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漢子寵妻撿小媳婦_酥胸 乳尖 洗澡 揉捏

同居日記 Day22-1 一場飛來橫禍 當期末考的最后一堂結束之后,曼齡終于可以放鬆心情了!
昱薇也只剩下一科要考,不過那是在下午。相對于她的一派輕鬆,女友就連吃中餐都還拿著自己的筆記本狂K。她稍微看了一下,知道那是很恐怖的文字學,所以識相的不去打擾她;只是她面前那碗麵就因為放置而變得湯越來越少。「妳還是快吃吧?不是下午兩點才考嗎?吃完還有時間看啊。」
「吼!」昱薇用手中的二十六孔夾敲了一下桌面以發洩情緒。「為什么這種東西要留在最后一天考啊?而且還是最后一節,更糟的是,這個老師打分數超嚴格的!」
「嗯,我已經知道他是大刀。」曼齡安撫的拍拍她的手背,昱薇終于甘心情愿放下筆記,繼續吃她那碗已經變爛的牛肉湯麵。「要我過去陪妳嗎?」
「妳怎么陪啊?」
「不是有很多男女朋友都會在空堂的時候待在教室外面等著另一半考完出來嗎?妳沒看過啊?我們數學系男生比較多,所以那群癡情男經常跑到別系去等女朋友考試……其中很多就是文學院的女生啊。」
「哦!」昱薇喝了一口湯。「那妳想當一次看看嗎?」
「什么東西?」
「癡情女啊……」昱薇突然意識到她們是在公共場合,立刻降低音量。曼齡不禁勾起一絲絲苦笑。「對啊,既然妳都這么說了,那妳要來等我考完試嗎?我記得……妳已經考完了嘛!」
「對啊,好啊!我去等妳……印象中我們班同學好像有一個在追妳們班的女生,去那邊搞不好會遇到他。」
「真的哦!那妳等一下指給我看,我很好奇是誰。」
一講到八卦就不自覺把方才的考試壓力給丟掉!果真八卦就是抒壓良藥?

文字學的考卷應該很難寫,因為曼齡發現到昱薇幾乎把所有的空閑時間都拿來準備這一科;她知道這科對國文系來說是必修,所以被當就會變得很麻煩!
因此昱薇幾乎要用光所允許的考試時間;她也很難得的跟那個打算追昱薇同班同學的男生稍微小聊了一下,大多是圍繞在考試上面做文章。
「妳是不是也有新戀情啊?」當聊開了之后,那個男生突然往她的情感面提問時,曼齡感到有些無所適從;她們沒有熟到可以聊類似話題的程度吧?
「嗯,沒有啊?怎么突然這么問?」她當然不會承認自己正在等「女朋友」。「還有那個『也』是拿我跟誰做比較?」
「哦……講這個確實有一點突然;抱歉,因為其實我們有在默默觀察妳。『也』當然是說余憶文啊,妳們兩個不是常常在一起嗎?」
「是沒錯……我都不知道有人偷偷在看我們!」是因為數學系女生比較少的關係吧?曼齡不動聲色的換了個站姿。「憶文就算了,你們為什么會這么認為?」
「因為妳的穿搭在這幾個月內改變很多啊!」男同學似乎很理所當然外加理直氣壯的說。
有嗎?
