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能高手巫金最新章_長期口服復合維生素b

032 冰山一角 久別重逢,在右相夫人的極力挽留下,明毓又與明瑞雨同車敘話了一段路,后來也沒再遇到什么阻礙,順利地返回國公府的新宅。
馬車才行至國公府前頭的巷口,明毓等人就瞧見府前停了輛華貴的車駕,那規格顯然不是一般的人家,想著今日的事情太過巧合,揮手讓車伕停下馬車。
飛雨語帶疑惑的向馬車內探問:“郡主?”
國公府就在前頭,明毓今日一早進城,為的不就是早日回到府里,好早日清理那些心懷不軌的人,為何臨到此地偏偏又不走了?
“先看看再說。”明毓并不作答,只是同楚嬤嬤幾人待在原地,觀望著國公府門前的動靜。
只見車簾子輕挑,一只雪白纖細的手先探了出來,隨即走下一名身著碧色紗絹衣裙的美貌女子,卻是宮明琳身邊的春暖,她神色恭謹,聲音清亮含著笑意道:“王妃,國公府到了。”
話音剛落,又一著粉色衣衫的女子從馬車中跳了下來,微揚著下顎環顧四周,微微蹙起了秀氣的柳葉眉,脆聲道:“怎么大門處也沒人來迎?莫不是有心慢待王妃?”
“許是國公府里頭正忙著,還請王妃稍待,奴婢先去問問。”有別于春曉的倨傲,春暖則是規規矩矩地上前遞話。
“郡主就比王妃身分貴重不成?”春曉被春暖這樣一攔,有些不甘的嘟囔著。
春暖向國公府報過話,回頭挑起了車簾,扶過宮明琳緩緩從車上下來,笑著道:“王妃,奴婢扶您下車。”
不遠處的明毓一行人,親眼看見宮明琳被國公府的下人迎了進去,不約而同地轉頭看向正在沉吟著的明毓,等著她的發話。
明毓最后決定讓流霞帶著惜書、惜畫先行回府,自己則去往元味齋等待消息,她倒要看看從靜明園到進城后,這一連串的事情和西府是否有關連,又或者,和宮明琳有何關連?
話說流霞領著惜棋、惜畫進了國公府,便直奔老夫人的萱和堂,此時老夫人正與沈氏一同招待著宮明琳。
實際上,若是可以選擇,老夫人壓根沒打算見她的。
也不知宮明琳從哪里得來的消息,明毓從靜和園回府的這日,自個兒孫女都還沒踏入家門,就等來了這位新任的平西王妃。
還一直說些不陰不陽的話,弄得老夫人和沈氏直想送客。
流霞幾人一踏進萱和堂,迎面便是如此沈悶的情景,兩位女主子端著茶一言不發,偏偏就是送不了客,而宮明琳則是佯裝看不懂眼色,沉靜地坐在下首,好整以暇地啜著手中的茶。
流霞行過禮,將手里明毓交代的東西送到安嬤嬤手中,再將明毓有事耽擱,回府的日子還得延遲幾日的消息告知,幾人退至沈氏身后,尚未站定,國公府的下人來報,西府老太太領著人上門,說是要看望許久不見的宮明毓。
這下好了,魑魅魍魎可不是到全了。
“怎么不見毓丫頭,都入了城還在外頭游蕩是成何體統!”人未到聲先到,一聽便知道是大太太也跟著來了,堂內眾人聞言都不禁皺了眉頭。
“老大家的,妳是怎么說話的,毓丫頭自然是思家心切,這才撞了人,她年紀還小,遇到事情難免驚慌,處理不妥當也是有的。”老太太領著人踏進萱和堂,如入無人之境,逕自選了個位置坐下,語氣是絲毫不加掩飾的幸災樂禍。
“老太太,您這話說的可是讓人不懂了,怎么巧巧尚未回府,就有事情發生了呢?”沈氏縱使再寬和,也不能忍受別人對自己女兒的汙衊。
方才流霞才帶話來,說明毓將延遲回府,這些人不知所謂的趕上門尋人便罷了,怎么還說出讓人一頭霧水的話來?
