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須要徹底清算毛罪_非常好看的小說推薦

Ch3 我還愛你,是不是個錯誤?(七) 但是,張愷可不這樣想。
他整天眉飛色舞,人前人后揚起得意的笑,尤其是面對程以軍的時候。辦公室那么大,本來井水不犯河水。張愷刻意到程以軍身邊,中年發福的身軀不知所云地往人家辦公桌坐上去。
「怎樣?看到我谷底翻身很驚訝對不對?」
「不驚訝,那篇專欄寫得很好。」
「哼哼,給你見識見識。陳大成被你搞走,第三組還是站得起來。」
「你誤會了。」程以軍抬頭看著張愷,「關于陳大成,我對事不對人。就算是第一組的成員犯下這種錯誤,也不會改變我任何行動。」
「最好是這樣。你皮繃緊點,下期我們卯足了勁,銷售一定會比你們好。」
程以軍面不改色,欣然接受。「良性競爭一向是我的期待。」
張愷撂完話回來,驕傲地坐回第三組組長的位子,馬上召開專題預備會議。到東南亞各地採訪的同事一一回來,採訪稿也各自交給張愷。閱讀過大家的稿子,張愷即著手規劃專題的篇幅與字數,最重要的引言部分打算親自操刀。
東協加三總共十三國,如果詳實報導下去,很容易變成流水帳。再死忠的讀者對流水帳也是興趣缺缺,沒有讀者的報導,就失去刊登的價值。因此要如何編排吸引讀者,製造閱讀的動力與情境,創造出吸睛的震撼標題,選擇哪句話呈現在封面才有力道,都是討論琢磨的重點。
已經向程以軍下了戰帖,張愷有許勝不許敗的決心。
「大家的稿子我都看過了。資料收集的很全,報導也很全方位,但若僅是照著刊登上去,我們沒有勝算。」
第六組會議室里起了陣陣騷動,張愷向常勝軍第一組的宣戰是認真的。
勝算?人家資源多,風向球看的準,採訪稿寫出來各方面都很到位。更不要說人家組長帶頭加班,親自動手修稿。比起來張愷總是晚到早退,退稿沒有理由,修稿沒有方向,常常都是截止日期到了匆忙交上去。整體缺乏重點,第三組的銷售成績長期敬陪末座。
如今張愷有了斗志,雖是好事,不知怎地,給人揠苗助長的不祥預感。
那棵苗,就是晨光。
張愷繼續說:「我認為,所謂的東協加三,重點是「加三」。關于日本、中國、韓國與東協的進出口關稅協定,以及可能的發展策略,必須要詳加著墨。」
「然后東協十國,這方面以新加坡、印尼、馬來西亞和泰國作主軸,執筆這方面的人必須從過去、現狀以及未來三方面討論,先給一個產業方面的概念,再申論日、韓、中關稅協定給他們帶來的影響,最后報導業界的期望與因應措施。然后晨光……」張愷停了停,喝口水。「我希望妳加寫臺灣。東協加三對臺灣的沖擊面,篇幅不要多,但是內容要深入。我們的客層臺灣算是大宗,銷售要沖,海外訂戶要顧,臺灣的基本盤也要穩固。東協加三一定會對臺灣進出口貿易造成沖擊,這方面會是臺灣訂閱戶最想得到的資訊。若在業界造成效應,說不定可以炒熱這個話題。」
工作分配底定,張愷的規劃讓大家吃了一劑定心丸,并非莽莽撞撞宣戰,而是破釜沉舟的決心與全方面的規劃。
事業沉到谷底讓張愷驚覺,繼續以往渾渾噩噩的態度只會被潮流淘汰。既然有再一次機會從瀕臨解散的落魄復活,就必須交出實際成績。這次被趕走的是陳大成,說不定下次就是張愷。
就算要走,也不能是這種方式。必須風風光光的被挖角,至今的人生值得一個完美的句點,而非充滿遺憾的刪節號。
向第一組下戰帖,給組員壓力,也給自己壓力。必須逼出最大潛能,向亞洲脈動的主管證明自己的價值,就利用這次專題企劃一舉洗刷恥辱。

Ch3 我還愛你,是不是個錯誤?(八) 晨光回到座位,立即開始動手修稿。邊看稿,腦袋一邊運轉,思考進行臺灣部分的方式。
首先需要數據,需要調查臺灣方面進出口資料,才能決定採訪的企業對象。這次真的被張愷害慘,本來只是日本和中國部分的稿件修飾,忽然加上臺灣這個大主題。晨光很想說不,但某部分的她又想挑戰。
晨光也想知道自己能力的極限,是否挑的起這齣戲的大樑。所以她硬著頭皮接受,如火如荼的消化資料,打算先設定好報導綱要再尋求業界樣板採訪。除了大老闆,晨光也想訪問職員,聽聽第一線人員最真實的心聲——
公司的氣氛如何、徵人的狀況、薪資結構是否改變、訂單數量變化的趨勢,針對這些變化,你認為是什么原因導致的?
