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溫馨古言種田文_重生流國女暴君的小說

第六章(三) 今天是元旦,新的一年的開始。
一早尹錱頂著一張臭臉和我出門,我知道他還在為浴室的糗事生悶氣,誰叫他沒問清楚用途就直往自己臉上抹呢?想到這我又忍俊不住笑出聲,一轉頭接觸到他殺人的眼神只好咬唇忍住。
太陽公公難得露臉,應該開開心心才是。雙手撫上他的臉,硬是將他下垂的嘴角往上拉了一個弧度,「別生氣了,笑一個!」
見我這樣,他總算是笑了出來。
我挽著他的手走進故宮,相隔幾月再踏進此處,心境不同,感受也不同。今非昔比,眼前所見并非全如三百年前的模樣,然而深鎖在心底的記憶并未因此消逝,不管好的、壞的、開心的、悲傷的。回首一切似乎皆有“他"參與,只是身旁的他已非當年的“他",那些我們共同擁有的記憶自然也不存在了……想到這我腳下的步伐停滯了下來……
我一停尹錱也跟著停下腳步,不明所以的望著我,「怎么了?」
我靜靜注視尹錱,雖是相同的臉,抹去了記憶,你……還會是原來的四爺嗎? 我忽略心底的哀傷指著自己的雙腿說:「我腿酸了。」
他看了我一眼,突然蹲下身子,「上來,我背你。」
他是認真的!但大白天的我怎么好意思讓他背呢,我朝他搖搖頭。
「不是腿酸嗎?過來,我背你。」他又說了一次,眼神溫柔得可以滴出水來。
我躊躇著,剛剛說的只是玩笑話,沒想到他當真了,看著他貼心的舉動再次被感動,這樣就夠了,至少現在我們在一起,我該做的就是好好把握這輩子的幸福,好好的愛他……
我伏上他的背,他緩緩起身一步一步的向前行,頭輕輕靠上他的肩,閉上雙眼感受他身上傳來的溫暖。真想就這樣一直走下去,緊緊的貼著他,貼著彼此的心。
走了一會兒后,我輕聲問他:「累嗎?」
他搖頭說不累,我又問他:「你會背我一輩子嗎?」
他沈默了好久,我以為他不會回答這個問題,他卻突然開口……
「一輩子是多久?誰也不能保證……」
這人真是直白得可以,女人都喜歡聽甜言蜜語的……心里有點賭氣,開口要他放我下來,他輕嘆了口氣說:「別生氣了,生氣可是會長皺紋的……」
聽到這話我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在他背上胡亂掙扎讓他放我下來,他拗不過只好讓我下來。我也不知自己在生哪門子氣,心里就是不痛快,腳一落地轉身就走,他伸出手將我拉了回來,雙眼緊緊的盯住我,「不承諾一輩子是因為我希望我們好好珍惜現在,現在,我的眼里只看得到你,我的心里只容得下你,你懂嗎?」
我定定望進他真摯的雙眼,心里的氣一下子消失的無影無蹤,對自己的小脾氣反倒覺得不好意思,假咳了一聲轉過頭去,「我們到前面花園看看吧!」
他無奈的笑了笑抓緊了我的手,附在我耳邊說道:「是,我的女王。」
我扯了扯嘴角,任他拉著我的手往前面的御花園走去……
眼前的御花園是我再熟悉不過的地方,三百年過去,這里的變化不大,園內奇石羅布,松柏長青,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曾有我踏過的足跡也有我諸多回憶……當年為了十三的事我被康熙爺罰跪在此,我永遠也忘不了那個漫天風雨的夜晚,有個人曾經陪我挨著、受著、痛著……那一夜雖冷,我的心卻是暖的,就在那一夜他完完全全的打開了我的心房……想到此眼淚悄悄盈上我的眼眶。
尹錱似是被我突來的眼淚嚇了一跳,將我攬到身前問道:「好端端的……怎么哭了?」
「只是想起舊事,有些感傷……」我停了一會兒,復又問他:「你相信前世今生之說嗎?」
他揚了揚眉,嘴角含笑道:「你應該知道我不信那些的!」
其實我早就知道他的答案,只是不信邪的想要從他嘴里得到證實,前世的事他怎么可能記得,更何況他是個醫生,這種怪力亂神的事他是不會相信的,可心底卻還是悄悄的冀望著……他會憶起我是他的若曦!
