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核按壓顫抖酥麻_邊喊我慢慢進就是了

喜歡你喜歡我(二十四) 一上臺,緊張的感覺全部消失,正確來說應該是根本沒時間去想緊張的事。臺下黑壓壓一片,我一眼就看見老師。看到老師依約而來,讓我更加用心于演出,因為希望在老師前能表現出最完美一面。
演出的過程相當順利,在最后布幕落下時,全場響起如雷的掌聲,在后臺的導演同學甚至還留下了淚,我想她是因為我們替班上賺了不少班費而喜極而泣吧!
節目一結束,我和雁琳都還來不及換衣服,后臺就涌進一堆要和我們合照的學弟妹。在我們忙著照相時,有個人捧著花來到我面前。可惜的是,這個人并不是我心中所想的那個人。
「我剛在臺下看你們的表演,真的很棒!」鍾立新說。
「謝謝。」基于禮貌,我收下花。
「本想約妳一起去看另一班的表演,但是學生會那還有事……」鍾立新惋惜地說道。
「我等一下也要整理這里。」我不覺得可惜,也一點都不介意,就算鍾立新沒事,我也會拒絕他的。
「那先走了。」他說。
快走快走。我已經開始感受到那一雙雙好奇的眼睛射來的八卦眼神。
鍾立新前腳一走,后臺又開始鼓譟了起來。
我將雁琳拉到一旁:「我去透透氣,這里就交給妳了。」
也許該找一天跟鍾立新把話說清楚,不然再這樣下去,我一定會成為流言緋語下的犧牲品。
「沒問題。」雁琳比了個O.K.的手勢。
趁雁琳和那些學弟妹說話時,我溜了出去。
原本是要到泳池,但今天泳池沒開放,只好作罷。跑去找葉洛齊,他剛好在跟立淇說話,因為不想打擾他們,最后我跑到了頂樓。
頂樓上的風,吹來不黏不膩。我坐在地上,頭抵著圍墻,眼前是一片澄橘色天空,腦中想起的是老師的那幅畫,還有他說的話。
「等待一個希望。」我揣摩著老師說這話的神情。
我的希望是明天后的每一天,我、雁琳、葉洛齊能永遠在一起。
只是如果雁琳有了學長,葉洛齊有了學妹,我們還能永遠在一起嗎?我不確定他們是否會成雙成對,但在我的感覺里,這似乎是遲早的事。如果我的第六感成真的話,誰是那個可以永遠和我在一起的人?
老師的臉突然閃過腦海。
對于這樣天真的想法,我笑了。
「茱麗葉原來跑來頂樓了。」
「老師?」
老師是何時出現的?我怎么都沒發現,大概是太沉溺于自己的世界中了。
「怎么一個人在這?」老師席地坐在我旁邊。
「想吹風,所以就來了。老師呢?也是來吹風嗎?」
「對啊!沒想到妳早我一步。」
「這里的風吹來最舒服,舒服的令人想睡覺。」說著,我打了個哈欠。是真的累了,為了這次校慶,我們不眠不夜的準備。
「那就睡吧!」
靠著老師,我沉沉地睡去,多希望這一刻就此停住。
* * *
「葉洛齊,找到小霏了嗎?」雁琳一邊卸妝一邊問道。
「……沒有。」終究,他還是選擇不說。
其實他看見了,頂樓上,盛蕓霏和老師。
「你怎么了?」雁琳從鏡中看見身后不語的葉洛齊表情凝重。
「沒事。我先回班上。」
他想他是該祝福的,如果盛蕓霏喜歡老師,而老師也喜歡她的話,他沒理由阻止。
雖然他是喜歡盛蕓霏的,雖然師生戀是不被允許的,但盛蕓霏好,他就好。

喜歡你喜歡我(二十五) 「妳沒事吧?」我拍拍站在布告欄前已經足足發呆了三分鐘之久的雁琳的肩。
「小霏……」她這才反應過來,一臉好像要世界末日的樣子。
「怎么了?」
「這張公告是在說下星期要月考嗎?」雁琳指著眼前的公告。
「是啊,妳不知道嗎?」
「我不知道。」雁琳猛搖頭,接著又哭喪著臉:「慘了啦!之前忙著校慶的事,我根本忘了考試這件事!下星期要考試,可是我連一個字都還沒看,這次真的死定了啦!」
「陳雁琳,妳在布告欄前鬼吼鬼叫的干嘛?」葉洛齊從前方走來。
「雁琳在煩惱月考的事。」我說。
「我都不緊張了,妳緊張什么?教練說我這次再不及格,校隊就不用待了。」葉洛齊說得輕鬆,不過在我聽來卻是相當嚴重。
「這樣吧!這次月考我們一起唸書。」我提了個建議。
「一起唸書?你們要一起唸書啊?」
這次來的人是丞瑋學長。怎么這么巧,大家都經過布告欄?
「學長。」我和葉洛齊同時向學長打招呼。
「如果要一起唸書,不如來我宿舍,宿舍只有我一個人住,要討論功課也很方便。」學長道。
「為什么要去你那里?我們都二年級,你是三年級,考的又不一樣。」雁琳反對。
「別忘了我是校隊,妳不是都沒唸嗎?我那里可是有很多必考筆記,妳來不來我是無所謂啦,不過到時如果要補考的話……」
學長分明就是在利誘雁琳,不過我也承認這必考筆記果然是個很好的誘餌。
「好啦!」雁琳最后還是妥協了。
于是我們的讀書計畫開始于這星期六,地點是丞瑋學長家。
「學長,那我們先回教室,到時候再約時間。」我說。
「等等,小霏,我有件事要問妳。」學長拉住我,然后等雁琳和葉洛齊走遠后,才又開口:「阿齊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他怎么了?」
「這兩天晨訓時,他總是心不在焉,早上還被教練罵。問他怎么了?他只說沒事。校內的全國大會資格賽就要開始了,我是怕他如果不認真點,會影響到比賽。我想你們是好朋友,他有沒有跟妳說什么?」
「沒有,不過我會去問問看。」
「嗯,那就麻煩妳了。」
聽了學長的話后,我開始無法遏止的胡思亂想,到底是什么事讓葉洛齊如此失常?就連回到教室后,我還想著這件事。
「想什么?看妳失神的,是惡魔跟妳說了什么嗎?」雁琳的手在我面前揮啊揮的。
「雁琳,校慶那天表演結束后,妳有遇到葉洛齊嗎?」
「有啊,他說要去找妳,可是好像沒找到。妳后來跑去哪?」
「就……在頂樓吹風啊。」
那天醒來后,只有尷尬二字可以形容,不過那一刻的幸福感,我永遠都不會忘。
「是喔,難怪找不到妳。」
「那葉洛齊最近有沒有跟妳說什么?」
「沒有啊,那個不良少年又怎么了?」
「丞瑋學長說葉洛齊最近練習時都心不小核按壓顫抖酥麻_邊喊我慢慢進就是了在焉,問我知不知道些什么?」
「喔,這我就幫不上忙了,他連妳都沒說,怎么可能跟我說?」
重點是他連我都沒說,是不是打算把事情放在心里呢?
真是個令人擔心的家伙!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0471.html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