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蛇三大坎_都市重生醫生類小說

同居日記 Day4-1 一方的起床氣 DAY 4
鬧鐘的聲音突如其來的震撼著耳膜,讓偏淺眠的曼齡睜開眼;她睡眼惺忪地聆聽鬧鈴聲響,確定這不是來自于她的3310。
「昱薇?」
她的室友背對著她,雙腳夾著棉被一動也不動。
曼齡搭上昱薇的裸肩,再度嘗試著搖了搖她。她那側的床頭柜上擺著手機,手機鬧鐘掛著七點半,大概是為了趕八點的課而設?但是現在鬧鐘已經響到把另外一個人吵起來了,真正應該起床的卻還扎實的黏在床板上。
該不會是昨天熬夜玩游戲玩到太累了吧?
「昱薇?起床了。」她輕輕拍著好友的肩膀,決定先把吵死人的手機鬧鈴關掉。她抓過那支遠比自己的手機昂貴許多的sony Ericsson S700,一把按掉鬧鈴。總算恢復安靜了!
手機放回床頭柜,曼齡甩開棉被,二十七度的冷氣吹在身上感受到最直接的涼意。稍微讓自己清醒過來,她拉掉檯燈,昱薇這個時候輕輕轉了個身,整個人直接滾到她的腿邊。
「嗚……」
「昱薇?起床了,鬧鐘響好久了,妳這么好睡啊?」曼齡輕輕戳著她的臉頰;昱薇的臉頰Q彈極了,有點肉卻又不至于臃腫,圓潤可愛的模樣不禁讓人想咬上一口。
在她的努力之下,好友總算勉強睜開眼睛了。
昱薇皺著眉,雙手用力的甩了甩被子,「干嘛?」
「鬧鐘響了,妳的。」曼齡開始感到些許不耐,自己定的鬧鐘時間都忘了嗎?
昱薇伸手去抓手機,滑蓋式設計讓她輕輕一推就能打開螢幕看見時間。「七點三十五分?妳叫我干嘛?」
「妳定七點半的鬧鐘不是嗎?」
昱薇反駁的理直氣壯。「我哪有?」而曼齡的反應是瞪大眼睛,難道剛剛是她精神錯亂嗎?「妳眼睛瞪這么大干嘛?我的課是十點耶。」
「我的課也是十點,但我剛剛被妳的鬧鐘吵醒了。」
昱薇露出一副「我聽錯了嗎」的表情,「我沒聽到。」
「大概是妳昨天玩游戲玩太晚了所以睡得很熟;哦,可惡!我就這樣被妳的鬧鐘吵起來了!」曼齡搥了一下床墊,同時一股無名火正在胸口蔓延,「完了……等一下那堂教程我一定會打瞌睡的。」
「所以妳是在怪我嘍?」昱薇滿不在乎的蓋上滑蓋,那語氣足夠讓修養最好的人發怒。
曼齡瞪向好友,而昱薇也毫不示弱的掙開自己的瞇瞇眼,她抓起眼鏡戴上。
這是曼齡自認能在這時刻所講出來最溫和的一句話。「我以為妳很了解我的睡眠習慣,我只要睡眠中斷就很難再度入睡。」
「那妳也應該知道我很不喜歡被別人無緣無故吵起來;這是開學的第三個禮拜了,星期五我們一向都睡到九點二十到九點半的不是嗎?」
簡而言之,她現在是犯到了劉昱薇大小姐的地雷就對了!