曼齡看了一下自己今天的穿著,牛仔外套跟長袖針織衫看起來沒什么了不起……哦哦!下半身是及膝短褲跟長襪,然后搭配帆布鞋,踝鍊在黑色長襪上特別顯眼。
「有很多嗎?」她決定裝傻到底。
「我覺得很明顯,以前妳的穿搭真的很像男生;不過……講句不好聽的,妳不要介意。」現在反而謹慎起來了?曼齡很想知道他會吐出什么「寶貴意見」,于是點點頭。「以前妳完全就是可以跟男生輕鬆打成一片的裝扮啊,但是又聽說妳很難接近很難聊,好像只有余憶文可以突破妳的AT力場!其他男生都不敢隨意靠近妳。」
沒想到他居然挑了一個她能反應的動漫哏!曼齡很捧場地笑了笑。「確實,我也不覺得自己好聊天……不過這跟我改變穿著被你視為有新戀情有確切的關聯嗎?」讀數學的優點就是邏輯很強!不會輕易被煙霧彈蒙蔽視野。
沒想到那男生露出了一個堪稱「詭秘」的笑容。
「女為悅己者容啊。」
這句簡單明了的話直接重擊她!眼前的男同學似乎沒有看穿她情緒上的狼狽,只是維持微笑,下一秒他眼睛睜大的「啊」一聲!「我的目標出現了!抱歉,先走了,謝謝妳跟我聊天!」他揮揮手,隨即迎向從前門走出來的一個女生。
女為悅己者容……曼齡真沒想到會從一個看似憨厚的男生聽到這句話!她的改變穿著真的……會自然而然讓旁觀者帶入這種聯想嗎?她自嘲地搖搖頭,卻在自然甩動時看見自己已然留長的髮尾。
她的頭髮……不知不覺中已經快要留到肩膀了。
考試前回家給媽媽這么一說「妳的頭髮好長」還沒什么感覺,突然被外人這么一說,她才發現自己的外貌,似乎就因為那個「悅己者」而改變不少。
「啊!終于出來了,只剩下五分鐘……」不預期的,背后傳來熟悉的嗓音;是昱薇。她拉著斜背包的背帶回過頭,而女友已經提著手提包一邊嘟著嘴喘息。「對不起!等很久了吧?」
「是有點啦,還順利嗎?」
一向對于功課表現得信心滿滿的昱薇回以苦笑。「妳覺得哩?我看到考卷發下來的前一刻才收起筆記本,想也知道我很怕這一科被當掉吧……雖然我的期中考有及格。」她拉長身軀以伸展因久坐而僵硬的頸背。「妳的同學先走了吧?剛剛交卷的時候我看到那個同學在我前面。」昱薇所說的「那個同學」是數學系男同學要追的對象。
「對啊,走了,眼睛可尖得咧。」曼齡一說完,考試結束的鐘立刻響起。「那,現在要直接回去嗎?」
「唔……想吃冰耶!」
「真是的,難得出太陽就想吃冰!」曼齡忍不住瞪了女友一眼。「妳那個不是剛結束嗎?」
「就是因為結束了才想吃啊,剛考完期末考總要慶祝一下!走,我們一起去!」
「可見妳早就想到理由了嘛!」
***
考完期末考,緊接著就是寒假了;今年寒假放得比較早,距離除夕還有一個禮拜。
要放長假,照理說應該是最令學生感到開心的事,她與昱薇在考完試的當天也藉此玩了一整個下午,今天天氣有點熱,比上個禮拜那種指尖都快凍僵的低溫感覺舒服很多。
但曼齡的心卻默默地感到失落。
明明女友就在旁邊。
明明期末考結束了。
明明就快要迎接寒假的到來。
帆布鞋的鞋底踩到碎石,在地面上摩擦出「沙沙」聲響,她們已經逼近她們的公寓;昱薇一頭長髮披肩,帶著微寒的冷風捲起髮尾,一山里漢子寵妻撿小媳婦_酥胸 乳尖 洗澡 揉捏山里漢子寵妻撿小媳婦_酥胸 乳尖 洗澡 揉捏如往常地激起些許牛奶香氣;帶著蕾絲花紋的長襪與朱紅裙襬間透出的肌膚是引人側目的小性感。曼齡總覺得只要看到昱薇穿什么就能得知季節變化——現在顯示,春天就要到來。
曼齡忽然感到眼前一黑。
但在真正的春天來到前,她們必須分開一陣子……一整個月,公寓不會天天都有人在,她們不會同床共枕,很多很多的親密只能留待下學期繼續。
「咦……怎么啦?」女友突然回頭盯著她。
怎么回事?曼齡楞了一會兒,才發現她們的手不經意的十指交扣!她無意間牽起昱薇的手!
