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污很濕的小說片段_隨身空間之豪門棄婦txt

第十七章 朋友? 長恭走后的第三天,楊夫人差人請雪舞至大廳相見,這一次雪舞沒理由再閃避,只好硬著頭皮前往,當她抵達時大廳空蕩蕩的沒半個人影,心里正覺得奇怪,身后忽傳來一陣腳步聲,她慢慢的回頭卻見獨孤御風朝著自己走來……
「是你?!」
「雪舞姑娘不必驚訝,是我拜託姑母約你來此,這里只有你我二人。」獨孤御風淺淺一笑。
「雪舞先謝過獨孤公子!」
「不用客氣!」他知道她指的是那天的事。
「不知獨孤公子為何約我來此?」
「你不用緊張,我找你來只是單純的想和你聊聊,想和你交個朋友。」
「朋友?」這答案出乎她意料之外。
「在未和你見面之前我一直好奇你是怎樣的女子,直到那日相見終于明白。自古以來女子習醫并不多見,能熟知子午草的藥性又能巧妙運用,雪舞姑娘的智慧令我折服!」獨孤御風眼里流露出對她的激賞。
「若非熟悉藥理,單憑藥味又怎能判斷?獨孤公子才是真人不露相。」雪舞順著他的話恭維了他一句。
獨孤御風笑了笑,接著說:「我想你應該很明白我此行的目的,但我必須說聯姻并非我本意,目前我也沒有這個打算,這點雪舞姑娘大可放心!」
聽他這么說她確實鬆了口氣,很自然的朝他伸出手,「好吧!我就交你這個朋友!」
眼前的雪舞是獨孤御風見過最落落大方又不做作的女子,他微笑的握住她的手。「雪舞姑娘真的和一般女子很不同。」
「喔?那你覺得我有什么不同?」奶奶曾說過她不像一般的女孩家,總是喜歡研究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而且成天老愛往外跑,經過這些年的磨練她變得沈穩許多,但骨子里的性格還是改不了的。
他鬆開手故作正經的說:「尋常姑娘不會像你這樣大膽的盯著我看,更不會主動的朝我伸出手。」
話一說完,兩人都笑了出來。
面對這個還算陌生的男人,她感覺很輕鬆也很自在,就像一個認識多年的老朋友一樣。「我想我應該是許多人眼中的異類吧!」
獨孤御風搖搖頭,「不!在我眼里你是很特別的!」
雪舞怔了一下,這句話似乎也有人對她說過……在好久、好久以前……
「怎么了嗎?」見雪舞臉色微變他關心的問道。
她微微一笑,「沒事。」
「從現在起我們算是朋友了,有什么事你盡可跟我說,若我幫得上忙我一定幫。」
「這事你幫不上的。」她淡淡的說,隨即轉開話題,「聽說你要回洛陽了?」
「看來你生病的這段期間也沒有漏掉任何消息。」獨孤御風揶揄了她一句。
雪舞聞言尷尬的笑了笑。
「我明日就回洛陽,真可惜我們才剛相識便要分隔兩地。」他一臉的惋惜好似與她分離有多么地不捨。
「若有緣日后必會再相見。」語畢她淡淡一笑。
「希望如此!」他微笑回覆。
兩人互望,友誼,淡淡的,存在彼此心底……
******
獨孤御風離開了……
日子看似恢復了平靜,其實不然。楊夫人雖沒再提起聯姻之事,但總三不五時找她閑話家常,對她噓寒問暖,讓人送來各式補品,這樣的溫情攻勢比起聯姻更教她招架不住。
昨日她卜了一卦,在她可預見的未來,將有一場腥風血雨,楊堅是當中關鍵人物,就在不久之后他的人生將有巨大轉變,而她將不可避免的被捲入其中。
奶奶的告誡言猶在耳,她的預言可能改變許多人的命運,當然也包括了她自己。她輕嘆了聲氣,自身的安危事小,就怕連累到身邊的親人。奶奶說過她這一生的使命是為了守護蘭陵王,即使沒了記憶他仍是她心中最在乎的人,他的安危永遠擺在她之前。為了他、為了平安縱然前方的路充滿荊蕀,她也會一一克服!