「誰記得妳的課表啊!妳會記我的課表嗎?何況……妳掛這么早的鬧鐘會不會是因為跟哪個人有約?跟某個帥哥來個浪漫的早餐約會啊!」她雙手環在胸前,笑得很輕蔑。
「妳說我跟誰約啊?」
「妳最近不是又被一個看起來斯文的男生追求嗎?我有看到過哦,哎,真有行情啊!」伴隨著這句諷刺話語的是一記冷笑。
昱薇的表情就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狗。「沈曼齡!那只是單純的認識異性朋友,我可不像妳老是只跟那幾個女生在一起。」
只跟女生當朋友也礙著她了?曼齡扠著腰,語氣也越來越火爆!「喔!好抱歉,我一點異性緣都沒有!我也不知道妳到底是想要怎么樣的男人來往,我只想拜託妳一件事,請不要輕易把他們帶進這里,讓妳的『朋友們』侵犯到我的私人生活空間!」
昱薇的臉突然變了。
「沈曼齡!妳什么意思!好像只要我喜歡,隨便哪個男人我都會帶回來一樣……過分!妳太過分了!」
一貫溫柔的嗓音此刻爆出怒吼,曼齡直視著她鏡片后的雙眼,淚水在她眼眶內打轉,很快地滴了下來。
毫無疑問,她傷了她。
「妳放心!我就算要跟男人睡我也可以找別的地方或是到他們住的宿舍去,這邊我會保持乾凈!也不會侵犯到妳的私人空間,這樣滿意嗎?」
不是……這不是她們之間應該有的對話!「昱薇,我……」
「我只是不想隨便給妳懂不懂?講句很難聽很難聽的話,我想睡誰是我去挑別人,輪不到別人來挑我!我只是想真的找一個能讓自己心動的人來交往……都被妳講成這樣!」她摀著嘴,嗓音里摻雜著鼻音,眼淚也撲簌簌的一直掉。
「昱薇……」
「起來就起來啊!七點半是不是?妳睡不著我也睡不著了!要吃早餐還是做早操、晨跑我都奉陪!」昱薇一把將棉被直接往曼齡身上砸;用最快的速度翻身下床,曼齡跟了上去,卻只聽見浴室傳來很大很大的門響。
直到昱薇把背心跟小短裙脫掉,只穿著貼身衣物回到房間,面對仍然站在門邊的曼齡,她視而不見,只是很快穿上自己的格子連身洋裝,抓起手機跟包包就要出門。
「妳要去哪里?」
「我不是說了嗎?要吃早餐還是做早操都可以,妳穿這么隨興誘人,是要跟我一起出門嗎?沈曼齡小姐!」
她撥著長髮回頭,剛哭過的眼眶還有些酸澀;但她不愿意再對沈曼齡示弱,于是以挑釁的姿態武裝自己。
「回去睡妳的覺吧!」她套上低跟涼鞋,當著室友的面關上鐵門;彷彿在室內的沈曼齡才是真正被拒于門外的人。

同居日記 Day4-2 一方的起床氣 曼齡獨自躺在雙人床;她把冷氣關了,默默回想著早上與昱薇的對話。
她們認識超過四年,從高中到大學,然后再到現在的同居室友;她們的關係從生疏到熟稔,再到前所未有的貼近,與之同時,兩個人之間的摩擦也慢慢增加了。
先是睡覺時開燈與否的問題——最后是她讓步才得以解決;接著是莫名的要剪頭髮與否的小小爭吵;之前那個高大的運動男孩曾經進過她們的房子已經讓她頗有微詞,面對她這樣的軟性抗議,昱薇向她道歉,然后保證自己不會隨意讓異性登堂入室,尤其是侵犯到她們兩個人共有的私密空間。
她究竟是哪根筋不對了才選擇往昱薇的痛處打?曼齡感到有些自責,但是她感覺自己也因為昱薇的話語而受傷,她不跟男生來往難道有錯嗎?她只有在跟女生在一起才覺得舒服自在難道不行嗎?
更何況她其實一點都不喜歡男生。她唯一能夠接受——或者該說是「忍受」——的異性肢體碰觸,大概只有她們家那三個哥哥,其他人只會讓她感到噁心,光想像都無法。
抱持著很想對昱薇說開,卻又難以開口的心情,曼齡離開住處去上課。兩堂課的時間,曼齡只覺得渾渾噩噩,明明來到了教室卻無心聽課;
她上了大學后最談得來的朋友關心她,只換來她幾句推托般的微笑。
她握著手機,盯著那個已經稱得上落伍的黑白手機螢幕;停留在那個輸入簡訊的畫面已經足足超過一個小時。曼齡不敢直接打電話給昱薇——料想她也不會接。因此只能傳簡訊給她。
她該傳些什么?