“怎么,妳們還沒聽到消息?外頭可是傳遍了,毓丫頭好大威風,仗著郡主之勢,撞了人還不知錯,還指使身邊的人下狠手。”大太太對于自家丈夫無法承繼國公爵位心懷不滿,對宮玄祺一家自是看不慣,如今有個抹黑三房臉面的機會,她自然是不會放過的。
“此話當真?七妹妹怎么會作出這種事情來,真是……”一直沉默不語的宮明琳,眼里劃過一道精光,狀似驚訝地感嘆道。
方才流霞說宮明毓將延遲歸家時,她還以為自己的消息弄錯了,可既然大太太能說得有鼻子有眼,那肯定是不會出錯的,大概只是宮明毓為自己掩飾的說法罷了。
“流霞,妳是巧巧的大丫環,發生事情妳不可能不知,妳來說。”老夫人不耐眼前的人如此作戲,點了流霞出面說話。
“幾位夫人不知從何得來的消息,郡主如今尚未進城,怎會有馬車撞人的事情發生,不過奴婢先前在來的路上倒是聽說了相似的事情,與幾位太太所說的有些出入呢!”流霞早就對大太太等人說的話有所不滿,領了老夫人的話,張口便開始反駁。
“喔?那就當作給咱們說說閑話,發生了什么事?”老夫人見了流霞此狀,心里更是放心。
哼!想往巧巧身上潑髒水,還得惦量惦量自己的道行,自個兒孫女有多少能耐她還能不清楚?
國公府內,流霞條理分明地回著老夫人的問話,不僅將明毓從老漢撞車的事件摘得是乾乾凈凈,還有意無意戳了好幾次西府老太太等人的假面,氣得本就城府不深的大太太直喘氣。
元味齋里,宮明毓則是在惜琴的服侍下稍做休息,又拉過楚嬤嬤聽著管事李大娘說話。
李大娘是老夫人培養的心腹,負責總管溫氏在外頭的產業,舉凡元味齋和一些大小店鋪,都在他的統籌管理之下,如今,因老夫人的刻意培養,明毓這幾年也開始學著上手。
“郡主,妳可知今日元味齋樓上待著的是何人?”李大娘在見過明毓幾人,才坐下啜了一口茶,便迫不及待地開口說道。
見李大娘面色有些古怪,似驚惶又似后怕,還帶著一絲慶倖,明毓倒真好奇那間正對大路的廂房內坐著的是何人了,能讓見慣達官貴人的李大娘變了臉色,勢必非等閑人物。
楚嬤嬤卻不知她在說些什么,詢問的目光投向她,李大娘忙將明毓吩咐她去查的事說了出來,接著凝眸道:“依著姑娘的吩咐,讓下面的人去查查那時元味齋附近是否有什么特殊之人,沒想到就在元味齋里頭,是幾位皇子在樓上呢!只是還有位貴夫人,看著很是尊貴,卻是個陌生的,小六迎客時沒敢多瞧,只記得那貴夫人取下帷幕后,額心長著一顆紅痣,很是惹眼!”
額心長著紅痣,又和幾位皇子待在一塊兒,楚嬤嬤心神一跳,驚呼道:“是端靜太公主!”
