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給我我要我要啊好濕視頻_饑餓是種怎樣的感覺

第十三章 我站在柜臺前,隨意翻著店里有關樂理的書喃喃自語道:「寒假過的真快,禮拜一就要開學了呢。」
寒假只有短短的三個禮拜,扣掉過年還要上輔導課,說實話根本只有一個星期的假日吧,幸好我沒上輔導課,才多了一個禮拜可以打臨時工。
門上的鈴鐺叮叮噹噹響起,我把書順手收到柜臺下,「歡迎光臨。」
進門的女生拿著小提琴進來,「那個,我……」
我愣了愣,「沐小姐,今天只有你一個啊?」
她把琴盒放在桌上,偏著頭想了想后說:「嗯,揚宇說把小提琴交給你,然后……說是照平常的弄,他六點會來拿,晚上有表演。」
我稍微打量了一下這個已經見過幾次的女生,然后微微一笑說:「我知道了,請你轉告他我那時已經下班了,不會在,然后我可以問一下嗎,為什么只有你來?」
「咦?因為揚宇被叫去討論事情走不開才叫我來的。怎么了嗎?」她似乎有些被我的問題嚇到了。
啊……不是我想要問的答案,不過我還是繼續笑著說:「沒什么,只是揚宇哥平常不會把小提琴交給別人的,那把琴對他來說很重要。」
「呃……」大概是聽出我話中有話,她有些尷尬的盯著我。
「嘛,就這樣,剩下的交給我吧,再見。」反正晚上再來逼問揚宇哥就行了。
沐小姐走一陣子后,來到店里的是羽柔,她很開心的走到柜臺前問我:「阿陽,晚上要吃什么?」
羽柔約了我今天去看電影,順便吃晚餐,我想了想后說:「不然去你之前提到的那間吧?」
「可是……那間有甜點吃到飽,你去的話很浪費錢。」儘管她這么說,我還是看得出她滿臉寫著「想去」兩個字。
我輕笑,「甜點也有不甜的啊,還有它也含飲料不是嗎?反正我也沒想去哪吃,而且你之前不是說有拿到折價卷?那就這么定了吧。」
「哇!太好看了!超刺激的!」看完電影走去餐廳的路上,羽柔不斷說著對電影的感想。
我苦笑著說:「這是看完驚悚片的正常反應嗎?」
羽柔非常喜歡看驚悚片或鬼片之類的,雖然偶而也會被嚇的尖叫一下,或是抓著我的手,但大多時候,她可以說是看得目不轉睛,從來沒有錯過任何一個畫面。
「嘿嘿,啊!到了。」她拉著我快步往前走,走進了一間讓人感覺被粉紅色包圍的店。
「不愧是以吸引女生為主的地方啊……」我嘴角微微抽蓄的說。
點完餐,我跟羽柔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這時她的手機微微震動了幾下,拿起來看了后,我發現她微微皺著眉,然后直接放下手機。
「簡訊?不回嗎?」我好奇的問。
羽柔看起來不是很開心的說:「不用了,之前跟你去球賽時有個學長跟我要電話,給他后我的手機沒有一天不響的,讓我有些困擾,不過我會想辦法的。」
「學長?邱澤亞?」雖然知道隊長不是哪種人,我還是隨口說出他的名字。
她搖搖頭說:「不是,我想想……好像比你矮一點吧,我記得他說他173,矮你五公分,不過他是那種有肌肉的,你太瘦了,然后常常用髮膠把頭髮抓得高高的。」
「我知道是誰了,不過你有必要這樣一直拿我當對照組嗎……?」我很無奈的說。
羽柔對著我傻笑,我戳了她的額頭說:「如果他騷擾你什么的話記得要說。」
她淘氣的做了個敬禮的動作說:「遵命!」
「揚宇哥──晚安啊,表演結束了嗎?」對方一接通,我立刻迫不及待的開口問。
「是結束了,我剛到家,怎麼了?感覺你心情很好。」揚宇哥似笑非笑的說。
我在心里偷笑,「吶,今天來的那個女生是誰啊?」
「沐云啊,你又不是沒見過。」他毫不猶豫的回答。
「我問的是身分,該不會是女朋友了吧?」我故意這么問。
他沒好氣的說:「只是朋友而已。」
藝人被抓到有緋聞的時候也都說只是朋友啊。我在心里嘀咕著,不死心的追問:「如果只是朋友你怎麼可能把琴交給她?你確定只是朋友?在你心里肯定不只這樣了吧。」
「呃……」可能是我問的太直接了吧,揚宇哥沉默了一會才說:「是有比較不一樣,不過應該只是重要的朋友,你跟羽柔不也是這樣嗎?」
話鋒突然轉向我,讓我有些不知所措,急忙打馬虎說:「好吧,也是呢……」
「是吧!」他語帶笑意,不過我很清楚他在這方面就是非常遲鈍,「我今天有些累了,我先睡了,阿陽晚安。」
掛了電話后,我發現螢幕上顯示著一封訊息,點開來后,里面寫著:「阿陽救我救我救我救我!我作業寫不完了啦!」
啊啊,是呢,禮拜一要開學了。

第十四章 我打了個哈欠,瞪著眼前的羽柔,她吐了吐舌頭說:「對不起嘛,你別生氣了啦!」
