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震小視頻合集_鐵王爺原型

27 27
「真不愧是阿姨,設計方面了得,連庭院都做得井然有序,景致美不勝收。」女孩極盡的吹捧,雙眼閃亮的眨動,配合著夸張的肢體動作,硬是想讓身旁男孩多注意自己幾眼,而不是寧可望天沉默。
「井然有序不是用在這里,成語不好就別賣弄,更顯丟人。」
男孩的話瞬間擊潰女孩臉上的光亮。
「再說,造景設計是和隔壁家一起討論,妳八成也忘記我媽媽學的是西點,而非設計吧?」
女孩尷尬的乾笑著,被堵的無話可說。
「我……我是記成姨丈了!」好不容易她找到一個藉口。
「爸爸從早年到現在碰的都是IE產業,我更不懂妳哪來的聯想力。」
女孩三魂七魄都要飛走,丟臉的直想當場消失。
「人家只是想和你多聊聊嘛……」她嘟著唇,不愉快的剁腳。
方逸儒皺緊眉頭,望天嘆出長息。
「顯露無知,自以為是,嬌縱任性,我根本不想和妳多聊。」
被批評到一無是處的女孩癟嘴,眼眶里轉著淚水。
「你怎能罵我!」
「難道要謝妳浪費我的星期六?」
「我好不容易回來耶!」女孩低叫。
「加拿大難不成機場全毀,導致妳連回臺灣都困難重重?」
「我又不是這個意思……」
「那就停止抱怨與藉口。」
「你從剛開始就一直不看我!」
方逸儒回過頭,冷眼瞧著她。
「如果只是因為這點小事而耗掉我所有時間,妳休想接下來的日子我會理妳。」
女孩嘴一張,準備哭喊。
「閉嘴。」
他受夠這個芭比娃娃女孩,整天只想打扮自己,漂漂亮亮的坐在咖啡廳里當裝飾。
她的大腦肯定在出生時,就被那兩個夸張的父母拔出來,放在精緻的水晶盒里,才會導致她沒有半點智商。
「逸儒。」清亮的嗓音響起。
方逸儒冷酷臉色瞬變,他迅速回頭,湛亮的眼盯視安曉曉。
「曉曉。」
安曉曉勉強抬眼,對他乾笑:「嗨。」老媽緊跩著她,讓她想逃也不行。
利凜笑容又大又賊,根本不在意方逸儒漠視她這個出聲的人,第一眼與第一句話都獻給自己女兒,看到兩眼發亮后,才禮貌的朝她這個阿姨意思性帶過。
「阿姨,吃過午飯了嗎?」
「還沒,等著你們叫啊。」利凜已經與不要臉成為一體。
「媽,妳等一下不是要跟老爸去吃餐廳?」安曉曉拉住她。
「妳跟雙胞胎也要吃吧!」
「那好歹是別人家……」
「曉曉,妳何必把我們當外人。」方逸儒柔聲打斷兩人爭執,黑眸望向兩人后方,「阿姨要不叫雙胞胎一起來吧?」
「說的好,我現在去叫!」將安曉曉往前一推,利凜立刻回家。
女孩聽著他們對話,懷疑地擰起細眉,看著方逸儒全然不同的神情。
「你剛不是說禮拜六不開伙的嗎?」
方逸儒冷睨她一眼,「反正妳也吃不慣臺菜,何需浪費飯菜。」
回頭,他對著不知所措的安曉曉淺笑。
「曉曉,我昨天晚上做了幕斯,晚點要不要吃點?」
女孩瞪眼,這回將要走掉的方逸儒扯住:「那個幕斯不是要給我吃的嗎!」放在冰箱最中央,外觀好美,她看一眼就愛上了,還跟阿姨爭取到,結果他居然要讓給別人。
方逸儒猛地舉高手,仗著身高優勢,女孩的手一下就從他身上滑落。
他拍了拍衣服,覺得白衣被沾黑了。
「竟然你有朋友在,我們還是不去吵你們了。」一直將兩人互動看在眼里,安曉曉覺得沒被介紹,方逸儒也沒打算跟她說明女孩是誰,就證明自己多么不重要。
她忍著古怪的情緒,驀地轉身,不想在留在原地尷尬了。
女孩這回又想抓方逸儒,他卻一個箭步,上前握住安曉曉手腕,將她留住,然后雙掌捧起她的臉蛋,張啟薄唇,一字一句說明。
「她是我的表妹,姜子螢!」長指鬆開,把她錯愕的臉扳向氣鼓鼓的女孩,方逸儒輕嘆:「妳忘記了嗎,我們國小時有一起玩過。」