明毓聞言也是一驚,端靜太公主乃是圣祖皇帝的親妹,當今圣上的姑姑,聽聞她因著身體的緣故,常年定居在江南,已經多年不曾回過上京,偏生在此時入了京。
明毓前世也曾聽聞這位傳奇的太公主,傳聞中她是個巾幗不讓鬚眉的奇女子,圣祖幾場戰功輝煌的戰役里都有她的身影。
可惜太公主婚姻多舛,在鳳臺選婿之時,主動放棄了原定與成國公世子的好姻緣,為了圣祖的天下平穩,選擇遠嫁神威將軍為繼室。
雖說神威將軍成了駙馬之后與太公主琴瑟和諧,可偏偏天不假年,尚未讓太公主留有一兒半女,他便因一次遠行意外而過世了。
圣祖爺對此事深感惋惜,允太公主親選嗣子并加以封賞,可還是始終覺得愧對這個唯一的胞妹,每每圣祖皇帝動怒,都是她前往勸說,可以說是除了太后之外當今地位最為尊貴的婦人。
明毓雖猜想到此事為有心人欲利用來壞她名聲,可總是疑惑今日歸家之事知道者不多,時機更是難以掌控,卻沒想到牽扯如此之廣。
今日之事若真讓人得逞,真被端靜太公主誤會而對她不喜,依著太公主嫉惡如仇的性格,那她往后的處境便真的如履薄冰了。
“幸虧今日郡主多了個心眼,要不然……”楚嬤嬤顯然也想到了這一層,望著明毓有些后怕地道。
可這還沒來得及鬆了一口氣,隨即又想到今日這事情的背后,面色一沉地和明毓對上視線,心領神會地知曉對方未竟之言,雙雙不由得望向皇宮的方向。
明毓今日若行事失當被太公主得知,不啻狠狠的損了太后的顏面,要知道這些年明毓可都是長在靜明園的,外人眼里,明毓早已和太后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
太后此次回京的目的雖說明毓不很清楚,可必定不是小事,若為了明毓一人毀了大局,對她而言肯定是一場天大的禍事,甚而會連累她身邊的所有人。
明毓覺得自己走進了一盤棋里,而這個棋盤布局甚大,如今現在她面前的不過是冰山之一角,倏地一道寒意從腳底竄起,不自覺地落下淚來,驚得惜琴是手足無措。

033 敵明我暗 可其實明毓也不知自己為何會落淚,相反的,她對著因她落淚感到惶恐而繞著她團團轉的楚嬤嬤幾人,有種好笑的感受。
明毓好不容易止了淚,重新來到桌前,聽著李大娘說著最近上京的風吹草動,方喝了一盞茶,惜畫風風火火地從國公府帶了消息回來,兩人一踏進房門便讓楚嬤嬤帶了開。
“郡主,奴婢最近發現有人在探聽東家的消息。”李大娘說了幾件最近發生的大事,臨去前想了想又回頭添了一句。
“知道了,煩請大娘多加注意,有消息讓吉祥帶給我,以前如何應對,如今還是如何。”
以元味齋為首,老夫人溫氏的產業眾多,她原就是商家出身,經營起產業來那是沒有話說,漸漸的也在整個紫金朝打下了一片天。
只是國公府老夫人的名頭太過顯眼,原先更是想著為三房留下后路,將產業化明為暗的結果,便是力道不足,因此也不曾為人所注意。
可是這幾年將手中的產業安排妥當,更是慢慢地將暗地里的產業發展起來,不知不覺中,上京有三分之一的產業已然掌握在她的手中。
而明毓漸漸接手后,更是弄出了一個消息網,自然,這一部分只有楚嬤嬤和李大娘幾人知曉,一般人僅僅知道這些產業是屬同一個東家所有,很是賺錢罷了。
自然,元味齋經營已久,不可能不被知悉,如今也只是明毓接收消息的一個據點,有國公府的名頭在前,明毓往來此處很是平常,也不會引人懷疑。
惜書回到桌前幫著明毓算帳,突然想起先前惜畫所說的事情,張口就道:“郡主,您說平西王妃是否知曉老夫人的產業眾多?”
“照理說應當不會,元味齋雖說好查,可其他產業除了李大娘,連你我都未必知曉全部,宮明琳最多也只能掌握國公府那些在明面上的部分。”明毓聞言,暗自琢磨了起來。
“老夫人在明面上的產業也不容小覷了。”
“相較于西府那邊的,自然是好上許多。”
明毓看著手中的帳冊,如今她經手的這些產業,是不能讓人知曉的,不說里頭還有許多不適于千金小姐經營的店鋪,更是讓人覬覦的一大塊肥肉。
若是真是如同惜畫所述,打老夫人回到上京,宮明琳三不五時便往她的面前湊,好似自己才是老夫人的親孫女,那么,想取自己而代之的慾望便不容小覷了。
為名,她已經是平西王妃,那么如今,便是為錢為權了?