昱薇的瞇瞇眼跟眼尾的美人痣近在眼前,那眼簾的弧度彷彿是在微笑。她隨著女友而停下腳步;就距離她們的公寓大門不到十公尺。
「嗯……考完了呢,要放假了。」
「唔,對啊!要放假了!曼齡有計畫要去哪邊玩嗎?」女友菱角般的小嘴微微抿緊,粉色嘴角上揚。這個表情她并不陌生。
「妳是問我跟家人嗎?」
「妳覺得呢?」
雖然是她先牽昱薇的手,不過領在前頭的卻是昱薇;曼齡有偷偷注意過,她們兩個人走在一起時,她通常會站昱薇的左手邊,牽手時,昱薇的大拇指會疊在她的上頭。
這難道是意味著昱薇主要掌握了兩個人之間的主導權嗎?曼齡忍不住這么想,但從沒跟女友討論過這個無聊的問題。
「還是說……我們的?」
昱薇與她交握的手像鐘擺一樣輕輕搖晃;她聽見女友的笑聲。「好呀!計畫我們兩個人的更好,我們不可能放一個寒假然后完全不見面吧?事實上……」女友的語氣頓了一下,「我剛剛就已經在想放假的時候要怎么跟妳維持聯繫,我希望至少一個禮拜見一次面,或是至少通個電話也好;我一定會很想念很想念……啊?曼、曼齡?」
冷不防地,她從昱薇身后伸手抱住她;就在剛踏進公寓,樓梯還走不到三階的位置!公寓門口隨時有人出入,但是此刻的曼齡完全顧不了這么多!她的雙手環住昱薇腰際,貼靠在毛外套上的臉感覺癢癢刺刺的。
一股突如其來的空虛跟親密感盈滿曼齡胸臆。
「我不想放假。」
「曼齡……」
「討厭……我突然覺得寒假好討厭;要收拾行李要回家,平常就可以見面在一起的我們變得要特別約會……」
「妳不要這么失望嘛;還有……有人會看到啦!」昱薇反而羞怯起來。曼齡抬起頭,女友的手輕輕她的撫上額頭,撥了撥瀏海。
「先上去再說吧?」

同居日記 Day22-2 一場飛來橫禍 她們回到房間,給予彼此熱情又激烈的擁吻——等到兩人躺在床上牽著手計畫寒假行程時,已經接近晚餐時刻。
「妳會餓嗎?」
「不會,三點多吃得那一餐好飽……」曼齡側躺,一手撐著頭,另一手則無聊似的把玩女友的髮尾。「明天回去嗎?」
「我也是這樣想,只是又有點想跟妳在一起過完這個週末。妳……玩頭髮就玩頭髮干嘛拿來搔我啦!會癢耶!」昱薇一把搶回自己的髮尾,得到曼齡一記難得頑皮的笑容。
笑容很快就消失。「可是,我答應過我媽明天就回家……」
「真的假的!明天回家?」
「我有個親戚從國外回來,難得來拜訪,所以叫我回去……我想也不想就答應了。」曼齡為自己的爽快感到后悔。
昱薇難掩失望的嘟起嘴巴,「那……也就只能這樣啦?已經約好的事情……那約下禮拜吧?」
「嗯……」曼齡偎近女友,想了一下之后突然大喊:「我想到了!」
「呀!妳干嘛這么大聲……」突如其來的聲響很容易讓昱薇受驚嚇。「想到什么?」
曼齡迎向女友的瞇瞇眼,然后在昱薇面前把眼睛彎成微笑曲線。「妳明天,跟我……一起回家!好不好?」
昱薇的瞇瞇眼陡然睜大,在曼齡的微笑凝視之下——
「咦咦咦咦咦咦!」
那聲尖叫令曼齡扎實嚇到了,不唬爛!
***
昱薇終于能夠稍微體會到當初邀女友回家時存在于她內心的忐忑。
因為她也完全沒準備啊!要送什么伴手、穿什么衣服,另外……應該要用什么樣的表情面對曼齡的家人……昱薇簡直是心頭一團亂!
「妳不要太擔心,就像我當初陪妳回家一樣就好了。」
這完全沒有起到安慰作用啊!當初昱薇帶她回家的時候自己是主人,現在是要做客……天啊!她總覺得自己緊張到快要爆炸了!
