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橋老樹的全部作品集_邊捏胸邊扎下面

喜歡你喜歡我(二十七) 現在的位置是丞瑋學長家,我、雁琳、葉洛齊、學長四人擠在這小小的租賃宿舍里。
「我已經擬好讀書計畫,今天沒唸完的,別想給我回去。」很明顯的,最后一句是學長故意說給雁琳聽的。
「有沒有搞錯?今天就要唸完第一天要考的,太多了啦!」雁琳看著計畫表大叫。
「這樣還嫌多,知不知道距離月考還剩下幾天的時間?如果今天不唸完,那要等什么時候才唸?時間是很寶貴的,我們要……」丞瑋學長大概是當隊長久了,習慣了訓話這件事。
「停!我知道了,你別再說了。」雁琳受不了地舉起白旗投降,乖乖地拿出課本。
學長滿意地點點頭,而后又轉向葉洛齊:「阿齊,你也是,這次要好好考,這攸關你能不能繼續待在泳隊。」
「我知道。」葉洛齊答道。
「嗯,那雁琳跟我到那張桌子,阿齊跟小霏在這里。」學長說。
因為桌子是日式的小矮桌,所以無法容納四個人。
「可是我想跟小霏一起唸書。」雁琳不太想的小橋老樹的全部作品集_邊捏胸邊扎下面樣子。
「如果要我的筆記,就跟我過去。」
這招真是屢試不爽,誰叫雁琳現在最需要的就是任何能幫助她考試及格的人事物。
之后的大半時間幾乎都是大家安靜地看自己的書,不過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我常感覺到葉洛齊不時投射而來的目光,問他是不是有問題,他只是搖搖頭,然后繼續看他的書。
太怪了!實在太怪了!我們一向無話不聊,除了感情的事。難道……就是有關感情的事,所以才沒告訴我嗎?他跟立淇發生了什么事嗎?實在有太多疑問,搞得我唸書都無法集中注意力。
「十二點多了,可以休息一下了吧!」原本寂靜的房間蹦出了一句話,是雁琳的聲音。
「不行,這題都還沒解出來。」學長堅決地說道。
「吃完飯再寫就好啦!我餓得想不出來了。」這次雁琳改用哀兵政策。
「我去買吃的。」葉洛齊站起來。
「我陪你去。」我說,順便解決一下滿腦子的疑問,我可不想下午又無法專心唸書了。
「那我也去。」雁琳馬上沖過來。
「妳不準走,在他們買東西回來之前,把這題寫完。」學長又把雁琳拉了回去。
「我們很快就回來。」
我拍拍雁琳,然后趕緊跟上葉洛齊的腳步。
「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無法解決的事?」沉默了一段路后,我問道。
「沒有啊。」
「那跟立淇還好嗎?」
「老樣子。」
那就是說兩人的關係還是維持跟以前一樣,所以不是感情的事啰?
「張席愷最近有來找你麻煩嗎?」
「沒有。」
依舊是簡短的回話,害我都不知該怎么接下去。
「……其實是學長說你最近都心不在焉,要我問你怎么了?如果你真的有事就說出來,我會幫你解決的。」只好把學長供出來,他應該會老實說吧!
葉洛齊停下腳步,安靜了。
「真的有什么事,對不對?」而且看來這件事很嚴重,所以他才說不出口。
他看著我,露出一抹笑容,那像是在告訴我『盛蕓霏,別擔心,我沒事』。
真的是像他表現的那樣沒事嗎?難道這一切都是學長、是我多想的嗎?
「走吧!學長他們還等著我們的午餐。」他說,向前跨去。
他的背影依舊,但卻多了點落寞,這份落寞從何而來,這是我想知道卻又無從得知的答案。

喜歡你喜歡我(二十八) 布告欄前,幾名同學對話著。
「全二年級月考前五十名的排行榜出來了耶!」
「第一名還是盛蕓霏,不愧是模範生。」
「她長得漂亮,功課又好,而且聽說會長很喜歡她,真羨幕。」
「不過我也聽說她跟十班的葉洛齊是朋友。」
「真的假的,葉洛齊不就是常出現在教官黑名單中的那個,他看起來很兇耶!上回我不小心撞到他,他還瞪了我一眼,當時真怕他會打我。」
「是喔!妳小心點,十班的都是這樣的人,以后還是少經過。」
「對啊對啊……」
說話的這群學生邊聊邊往教室走去,而布告欄前還有三位同學沒有離去。
「副會長,這個盛蕓霏真的沒有弱點嗎?」一旁的同學,疑惑地問道。
「一定有,只是我還沒找到。就算再完美的人,也會有缺點的。」說話的是鄭詠卉。
她看著榜單,心里五味雜陳,之前還跟盛蕓霏下了戰帖,若不是盛蕓霏拒絕了,她的鍾立新不就得讓給盛蕓霏,但在慶幸之余,不免懷疑當初盛蕓霏會拒絕其實只是不把她放在眼里,根本就不是因為她說的那個理由。
想到這里,鄭詠卉就有種不甘心的感覺,從進學校到現在,她就是輸她。不論是大小的比賽還是考試,不管她多認真的唸書,就是贏不了。雖然目前這個副會長的職位是比她那小小的美術社社長要來的高,但她很清楚要不是盛蕓霏對這職位不感興趣,沒有出來參選,不然她的副會長之位可能會不保。
「像盛蕓霏這樣的風云人物,一定有很多人等著看她出糗,而最會挖掘這類事的就是新聞社,不如……」說話者附在鄭詠卉耳邊獻計,只見鄭詠卉頻頻點頭,似乎對于這個計謀非常滿意。
* * *
「小霏,怎么了?干嘛一直往后看?」雁琳也跟著往后看。
「沒有啦!自從考完試后,我總覺得有人跟在我身后,可是每次轉頭又沒人。」
「大概是妳最近壓力過大的關係吧,又是校慶,又是考試,最近不是又要開始著手期末美術展的籌備嗎?」
「可能是吧。」也許就像雁琳說的那樣只是壓力過大。
「對了,今天怎么忽然約出來說要一起去吃飯?」我接著問道。
「還不就是那惡魔,大言不慚的向我邀功,說我這次考得好都是他的功勞,就叫我請客,可是如果只有我們兩個,感覺很奇怪,所以就約了妳和葉洛齊。聽說那家伙這次都及格了,就順便慶祝啰。」
「原來這樣。」說話的同時,突然又想起葉洛齊那落寞的背影。
來到餐廳時,學長和葉洛齊已經到了。
「要請客的人還遲到,妳有沒有時間觀念啊?」學長一見雁琳,馬上開口。
「要被請的人還這么兇,小心我改變主意。」雁琳也不甘示弱。
無視于雁琳和學長的戰爭,我坐到葉洛齊對面。
「我聽雁琳說你這次都及格了,那校隊沒問題了吧?」
「嗯。」
「校內資格賽是什么時候?我去幫你加油。」
他比賽,我去加油,這是從國小就一直維持的習慣,而且從不缺席。
「還沒公布,知道后再告訴妳。」
「最近練習的情況還好嗎?」
「還不錯。」
雖然和月考前比起來,今天的他比較有精神了,但還是有些說不上的怪。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0472.html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