午后,一輛馬車正緩緩的靠近大將軍府,須臾馬車停了下來,坐在馬車前的男子先行下了馬車往將軍府的大門口走去。
「來者何人?」門前的侍衛立即將他擋下。
「我是大都督劉大人的家丁,今日大都督特地前來拜訪楊大人,麻煩你們二人通報一聲!」
兩名侍衛互看了一眼,其中一人隨即入內通報,沒多久徐管家已前來迎接。
「劉大人,讓您久等了,請隨小人入內。」徐管家低著頭畢恭畢敬的站在馬車旁。
這時馬車內的人終于有了動靜,掀開簾子緩緩的步下馬車,原來這人正是劉昉。
******
劉昉來訪,楊堅閉門與他密談許久,接近傍晚時分劉昉才離開了楊府,只是劉昉前腳才離開,楊堅立即派人找來平日和他親近的幾名官員,這些人匆匆進府,此刻正和楊堅在書房里共同商議大事。
這一晚府里上下氣氛明顯不同,雪舞當然也聽說了此事,她雖不知劉昉此次前來的目的,但也絕非小事,否則楊堅不會與他閉門密談隨后又召來他的親信,只是在楊堅還沒進一步動作前她只能靜觀其變,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等。

第十八章 綁架(一) 「雪舞姐姐!」楊俊推開房門蹦蹦跳跳的跑到雪舞身邊,開心的嚷嚷著。
正在看書的雪舞放下手中的書,微轉過頭看著眼前咧嘴笑得正開心的男孩。
「俊兒怎么跑來雪舞姐姐這啦?你這會兒不是應該待在書房里跟著先生好好學習嗎?」
楊俊撒嬌的拉著雪舞的衣袖,「俊兒每天跟著先生讀書真的好無趣,雪舞姐姐你陪我玩好不好?」
「不行!」雪舞搖搖頭,微斥道:「俊兒怎么可以偷懶呢!聽雪舞姐姐的話快回去!」
「我不要!今兒個是俊兒的生辰,可是爹、娘最近成天忙著,連俊兒的生辰都給忘了……」楊俊一臉的委屈。
「今天是俊兒的生辰?」
「嗯。」楊俊嘟著嘴。
「好吧,既然俊兒是今天的壽星,那雪舞姐姐就破例一次!俊兒告訴雪舞姐姐你想要什么禮物?」
「俊兒不想要禮物,俊兒只想要雪舞姐姐帶俊兒出府。」
「出府?」
楊俊猛點頭,「嗯,俊兒好想出府去,我聽阿泰說外面有好多好玩的東西呢!」楊俊打小從沒離開過楊府半步,對外面的世界充滿了好奇。
雪舞摸了摸楊俊的頭,「好吧,今天就放俊兒一天假,先生那里我會派人跟他說的,你就跟著雪舞姐姐上街去吧。」正巧她近日也要出門一趟,索性就帶著楊俊一道出府吧!