有反悔的余地嗎?
昱薇很想這么問,但是曼齡很快就打電話回家跟爸媽說好要多帶一個人,她的室友!并且很主動的替她收拾行李——等一下這是要她過夜的意思嗎?而且為什么就連內衣褲都挑自己最喜歡的那一套,這是要她穿給她看的意思?
并且女友特別囑咐她要穿長褲,因為她們要一起騎小紅回家,洋裝很不方便。
而當昱薇給曼齡載著從位于臺北的學校飆回桃園的家門口,下車時大腿痠到只能暫時維持ㄇ字型……她從沒坐過這么久的機車,雖然從臺北回來一路維持平均時速六十,也只坐一個半小時,不過或許是因為壓力,再加上中間有一段山路要讓曼齡專心騎車,她們回來的路上并不多話。
然后,她就以ㄇ字型的姿態跟曼齡爸媽打照面!
「妳就是昱薇?」沈媽媽有些福態,不過倒是莫名給她一種個性豪爽的感覺。她就在這樣相見歡的和樂氣氛下送出手上的八寶粥禮盒。一切一切都顯得非常非常歡樂,沒有人會去在意她奇怪的站姿,啊!女友的家人果真跟女友一樣都是天使……
「歡迎歡迎……劉同學妳的腳怎么啦?」
唔!沈爸為什么挑在這個時候戳破盲點呢?而沈曼齡這死沒良心的居然在偷笑!她看到了!
雖然是假日,但是沈家并沒有全員到齊;學期開始之前曾與曼齡的三個哥哥打過照面,時隔將近半年再度見面,還是帶了一絲熟悉感;不過她大哥不在,在家的只有二哥跟三哥。
「啊,原來是妳哦!昨天還想說嗎是在講誰要過來我們家;沈曼齡,妳的房間都沒有整理居然還好意思邀同學回來一起住哦?」講話的是曼齡一直說嘴巴特別賤的三哥,果真講話很不留情面!
「我上個禮拜回來的時候明明有擦過……你是故意要我在客人面前難看的嗎?」
「我猜妳的惡行惡狀妳同學在跟妳相處半年之后應該也都很清楚的吧!」她三哥皮膚黝黑,不過五官倒是跟曼齡一樣立體,就除了眼睛比較小一點,眉毛很粗很有男人味,看得出來他熱愛健身運動。「不過……妳頭髮留長了耶,還滿好看的嘛。」
「謝謝你哦!難得聽到一句人話。」曼齡咬牙切齒,揹著雙肩背包跟一袋冬天的衣服走向樓梯間。「我們先上去放東西……對了,姑姑還沒到是不是?」
隨即進門的媽媽告知大概下午兩點左右才會到來;昱薇便提著行李跟著曼齡一起上樓。
與自己家里截然不同的,曼齡家由于人口比較多,二樓隔間顯得比較擠又窄,而且也是共用一套衛浴設備;她們還有三樓,上面還有兩間房。原本二樓四間房就是給他們四個小孩,她們爸媽住三樓,而大哥則是已經搬出去,或許可能這一兩年就有成家的打算。
地板只鋪著地磚,冬天待在這里應該會覺得更冷吧!不過當昱薇一踏進曼齡的房間時,一種說不出來的熟悉感立刻涌上心頭。
曼齡的書柜上擺著以前的教科書。
電腦桌、雙人床、衣架,還有一把木質座椅跟衣櫥,擺設很簡單。
而就如女友所說,整個房間看起來乾乾凈凈,確實是近期整理過的樣子。
「先把東西放一放吧?要看等一下再慢慢看啦!」在房間繞了一圈之后,迎上她的是女友帶笑的凝視。
「第一次進妳的房間,覺得很新奇嘛!」昱薇照女友指示把東西都放在椅子上,而曼齡則是悄悄的關上房門并且落鎖。
不會吧!才剛回來就……曼齡沒這么饑渴吧!