「你知道嗎這個御花園里有過平淡溫馨古言種田文_重生流國女暴君的小說很多的故事,我聽過當中一個故事……」我看了他一眼,見他眼里有絲好奇遂又說了下去。「三百年前有個叫若曦的奉茶宮女,她做事小心謹慎,深得圣寵,不僅如此,她也把自己的心守得堅實,直到有一天一名男子開啟了她的心房……后來她為了那男子的弟弟觸犯了圣顏被罰跪在這御花園里,那天夜里風雨交加,冷風寒雨刺進了若曦的身子骨里,就在她快挨不住的時候,遠遠的望見一抹身影朝她走來,隔著風雨,他們四目相望,直到那名男子走到她身邊陪她挨著,她冷然的心整個活了過來,那一夜她才真真正正的交付了自己的心。」
「那男子是……?」
我直直的看著他說道:「他是一位失勢的皇子。」
「宮女和皇子?」他想那應該不會有什么好結果……「那后來呢?」
「后來若曦為了他違抗圣旨被責打二十大板貶至浣衣局,雖然每天做著苦差事,心里卻很踏實,而那位失勢的皇子也在等待時機再起。過了幾年,若曦被釋放了出來,失勢的皇子也順利的登上了皇位,若曦終于可以和心愛的人在一起,只是好景不常,種種的誤會和心結導致兩人分開,若曦離開了紫禁城,身子也漸漸的弱了,自知時日不多她提筆寫了一封信給皇帝表明心跡,只是她日也盼夜也盼,終究沒盼到他來見自己最后一面,最后抱憾而終……」說完我靜靜的瞅著他,想從他臉上探出一些想法。
違抗圣旨?這在古代肯定是會被殺頭的,但這名宮女并沒有受到這樣的責罰,可見這名宮女絕不是一般的女子,而她和登基的皇帝雖相愛最終還是無法常相廝守,究竟是誰的錯呢?聽完這故事尹錱心底有些異樣的感覺,甚至有些傷心,他不明白自己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感覺……
「你從哪聽來這故事?」
「鄉野傳說那么多,我無意中聽到的。」我頓了一下,試探的問他:「如果你是那位皇帝,你會去見那宮女最后一面嗎?」
尹錱思忖了片刻,搖搖頭說:「不會。」
他的回答扯痛了我的心,感覺自己的心碎成了一片片,或許四爺當時也是如他一樣的想法,他不愿意見我……
「為什么?」我幽幽的問出口。
「既然分開了,再見只是添增傷心而已,相見不如不見,何不讓彼此留下最美的回憶。」
相見不如不見……當年我離開紫禁城時,不就是這么想的,但在我生命即將走向終點時,我卻后悔了,因為我無法放下心中的思念,真的很想很想再見到他,即使只有一眼也好,可這愿望終究落空了。雖然尹錱不知道我和四爺之間的曲折,但聽到他這樣說,我還是無法釋懷……四爺,你真的那么恨我嗎?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墮入輪迴來尋我?
淚水再次蒙上我的眼,我垂下頭去不想尹錱發現,心細的他還是察覺了我的異樣,輕輕抬起我的下巴,溫柔的拭去我眼角的淚,「怎么了?今天怎么這么愛哭?」
聽到他這么問,我的眼淚掉得更兇了。
「哎,你別哭了,我只是隨便說說的,或許那位皇帝有什么苦衷才無法趕去見那宮女一面,也或許他沒看到那封信也說不定呢!」
沒看到信?可能嗎?可那封信是我親手交給十四的,我相信他一定會幫我把信送進宮里……除非……四爺根本沒拆開那封信!為什么,為什么他不看信呢?唉!現在想這些又有何用?都已經過了三百年,真相早已隨歷史湮沒了!我吸了吸鼻子,硬撐起笑容,「我沒事了,我們走吧!」臨走前我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這地方,心里空落落的,還是找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第六章(四) 從故宮回來后,我突然發高燒生了場大病,這場病來得快但也去得急,不到一周我的身體已經好了大半。出院后尹錱不放心我一個人硬是要我在他那里住下,說是就近照顧我,我這個大病初癒的弱女子哪說得過他這個精明的醫生,當然乖乖的住進他家。
還有,住院的期間爸媽天天來,我和尹錱的事自然就曝了光,爸媽知道后一點都不反對還很高興……尤其是我媽,好像中了大奬似的。有次她趁著我們母女獨處時拉著我的手說“你也老大不小了,別再東挑西嫌的,尹錱這孩子看起來不錯,對你挺好的,你可得好好把握,早點把自己嫁掉。"我聽了只覺得好笑,對于婚姻我其實一點也不急,不過心里還是很開心媽媽喜歡尹錱。
因為這場病我也深深的體會到健康的重要,出版社那邊的工作我已經申請了留職停薪,上頭也準了我的假,我打算好好休息一陣子。
一早太陽剛露了臉,廚房已傳來鏗鏗鏘鏘的聲響,不用想也知道是誰在里邊忙著,不過他真的可以不用這么早……我摀著耳朵翻過身去打算繼續睡覺,只是閤上眼沒多久就聽到腳步聲往我這里來,接著是叩叩叩的敲門聲然后房門被打開,尹錱一步步的往我床邊靠近,我睜開惺忪的睡眼,正巧對上他清明的雙眸,他嘴角揚了揚,「別睡了!睡太多對身體不好,你得改掉以前的壞習慣,早睡早起身體才會好,快起來,早餐我已經準備好了。」
