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柔的性歡記體育老師_邊吸奶邊爽小說

喜歡你喜歡我(二十) 「小霏最近是不是太累了?我常看妳做事做到一半,然后就發起呆來了。」放學時,雁琳關心地問道。
「大概是事情太多了。」其實多少有受到那天看到葉洛齊和學妹的影響。
「妳啊,每件事都是拼了命,直到完成才罷手,有時身體還是要注意。」
「我會的。」
「對了,好幾天沒看見葉洛齊,那家伙在忙什么?」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跟學妹在一起吧。前幾天我看見他們,關係好像變好了。」
「是喔。前幾天他還叫我跟妳說不要太接近藍老師,說什么他覺得老師很危險,我才覺得他奇怪呢!」
「他這么說?」危險?哪里危險?他看起來就是個很好的人啊!
「其實我也不太懂他在說什么,妳聽聽就算了,我想是葉洛齊忽然發神經吧!」說著,雁琳逕自笑了起來。
我也跟著笑了笑,卻思忖起雁琳的話。
「等一下要不要順便去喝個什么?」雁琳提議道。
「好啊。」
就在我們要過馬路時,雁琳停了下來。
「不是要去喝東西嗎?怎么了?」我看著雁琳。
「對面那個好像是我排球社的學妹,學妹旁邊好像是……」
「三年級學長。」我幫雁琳接了下去。
「我上次都說的這么明白了,他竟然還敢去找學妹!」
「雁琳,我們先在這邊觀察,妳不要太……」
沖動兩個字都還來不及脫口而出,雁琳已經氣沖沖地跑到對面。
「雁琳……」只好跟隨她的腳步,就算發生什么事也好拉住她。
一到對街,雁琳就沖過去把學妹拉到身后。
「學姊?」學妹一頭霧水地站在雁琳旁。
「妳別怕,我不會讓他再欺負妳的。」雁琳說道。
「學姊……他不是……」學妹急于解釋些什么,但卻說不出完整的句子。
但就算說出完整的話,也來不及阻止雁琳了。
「上次一杯水還不能夠讓你清醒嗎?要不要我再拿十杯來?你這次又想說什么不堪入耳的話,好險被我遇到,不然我學妹又要被欺負了。我再次認真、嚴肅的警告你,如果你再來找我學妹,我一定要你好看!」
學長維持上回的態度,還是一句話也沒說,但總覺得哪里怪怪的。
對了!是他那副好整以暇的表情,照理說,一般人遇到這樣的情況,不是破口大罵,不然就是說些有利自己的話,但學長卻一副好像雁琳說話的對象不是他,置身事外的讓人覺得難道他一點都無所謂,甚至不在乎嗎?還是說,他早已習慣別人對他這樣的指控?
「說完了嗎?」
雁琳和學長對恃了一會后,學長終于開口。見學長笑了,雁琳反而愣住了。
「好,那換我說了。我的名字是周丞瑋,妳最好去弄清楚要找的那個人是不是叫這個名字?還有我和妳的學妹是有認識,但我從來沒做過妳說的事。」
這下糗大了!如果學長所言不假,那雁琳就認錯人了。
「學姊,他是我哥的同學,不是那個……」學妹證實了學長說的話。
「現在真相大白,學妹妳認錯人了。」
原來他早知道雁琳認錯人,所以剛剛才會有那樣的表情。
「學長,不好意思,我同學也是一時氣不過,所以才會這樣。上回的事,真的很抱歉。」站在一旁的我,趕緊站出來幫雁琳說話。
「我接受道歉,不過不代表我原諒她的行為……除非她答應我一個條件。」學長臉上出現一抹笑容,詭異的笑容。
一個條件?什么條件?