東協加三之后,外銷東南亞的產業必然受到影響。業界又如何看待這個事件。
晨光如海綿吸水般汲取知識,三個月前晨光不了解臺灣經濟,聽都沒聽過東協,現在她能侃侃而談,敢問出各式各樣銳利的問題。
晨光抬起頭來,看看掛在辦公室墻上的鐘,愕然發現已過午夜十二點。晨光第一次在公司留到那么晚,但她并非唯一的一個。
還有四五個人和晨光一樣留下來通宵作戰,里面包括了程以軍。
晨光座位在辦公室中后段,程以軍則是右前方第一個位子,兩人距離極遠。為了節省用電,一過午夜辦公室大燈熄滅,晨光只能隱約看見那個方向有一束光亮。
到了半夜三點,終于達到體力的極限。無力再思考採訪的事,打了瞌睡就直接倒在桌上睡著。這一睡,直到早晨七點鐘。
晨光被一通電話叫醒,是晨方打來的。
「小光,妳的行李被小涼毀了。妳是不是沒回家,小涼很不開心。」
「我……留在公司加班。」必須要徹底清算毛罪_非常好看的小說推薦必須要徹底清算毛罪_非常好看的小說推薦
「不是才去上海出差,怎么又加班。小涼食盆全空了,情緒很壞,妳要有心理準備,房間被拆得一團亂。對了,貓餅乾放在哪里?」
「在我衣柜旁邊的整理箱,對不起。」晨光說了,又連聲道歉。「最近事情比較多,對不起。」
「那妳今晚會回來吧!」
「……應該,我會盡量早點回去。」
關上手機,晨光嘆了口氣。加班并非她所能控制,可仔細想起來,好久沒陪伴小涼,好久沒陪他玩逗貓棒,跟他說話,也沒有撫摸他滑順的毛皮,不知他最近過得好不好。
晨光傷心時總是窩在懷里的小涼不知不覺被擱到一邊。打從到亞洲脈動就職,和小涼的互動只剩餵食,連清貓砂都覺得疲憊不堪。
「對不起……」看看手錶,早上七點多,晨光決定無論如何回家一趟。陪陪小涼,順便也換件乾凈的衣服。提起包包要走,下了電梯,卻在路口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
阿涼和一個陌生女人。
下著綿綿細雨的寒冷早晨,他們共撐一把大傘,從晨光眼前飄過,阿涼擁著女孩親暱地有說有笑。
他撥撥女孩的頭髮,沒察覺晨光就在不遠的地方。
不知道也好,就算知道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沒有陽光的陰影總是特別冷,就算劇烈顫抖也找不回體溫。
晨光抱著手臂,動也不動,雨摻著淚水模糊了視線,嘴巴發不出任何聲音,腦海一片空白,甚至忘記自己如何會悲慘的站在這個路口。
被雨打溼的燕子,孤寂地站在冷颼颼的寒風里,失去了溫暖,也失去了方向感。
如果早該忘記,為何我還記得;如果已經過去,為何我還在等待。
你一向如此灑脫,對過去毫不留戀。
相見不如不見。
我懂,相見……不如不見。
高亢難聽的喇叭喚醒了晨光,眼前已不見阿涼,只有差點撞上她的汽車駕駛憤怒的叫罵。晨光快步通過路口,奔下捷運站。對著女廁里的鏡子,看見不爭氣的自己,淚水滴滴答答,終于再無法壓抑,趴在洗手臺大哭一場。
※※※
附記:
為了公務墜機而死,是世界上最愚蠢的死法,只比為前男友哭死高明一點。——晨光記于2009/10/01
End of chapter 3.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1498.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