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不住了,在樓道里做_非洲女人外生殖器多大

Ch4 進入第一組的條件(三) 第二家醫院的醫生很快替小涼安排手術處置,手術中的號誌亮起,晨光姊妹坐在手術等候區。空蕩蕩的走廊滿是刺鼻的藥水味,對面則是病房區,一格格的籠子住滿了病弱吊著點滴的小生命。
小涼動完手術,也即將成為病房的住客。那么弱小的身軀要承受剖腹之苦,看著這些小動物,晨光痛若刀割,明白再悲痛也挽回不了小涼的健康。晨光深深自責,為什么沒早點發現小涼不對勁,為什么要等到失去了才懂珍惜。
「姊,公司還有事情妳先回去。小涼我陪就好,我會在這里等到他穩定。」
「光,公司的事不急,其實沒有什么急的,就讓我們倆好好在這里陪小涼。我們也很久沒有拋下一切談心了。」
「嗯。」
「光,我覺得……妳應該考慮辭職。」
「什么?!」晨光很驚訝,辭職這件事從來沒有出現在選項里。
「你們那行我不懂,說不定小記者都是這樣。可我總覺得妳把所有時間投注在工作,會失去很多東西。像妳那樣拚命加班,身體一定會搞壞。過幾年,等妳回頭看,除了工作以外孑然一身。失去健康、沒有朋友、沒有值得投入的興趣,職場又不如意怎么辦?」
「可是……」
「不要可是了!」做了幾年家族事業的主管,晨方已培養出霸氣。「我會跟爸說明今天的狀況,如果大家都要妳辭職,妳就辭職。家里不缺妳這份薪水。」
事實上,晨方視自己為家族事業的接班人,對整個家庭的成員負有責任。簡單講,晨光的未來也在她管轄範圍內。
晨光默默不語,不跟姊姊爭辯,暗自決定絕不辭職。
前輩說過,這份工作燃燒的是熱情,不是生命。也是可以按照自己步調去做,只是需要略作調整。工作之余,顧好自己,顧好小涼就是。這陣子比較忙,是因為陳大成突然被開除,只是一時的危機,并非永遠都是這個狀態。
晨光打定主意,倔強又不認輸,不管別人怎么說,就是要繼續下去。另一方面,晨方的固執與晨光不分軒輊,她已下定決心要干涉妹妹的人生。
小涼手術結束,醫生跟晨光解釋手術的狀況,將取出的塑膠袋交給晨光,晨光有半小時可以進去陪小涼,之后術后的照護就由醫院處理。小涼麻醉沒退,雙眼緊閉,帶著氧氣面罩,裹在腹部的紗布還微微滲出血來。
小涼,對不起。
撫摸小涼的柔軟的頸子,想到他醒來在陌生的地方一定很驚恐。晨光就熱血上沖喃喃念著要留下來陪他。
「不行,妳留下來能做什么,醫生是專業的,小涼的事還是交給醫生處理。妳給我乖乖回家。」晨方強忍不住了,在樓道里做_非洲女人外生殖器多大忍不住了,在樓道里做_非洲女人外生殖器多大勢介入,硬是把晨光押進車里。
「姊……,載我回公司。」
「妳……」晨方氣到說不出話。
「我不是要加班。」晨光說:「我手機忘了帶……」
「好吧!載妳回去以后,我也得回公司一趟。還有些報表要處理,今天可能會比較晚回來。」
「嗯,我會自己回家。」一看錶,居然已經八點多。晨光覺得又虛脫又疲倦,她有預感,明天就會接到爸媽的電話,想到這件事就覺得頭很痛。

Ch4 進入第一組的條件(四) 回到公司,上了九樓採訪部。程以軍正好關門準備離開,辦公室里面黑暗空無一人。
「前輩,已經沒人加班了?」
「嗯,大家事情都剛好告一段落,偶爾會有這種狀況。我是最后一個走的。」
「我回來拿東西,手機忘在這里了。」晨光刷開辦公室的門,找到擱在桌上的手機。還好,沒有未接來電。
走出來,程以軍還站在電梯前的長廊。
「電梯還沒來?」
「嗯。」程以軍回答。
晨光伸手去按,電梯一下子打開。她嚇了一跳,才想起自己才搭上來,當然電梯就停在九樓。
「家人生病的事嚴重嗎?」程以軍問。
「嗯,已經開好刀了。」晨光笑了笑,「其實……是我的貓,可是我把他當兒子一樣。」
程以軍理解地說:「原來如此,聽妳說家人生病,我還真嚇了一跳。」
「可是……說不定,我沒辦法繼續做下去了。」
「為了一只貓?」程以軍皺眉。
「是我的家人,我是說我姊。他不了解我們工作型態,一直要我辭職。」
「聽起來很嚴重,或許我可以幫忙,妳想談嗎?」
「如果不會太浪費前輩時間,這樣當然最好,我得找到更多理由說服爸媽才行。」晨光說的很客氣。
「嗯,我請妳吃頓飯,我們聊一聊。」
「不,是前輩要幫我,這頓飯當然是我請。」