還是該道歉嗎?畢竟是她說了這么過分的話,讓平常總是溫柔的昱薇爆炸了。一句「對不起」打了又刪、刪了又打,卻總是無法下定決心傳送出去。
最后,她傳了八個字,「我們見面談談好嗎」,按下傳送之后就直接鎖鍵盤靜音,讓手機掉進自己的斜背包。
昱薇會怎么回呢?手上的筆轉一轉又掉,她撿起來又轉,根本無心聽課。
好不容易第一堂課結束了,坐在靠近墻壁的曼齡抹了抹臉,掛在桌子旁邊的斜背包里裝著手機,她拿出來瞄一眼,還沒回。
坐在她身邊的好朋友再度開口,「曼齡,妳今天怎么啦?我看妳好像很不專心。」
余憶文,跟她同樣是應用數學的同班同學,是個身高比她還高的高個子女生,個性也很直爽開朗,曼齡一直覺得這個女生跟她個性很接近;或許就是因為這樣,她們才能合得來?
曼齡把手機往桌上丟,3310撞到她的筆袋后停了下來。「嗯……跟我室友有點小爭執。」她都分不清楚到底那算是昱薇的起床氣,還是單純的無理取鬧。
「是哦?我記得妳們不是感情很好的高中同學?」
她想了一下才確定,對,她對憶文說過。「是啊。」
「所以妳剛剛發簡訊給她?」余憶文輕撥著滑到臉頰旁邊的頭髮,然后拔下髮夾重新整理。
曼齡抓起電話,這次沒丟進背包,而是像男生一樣把手機塞進口袋里。「是個什么樣的女生?妳最近很常提起她。」視線里的憶文推了一下眼鏡,側著臉撐著下巴,對她露出笑容。
「是個可愛的女生,瞇瞇眼,講話很溫柔,對朋友也好,可是卻有大小姐脾氣!」
「大小姐脾氣啊!那妳要多包容她嘍?」余憶文笑了幾聲;曼齡原以為她還會再追問,不料她只是拿著自己的小包包走向教室門口,看似要去洗手間。
望著憶文高大的背影,不知為何,明明是這么一句輕描淡寫的話,在這個時候從她口中聽見,卻又像是別有深意。
為什么連總是有話直說的憶文都跟她打起啞謎來了?
***
昱薇總算回了,但只淡淡地回了一句「好啊,想怎么談」?曼齡不禁又陷入沉思,最后乾脆直接打電話過去。
時間是中午,當另一頭接聽時,曼齡明顯地感覺到昱薇身處人聲鼎沸之處,依照往例,應該是要去覓食。「妳在哪里?」
『我在找東西吃……人好多哦!算了,我去林園,妳再慢慢過來。』
那家餐廳她知道,跟其他位于夜市的店面都不同,對學生而言算是相對高價的選擇;昱薇只要不知道想吃什么或是人太多就會去那里。曼齡拍了拍皮夾,從人縫間出來,「好,我很快就到。」
人行道的樹蔭提供些許遮蔽,她拉了拉身上的藍色細條紋襯衫,覺得自己似乎穿得有些厚。背部的襯衫已經染成半透明,貼在皮膚上給人一種討厭的黏膩感;對面的飲料店還是一樣大排長龍,曼齡轉進左側巷道,白色牛仔短褲與帆布鞋帶動輕快步伐,但是彷彿無止盡的人群就像一堵墻阻擋她的去路。
即便那家店消費貴了點,但她不得不承認昱薇的選擇是正確的。
就快到了!在經過可麗餅攤位之后,她就快要到達昱薇所在的餐廳;曼齡一度感到有點緊張,想著究竟見面之后應該先說些什么才好,餐廳的玻璃墻近在眼前,而她很快就發現昱薇坐在迎向她走來的方向;她就坐在玻璃墻邊!低頭看著一張A4,應該是像講義之類的資料。
曼齡期待著昱薇會主動抬起頭發現到她——而昱薇也真的抬起頭了!她想對正在店里的昱薇揮手,不料好友卻是轉向相反的方向,對旁邊的一個男生露出燦爛笑容。
就是他!那個曾經與昱薇并肩,看起來斯文樸素的男生!

