還能參加今年全國運動大會嗎?不能參加比賽,你對得起教練嗎?」
「你看過內容了嗎?」他將報導拿給我看。
報導上放著的是我們和張席愷面對面說話的照片,內容則是說我表面是模範生,但背地卻都和不良少年、問題學生廝混,此外還扯到上回鍾立新要我當舞伴的事情,內容夸張到還有什么三角戀的。
「都是些不實的報導,何必管他?」不會生氣,只是覺得他們的想像力也太豐富了吧!
「他們寫誰都可以,但就是不能寫妳。妳根本不是這種人!」
他在為我抱不平,我怎么會不知道。但我是真的不在乎,而且根本沒必要為了這種事,而毀了他自己。
「你知道我不是這種人就好啦,別人怎么認為,對我來說,一點影響也沒有。」
「對啊!盛蕓霏都不介意了,你是不是也該離開了?」這時,新聞社的人才敢出來說話。
葉洛齊瞪了他們一眼,嚇得他們又往后退了幾步。
「如果你們再亂報這些毫無根據的報導,我一定會請會長把新聞社給廢了。不要不相信,我盛蕓霏說到做到。」不給他們施點壓力,下次受害的不知是誰。
新聞社的人噤聲,不敢發表意見。
「我們走吧!」我說,走出新聞社。
「小霏,如果這報導明天被老師看到了,怎么辦?」雁琳擔憂地說道。
「我會跟教官說不關妳的事。」葉洛齊說。
「就實話實說,也無需刻意隱瞞,這樣只會欲蓋彌彰,越描越黑,倒是教練那里,你要好好解釋,不要讓教練難做人。」我對著葉洛齊說。
小柔性歡日記第二部分_邊吸奶邊愛愛好爽嗯。」
明天會有怎樣的后續沖擊,誰也無法預知。
隔天一大早,我就被叫到導師室。因為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所以并不意外。
「蕓霏,全校就妳最有希望上第一志愿,所以老師希望妳在接下來的日子里,可以專心于課業上。我知道妳和十班的葉洛齊是同學,不過,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妳有交朋友的權利,但妳也應該分得清楚哪些是值得交的朋友,哪些是應該遠離的?我這樣說妳明白嗎?」
我明白,不就是希望我和葉洛齊保持距離嗎?
「老師,如果我的成績沒退步,是不是表示我交怎樣的朋友,老師都不會干涉?」我盡量說得婉轉。
「呃……妳交什么樣的朋友,我當然是不會干涉。只是老師也有老師的壓力,學校的升學率,老師也不能不顧,所以……」
「老師,我懂了。」說到底,成績還是最重要的。
「嗯。等一下去找教官。我想他只是想了解真相,妳實話實說,教官不會為難妳的。」
我點了個頭,然后邁向另一個戰場。

喜歡你喜歡我(十八) 中午,和葉洛齊、雁琳一起在教室外的樹蔭下吃中餐。
「小霏,教官有說什么嗎?」
「沒有啊,只是問一下當天的狀況。」
我刻意省略教官要我不要太常跟葉洛齊在一起這段。怎么學校里每位師長的想法都一樣,都認為我一定會因葉洛齊而成績退步,或是會被他帶壞,可是重點是我和他認識了十幾年,我還不是一樣好好的。
「你呢?教官有說什么嗎?」我轉向葉洛齊。
「沒說什么?就罰我勞動服務一星期。」
「為什么?你又沒做什么?」我不懂,就算要罰也是我跟他,沒道理只罰他,我卻沒事。
「沒有啦!因為上次曠課兩天的關係,妳不要想太多。」葉洛齊像是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淡淡地解釋道。
「昨天小霏眼皮跳不停,我還以為好事要來了,結果卻是這樣的事。」雁琳道。
好事啊!遇到老師是好事啊!只是這樣的好運維持不久,就發生了新聞社的事件。
「咦,那不是新來的美術老師嗎?他很受歡迎耶!下課時經過辦公室,我看到他桌上都是學生送的禮物。」雁琳指著正要走回辦公室的老師。
「我去打個招呼,順便問老師明天我們班美術課要準備什么?」我起身。
其實我也非一定要現在去找老師,只是發生這樣的事后,再看到老師,不自覺地想靠過去,覺得只要跟他說話,心情就會變好,而事實也是如此。
「老師。」我說,站在他面前。
「還好嗎?今天聽到了一些關于妳的事。」他說,口吻中有的是關心,而非想探聽八卦。
「事情都解決了。」我發現他的笑容有種魔力,就好像所有再不開心的事情,只要一個笑容,就會消失的無影無蹤。
「那就好。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我聊,我會是個很好的傾聽者。」
「老師,你對學生都這么好嗎?」我開玩笑地問道。
「那是因為對象是妳。在這個學校,我第一個認識的學生就是妳,所以當然要特別照顧。」
我分辨不出這是客套話還是真心話,但我選擇相信后者。
「我先回辦公室了。」
「嗯。」
他就像風一樣,輕輕的來,輕輕的走,但每一次總是會偷偷地帶走我心里的某一部分。
* * *
「盛蕓霏跟那個新來的老師很熟?」葉洛齊看著盛蕓霏和老師說話的背影。
「嗯,因為美術社的指導老師也是他。」
「我覺得那老師看起來很危險,妳叫盛蕓霏不要太接近他。」
「看起來很危險是什么意思?」雁琳不解地問道。
「我也說不上來。」這是當他看到老師時,一閃而過的想法。
「說起危險,你還比較危險呢?從你口中說出這樣的話,還真沒說服力。再說,你想小霏會聽你的嗎?而且,不過就是個老師,我看你是因為他長的比你帥,所以忌妒喔!」
「總之,就是不要太接近。我怕她會受傷。」
「你好像只要遇到關于小霏的事,就會變得很認真。老實說,你是不是喜歡小霏啊?我從以前就一直有這樣的感覺。」這是雁琳觀察多年所得到的結果。
雁琳看到葉洛齊眼神閃了一下。
是心虛嗎?雁琳心想著。
「我先走了!」葉洛齊毫無預警的起身,離去。
「真是愛逃避的家伙,每次遇到回答不出或是不想回答的問題就逃避。」雁琳喃喃自語道。
轉個方向,她看著不遠處的兩人,思索著葉洛齊說的話。
危險人物?會是嗎?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0468.html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