「嗯……妳干嘛臉紅?」
「啊!我、我哪有?」
曼齡帶著揶揄的笑意,牽她的手來到床邊;彈簧床,有種奇妙的扎實感。「腿還好嗎?妳剛剛那樣真的很好笑!」
「真的很痠啊!我難得坐一趟機車坐這么久!」
「對啦,平常都是短程的,頂多到捷運站之類……」曼齡一手搭上她的右大腿,輕柔的捏著內側。
昱薇的臉變得更紅了!
儘管知道女友不是那個意思,但是還是有點害羞,尤其現在是在陌生的地方!
「如果妳會騎車,我們其實可以交換騎;妳怎么不考?」
「駕照嗎?我、我有車子的。」雖然考來都還沒用到……
「大學騎車比較方便啊……哎,我知道妳一定又要跟我說騎車很危險。」
那是她爸媽的觀念。曼齡右腿捏完換捏左腿;昱薇任由女友去捏,回頭張望她的床頭柜時發現——那張兩個人的合照就放在那邊。「妳把它找出來啦?」
「嗯?對啊!我跟妳講過啦,就放在床頭;這樣我回到家就可以隨時隨地看到妳啊。」曼齡語調很自然,聽在昱薇心里卻暖呼呼的。
「曼齡……我愛……妳……們家房間隔音好不好?」這煞風景的問句是因為她瞄到與其他房間墻面的最上方還留了一個大約頭可以伸過去的空隙!
「其實很爛!所以……」曼齡停止揉捏,嘴巴湊近她耳邊說道:「我聽過我大哥二哥跟他們女朋友之間……嗯,這樣妳懂了吧?」
「轟」!昱薇耳邊像是炸了一個塑膠炸藥似的發出虛擬巨響,瞇瞇眼也變成往常的兩倍大。
這種房間根本一點隱私也沒有啊!
沒有隔音也沒有獨立衛浴!
再強大的熱情都會被澆熄吧!
難怪她的曼齡會立刻轉換成君子模式!是因為就算鎖了門也什么都不能做!
嗚哇哇她好想念她們臺北的公寓!她要回家!
「妳怎么了?一副像是晴天霹靂的樣子,除了腳之外還有哪里不舒服嗎?」
「不,我沒事。」昱薇很鎮定的說。望著身旁可口的女友三秒鐘,然后露出快哭了的表情。「靠!這房間超有事!那妳干嘛還挑了一套妳最喜歡看我穿的內衣?這是打算望梅止渴的意思嗎?」她以為,她一直以為曼齡打算回家來個浪漫的夜晚啊!
「妳可以小、小聲一點啊……欸,現在不是討論這種問題的時候吧!」曼齡也臉紅了!「妳肚子餓不餓啦?我們下去吃飯啊!」
「……我現在很需要食物來撫慰我受傷的心靈。」
***
她們到家的時候已經很接近兩點,她們的親戚緊接上門,所有人一起吃飯,爸媽跟曼齡的哥哥們忙著招呼親戚,而她則歸女友管。
「時間還早……不然我們出去逛一下好了?」曼齡她們家離火車站很近,并不缺逛街的地方。
昱薇想了一下,老實說當初曼齡說要帶她一起回家的時候她就有想到跟親戚撞在一起,她的處境會變得有點小尷尬。「那妳姑姑呢?」
「她們有爸媽跟我哥在陪,沒問題的啦!去看電影好嗎?我們這附近也有電影院,就在百貨公司附近,有小紅去哪邊都方便。」
反而是曼齡一副很想出去的樣子!昱薇彎眼笑開,「好啊,那我們等一下就出去?」
曼齡點點頭,握住她的手時難掩興奮。「嗯嗯!」她又扒了兩口飯,起身說道:「我去夾個菜,妳要不要再吃個什么?」
「那幫我夾幾片香腸跟菠菜!妳爸炒的菠菜好好吃。」
曼齡踏著輕快的步伐前往廚房,昱薇則繼續盯著電視,沒發現她的右手邊有個人悄悄貼近。
「昱薇同學。」
她被這聲叫喚嚇了一跳,瞇瞇眼對上聲音來源。「嗯?」
「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0853.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