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物撕裂撐開塞滿_重生之幸孕少夫人

第59瓶? 那天之后,我跟于以帆正式交往。
然而轉眼間,寒假結束,來到了開學日。
「允瑄。」小彤擔心的看著我,「妳知不知道……」
我望著她,不解她要說什么:「什么?」
「直接說啦。」雙雙來到我座位一旁,「戴佑禾好像有女朋友了欸。」
「好幾次都在路上看見他跟隔壁班的汪毓庭走在一起。」單單皺起眉,「真看不出來他是那種人。」
原來那女的叫汪毓庭啊?而且還是隔壁班的……
「對啊,修業式那天我們逛完夜市后,我跟我哥有看到那女生去找戴佑禾欸。」小彤小心翼翼的看著我,「……允瑄,妳知道嗎?」
忘了說,小彤家離戴佑禾家很近。
我扯了扯嘴角:「知道喔。」
聞言,她們都瞪大眼的看著我,還異口同聲:「知道?那為什么……」
「我跟于以帆在一起了。」我淡道。
她們怔了怔,先開口的是雙雙:「妳不是喜歡戴佑禾嗎?怎么跟于以帆在一起?」
我頓了頓,看向巨物撕裂撐開塞滿_重生之幸孕少夫人在打掃的于以帆:「我是喜歡戴佑禾沒錯,但他都有女朋友了,既然于以帆那么喜歡我,不如跟他試試。」
「所以……」小彤看著我,「妳是想藉由于以帆忘掉戴佑禾啰?」
「嗯。」我莞爾。
「那于以帆知道嗎?」單單問道。
「我想,他知道的。」我道。
于以帆很清楚我喜歡的是戴佑禾,但只要我在他身邊,他就覺得夠了。
「說到戴佑禾就氣!」小彤把手中的抹布用力丟到桌上,「明明說喜歡允瑄,結果咧?就這樣喜歡上別人?」
「真看不出來。」雙雙搖搖頭。
「不說這個了。」我望了望四周,「夏允橙怎么還沒來啊?」
今天是開學日欸,難不成忘了?
小彤看了看我手上的手錶:「對耶,都已經打鐘15分鐘了。」
「戴佑禾好像也還沒來。」單單指了指戴佑禾的空位子道。
「哇賽,戴佑禾你怎么了?跟人打架啊?」胡偉凱驚呼一聲。
「別煩我。」戴佑禾冷道。
我們紛紛看了過去,見戴佑禾的嘴角上有血絲。
接著就見夏允橙冷著臉從后頭走進來,連看戴佑禾一眼都沒有。
我皺起眉,朝夏允橙那走過去:「你怎么那么晚來呀?」
他一見到我,馬上揚起笑容:「不小心睡過頭了,嘿嘿。」
我知道他在說謊,戴佑禾臉上的傷應該就是他打的。
但……是為了我嗎?
見我沒說話,他眨了眨眼:「允瑄在發什么呆呀?」
我搖搖頭,微微一笑:「打掃時間快要結束了,快點掃一掃吧。」
「沒問題!」語畢,他把書包丟到他的位子上,接著乖乖的跑去拿掃具。
/
「徐允瑄,等下下課要去找音樂老師喔。」早自修時,老師站在講臺上道。
「啊?喔,好。」我道。
「那我們先來選干部,再來換位子吧。」說完,老師把各個股長寫在黑板上。
喔,我終于能脫離班長這個職位了!
「允瑄有要當什么嗎?」夏允橙眨眨眼的看著我。
上學期莫名其妙的當上班長,當干部什么的煩死了。
「我要當平凡人。」于是我這么道。
他笑了笑:「那我也要。」
「前任班長。」老師看向我,「上來幫忙一下吧?」
「欸?」我怔了怔,「可別叫我繼續當班長啊。」
老師笑了笑:「可是我覺得妳當班長不錯呢。」
『那,既然老師我姓徐,那我們的班長就來找姓徐的吧!』
『徐允瑄,是哪位啊?』
「不不不,我好后悔我姓徐!」
那時候我真的把所有同學的名字看過一遍,然后就那么的剛好只有我姓徐!
「跟老師同姓是妳的榮幸欸。」老師不滿道。
「齁,老師你好煩喔。」說完,全班都笑了。
「那我偏偏再讓妳繼續當班長!」語畢,老師把我的名字寫上去。
我從椅子上跳起來:「老師你很幼稚欸!」
只見老師聳聳肩,把粉筆丟回粉筆溝:「快上來吧,班長。」
我嘖了一聲,走上臺去。
喔呵呵,想必跟我有關係的人絕對會被我選為某個干部。
像是于以帆、夏允橙和小彤她們。
選完之后,老師把座位表抄到黑板上。
「不是吧,老師,為什么我要坐第一個啊!」我不滿。
「這樣我就能看看妳有沒有專心上課啊。」老師回的理所當然。
「齁。」我撇了撇嘴。
其實這個位子是不錯啦,就跟剛升上高一時是一樣的位子。
于以帆就坐在我左邊,只可惜我后面不是夏允橙,而是沒交集過的男同學。

第60瓶? 開學后,我得把成績拉回來了!