「下次你再因為沒寫作業,然后害我跟著陪你熬夜的話,我就從此放你自生自滅。」我狠狠的說完,就無力的趴在桌上。
真是累死我了……禮拜六收到簡訊的時候還幸災樂禍了一下,誰知道馬上就招到報應了,被她的奪命連環Call吵得無法入眠,手機關了還打到家里,最后還是妥協偷偷溜進去她家陪她做作業,免得被阿姨發現她整個寒假的作業拖到最后的假日才寫,一做就做了兩天,根本沒好好睡覺。
「好啦,我以后一定一定會把作業寫完的,不要放生我啦。」羽柔戳戳我的手臂撒嬌的說。
我坐起身問:「你剛剛找我做什么?」
「就是啊,閔琪說她這學期開始要轉到露研社了呢!」羽柔開心的說。
正想問些什么時,閔琪就把羽柔叫走了,我看向藍居朔,發現那家伙的表情有些微妙,「你怎么了?」我好奇的問。
「呃……沒、快給我我要我要啊好濕視頻_饑餓是種怎樣的感覺快給我我要我要啊好濕視頻_饑餓是種怎樣的感覺沒事。」他結結巴巴的回,臉頰不可思議的泛起微微紅暈。
我睜大眼,「你該不會是喜歡閔琪吧?」
「才、才、才沒有咧!」說是這么說,但臉又更紅了。
「是喔……」我意味深長的笑著說。
「阿陽那你呢?每次我問你喜不喜歡她,你不是裝死就是撇開話題。」藍居朔別開視線問。
我垂下眼眸,「我跟她就是這樣,她只是我的青梅竹馬罷了,你別再問了。」
「你確定?萬一哪天羽柔跟別的男生在一起了你也無所謂嗎?」他追問。
我并不想去想那種問題,有些不耐煩的說:「我說了我沒有更進一步的想法,不管怎樣我都只想維持現在這樣,當朋友比當情人更容易,更能持續下去。」
「你真得這么天真的以為,就算她以后交了男朋友,甚至是結婚,你還能這么理所當然的站在你現在的位置?」不曉得他今天有什么問題,明明平常見我不想回答都會打住的,現在卻像是非要我說出口似的咄咄逼人發問。
我撐著桌子站起身,語帶慍怒的說:「我不是叫你別問了嗎!」
音量一不小心有些大聲,引起了其他人的側目,我閉了下眼,「我先出去一下……」
我靠在走廊的欄桿上,深吸了一口氣,「哈……」
呼……我在干嘛,無論如何明明沒有動怒的必要的。
等等得跟他道歉才行,但是……拜託你別在問了,藍居朔,那個答案,我還不想要面對,我還想逃避啊……
冷靜加上檢討完后,我回到位置上坐下,大概是感覺到了動靜,藍居朔轉過來說:「那個……抱歉啊,我不該一直追問,明知道你不想說的。」
我有些訝異他會先道歉,「不,是我太沖動了,對不起。」
沉默圍繞在我們之間,正當我想找個話題時,藍居朔突然看向走廊,「外面那個學長是你之前說得那個吧?」
我看過去,「嗯,是啊,寒假時一直傳簡訊給羽柔的人。」
藍居朔皺著眉說:「我問過我姊了,她說那個學長的風評不太好呢,會劈腿,追女生時死纏爛打,還毛手毛腳的,你從籃球隊那的感覺呢?」
我仔細想了想,「不太團結,而且蠻自負的。」
我們又沉默了,看見學長叫住一位同學,接著那位同學朝我問:「阿陽,你知道葉羽柔去哪了嗎?」
「不知道,你叫他下節課再來吧。」怎么可能告訴他她們去學務處了呢。
學長離開后,藍居朔開口對我說:「你要注意一點,我想羽柔應該比較沒戒心吧?」
我點點頭,「我再觀察看看。」
我把圍巾繞在脖子上,背起書包后,走到門邊說:「走吧,回家。」
我和羽柔走在回家的路上,二月初的天氣還是很冷,風一吹過,我不禁搓搓雙手,想增加一些熱度。
「阿陽你現在有女朋友嗎?」羽柔突然冒出這句話,讓我愣了愣后才搖搖頭。
我看著她把一只手從口袋里伸了出來,把手套拿下來后說:「那只手借我。」
我不解的把手伸過去,羽柔一把握住我的手,把那個對我來說過小的手套套在我手上。
「呃……」我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只能傻愣在那。
她抓住我的另一只手,塞進口袋,手里瞬間傳來暖暖的溫度。
「這么怕冷還不帶手套跟暖暖包。」羽柔一點也不在意的笑著說。
「嗯……就、就忘了……」我想我的臉大概比藍居朔早上時還要紅了吧,幸好現在天已經黑了,她應該看不出來。
「明天別再忘記了!不然又要感冒了。」她不放心的叮嚀。
我別過頭,感受著手里傳來的溫暖,不只是暖暖包,還有來自羽柔的體溫。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1638.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