我不情不愿的騰起身下了床,心里埋怨著,他無奈的看著我,「今天早上有個醫學會議我得早點去醫院,沒辦法陪你吃早餐了,你自己一個人在家要小心,身體剛恢復別到處亂跑,午飯我已經幫你叫了外賣,記得吃藥。」
「是!你真的比我媽還嘮叨耶……」突然覺得他像個老媽子一樣,他敲了敲我的額頭,我夸張的喊痛,他笑了笑還是拿我沒輒,之后他又叮嚀了我幾句才出門上班去。
少了他的屋子空蕩蕩的,顯得冷清,甫出院的前幾天尹錱跟醫院請了幾天假在家陪我,現在他銷假回去上班整間屋子就剩下我一個人,習慣了他的陪伴這會兒心里有說不出的落寞。
梳洗過后我來到餐桌前,桌上擺著他精心為我準備的早餐,看到這些心里還是挺高興的,拉開椅子坐了下來準備開始享用,才吃了一口門鈴聲突然響起,原以為是尹錱去而復返但仔細想想他自己有鑰匙可以開門進來應該不會按門鈴,那這么一大早究竟誰會來呢?心里雖然有許多疑問,雙腳還是自動的往門口移動……
門一開,站在我眼前的是一位中年婦人,約莫四、五十歲左右,身材秾纖合度,儀態端莊,歲月不減她的容貌仍瞧得出她年輕時的清麗……只是此刻她那雙大眼正上上下下的打量我,我讓她瞧得渾身不自在,須臾,她先開了口……
「你就是張曉?」
我點頭。「我是,請問您是……?」
「原來是真的,人都住進來了!」她嘴里唸唸有辭,睨了我一眼。「我是尹錱的母親。」
我應該猜到的,仔細一看她跟尹錱有點相像。只是交往的這段期間,他從沒跟我提起過他的家人,今天突然見到他母親還真有點不知所措。
「伯母您好,您先進來。」我退到一邊讓她進門,待她走進屋子我輕輕的關上門,深深的吸了口氣后才轉過身來面對她。
「您找尹錱嗎?他去醫院了!」
「我知道,我就是趁著他出門專程過來找你的。」她冷哼了一句自動的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我察覺到她的不友善,心中的警鈴暗暗響起……
「伯母找我有什么事?」
「我也不跟你拐彎說話了,要多少錢你才肯離開我兒子?」
她說得很直接,我卻聽得一肚子火,但面對她我還是一臉鎮定,反問她一句:「那伯母您認為多少錢可以收買我?」 。
哼!趙怡說得沒錯,一說到錢這女人貪婪的本性就露出來了!她迅速的從皮包里拿出支票,填上數字。「這里是一百萬,收下這張支票,今天就離開這里離開我兒子。」
「一百萬?我和尹錱的愛情也太廉價了!」我靜靜看著她丟在我面前的這張支票。
「一百萬還嫌少?別想獅子大開口,我不可能給你更多!況且我兒子一向孝順,他會聽我這個做媽的話,你還是識相點,別弄到最后什么都得不到!」
「就算您給我再多的錢我也不會離開他,我不會放棄我和他之間的感情,還有尹錱如果聽從伯母的安排,您也不會出現在這里了!」我堅定的看著她的眼,錢對我而言一直不是最重要的,要錢我會靠自己的能力賺取,我絕對不會出賣自己的感情,我相信尹錱也不會輕易放棄。
「你……」她被堵得啞口無言,果然是伶牙俐齒!但她了解自己兒子的脾氣……許多年前她拆散了兒子和汪萍,導致她和兒子的關係極度惡化,之后的兩三年兒子對她依舊十分冷淡,最后還是她用了苦肉計才讓兒子回到她身邊,難道這次她還要重蹈覆徹嗎?但趙怡那邊怎辦?一方面她很喜歡這個女孩,另一方面她的公司正需要趙怡她父親的資金援助……尹錱的父親走得早,留下了他們孤兒寡母兩人還有一間岌岌可危的公司,是她一手撐起這個家撐起這間公司,她不能讓她辛辛苦苦打拼了大半輩子的心血淪入別人手里……她的腦海里頓時浮現了尹風的嘴臉,一直以來他對自己的公司虎視眈眈,無論如何她都得保住公司,看來她得好好想想個辦法讓這女人自動離開尹錱!
「我是不可能讓尹錱娶你進門的!我勸你早早打消這個念頭!我相信沒有人不愛錢的,等你想通了再打給我!」說完她收好支票在桌上留下了名片,逕自的朝門口走去。
我跟在她后頭送她出門,她頭也沒回的走進電梯,即使這樣我還是在電梯門關閉前跟她道了聲再見,縱然她不喜歡我,我還是得顧及到尹錱,畢竟她是尹錱的母親。
送走了尹錱他母親,我又回到餐桌上,原本的胃口沒了,慢慢的收拾桌上的餐點,眼淚突然掉了下來,不知道自己怎么會變得這么愛哭,我伸出手拭去眼角的淚水,告訴自己:「張曉,你勇敢點!自己的愛情自己爭取,不要輕易就被打倒了!」只是心里還是隱隱的擔憂,不知道未來還會遇到什么波折,而我又該如何面對……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1055.html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