但除了課業,當然還有我們這學期重要的鋼琴成果發表會。
開學那天音樂老師找我去彈鋼琴,說在兩個禮拜后就要上臺了,還跟我說我是第7個上臺的。
然而今天是禮拜六,剩一個禮拜,下下禮拜一就是了!
「那么認真在練鋼琴啊?」我轉過身,見于以帆提著紙盒朝我一笑。
我眨了眨眼:「你怎么來啦?」
他坐到我一旁:「我想跟鋼琴借一下我的女朋友。」
我失笑:「那鋼琴說什么?」
「它說借多久都沒問題。」他笑。
「最好是啦。」我看向他手上的紙盒,「那是什么呀?」
「泡芙,我媽叫我拿給妳的。」他把紙盒打開,拿出一個不是很大的泡芙,「我媽知道我們交往后,超開心的。」
「還有于爸爸也是,我看得出來。」我接過那個泡芙,輕輕咬了一口,「好好吃,幫我謝謝于媽媽喔。」
「嘴巴都是奶油。」他笑了笑,張口舔掉我嘴角上的奶油。
我眨了眨眼,沒有推開他:「唔。」
「好甜。」他道。
「會嗎?」我歪了歪頭,又咬了一口,「我覺得還好。」
他輕笑一聲,指著我的嘴角:「因為在這里,所以吃起來特別甜。」
「于以帆,你說出來都不會不好意思喔?」
「不會啊。」他輕輕的撫摸我的頭髮,「我們等下出去走走好不好?」
我揚起一抹微笑:「好啊。」
/
吃完泡芙后,我們手牽著手來到以前讀的國中。
「于以帆。」我偏頭望著他,「你會幸福嗎?跟我在一起。」
他輕勾起嘴角,眼里滿是寵溺的看著我:「很幸福。」
聞言,我沒有說話,只是抬頭望向天空。
那戴佑禾呢?他跟汪毓庭在一起比跟我相處在一起還要幸福嗎?
一想到汪毓庭她那充滿幸福的臉,不知不覺鼻酸了起來。
最后我呢?我幸福嗎?跟不喜歡的人在一起。
「在想什么?」耳邊傳來于以帆溫柔的嗓音。
我搖搖頭,扯開一抹淡笑:「我們去看我們以前的教室好不好?」
「嗯。」他微笑。
7、8、9年級的教室都不同,所以我們一間一間的看過去,最后來到9年級的教室。
我來到第五排第四個位子,拉開椅子坐下:「于以帆,你知道嗎?上課的時候我偶爾都會看著你發呆呢。」
他坐到第六排第二個位子:「為什么?」
我托著腮:「因為看著你的身影,讓我覺得很有安全感。」
然而我們現在所坐的位子就是畢業前最后的位子。
從以前于以帆的位子就不會離我太遠,很神吧?
見他一直看著我,卻久久不語。
我趴在桌上,看著他:「干嘛不說話?」
他搖搖頭,站起身:「我們走吧?」
「嗯。」我莞爾。
離開學校后,我們到學校附近的公園走走。
「白白!」后頭傳來熟悉的女聲。
我下意識往后一轉,就見一只貓朝我跑過來。
「咦?白白!」我蹲了下去,撫摸著白白,接著把牠抱起來。
喵~喵~喵~
好久沒看到白白了呢,還是那么的可愛。
我用臉蹭了蹭白白:「白白,你還認得我呀?我好感動喔。」
語畢,白白舒服的喵了一聲。
見汪毓庭跑了過來,口氣十分不好:「欸,誰準妳碰白白的?快把白白還給我!」
我無視她的存在,往她后頭一看,果真看到戴佑禾朝這里走過來。
「妳不覺得妳的態度很差嗎?」站在我一旁的于以帆冷聲。
「拜託,她擅自抱我的貓欸!」汪毓庭沒好氣的瞪向我。
妳的貓?
「不要鬧了。」戴佑禾走到汪毓庭一旁。
汪毓庭依舊瞪著我,還咬著牙:「你是在幫她說話嗎?」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沒等戴佑禾開口,我輕勾起嘴角,「白白是我跟戴佑禾一起養的,而且名字也是我們一起取的喔。」
「所以呢?」她笑了笑,「我現在是佑禾的女朋友,白白早就不屬于妳的了,既然名字是妳取的,我得考慮重取了。」
「啊,對了,白白被妳這么一碰髒死了,回去我得幫白白好好洗澡。」她又道。
「汪毓庭!」戴佑禾看不下去,朝汪毓庭吼,「就叫妳別鬧了!」
「我哪有鬧!」汪毓庭氣憤的瞪著我,「我說的是事實!」
我絲毫沒把汪毓庭說的話放在心上,低頭溫柔的摸著白白:「白白,以后我不能照顧你了,你要好好保重喔。」
戴佑禾看著我:「徐允瑄……」
我把白白交還給他:「要好好照顧好白白喔。」
「我……」他欲言又止的。
我看向于以帆,主動牽起他的手:「我們回家吧。」
「嗯。」他微微一笑。
說心不痛,絕對是騙人的……
我看得出來,戴佑禾不想讓汪毓庭傷害我。
可是為什么?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0941.html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