安曉曉瞪大眼,注視外觀成熟美麗的女孩。
「呃……」
「呃什么呃!」女孩不悅的嗤道。
方逸儒眼神一凜,語氣冰冷:「姜子螢,注意妳的禮貌。」
她立刻縮成小貓,無辜地替自己辯論:「我記得她呀!忘記的又不是我……」

「呃,因為變化有點大。」那個奶,應該有E吧,想當年大家都是洗衣板,現在只有她還繼續在洗衣,對方都可以餵母奶了。
見兩人還黏在一塊,姜子螢吃醋的大步向前,擠進兩人中間。
「不準你們黏在一塊!」
方逸儒深呼吸,眼神發黑的抓著她,粗魯扯回家里。
「妳,給我進去待著。」
安曉曉莫名其妙的愣在原地。
「唉唷,爭風吃醋喔。」揶揄的笑聲傳來,安曉曉瞪眼回頭,朝帶著雙子不知觀看多久的利凜低叫:「老媽,她是方逸儒的表妹啦,妳不記得人家啦?」
「話不能這么說,檳榔變榴槤,我想像力在好,也無法將她跟當年的小朋友湊在一起塊。」
「說的也是。」



28 28
姜子螢,加拿大籍華人,年紀雖幼,卻是體操強手,身段柔軟,手腳修長,五官端正,早是國家代表的選手。
雖然是方逸儒的「表妹」,但真要說起來,這個血緣是淡淡淡淡到可稱得上超遠房表妹。
也難怪,從小開始姜子螢就不隱瞞喜歡方逸儒的事。
她表現的落落大方,熱情直接,真性情的模樣,安曉曉多少佩服。
但最為訝異的,果然還是她的木蘭飛彈,因為論起年紀,姜子螢也不過才……
「加拿大的食物跟我們很不一樣吧。」安曉曉在飯桌上不吃飯,光顧著盯姜子螢胸前兩塊肉。
「曉曉,吃塊油雞,這是媽媽今天做的。」方逸儒夾了塊肉放進安曉曉碗里,但她顧著注意別人的胸脯,回的漫不經心。
「喔,好。」
姜子螢不滿的瞪向對面。
「那我呢?」
「妳吃太多了吧,可以床震小視頻合集_鐵王爺原型床震小視頻合集_鐵王爺原型停了。」
「都『長』那么大了,還要吃呀。」雙胞胎一搭一唱的,意有所指地瞄向她的胸。
聽到久違的唱雙簧,姜子螢手指緊抓飯碗,眼下抽動,如蛇的目光瞬間瞪向模樣俊俏,卻宛如惡魔轉世的兩個雙胞胎。
「為什么你們兩個也跑來要飯啊!」
「妳都可以飛過海峽來吃閉門羹,我們這么討喜的被『請』來也不行唷?」安星故作無辜地反問。
姜子螢臉色乍紅。
他這不是明白著嘲笑她嗎!
「別這樣說,才十三歲就有木蘭飛彈,這不是人人可以有的耶。」安月竊笑著。
安曉曉頷首,低頭瞥了自己胸前。
「我就很羨慕。」
「大小不是那么重要。」方逸儒注意到她的目光,話接的恰到好處。
安曉曉卻不領情地瞇起眸,睨向他。
「你滿口謊話的,鬼才信你。」她可還沒忘記二十八腰的事。
「我對妳從不說謊。」方逸儒眸光堅定,嗓音醇厚。
「那你覺得我好看嗎?」她玩心大起,追問下去。
「好看。」
安曉曉目光如星,「真的?我這么黑,頭髮這么短,像個男生一樣。」
「每個人自有一套審美標準,至少在我眼中,妳一直是個女孩。」
「哥哥是在告白嗎?」安星杵著臉蛋,聽的好陶醉。
「逸儒哥聲音好聽,我長大也想像你一樣。」安月兩手合十,神情崇拜。
方逸儒淺笑,明眸轉向不發一語的安曉曉。
別人的夸讚與羨慕,他從來不在乎,打從小時起,內心的所向就已明確。
「才不是告白,他怎么可能選你們姐姐!」姜子螢低叫打斷氣氛。
方逸儒眸光轉深,里頭暗潮洶涌,山雨欲來。
「不然要選妳嗎?」安星懶懶抬眼。
「家門不幸。」安月合掌,默哀。
「你!你們!」姜子螢放下筷子,按照往年經驗,依舊被兩人氣到快吐血:「我們不是同年嗎!」
「所以要讓妳?」安星歪頭。
「那妳就可以對我姐沒大沒小?」安月跟著歪頭。
姜子螢咬到舌頭,結巴著道:「我、我說我們!干麻扯她!」
「我吃飽了。」一直沒說話的安曉曉放下碗筷,碗底已空,她起身,四雙目光同時投向她。
萬眾矚目,全場焦點,安曉曉挑高一眉,目光最后選定方逸儒。
「嘿,要不要打籃球?」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1269.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