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配角人生_饑渴的女人和男人視頻

第一章 一如往常的,我坐在我和羽柔家外的花圃磚墻上,等著和她一起上學。
「呼……慢死了。」我打了個哈欠,就算學校離家只要走十分鐘,也不用等到只剩十分鐘才要出門吧?
「咿……」背后傳來開門聲,看到羽柔背對著我關上門,下一秒,她轉過身,眼睛瞪得大大的。
「為、為什么阿陽會在這?還穿我們學校制服?」羽柔不可置信的指著我說。
我站起身往前走,「走了,再不走就要遲到了。」
她追了上來,還是不死心的追問:「喂!阿陽!到底怎么啦?」
我沒回頭,繼續邊走邊說:「反正就是這樣。」
「該不會是考不好吧……那時問你考怎樣你也沒真的回答,是不是為了教我所以沒時間讀書……」
忍不住回過頭,看見她難過的表情,我伸手彈了下她的額頭,「真是的,不事你的問題,別露出那種表情,反正至少還能一起上學。」
「嗯?」摀著額頭看著我,好一會她才勉為其難的翹著唇說:「好吧。」
「阿陽,你在幾班?」踏進學校,羽柔立刻問我。
我瞇著眼看向她,「你啊,看班級時真的只看自己的名字而已嗎?」
「咦?是啊,怎么了嗎?」羽柔偏著頭,不解的問。
我想也是啦,不然看到我的時候就不會這么驚訝了,「我跟你同班。」十年來第一次同班。
這時,有人拍了我的肩膀,「早安!李雨陽。」
「早,藍居朔你竟然沒遲到。」我看了他一眼,不只和羽柔同班,和藍居朔也是再次成為同學,總覺得巧過頭了,唯二的熟人都同班。
教室的座位暫時是按照號碼排的,所以我自然不會和羽柔坐在一起,分開后,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發現前面拉開椅子的竟然是藍居朔。
「不會吧……我都忘了你號碼小我一號。」我撐著額頭無奈的說。
「是啊,簡直是孽緣呢!」他一臉嫌棄的搖搖頭。
找了下羽柔的身影,發現她正和一旁的女生講話,我便收回了視線,懶洋洋的趴在桌上。
「欸,我問你,你和你女朋友分手了嗎?」藍居朔突然壓低聲音的說。
看了他一眼,「哪個?」
「畢業前一個月跟你告白的那個啊!難到一次很多個?」他鄙視的看著我。
「才沒有,別亂說。」我嚴肅的瞪了他一眼,「很少人知道我和她交往才問你的,已經分了,一開始就說了畢業就分手。」
「那她還愿意?」藍居朔有些不敢相信。
「大概是覺得無論如何都是機會吧……」我有些郁悶的說。
「欸欸,你看,那男生還蠻帥的。」一旁傳來女生小聲的談論聲。
「李雨陽?跟你說,聽說他很花心,國中交過很多任,女朋友一個一個換,還會劈腿,每次分手都是因為其他女生的關係。」另一個聲音傳了過來,她的話讓我有些難受。
我煩悶得把頭埋進手臂裏,明明就不是這樣的……
藍居朔搖搖我的肩膀,「喂,沒事吧?不澄清一下嗎? 」
「才不會有用的……」流言蜚語這種東西,就算辯白了,反而讓人更加懷疑,流言是不會停止的,因為人就是喜歡八卦,喜歡事不關己的討論別人的事。
確實,在別人眼里就是這樣,女朋友永遠不到一個月就會分手,空窗期最多兩個禮拜,會被人認為是花心也是正常的。分手是因為別的女生也是真的,那些女生都無法忍受交往了還常跟羽柔在一起,儘管我在答應告白之前就跟他們說過羽柔跟我的關係,也說了不會改變和羽柔的相處,每個人一開始都說沒關係,最后卻還是為了那件事爭吵。但不管怎樣,我從來都沒劈腿過的。
「你也改一改你那種有人在空窗期告白就接受的作法吧。」藍居朔的聲音從上面傳來。
「沒試過怎么知道喜不喜歡?」我把我的想法告訴他。
他沉默了會,才緩緩說:「還要試嗎?你不是喜歡她嗎?都為了她放棄第一自愿了。」
我訝異的抬起頭,不過想想他會這么覺得也不算奇怪,我看向羽柔的方向說:「我沒有,我只是習慣有她在身邊,現在這樣很好,我不想失去她,我也不想改變什么。」
藍居朔搖搖頭,「真蠢……」最后只說了這兩個字。

第二章 「咳咳!」好冷……我輕咳兩聲,搓搓雙臂,有些哀怨的看了墻上嗡嗡運作的冷氣一眼。
就算天氣很熱,也沒必要把冷氣調到二十度吧?