為了她的慾望,對著尚在稚齡的明修和明琇出手便不足為奇,那夢含香可不是尋常之物,或許還和宮里有關,平西王妃、皇宮、國公府……
惜畫在方才明毓聽李大娘說話和惜畫協助她算帳的光景,早已將方才發生在國公府的大小事都給楚嬤嬤倒豆子似地說了一個遍。
見到惜畫讓楚嬤嬤領了進房,已經算完帳的明毓捧著湯盅,舀起一口喝下后方問道:“藥可給了安嬤嬤?”
“一見著老夫人就給了,又當著眾人的面討要了小少爺和小小姐的香囊。”惜畫得意的點了點頭。
“妳們是怎么做的?”明毓眼睛一亮,連忙問道。
“流霞姐姐只說郡主見永晴郡主身上的香囊好看,又聽說小少爺和小小姐也有,還是一對,想要奴婢比照著也做出一對來。”
“琳姐姐可在?她是什么反應?”想著宮明琳如此巧合地挑了她要回府的時間出現,明毓對于她的反應很是好奇。
“奴婢正要說呢!平西王妃沒說什么,倒是她身邊的春暖說王妃最近正巧尋思也做一對香囊,又說郡主可以請府里的繡娘再做便好,求著老夫人將那對香囊先讓與她們。”惜畫很是興奮,那時知道小少爺和小小姐身上的香囊有不妥,看著春暖的反應,就連她也看明白了,就算不是親自動的手,至少肯定是有所關聯的。
“這春暖倒是個靈巧的。”明毓微瞇著眼,心道若是不曾知曉那香囊的貓膩,大概此事就這么讓人忽悠過去了吧!
“不過惜棋趁著取平安符的機會,將里頭的香料扣了下來,換上最尋常不過的茉莉花。”惜畫眨了眨眼,很是得意。
“做得很好,回頭讓奶娘賞妳們幾個半個月的月例。”
“只是惜棋還說,老夫人近日身體似是有些不爽,可湯藥、吃食讓人查過均無不妥,府醫只說是近日搬家勞累了,安嬤嬤請郡主早日回府。”
楚嬤嬤原先聽到宮明琳在國公府對明毓所做的擠兌,面色晦暗不明,如今又聽到討要香囊的事情倒是笑了下,多年的宮中經歷讓她對這種事有著高度直覺,最后卻只是對明毓道:“這新任平西王妃倒還真有些本事,原以為是個短淺的,蹦跶不出什么花樣來,如今看來,倒是我看走了眼。”
惜畫聞言,想起方才自己一進府便聽見的擠兌,面色憤然地道:“嬤嬤是不知道,當初郡主還在府里,琳小姐便多番為難,要我說,郡主方才就該一塊兒進府,也好好讓她知道厲害!”
惜琴聞言瞪了惜畫一眼說道:“郡主今日不回府自是有她的打算。”
“那琳小姐如今已是平西王妃,豈是我們做奴婢的可以隨意評說的,看來還得讓楚嬤嬤拘著妳多調教幾日,沒得妳這張嘴哪日給郡主惹禍。”惜書也附和,幾個人里雖說惜畫待在明毓身邊較長,可年紀小的她還是被她們幾個當妹妹看待。
“郡主是什么人,那等手段也就西府那幾個能做得出來,和他們計較?沒得掉了身份。”飛雨也很是贊同。
惜畫聽飛雨幾人如是說,想了想還真是這么回事,登時倒是樂呵呵的笑了起來。
幾人又說起在城中遇到那老漢撞車的事,楚嬤嬤這一下午也琢磨出了些事,遂說道:“雖說飛雨認為那老漢的目標是郡主,可沒道理啊!郡主這些年待在靜明園,和外人少有來往,更何況除了國公府,誰也不知咱們今日回府,更不可能知曉是何時入城的,除非從一開始就被盯上了,那西府可能有這般能力?”