看著學長的笑容,我打了個冷顫。
看來雁琳這次惹到了不好惹的人物了。

喜歡你喜歡我(二十一) 事后我們才知道原來那位周丞瑋學長是校隊的隊長,但奇怪的是怎么跟我和雁琳看過的那位完全不一樣,問過葉洛齊后才知道上學期阿瑋學長受傷,所以是由另一位學長代理隊長的職位。至于學長口中的那個條件,目前雁琳正在執行中。
「小霏,我要先走了。如果晚點到,那個惡魔又有藉口折磨我了。」
雁琳口中的惡魔就是周丞瑋學長。
「忍著點吧!誰叫妳當初不分青紅皂白的去找學長。」
學長的條件就是要雁琳每天下課到游泳池清理,這可苦了雁琳,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雁琳最受不了的就是消毒水味,現在竟然要一星期與其為伍,難怪她要抱怨,不過這也怨不得別人,事情都是自己造成的。
「妳還落井下石啊,妳叫葉洛齊去幫我求情啦!」雁琳搖晃我的手。
「葉洛齊說過他們隊長小柔的性歡記體育老師_邊吸奶邊爽小說什么沒有,就是有副鐵石心腸,所以我也沒辦法。妳還是認命點快去吧!」
「好啦。」雁琳自知求情無效,只好從容赴義。「那妳現在要回去了嗎?」
「我要先去圖書館。」
「別待太晚,我看現在天空灰灰的,晚上說不定會下雨。最好是下雨,這樣我就不用去泳池了。」雁琳還在做最后的掙扎。
「妳啊,走吧!」說著,我把雁琳推出教室。
市立圖書館就在學校附近,有時我會直接到圖書館唸書,直到休館時才回家。晚上的圖書館特別安靜,也許是因為人較少的關係,這樣的氣氛特別適合唸書。
唸了一段落后,看看時間也差不多該回家了。收拾好書包,走出圖書館,卻發現開始滴雨了。
「還真被雁琳說中了。」我將手伸出屋檐下。雨還小。
從圖書館到我家大概是兩站的距離,以這樣的雨量,在變大之前跑到家應該還來的及。我在心里這樣盤算著。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我才剛跑出圖書館,雨就嘩啦嘩啦的像大盆大盆的水往我身上潑,根本還來不及找避雨之處,全身就淋濕了。我只好將書包頂在頭上,繼續往前跑。反正都濕了,也沒差了!在這樣大雨滂沱的夜晚,我埋怨自己干嘛沒事不回家,結果搞得如此狼狽。
整條路上只聽得到大雨打落在人行道上的聲音,忽然,一道刺耳的喇叭聲傳來。我下意識地回過頭。一臺車停在行人道旁。
「上車。」車里的人搖下車窗,對著我說。
我彎下腰,想看清車里的人。總不能隨便上陌生人的車吧!雖然我現在很需要有個避雨的地方,但安全第一。
「快上車。」車里的人催促道,最后乾脆將門打開。
我猶豫了一秒,最后上了車。不是不在乎安全,而是已經想好如果遇到壞人,隨時有準備跳車的打算。
一上車,一條毛巾披在我肩上。
「先擦乾吧!不然會感冒的。」
是那個神采奕奕的聲音。
我一轉頭,接上他視線的軌道。
「怎么這么晚了,還沒回家?」他說,一雙手拿著毛巾,擦著我的頭髮。
我一直有個習慣,不管是認識或不認識的人,第一眼總是會先從手開始,而老師有一雙修長的手,一雙非常適合拿畫筆的手。
「是不是冷到無法說話了,這外套妳先穿著。」老師從后坐拿了件外套給我。
「謝謝。」
我沒穿上,只是披著,淡淡的香味瀰漫著,那是老師身上的味道。
「剛和同學聚餐回來,沒想到遇到妳。」老師說。
「我剛從圖書館出來,結果下了大雨。」我苦笑。
「這雨一時半刻也不會停,我載妳回家吧。」
「嗯,謝謝老師。」
封閉的車內,靜謐的空間,流動的是我不安的因子。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0469.html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