拍了拍前方藍居朔的肩膀,他身子微微一震,轉頭用不可思議的語氣對我說:「你的手是冰塊啊?怎么跟女生一樣冰?該不會你其實……」
看見他夸張的表情,我翻了個白眼,「外套,有嗎?」
「這種天氣誰會帶外套啊!」說完,他就無情的轉回去了。
雖然說的很有道哩,但總讓我很想打他呢,唔,沒辦法……只好等到下課了。我再度搓搓手臂。
「羽柔,可以借我外套嗎……?」一下課,我立刻走到羽柔的位置。
「咦?可以啊,等我一下喔!」羽柔彎下腰拿起地上的書包,見她起身,我下意識的把手伸過去想拿外套,沒想到羽柔竟然一把握住我的手。我錯愕的看著她,一時不知該怎么反應,就算是青梅竹馬,這種舉動似乎有些太超過了。
「放手……」我皺起眉頭低聲道。
「你的手好冰喔,阿陽,是不是冷氣太冷了?」羽柔不理會我自顧自的問。
羽柔依舊沒放開我的手,我有些惱羞,厲聲說:「葉羽柔,放手。」
她嚇的立刻鬆手,我趁機迅速拿走她的外套,「謝啦。」我沒看她,就這樣快步回到座位了。
「干嘛啊……?」我停下腳步看著一路上一直偷瞄我的羽柔。
「啊……沒、沒有啊!」她看似心虛的別開了視線。
我邁開步伐繼續往前走,過一陣子,她才扯著我的衣角小聲問:「你在生氣嗎?」
「嗯?」我疑惑的看向她,「生什么氣?」
「就、就是早上那個嘛……外、外套……」羽柔看著我,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害得我有些尷尬了起來。
「才沒有生氣咧……」我小聲地說,不過她還是聽到了。
「那就好。」她放心的露快穿配角人生_饑渴的女人和男人視頻快穿配角人生_饑渴的女人和男人視頻出笑容,接著問:「欸欸,阿陽你禮拜六要上班嗎?」
「要啊。」話才說完,羽柔就失落的喔了一聲,于是我不忍心的補充道:「一點就下班了,還來得及做你想做的事嗎?」
原本像垂著耳朵的小狗的她眼睛一亮,背后似乎還有尾巴甩來甩去,一臉興奮的說:「來得及!來得及!展覽到五點!」
看她那單純的模樣讓我笑了,「知道了,我下班馬上回去,什么展?」
「梵谷展喔!我哥給我的票。」
「咦?」我愣了愣,想確定自己有沒有聽錯,于是問:「語帆哥?」
搞什么?不是他要和羽柔去的嗎?特地要我幫他選羽柔喜歡的,最后卻罷休了?
走到了巷口,剛好看到語帆哥迎面而來,羽柔朝他跑了過去。
「哥哥!」與羽柔的熱情不同,語帆哥只稍微笑了下的打了個招呼,我故意放慢腳步走了過去,不知道語帆哥跟羽柔說了什么,她朝我揮揮手,就跑回家里了。
語帆哥走到我身邊打了個招呼說:「呦,陪我去便利商店買杯飲料。」
我在用餐區等他買好東西,雖然說是陪他買飲料,但以我們認識這么久的交情,我知道他是有事找我談。
「給你,無糖綠,別客氣。」語帆哥拿著兩瓶飲料和一包洋芋片坐了下來,「話說明明阿光還挺喜歡吃甜食的,你怎么就完全相反了啊?」
聽到他突然提到哥哥的名字,我不禁失了神的盯著前方沒有反應。
「嗯? 阿陽你怎么了?」大概是發現我有些不對勁,語帆哥皺著眉頭問。
我慌亂的回過神看著他,扯了個可能不太自然的笑容說:「什、什么?沒事啊……」
不行,我并不想讓他知道我還沒走出那個陰影,不想讓他知道我到現在還是時常被那夢魘壓得喘不過氣來。
語帆哥有些狐疑的望向我,我趕緊轉移話題說:「我、我說啊,語帆哥,展覽不是你要和羽柔一起去的嗎?怎么現在只給她票呢?」
「啊,你已經知道啦?嗯……我想比起跟我去,羽柔跟你去應該會比較開心吧?」
聽到他那種自覺得不如人的說法,一股火涌上了心頭,讓我忍不住開口罵說:「什么叫做『比起跟我去,羽柔跟你去應該會比較開心』啊?你那種自卑的說法我聽了就很火大!就因為你發現自己是被領養的小孩你就這樣看不起自己嗎?」
他被我突如其來的情緒嚇了一跳,但很快就不甘示弱的反駁道:「你懂什么啊?你哪懂我在家里的感受啊?明明沒有血緣關係,還那樣混進別人家里去……」
「在你這樣自輕自賤妄自菲薄的時候,有沒有想過其他人的感受啊?」似乎聽到理智線斷了的聲音,我一把抓過他的衣領憤怒的說:「叔叔阿姨從小把你當親生的孩子養到這么大,他們要是知道你這樣想會有多傷心?還有羽柔,本來感情很好的哥哥有一天突然就對自己很冷淡,你知道她那陣子哭著跑來找我好幾次,問我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么哥哥才不理她嗎?」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么這么生氣,但怒火就像星火燎原般蔓延了出去,「明明家人還在你眼前,為什么不好好珍惜?你知不知道有些人就算想見卻再也見不到面了!啊……」
說到這,我終于意識到自己的失態了,便利商店里有不少人都往我們這里看。我感覺到兩道冰冷的液體沿著臉頰流了下來,語帆哥已經整個愣住了,大概很久沒見過我這么生氣的模樣。
「抱歉……我先走了……」沒等他反應過來,我迅速的抓起書包一路跑回家。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163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