「雪舞姐姐最好了!」
瞧楊俊手舞足蹈的高興模樣,她也不禁感染了好心情。
******
雪舞假藉到寺廟祈福的名義瞞過了門口的侍衛,帶著楊俊和宛兒離開了大將軍府。出了府白花花的陽光灑落在他們三人身上,空氣里多了一種自由的氛圍,那和平日待在將軍府里的感覺是不一樣的,尤其是楊俊,這是他頭一次踏出將軍府見到外面的世界,興奮之情全寫在臉上。
很快地,三人來到市集,個頭小小的楊俊拉著雪舞東瞧西看,對每樣沒見過的事物都覺得新鮮,直問著雪舞:「雪舞姐姐,這東西是做什么用的?雪舞姐姐,這東西為什么長這樣子……」當然雪舞也不厭其煩的一一為他解答。走著走著一個賣糖葫蘆的小販邊吆喝著邊朝他們的方向過來,楊俊被那一串串鮮紅的菓子吸引,指著小販手上托著的糖葫蘆對雪舞說:「雪舞姐姐,我要吃那個!」
雪舞停下了腳步,對著朝他們而來的小販說:「老闆,麻煩您給我一串!」
「好的。」小販取下一支糖葫蘆交給雪舞,雪舞隨即將它交給一旁等候的楊俊,然后轉頭問小販:「老闆,這多少錢?」
「一文錢。」
豈料小販竟趁著雪舞分心拿錢袋的時候,丟下手中的糖葫蘆一把抱過楊俊掉頭就跑。楊俊嚇得一路哭叫,雪舞急忙追了上去,后頭跟著跑得氣喘噓噓的宛兒,兩人邊跑邊喊,慌亂之中小販掉了東西,但他無暇去撿,迅速將楊俊丟上接應的馬車然后揚長而去。
雪舞停下了腳步拾起地上的物品,雙眼望著馬車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
「二小姐,怎么辦呀?三少爺被人擄走了!」宛兒追上了雪舞,臉上表情十分慌亂。
「你看,這銘牌是那人掉的,這上頭刻著銀福客棧,我想他可能藏身在此處。如果我沒猜錯,那人極有可能是專門擄拐孩童販賣的人口販子!」之前她出府時曾聽人談起近幾個月來常發生孩童失蹤的案件,俊兒這次被綁架恐怕和這件事脫不了關係。
「人口販子?」宛兒張大嘴巴,那些人可不是好惹的……萬一救不回三少爺……她不敢想下去……
「二小姐,你該不會想一個人獨自前往吧?」宛兒一臉擔憂。
「嗯。」雪舞點頭。
「二小姐,那太冒險了!我們還是先很污很濕的小說片段_隨身空間之豪門棄婦txt回府通知老爺這件事,讓老爺派人去找吧!」
「俊兒是我帶出府的,我必須把他平安送回府里!宛兒,你先回府通知義父,我去找俊兒。事不宜遲,你快走吧!」
「是,二小姐,你自己一個人千萬小心呀!」
「嗯。」
******
雪舞在向路人打聽了銀福客棧的方向后便立刻前往,就怕耽誤了時間楊俊會多受罪。而另一頭的宛兒正急忙回府,匆匆忙忙的一個不小心就撞上了路人,「哎,好痛!」她唉叫了一聲抬頭一看眼前的人竟是長恭!
「宛兒?」長恭立即認出她來。「你沒事吧?」
「公子!」宛兒一手摸了摸被撞疼的額頭然后搖搖頭說沒事。
「看你形色匆匆,發生什么事了?」
「今日我和二小姐原本帶著三少爺出門游玩,沒想到來到市集后卻遇到了壞人,那人在光天化日之下當街擄走我家三少爺。」
「雪舞呢?」他左右張望并沒有見到雪舞的蹤影。
「二小姐讓我先回府通知老爺,她自個去追壞人了……」
「什么?!」長恭十分驚訝,沒想到雪舞還是這么沖動。
「她往哪邊去?」
「二小姐說那些壞人可能藏在銀福客棧,她去那里找三少爺了。」
「我去找她!」話說完長恭立即飛奔而去。
「公子你也小心點啊!」宛兒在后頭喊著,然后才轉過身疾步朝大將軍府的方向走去。
******
走了好久雪舞終于找到了這間銀福客棧,只是這客棧生意冷冷清清,里頭根本沒有半個客人。
雪舞進到客棧里頭,一邊看著四周環境一邊喊著:「有人在嗎?」
過了一會,一個約莫四五十歲的男人從里頭走了出來,一雙銳利的眼睛上下打量著雪舞,開口問道:「姑娘是要吃飯還是要住宿?」
雪舞腦子飛快的轉了下,心想只有留下才能打探到俊兒的下落,于是回答他:「住宿。」
「好的,姑娘請隨我來!」店家走在前頭,雪舞一路心情忐忑的跟在后頭上了二樓。
「姑娘,這是你的客房,你休息會,我去幫你準備茶水。」
雪舞微微一笑說:「麻煩你了,店家。」
店家闔上了房門,雙眼賊兮兮的在那門上轉了一會才走下樓去……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1380.html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