昱薇沒料到自己竟會在這個場合遇到呂正瑋。
「妳也來這里吃飯?」
「嗯,對啊!順便等朋友。」她收起剛剛才拿到的文學史講義,輕拉著包覆在肩頭的衣料。「你呢?」
「人太多了,所以才過來這邊吃。」他的黑色T恤包覆著精瘦身材,從她的角度望去,還能發現到他穿著類似籃球褲般的寬大短褲,被微微曬黑的小腿以及較一般男生更濃密的腿毛。
「好像……也沒什么位子了?真糟糕,為什么星期五中午會這么擠啊!」他半是抱怨、半是懊惱地拍頭。
昱薇仰著頭,而呂正瑋似乎也正低頭瞧她,她的位置嚴格來說可以坐四個人,就算曼齡來到也還坐得下。「不介意的話就一起坐吧?省得你在那煩惱……小戴跟阿宏沒有跟你一起吃?」「小戴」是參加系籃的另外一個同學,而「阿宏」就是之前嘗試過積極追求她的許晉宏。
「他們兩個說要去吃牛排,我不吃牛;這樣好嗎?昱薇,我一個男生跟妳們……」
「昱薇。」呂正瑋的話被打斷;她不用回頭就知道說話屬蛇三大坎_都市重生醫生類小說屬蛇三大坎_都市重生醫生類小說的人是曼齡。
她回過頭,沈曼齡斜背著黑色背包,還是一貫的中性打扮——直條紋襯衫跟白色牛仔短褲,她滿頭大汗,顯然應該是用跑的過來。
不過重點還是曼齡臉上那緊繃的表情,那雙大眼睛除了短暫停留在自己身上外,其余的時間都是盯著正瑋的!
「妳來啦?」她輕拍身邊這個座位的椅背。「坐這邊;這個就是妳早上提到的那個男生對吧?」
她承認自己的氣還沒全消,而且有點小人的抓呂正瑋來淌她們之間爭吵的渾水、當她的墊背,但是曼齡的表情太精采,讓她忍不住起了捉弄之心。
曼齡回話了,視線卻是對著她掃來。「嗯。」
昱薇假裝沒看見她遞來的瞪視,而是邀同學在對面坐下。這間店面并不大,后面又陸續有幾個學生走進店里,這下子呂正瑋除了她們這張桌子外,似乎也沒別的位置可以選了。于是便只好坐在她們對面。
「來,曼齡,我跟妳介紹一下,他是我同班同學,叫呂正瑋;正瑋,這是我的高中同學兼室友,曼齡,沈曼齡。」
「妳好,我聽昱薇說過妳們高中時期是合作無間的排球搭檔,妳的大名我有印象,很高興認識妳。」
「嗯,你好。」面對呂正瑋的微笑,曼齡仍是一副撲克臉;哎,不出所料!
「先點菜吧,我肚子好餓哦。」她們很快地點完菜;接著就跟正瑋稍微談到功課上的事,不然就是談一些同學之間的八卦。
「……昱薇,妳看球賽嗎?」或是類似像這樣的開發新話題。
她搖搖頭,「我爸在家喜歡看,但我不是很喜歡;你指得是棒球對吧?」
「對啊。女生喜歡看運動節目的似乎不這么多。」他一副不意外的表情。
她與正瑋的話題還算不虞匱乏,但身邊這位室友可就悶得很,直到上菜之后,曼齡才終于說了第一句話。「妳早上出來之后去了哪里?」
「我去吃早餐,然后去便利商店買本雜誌打發時間。」那本秋冬流行服飾的女性雜誌還在她包包里。「妳想談什么?」
「等回去再說。」
昱薇早就料定她不會愿意在陌生人面前開口,她只是輕輕捏了一下好友的大腿,然后持續跟同學閑聊。
終于解決午餐,算算曼齡自從走進店面之后開口說話的機會還不超過十次;明明是她自己說要談一談的啊?結束之后呂正瑋也不做無謂的邀約,而是直接與她們道別。
該回宿舍嗎?她下午第一節沒有課,有空間可以再回去休息一下,但她記得曼齡接下來就有課。
「回去吧。」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082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