“如此異能高手巫金最新章_長期口服復合維生素b異能高手巫金最新章_長期口服復合維生素b處心積慮地想著要毀了郡主的聲譽,簡直是惡毒!”惜琴滿是擔憂,明毓聞言卻是一笑。
許是已經想通了一些事情,如今再聽到楚嬤嬤的懷疑,明毓竟不怎么覺得惶恐,也不覺得生氣。
用過晚膳,明毓倚在床頭的引枕上,由著惜畫在她面前將今日在國公府所見到的嘴臉一一描述出來,神色并未有大的變化,只是慵懶地瞇著眼窩著。
“流霞今兒做得很好,郡主也不必太擔心,那些人想用這些上不得檯面的小伎倆損害您的聲譽肯定是不成的。”楚嬤嬤坐在軟榻邊兒的腳凳上,滿臉欣慰地笑著道。
“是啊,流霞姐姐今兒可真厲害,那大太太被堵得臉都青了呢!”身為目睹流霞大發雌威的當事人,惜畫一臉快意的笑言。
“瞧妳得意的,再厲害也是妳的流霞姐姐,今兒可讓妳痛快了,越發沒個正形。”惜琴笑著戳了戳惜畫的額頭。
“哼!我就是痛快,妳們是不知道,除了流霞姐姐,妳們可沒見識過當年西院那些人的囂張勁,真當自己是個人物,這些年過去了還一個勁兒的使壞。”惜畫越發得意了起來,鼻孔朝天的模樣引得眾人一笑。
“行了,瞧一個個得意的,那些人打的主意今兒個沒成,想來也不會輕易罷手,以后回到國公府,大家都得警醒點。”明毓只是笑著。
“那可是平西王妃,往后待在上京的日子長了,想避也避不掉,像今日的這般算計肯定也只多不少,警醒點是肯定要的,可別大意讓人拿了錯處,到時累得郡主遭罪,看嬤嬤我怎么教訓她。”楚嬤嬤趁機敲打一番,語氣中卻沒多少嚴厲。
飛雨幾人知道楚嬤嬤這是給她們提個醒,要她們做事前還得仔細思量,別仗著主子的愛惜行差踏錯,再想到明毓回國公府后將會面對的處境,幾人都不由得收斂了笑意。
明毓見她們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笑道:“楚嬤嬤也不過是給你們提個醒兒,我郡主的名頭擺在那兒,她們動我前也得思量思量,如今這般不過是小打小鬧,說穿了不過是個試探,妳們往后注意些便是。”
“郡主,我們不會讓您為難的。”
“好了好了,就算有人真打上妳們的主意,我也是不允的,哪日若真是被抓了錯處,千萬別怕給我添亂,要是反倒讓自個兒受了罪,到時候我可會跟她急。”
飛雨幾個丫環聽明毓這么說,都紅了眼眶,她們的主子就連護短也是這么理所當然。
見飛雨幾人紛紛點頭稱是,明毓笑著對邊上的楚嬤嬤說道:“行了,嬤嬤帶著惜琴她們都下去歇歇,今日不必留人守夜,忙了這么一天,休息好了才能應付接下來的鬧騰,我也累了。”
回到國公府,今日未曾見上一面的人勢必還會再次尋來,或許郡主前腳才沾上國公府的地兒,他們后腳就會跟了上來,一番勞心想來是跑不掉的,的確是該好好歇歇。
楚嬤嬤聽了明毓的話,連忙站起身來,讓惜琴服侍明毓歇息,待過夜的事情皆安排妥當后,又來到床前給她掖好被角,這才引著幾人默默退出。
明毓閉上眼,腦海里還一直盤旋著今日所得知的一切,想著成天上蹦下跳的這些人,不由得自嘲一笑。
眼前她雖然不曉得到底那些人的布局有多大,可待在靜明園的這些年,外界對于她的了解勢必不多,如今敵明我暗,那么如何走下一步棋,就是她的主意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119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