「按照我們年資差距,要妳請客也太不像話。」
「怎么會?」晨光說:「前輩肯提供經驗,是求之不得的事。我已經決定了。這頓飯我請,若前輩真的不習慣,我只有一個小小要求。」
程以軍挑了挑眉,晨光說:「由你負責企劃的亞洲脈動送我一本……」
「我企劃的亞洲脈動資料室還很多,要拿儘管去拿。」說這話時,已到地下室程以軍的座車旁,那是一輛白色國產車,不是特別高價的款式,卻很用心保養。
「還沒說完,」晨光鼓起勇氣說:「上面要有你的簽名。」
程以軍停了一停,看著晨光。晨光已扭開副駕駛座的門鉆了進去。
「這個要求是不是太過份?」繫好安全帶,見程以軍始終沉默,晨光不安地詢問。
「不會。」程以軍操縱方向盤,轉了一個大彎。
「就是說,你答應了?」
「嗯。」
「謝謝,太好了。」晨光安心的沉在椅背,如果真的被迫辭職,至少得帶走這個,才算不虛此行。
「為什么?」
「我喜歡你的文章,收集了好多你執筆的報導,算是……你的書迷,我是說私底下。當然,在公司我們不同組,要互相競爭,這個我會記得。」晨光大著膽子繼續說:「若我真的安全度過這個危機,成功留任下來,還想跟前輩請教一件事。」
「什么事?」
「進入第一組的條件。」
「妳想進入第一組?」
「想呀!可是……還不夠格,前輩把我擋了下來。」
「嗯。」
「那么……總有條件吧!」
「是,」程以軍若有所思,直視前方道路,說:「只有一個條件。」
記得晨光愛吃生魚片,程以軍帶她去吃迴轉壽司。說好是晨光請客,選的地方自然是物美價廉。迴轉壽司簡單又快,兩人就坐立時就動手吃起來。
「所以,主要是加班問題?」了解過晨光說的情況,程以軍做出結論。「做我們這行,完全不加班不可能,但也沒慘烈到常常在公司過夜。凡事都有限度,妳被張愷丟了太多工作,理當拒絕。」
「拒絕?」
「當然,」程以軍說:「做超出負荷的事,效率差,成果也難以預期,對妳對公司都不好。我們是團隊合作,妳一定要記得。」
「可是,在公司加班,我覺得很充實。雖然累,卻無憂無慮,少了很多煩惱。」
「所以癥結在妳自己。妳允許這么多工作落到身上,寧愿在公司,也不想回家,只是利用工作逃避。妳應該先解決妳的煩惱,開始期待下班,就懂得何時該拒絕主管。」
「我的煩惱解決不了。」晨光嘆了口氣。審視自己內心果然如此,會成為工作狂是為了逃避,逃避每個孤單夜里抱著貓思念阿涼的日子。
「和感情有關?」程以軍倒是一猜就中。
「嗯,」晨光低下頭,「到亞洲脈動工作,某部分也是因為他,他可能在這里。」
「妳不確定?」程以軍眼神更複雜了。
「我沒認真找,因為……我知道留不住他。」晨光浮起淡淡的孤寂。
程以軍直視前方。「關于妳的煩惱,我無從建議。但我記得妳來面試,說的不是這回事。」
晨光笑了。「我是真的很想當記者。我不想靠別人,要自食其力,記者是我從小的志愿。」
「如果妳的煩惱會毀掉這個志愿呢?」
晨光怔怔看著程以軍,說:「我懂了。」
「真的?」
「嗯。沉浸在過去,讓過去束縛未來,是很笨的事。我應該要拋棄那些過往,至少試著拋棄,別讓它繼續影響接下來的計畫。」
「我只想告訴妳。根據我多年經驗,亞洲脈動事情永遠沒有做完的一天。這里是責任制,卻也是團隊合作。要追求效率,也要判斷自己實力。沒有一篇報導非妳不可,可是東西沒做出來,整組都會被拖累。更別說身體臨時出狀況,誰要來接你的東西。」
「前輩的意思是……發現做不來就要推掉?」
「妳跑過馬拉松嗎?」
晨光搖頭。
「很有趣,妳可以嘗試看看。就我看來,職場就像馬拉松賽跑,除非是天生的選手,否則要跑完全程,絕不可以一開始就放盡力氣。跑馬拉松要非常有規劃,按照自己的步調,不能被別人影響,只有這樣的人才能跑完全程。妳想跑完全程,還是想做個一兩年不做了?」
「當然是跑完全程。」
「那就要用腦袋,而不是用力氣。」
晨光真切了解程以軍想告訴她的,學校那套只要認真成績就會變好在職場行不通。認真與耗竭只是一線之隔,想跑完全程,太早耗竭是不行的。
晨光點點頭。「我會好好跟我爸講,謝謝前輩。」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150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